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15章以魔制魔,終究是魔

  • 明尊 - 第115章以魔制魔,終究是魔字體大小: A+
     

      唰!
      一聲帶著風響的刀聲,晶瑩剔透的冰虹長刀如若無物的穿透了祥佑的胸膛,冰晶立刻封住了他的身軀,那幾乎不死不滅,不朽不壞的神魔之軀,好似敗革一般。
      錢晨有些茫然的看著祥佑,甚至懷疑起自己中了魔念的暗算,刺中了一個幻覺。
      可惜道塵珠護住的心神清晰無比的告訴他,他所斬的,便是對方的真實肉身。
      “赤練說你的刀很快……”
      祥佑平靜道:“原來真的很快。”
      “你應當不至于這樣來逼我殺你吧!”錢晨嘆息道:“我一向是個很利落的人,縱然有些欽佩,但也不會留手。”
      祥佑卻只淡淡笑道:“出刀的時候,你難道還沒有明白自己的本心嗎?”
      錢晨心中早已了然,對他行了一禮道:“謝謝!”
      “我只是不想死在魔刀手里……”祥佑緩緩道。
      錢晨看見了他身上緩緩升起的圓滿之光,腦后浮現一輪圓光,卻是佛門成就的正果,幾乎等同于金身法身,甚至不需要祥佑放下最后一點執念,便可虹化飛升極樂天界。但祥佑腦后只飛出了他師父的舍利子,被那彩虹帶著,遁入了虛空,往極樂世界而去。
      “多少佛門修士苦苦追求的正果就在眼前,你若證得菩薩果,就算所愛皆已經魂飛魄散,也未必沒有重來的機會,讓一切圓滿……為何你卻甘愿入滅,不留一絲痕跡。要知道,生才是一切有意義的集合……”
      “佛也好,魔也罷,最重要的永遠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再問是否能向佛魔中求。”祥佑俯首低聲重復道:“最重要的,永遠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那里沒有我要的東西……僅此而已。”
      祥佑看了一眼手中的大解脫魔刀,才緩緩的閉上了疲憊的眼睛,低聲道:“你那魔刀終究是她所化,可否毀去?我愿以我頭顱相換,你仗之入魔的邪物,似乎是以修道人的頭顱煉成,我這顆雖然沒有了神魂,但想必品質之高,也能彌補。勝過了你那把魔刀……”
      “請拿去吧!”
      錢晨卻再次俯首謝道:“多謝點化,但我想我應該用不著了!”
      說罷,錢晨冰刀倒卷,突然斬向了自己!
      這時候,祥佑才微微一笑,身心隨之寂滅而去……他頭顱微微低垂,留下一具皮囊,世間再無他神魂一絲一毫的痕跡。天地之中,再也找不到他的真靈。
      赤練夫人所化的魔刀橫在他膝前,猶如兩人又相依相偎在了一起……
      “半生俯首青燈前,半生沉淪血海中。”
      “顧盼恩師音容在,未曾回首紅顏凋。”
      “一朝闔目隨君去……”
      錢晨以冰虹所化的長刀反手斬向了自己,刀光透體而過,斬落了心中的枷鎖。
      “入魔也并沒有什么可怕的……但是我所求的東西,真的能在魔道中得到嗎?”
      “以魔制魔,終究也是魔!”
      “我惟愿一生逍遙自在……”
      與妙空一戰之后,自己要鎮壓白骨舍利,又有真氣蛻變,要煉成太清先天一氣神符的法力,所以才冰封氣海,不留一絲真氣。號稱只有一成功力……實則能借助鎮壓的白骨舍利,以魔制魔,駕驅諸魔。
      漸漸融匯魔道,展露出絕世之姿。
      以魔制魔,如何制得自我之魔?太上道塵珠能鎮壓魔念,但能鎮壓的住發自自我的魔性嗎?
      十二顆白骨舍利,十二種驚人神通,一成功力反而有無敵之姿,隨著駕驅神魔越來越熟練,參悟魔道真傳也越來越多,妙空不過是冢中枯骨,血魔也不足為慮。畢竟自己越來越有天魔之相,堪稱魔中之魔。
      算計妙空血魔,奪取他們的根基道果不過只是一次小小的歷練。
      究竟是什么時候,自己有意無意忽略了正在蛻變的太清先天一氣神符法力?畢竟突破之后,不能在保持守弱之無,道魔法力必然會沖突,屆時十二顆白骨舍利,才真正成了隱患,要分心時時鎮壓它們。
      這時候,倒真是十成功力,反而寸步難行了!
