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23章降魔……血魔出世

  • 明尊 - 第123章降魔……血魔出世字體大小: A+
     
    天煞峰魔窟之中,一個身穿白色僧衣的身影緩緩而行,那幽深的洞窟寂靜無聲,充滿著死寂,只有洞口的森森妖骨,還在石壁上那化不開的血色,才昭示著這里曾經發生過怎樣一種慘烈……這曾經熙熙攘攘的洞窟中,唯有那人的腳步聲在回蕩著。

      一只穿山甲精將自己縮成一團,瑟瑟發抖的藏在了石縫里。

      它就不應該還留在這里……“這里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根本不是妖待的地方……那些恐怖的魔頭一個一個的來……最可怕的還是那個年幼的人類,人類果然是越小越可怕,聽人家說遠處有一座葫蘆山,偏僻安全,我今天就搬家!”

      聽到那腳步聲漸漸走遠,穿山甲連收羅著大妖們死去后在窩里留下寶物的包裹都不敢拿,沿著石縫,就朝山外跑去。

      踏著地上的妖魔骨灰,披著白云大師皮囊的妙空面露冷笑之色。

      “虛偽的正道,本來還以為能留下一些妖魔血祭,沒想到他們殺的比我還干凈,連骨灰都揚了!殺性那么重……到底是我是魔頭,還是他們是魔頭?”

      在走到接近魔窟最深處的那個大廳之時,妙空突然面露疑惑之色,他好像察覺了一道微不可見的刀痕……

      “這是……天魔化血神刀?九幽魔道的不傳之密……這東西我殺了太上長老的愛孫都沒弄到,這里怎么會有?”妙空輕輕觸動刀痕,那若有若無的刀痕,已經沒有了那股魔性,仿佛刀痕上的東西能跳會走,自己跑了。

      “這刀痕有些詭異,傳說天魔化血神刀練到高深之處,會在一刀之中生出天魔來。”

      “號稱刀法變化極盡詭異,不可思議。”

      妙空將眼神向大廳之中的一具蝙蝠枯骨投去,愈發疑惑了起來:“這蝙蝠精好像是赤練夫人的大管家,怎么它像是被魔頭奪去精血修為而死的?”

      “究竟是誰在這里御使魔刀……莫非血魔誕生真的和九幽血海有關?九幽魔道和血海魔道關系十分復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九幽魔道號稱天魔大道,血海魔道號稱血魔大道,天魔化血神刀是九幽魔道奪走了血海魔道的化血魔刀的刀道,加以天魔的無上魔念統御,改良而成。莫非是我看錯了?血魔只是煉成了化血魔刀?”

      “天魔血魔都是從原始魔道中分裂出來的,傳說將天魔血魔的幾種大神通融匯在一起,能夠重現昔年原始魔道無上神通的魔威。”

      “九幽魔祖和血海魔祖之所以不傳授對方的魔道,就是為了養蠱,也是害怕麾下出現融匯兩道,反本溯源,更接近魔道本質的原始魔祖!”

      “血魔若是知道這個傳說,必定也想殺我,當然……我也想殺他!”

      “但是首先,得把那小子給弄死……他越來越可怕了。之前的那一刀,已經有了自己道路的影子,而且直斬魔念。之前他對付我,還需要借助魔道的手段,以魔制魔,這一次卻完全擺脫了魔道的桎梏。這樣的人,難怪會成為……”

      妙空的臉色十分的難看,每當想到那一天,他大大咧咧的拽了那個小子出來,將至寶封在他體內,他就后悔的腸穿肚爛。

      “我就知道,我早應該想到,能作為輪回之主任務對象的,沒有那么簡單。我還以為輪回之主只是想插手李家,為未來中土人道之爭埋下伏筆。豈料……這小子不姓李了!他怎么敢不姓李……欺師滅祖啊!這是欺師滅祖啊!”

      “五百年,還有五百年便是中土人道大劫!”

      “哈哈哈!他還會給我五百年的時間嗎?樓觀道中興祖師,他就是樓觀道的中興祖師啊!日后的錢真人,錢道君……我現在要出輪回之地,都得戰戰兢兢,恐懼那虛空之中突然伸出一只手來,將我抹殺了!”

      “還好有輪回之主鎮壓,遮蔽因果!我現在已經殺不了他了,所以我必須變得更強,不擇手段的更強,就算殺不了他,我也要做一個宿命之敵。說不定,我那現在之世的九幽魔君之中,就有一尊是我!”

      妙空右手一揚,一個長條狀的物體,包裹在一塊黑色滑膩,仿若人皮一般質感的黑皮里面,只露出金色鑲嵌著北斗七星寶石的劍柄。妙空微微觸動那劍柄,感覺手心一震熾熱,他痛苦的松開手,掌心隱隱可見疤痕。

      “我披著這老和尚的皮,都用不了這件法寶。”

      “待會用這把劍劈開封印的時候,我要不要劈得歪一點,把血魔給劈個半死?”妙空頗為不良的想到,良久,他才放棄了這個想法:“血魔可不是那么好殺的,重創了他,短時間收拾不掉,那不是給那小子機會了嗎?”

