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22章降魔……決戰之前

  • 明尊 - 第122章降魔……決戰之前字體大小: A+
     
    在諸葛青云的帶領下,幾人來到了方才慘難的發生之地,這里是一處簡陋的道觀,距離離天煞峰約有數百里,應該是昔日降魔七俠前輩留下來看守血魔的伏筆之一,如今這里已經山門坍塌,血痕斑駁,到處都有魔火灼燒的痕跡。

      道觀已經坍塌了大半,唯有一間小小的三清正殿還大致保留完好。

      眾人之中的三位三清弟子上前恭敬行禮,各自將正殿收拾了一番,才將諸位正道前輩的尸身停放在正殿鋪上的一層白布上。

      除了昆侖的一葉真人臨死前以火螭劍焚燒了自己的殘軀,元丹中脆弱的陰神御劍出竅和妙空拼了一記,將其斬傷,自己卻只留下一灘灰燼之外,其余正道前輩的尸身,大多都停放在了這里。

      知秋跪在靈前,已經淚流滿面。

      他神情蒼然悲苦,眼神卻堅定凝重,隱約燃燒著熊熊的怒火。諸葛青云按著他的肩膀,嘆息一聲,他們也是舊識,都是正道中人,之前也曾見過幾面。

      燕殊有些不舍的摸了摸背上的劍匣,突然解下,低聲道:“這降魔劍匣是你門中前輩的舊物,如今送還給你,拿著它去報仇,想必也更加合適。”

      知秋搖頭道:“這不是昆侖之物,這是天下正道為了除魔衛道而祭煉的降魔之寶。赤龍真人當年沒有將這件法器留在昆侖,就是認為它并非昆侖一家之物,而是為了除魔而生。”他撫摸著降魔劍俠上斑駁的痕跡道:“燕師兄,你的劍法遠比我高超,這劍匣在你手中,才能真正的威脅到血魔!”

      “家師之死,也是為了正道大義。”

      “當年血魔之劫,最終鎮壓血魔的只剩下七俠,但因為血魔而死者,是這的數萬倍,為了斬殺血魔前赴后繼而死的正道前輩劍俠,也是這的數百倍。家師沒有等到血魔沖破封印,引頸受戮,而是率領諸位前輩為徹底斬殺血魔而來,雖然不幸遭劫,但為除魔而死,死得其所!”

      知秋將劍匣遞給燕殊道:“燕師兄!錢師兄!寧師妹……還有司師妹,你們自天外地仙界而來,神通法力,智慧心性都勝過我許多,更是為了鏟除本界的魔頭,不惜應劫而上,冒著生死道消的危險。更是連殺血魔麾下四大妖魔,才找回了七寶。”

      “你們才是降魔七寶命定之主,希望你們能手持降魔法器,徹底斬殺此界的這個禍患!”

      司傾國看著不停的在為死者念誦往生咒的十方小和尚,來到他面前低聲道:“小和尚,你修為低微,當年布袋和尚留下的青園寺道統,如今只剩下你一個人了。你還是先回去吧!這里有我們在……定然不會讓血魔重新為禍天下的。”

      十方小和尚搖頭道:“女菩薩,小僧與師父游方四海,無以為家,有師父在的地方才是家。如今那魔頭竊據了師父的尸體,我只想替師父收尸火化,將師父的舍利子也帶回去!”

      錢晨微微嘆息一聲:“那就順便把你師伯的舍利子也帶回去吧!”

      十方微微點頭,司傾國已經將祥佑昔年的故事講述給他聽過,他平靜道:“若是幾位施主除魔功成,我會將師父、師伯的舍利重新立在青園寺的塔林中,用我的手,重建那方叢林。”

      “還叫青園寺嗎?”司傾國托著下巴問道。

      十方撓了撓頭:“青園寺既然已經毀過一次,應該有一個新的名字。這寺廟從蘭若而起,就叫蘭若寺如何?”