      有血魔妙空虎視眈眈,如此突破反而不利,所以自己便名正言順的轉移根基,以十二顆白骨舍利作為魔道根基,興風作浪。這段時間看似外魔不侵,內魔不擾,實則已經魔性深重,這魔性并非源于外部,而是自我的偏移。
      最開始厭惡白骨舍利,想要毀去。
      到了后來不得已而用之……
      再后來主動參悟更高一層的魔道,將這些白骨舍利化為自身資糧。
      性格也越來越殺伐果斷,冷酷無情。越來越有些陌生的樣子,雖然是成長……但這種成長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
      錢晨仿佛看見自己身后出現了那道魔影,如天如道,漠然如神,太上忘情,這逃不出去的影子,或許會成為自己最終的樣子?
      “最重要的,永遠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錢晨的目光漸漸堅定,毅然決然的揮刀斬向了自己的魔道根基,那十二顆白骨舍利與他的聯系驟然切斷,那只是微微萌芽的道心所化的冰刀白虹,悄悄拂去一層塵埃,顯現出晶瑩剔透的凌厲來。
      十二顆白骨舍利失去了錢晨化身魔中之魔的主宰,開始躁動了起來。
      而氣海中最微弱的那一絲本源真氣,卻無聲無息褪去了一層沉重的枷鎖,之前根本沒有察覺到自身強大的魔性,在壓制著這一絲真氣,甚至開始反噬道基。這種改變自在無聲無息之間,因為錢晨的本心偏移而生。
      待到完全偏移,魔性大成之后,錢晨的本心念頭,就不再是追求逍遙自在了。
      或許會變成唯我自在,要讓一切任由自己擺布。
      那時候,就算讓錢晨再去修行道門真傳,就算有無數直指元神、道君、道尊的道路擺在他面前,錢晨也只會將其扭曲魔化,成為追求力量和擺布一切的道路。
      這才是魔染,魔不僅是欲念和誘惑,更是自我的偏移。
      它參透在魔道的方方面面,絕不僅僅是魔念外魔……
      錢晨脫去這一層魔道負擔之后,感覺發自內心的輕松與暢快,枷鎖脫下,身心活潑,沉寂已久的真氣驟然活躍起來,猶如靈珠,猶如神符,那一線真氣凝練了錢晨道行的全部靈機,觸動了他的神魂,靈覺漸漸和真氣交融在一起,冥冥之中感應到虛空界海中一處無法描述的廣大世界。
      太清天!
      此刻錢晨的身外浮現一絲先天清氣,卻是至太清天中接引的一絲元氣。
      難怪中土任何道書之中,都沒有記載如何修成先天神符層次的法力,原來最關鍵的一點靈機,必須的感應諸天,接引一絲先天元氣,才能成就。
      那一點先天清氣落下,與錢晨氣海中的一絲法力雛形混同,不分彼此,這時候真氣才化為一道玄妙無比的法力真符,微微吞吐,便攝取來無盡的元氣,這道先天一氣神符輕易的攝取那絲絲縷縷的清氣,煉化為法力真符。
      此時,錢晨氣海中的真氣,已經全數蛻化為法力真符。
      這一刻,錢晨終于突破了感應境界,晉入通法,成為了一名中土所稱為法師,道門稱之為道士的真修。總算真正的步入了修行之途……
      錢晨重新鎮壓住白骨舍利的反噬,真氣蛻變為法力之后,倒不需再以九成的法力去勉強鎮壓,但依舊牽扯了錢晨五層的精力。畢竟錢晨自己作死,又煉化了白骨舍利一番,將九子天鬼也作為資糧煉入其中。
      還出手化為魔主,整合了一番白骨舍利,將十二枚白骨神魔煉化成了一個整體,再不是那種拼湊的法寶。
      結果報應來得太快,現在道魔法力沖突,相互牽扯絆腳的時候,他把魔道根基提高太快的惡果,立刻就顯現了出來。
      “這下真的是十成功力,寸步難行了!”錢晨面露苦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