      隨著越來越深入魔窟,直通向天煞峰山腹中的石道,魔氣淡泊,甚至還不如外面的石窟,讓妙空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路了。但他走進魔窟最深處,卻看見一個干涸的血池,血池之中有一道血眼,如今也干涸了!

      那血眼甚至被一道刀痕劈開,裂開一道通往山腹的裂隙。

      里面有血色的霧氣翻騰涌動,但卻有些淡薄……

      妙空來到血眼面前,感受到那翻騰的血霧中那股意志的虛弱,有些吃驚道:“沒想到我半天沒來,你這里就變了樣子。區區幾個小輩,就鬧得你狼狽不堪,前輩,你果然還是不行了呀!”

      “區區小輩……”那血霧翻騰冷笑道:“你根本不知道……”

      “算了!跟你說這些干什么!”血魔好像想起來,被自己的屬下、備用肉身差點砍死,好像更難看一點,便岔過這個話題道:“我們已經約定好了。你若放本尊出去,《血海魔經》拱手奉上!”

      “如何解開封印?”妙空直接問道。

      “天煞峰的封印,早就被我消磨到了極致,原本以我積蓄的力量,不久前就能沖開封印。只是為了等待最合適的時機,我才暗自忍耐,結果……那個賤女人!還有那個瘋子……還有那個喪心病狂的小子!”

      “現在已經顧不得什么時機了!封印最薄弱的地方就是這里……你只要將玄天斬魔劍刺入這血穴,剩下的事情,我自己來!”

      妙空來到了血眼前,將黑布掀開一點,露出里面鋒芒不可直視的劍刃,他將劍刃露出一半,對著血眼裂隙最薄弱之處,準備將劍插進去。

      “等等……你不會刺歪了吧!”血魔突然叫停道。

      妙空心中冷笑:“老狐貍!”

      知道他是震懾自己不要動歪腦筋……

      妙空將玄天斬魔劍,朝著裂隙血穴最薄弱的地方,用力刺下,那血霧扭曲露出無數張面孔,他們怨毒,憤怒,憎恨,血霧如潮涌動,血穴之中的血煞之氣升騰起來,在玄天斬魔劍刺穿血穴地竅的瞬間,無窮無盡的血煞之氣噴涌而出,魔窟震動,轟鳴聲中,貫穿天煞峰的無數裂隙開始貫通蔓延。

      一道縫隙從這里,向天煞峰主體蔓延,很快便有數丈寬的裂隙,劈開了整座天煞峰。

      滾滾血霧從天煞峰鎮壓的地竅之中涌出,周乞真人遠遠望著那震動的天煞峰,面露堅定之色:“這一刻,終于到來了!諸位道友,降魔七俠等諸位前輩,愿你們能看到這一幕,祝我們……斬除此魔!”

      “哈哈哈……哈哈哈!我終于出來了!”

      “暗無天日的兩千年困不住我,吟風,大方,布袋和尚……你們這些人留給我的,我終將毀去!”

      天煞峰中,一個不斷回響的魔音瘋狂道。

      那黑色的山峰從中裂開,滾滾的熔巖似乎要從地肺中噴涌而出,黑色的煙塵高高飄起,在這宛如火山爆發的一幕里,火山噴出的黑云帶著地肺陰氣,引來了天雷的轟擊,閃電雷鳴之中,那滾滾血潮轟天而起,化為一個巨大的面孔。

      血魔盯著妙空看了兩眼,那滾滾的血霧有些蠢蠢欲動。

      妙空心中淡定,面對那明顯超出先前血魔表現出來的虛弱的血潮,他心里和錢晨一樣,只是冷笑:“早就算到你這老魔頭不會老實!”

      妙空揚了揚手里的玄天斬魔劍,面對凜然的劍鋒,血魔所化的血霧不禁退縮了一下,繼而猛漲,對著妙空咆哮道:“還等什么?你將這玄天斬魔劍拋入這直通地肺的裂隙之中,用地肺毒火,毀了這把劍。我就將《血海魔經》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你!”

      這時候,遠方一道劍光橫空而來,劍氣貫穿長空,滾滾雷音徹響天地。

      在那地肺陰氣所化的黑云中,雷光肆虐,宛如銀龍翻騰不休。

      這一刻,那劍光奪目,竟然展開了厚重的黑云,連同血魔真身的血霧一起,被那浩浩蕩蕩縱橫三百里的劍氣長河,深深地肺展開。

      下一瞬,一只金雞長鳴,透過被斬開的黑云,一點金光伴隨著陽光一起灑下。

      一根金針藏在陽光之中,伴隨著破開黑云的陽光,釘在了血魔身上……慘叫聲中,血魔的陽神被釘在了血霧里,不能在任意挪移。

      “降魔劍匣,破魔金針!”

      “是你們這些該死的正道中人!”

      血魔狂怒,鼓起無盡的血煞,想要沖出去。這時候一枚小小的銀環,仿佛囊括了天地,輕輕一套,就落在了血魔陽神之上。一道神光自一面青銅鏡中反射而來,破開了重重血霧的遮掩,直指血魔陽神所在。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