      “蘭若不是梵文中寂靜無聲處之意嗎?好像有點不太吉利!”司傾國點了點腦袋道。

      錢晨轉頭道:“諸葛道友呢?也要跟我們一起去除魔嗎?”

      諸葛青云緊張的咽了一口口水,艱難道:“我在門中,最大的愛好就是讀史,每每讀到七俠降魔的那一段,都不禁扼腕嘆息,當年七俠降魔之時,并沒有任何人見證記載。只是靠幾位前輩留下的只言片語,未能重現那場降魔之威。”

      “如今有機會見證新的七俠除魔,我只想隨之見證,記載這段歷史!”

      “道友準備如何記載這段歷史?”錢晨好奇問道。

      “當然是如實記載了!”諸葛青云感覺有些奇怪,錢晨思索一番,搖頭道:“不妥不妥!血魔在天煞峰出世,很難保證它不會不會在天煞峰地穴之中,留下什么后手。若是后人看了來尋找,血魔傳承泄露,豈不是又是一陣腥風血雨?”

      諸葛青云愕然道:“那……那我隱去天煞峰的地名好了!”

      錢晨點頭道:“這樣就不會泄露地理機密了!但人物呢?你該如何交代?”

      諸葛青云抬頭道:“當然是如實記載了!”

      錢晨又搖頭道:“血魔之事涉及的隱秘很多,當年青園寺被滅門,不就是因為血魔知道了他們是布袋和尚的傳承嗎?若是你記載了十分小和尚,新建立的青園寺會不會又有危險。有人想知道當年血魔的秘密,會不會找你們的后人?”

      諸葛青云無奈道:“人物也要隱去?”

      錢晨點頭道:“還有故事也很重要,萬萬不可讓人看了之后仰慕血魔,引人效仿他,所以要把血魔描述的十分丑陋,但也不能太強大,免得有人追尋力量,又去求血魔之道。記載歷史,一定要褒貶分明,立場堅定,正所謂孔子作春秋,字字褒貶。你可能不知道孔子是誰,領會意思就好。我們要褒揚,血魔和妙空一定要丑惡……猙獰……”

      諸葛青云已經想扔下手中的毛筆了!

      “寫地點,你說我泄露隱秘;寫人物,你說我招來禍患;寫故事,你要我立場堅定。來來來……筆給你,你來寫!”

      “我不寫……但我能監督你寫!”錢晨亮出冰魄寒光凝聚的冰刀:“看到這把刀沒有?上斬神魂道心,下斬魔念邪見。你的書如果是‘邪見’,小心我刀法大成了之后,一刀從天外砍來,將這本書,徹底抹去。”

      “這便是我刀法的第二式,四零式!”

      諸葛青云投筆而去,錢晨在他身后大喊:“諸葛兄,別走啊!我只是開個玩笑,來和司…師妹一起聽我彈琴啊!失空斬聽過沒有?臥龍真人什么時候趕來?我很想和他較量琴藝,爭一爭誰是這當世琴魔啊!”

      錢晨轉頭看到司傾國在好奇的看著他,便抬手打了一個招呼:“師妹,你會說妙啊!妙啊嗎?”

      司傾國搖晃著小腦袋道:“妙啊!妙啊!”

      “是這樣嗎?”

      “等我找來臥龍真人!”錢晨豎起手指點點道。

      寧青宸這時候也悄悄拉了拉錢晨的袖子,兩人來到三清殿外,寧青宸對他做了一個小聲的手勢,錢晨玩笑道:“寧師妹,月夜不寐……”

      “燕師兄出身海外,尚且不知,錢師兄你應該看出來了吧!”寧青宸的話讓錢晨有點小失望。

      “看出來什么了?”

      “司傾國師妹……她說自己是化名,又假姓為司。司傾國師妹雖然天真浪漫,但一舉一動都有很高的教養。魏晉世家之中姓司家的并不多見……與正一道院有聯系的就更少了。能以假名拜在正一道門下,這可不簡單。”

      “若是師妹出自大晉的皇室司馬氏,那才合理。而大晉司馬家的十六公主正好封號‘傾國公主’。”寧青宸看著錢晨平靜的眼神,低聲道:“師兄就沒有什么想說的?”

