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20章斷網神刀

  • 明尊 - 第120章斷網神刀字體大小: A+
     
    “燕師兄劍術太高,心志堅定,妙空應該早已經摸清他的底細。所以目標不會是他!”

      錢晨心里冷靜的分析著。

      司傾國渾身紅菱翻飛,那把短刀的刀光縱橫交錯,與寧青宸聯手之下,卻是快將那十數位通法天鬼盡數殺絕了。寧青宸飛劍凌厲,更是將帶有煉魔真火的純陽之力暗附在劍光上,而司傾國則有灑符大法,殺伐更是快捷。

      這時兩道身影突然之至那群天鬼中暴起,其中一道瞬息之間分出四個一摸一樣的身影,將司傾國隱隱包圍,這道身影身軀妙曼,提著一口小巧的彎刀,猶如舞蹈一般,圍繞著她曼妙而舞,手中的彎刀疾斬而出,刀光從幾乎不可能出現的方位出現,詭異莫測,非常飄忽。

      另外一道身影則灑出一捧飛針,無孔不入。

      這又是兩尊結丹天鬼,雖然只有生前的六分功力,御使法術也失之靈動,但也應當有三成戰力,寧青宸、司傾國兩人瞬間就陷入了險境。

      司傾國只得砸出銀環,那束魔銀環一套,便使得那四個身影慢慢合攏,化作一人,她身上束著銀環,被短刀一斬,頭顱就落在了地上。

      “不會是司傾國,她身上有法寶相護,其實是最難襲殺的。妙空應該能看出她身上那隱隱的寶光……”錢晨再排除一人。

      寧青宸飛退,她的飛劍倒卷而回,斬落飛針。

      這時候大黃雞鳳師突然暴起,眼中金光刺出,瞬息貫穿了那天鬼的頭顱,破魔金針射殺魔念,雖然暴露了一張底牌,卻也護住了寧青宸。

      這時候,錢晨身前的枯梅道長突然動了……他身后浮現一株梅樹,樹上有梅花點點,那梅樹顯化,頓時就仿佛另一片天地,與這片荒山樹林隔絕了起來,枯梅道長置身梅樹下,突然斬落一朵梅花……

      枯梅天鬼低頭,目中血光一閃而過,嘴里低沉道:“死!”

      這一刻他慈祥紅潤的面孔突然干癟下去,仿佛枯萎一般,那一聲‘死’字,仿佛在天地間回響,掉落的梅花化為古樸神秘的巫文,冥冥朝著寧青宸印下去。

      也是這時候,錢晨才動了!

      妙空這等魔道中人的心性,錢晨不用猜都能知道個七分,他看到妙空出手的時候,就知道他要借此機會試探一番,同時還要殺一個錢晨重視的人,回報給他看。

      柿子要撿軟的捏,不彰顯一番自己的殘忍可怕,妙空再錢晨面前,那就真的和玩笑一般了。

      “寧師妹雖然資質上佳,劍術也好,但一缺乏護身法器,二又修行年歲太淺,劍術火候也不夠。而且她又是女子,你定然以為在我心中她有不一樣的地位。在我面前殺了她,才能讓我憤怒,悔恨,下一次才會有可以利用的機會。”

      錢晨卻在這之前便想明白了!

      廣寒冰魄元丹引動寒光,卻被錢晨化為長刀斬出,赫然斬破了那梅樹所在的另一個世界,在那死咒梅花落地前,一牽一引,將梅花平平托在冰刀背上。

      “這位枯梅前輩修習了梅花術數,你又以他為祭品,借他的軀殼使出巫教死咒!”

      “妙空……你涉獵還真是廣泛啊!除了魔道本職不太行,其他我都不會,你卻都會……這巫教死咒,結合道門梅花術數,梅花落地,壽盡絕死!創意不錯……你真身躲得遠遠地,以咒殺人,我似乎就無可奈何了!對嗎?”

      “梅花只是引子,死咒才是要害。”枯梅詭異笑道:“你攔不住死咒,阻擋梅花有什么用?”