      “有那味了!希望臥龍真人也是一位女冠。唉!若是司師妹母親也來就好了……師妹只要喊那一句;母親,快看!”錢晨撫掌笑道。

      “為何是母親?”

      “因為她可能隨母姓!”

      寧青宸這才點頭恍然道:“原來如此,那就是我多慮了!”錢晨問道:“師妹并非什么看重家室的人,也不愛說人閑話,為何這次卻提起司師妹的家世來?”寧青宸苦笑道:“因為司馬氏名聲不太好!”

      “若是司師妹的父親是司馬氏,就讓我有些擔憂。”

      錢晨點頭了然道:“也是,一位崔氏的道友跟我提過幾句,司馬氏確實門風不好。”

      寧青宸看著三清殿內,專心應戰,有些無憂無慮的司傾國道:“師妹能有父親庇護,躲開那世家的污穢算計,卻是難得!”

      幾人等待知秋和十方在靈前憑吊完畢,便在院子里搭了一個臺子,由寧青宸放出熾白的煉魔真火,將那些正道前輩的尸首火化了。青煙渺渺升起時,一個長須凌亂,道袍邋遢的道人踏歌來到道觀中,沖著火化的尸體,微微一禮。

      諸葛青云驚喜道:“周乞前輩!”

      邋遢道士周乞笑道:“果然啊!有用之樹遭斧斤,為柴薪;無用之樹壽八百,得延年。他們把我趕走,卻只讓我這個無用的人活了下來。”

      又轉頭看向錢晨他們,搖頭道:“你們這些有用的小樹苗,為什么不等自己長大一些,再來物盡其用呢?讓臥龍那幾個再也長不了多大的老家伙去啊!”

      錢晨笑道:“前輩,建木一歲而千丈,人參萬年亦一叢。有些樹天生就比別的長的快,長的高。撐天建木,以為宮室棟梁,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

      周乞非但不怪,反而豎起拇指笑道:“有志氣,你看我這大本雍腫而不中繩墨,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的朽木,可還能當一把枯材燒一燒?若是不嫌棄我不經燒,帶我一個呀!”

      “樹冠大而不密,既能為其下的小樹遮蔽風雨,又不至于遮擋陽光。樹根淺而不深,既能扎根,又不至于絞死旁邊的樹苗,爭奪養分。這樣無用的樹,倒下之后,會有多少參天大樹在它的庇佑下生長起來呢?”錢晨微微頜首道。

      周乞自懷里掏出了一面鏡面模糊的青銅鏡,用臟兮兮的衣袖用力擦了擦,才抬頭道:“那就便宜臥龍那幾個老家伙,讓他們再長幾年了!我去先前的那魔窟看過……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簡單啊!那四個妖魔鬼怪,有兩個,我還有點辦法,那條蛇我就斗不過了。若是那藏在最里面的東西出來,我一把老骨頭,就只能給人家當干柴燒了!”

      “方才有個魔崽子又進了那魔窟中,要是想攔著他做什么,就趁早吧!”

      “早死,也早點投胎咯!”邋遢道士攤開黑乎乎的手,聳肩道。

      周乞袖子一揮,一道紅色的劍光飛到知秋面前:“老葉子最后把這東西送到了我那里。我用著也不如自己的老家什順手,那就物歸原主吧!小知秋,不要辜負了此劍……”

      錢晨背上天羅傘,套上龍雀環,流云飛袖中鎮壓著白骨舍利,燕殊只有一個劍匣,寧青宸抱著大黃雞鳳師,司傾國光是法器就準備了半天,數著符箓跑了出來,還將那小玉印收在了袖子里,郭飛非常低調的跟在最后,加上邋邋遢遢的周乞真人,手持火螭劍的知秋。

      以及幫著吶喊助威的十方小和尚,諸葛青云兩人。

      這便是正邪決戰之際,正道的全部人手了……他們向著天煞峰的方向,飄然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