      說罷,剩余的兩只結丹天鬼赫然撲了上去,以錢晨此時被白骨舍利牽扯的法力,想要收拾他們,卻得花點功夫,這樣一來,必然又被妙空窺破虛實。雖然妙空的狀態未必比他好,先前錢晨殺那血魔四將,一天一位,赫然也是把妙空驚的不輕。

      特別是那魔窟最深處的尸王,妙空之所以一直不敢正面接觸血魔,皆是因為此人。

      錢晨還是把他和血魔之間想的太互相信任了。事實上妙空接觸赤練夫人,都是以天鬼化身相見,他可不敢在虛弱之時,以真身去面見妖魔同道。若不是想盡辦法,借助赤練夫人手下那些輪回者為眼線,不斷對輪回者下手,收羅相關的情報。

      更是得赤練夫人送上了白云老和尚的消息。

      這才暗算白云成功,借此覆滅了正道援軍,才恢復了兩分實力。

      錢晨必須讓妙空摸不清他的虛實,才能一直把握主動,不然以妙空的行動能力,在確定錢晨如今的實力后,諸如換家,突襲,騷擾,暗算錢晨身邊的同道,必然層出不窮,一定會拿出魔門死纏爛打,不擇手段的那一套。

      錢晨如今還真有些吃不消。

      他微微抬頭,好像渾然不在意這些天鬼魔尸,只當是木偶草人一般,蔑視到了極致,依舊只是看著妙空魔念依附的枯梅道長,意態悠閑地笑道:“你沒敢去那魔窟最深處……我就只好把那一刀,帶過來給你看看了!”

      這般姿態,當真的是無視天鬼到了極處。

      錢晨演的太多,連燕殊都弄不清楚他有時候是真是假,只當他真的有辦法應付,便把這些天鬼留給他顯圣,顯然也是知道他的愛好。

      寧青宸看見錢晨肆意揮刀,攔下將要落下的梅花,她命懸一線之際,雖然看出了錢晨對那索命巫咒也沒有什么好辦法,只能阻止梅花落下來暫時阻攔,但卻依舊愿意信任他。

      司傾國低聲嘟囔道:“我為什么覺得錢大哥好像在硬裝?”

      這是祥佑斬他的那一刀,也是錢晨先前斬向自己的那一刀……

      “我雖然揮不出數百年痛苦煎熬,在正邪之間徘徊,因為至情至愛,猶如無間地獄的那一刀解脫。但卻揮得出斬殺心中魔念,斷卻魔道根基,以無拘無束,逍遙自在的道心,拂去魔性塵埃的一刀!”

      “你的魔念……豈有我的重?”

      “你的魔性……豈如我的邪?”

      “你寄托在天鬼之上的魔念,又怎么能比得上我那練道塵珠都無法壓抑,完全出自自我,堪稱魔中之魔的魔性?”

      “這一刀,我斬得了我,當然也斬得了你!”

      刀光冰徹晶瑩,飄渺猶如秋鴻,雖然有些稚嫩,不如天魔化血神刀純熟而詭異,卻是錢晨真正契合道心的刀法。帶著一股不受拘束的灑脫……這一刀只帶著一點大解脫魔刀的影子,同樣起至心靈,卻直指那尸身中寄托的一點魔念根源。

      這一點魔念只是外物,面對錢晨這種深深熟悉魔道種種手段,正可以清晰的將其把握。

      那刀光沒有任何威力,落在身上只是有一股直達心底的寒意,然后便將那點魔念斬卻,距離數百里外的妙空一聲慘叫,聲音之中飽含痛徹心扉的恐懼。

      那些天鬼魔尸猶如失去了靈魂一般,身體慣性撲出幾步,便轟然倒下。

      身上除了微微的薄霜,竟然再沒有增一絲傷痕。

      錢晨微微抬刀,直視著枯梅道長眼中妙空驚駭之極,仇恨刻骨銘心的眼神,略微惡劣的露出一個嘲弄,仿佛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笑容。

      就像在對妙空說:“你的一切算計,都如同跳梁小丑一般!”

      手中刀光再一斬,枯梅天鬼應聲倒下……好像在錢晨面前真的毫無還手之力一般。錢晨撫刀長嘆,好似不盡的寂寞。其實心里后怕不已,他用刀接梅花,是因為真的沒有破解那巫教死咒的把握。好在他演的好,一直表現的胸有成竹,讓妙空更注意他的威脅。

      先前心中所說的那些,并非只在裝逼。

      而是在堅定自己的信心……

      “大解脫魔刀有‘斷清凈’一刀,曾破我真言手印金剛身!”

      “如今我這一刀,專破魔道寄托魔念,操縱魔頭……或可稱為斷wifi!”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