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12章大解脫魔刀

  • 明尊 - 第112章大解脫魔刀字體大小: A+
     

      “你只是太傻!一直都太傻……”
      祥佑緩緩的將她的頭顱,靠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心中的那一點念力慢慢與他本心重合,回響道:“萬般罪孽,皆歸于我。萬般罪孽,皆歸于我!”
      他的心仿佛分裂成了兩半,一般是所親所愛,都因為自己而死的悔恨,內疚,瘋狂,絕望,悲傷,嗔怒,這一切化為強大的魔性,另一半卻是善良,愛,寬恕,守護,慈悲,這一部分始終維系著他,不墮入另一半的魔性中……
      這兩者的沖突,化為無盡的痛苦。
      因為至情,所以他無法釋然,又因為至情,他也不肯墮入黑暗,放棄自己。他就這樣徘徊在生死,正邪,佛魔之間,永受這無間之苦。
      遠方琴聲響起,佳人懷中一顫……那邪意可怕的東西,在赤練夫人身體里緩緩萌芽。
      赤練夫人強忍著自己融化一般的痛苦,不露出半點神色,但尸王卻能感覺到她的顫抖和軟弱。那種折磨和痛苦越發熾烈,讓他甚至比懷中的赤練夫人更加痛苦。
      錢晨勾勒幾點琴音,疑惑道:“這么能忍嗎?”
      “夫君!待會進來的人刀很快……讓他殺了我們吧!”赤練夫人臉色蒼白道:“因為自私,我留你太久了……我看到你心里面那么苦,我也很難受,每次想讓你好過一點,都會傷你更深,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定很孤獨寂寞吧!”
      “希望我們沒有來世,這樣,你就不用內疚了。”
      尸王抱著她,卻感覺懷里的人,越來越輕,心中的身影也漸行漸遠。
      赤練夫人最后在他耳邊微微一笑。
      “夫君……你沒有錯,所以,不要……在折磨自己了!”她緩緩虛弱道,這時候她身體內的血光終于吞噬了她的一切,包括魂魄,修為,法力,肉身,那詭異的血光容納了她的一切,蛻變而出。尸王看著她化為一道血光,就要遁出血池外。
      這時候,他突然伸手握住了那道血光。
      鋒銳,陰毒的刀光并未能掙脫他的手……而是感受掉了那一份未扭曲的——魔性。
      天魔化血神刀在他手中顯化,隨著赤練夫人死去,那份痛苦終于打破了他心中善惡正邪的壁障,一切悔恨,內疚,瘋狂,絕望,悲傷,嗔怒,善良,愛,寬恕,守護,慈悲,都沒有了意義,只剩下最真實的自我。
      洞窟外的錢晨驚疑不定,凝重的望著魔窟的最深處。
      “主上,怎么了?”黑衣魔修已經完全成為了錢晨的忠實簇擁,見狀疑惑道。
      “有人駕驅住了天魔化血神刀,用他的魔,取代了我的魔。刀上的天魔變成他的了!”
      錢晨自己也非常驚訝,雖然只是借助了太上道蘊的一點神意取巧成就,但他所化的天魔本質極為強大,從來錢晨搶別人的東西,沒想到這一次,卻被人奪走了所駕驅的神魔。而他似乎也能感應到,奪走他魔刀那人,心中的無盡痛苦和那一絲解脫。
      “這是,尸王?”
      “這分明已經本命神魔大乘,乃是脫劫陰神,接近陽神的境界。血魔也未必有他強橫……這樣的妖魔,居然只是四個大將之一?”
      錢晨不知道,自古情劫最難過,一過情劫抵千劫。
      尸王祥佑在情劫之中叩問本心數百年,又得了血魔一部分元神和自己師尊的全部修為,數百年間從未放棄過本心,無論是心性還是法力道行,乃至一身魔軀,都被打磨到了極致。此刻他隨著摯愛身死,心中最后一點牽掛離去。
      卻已然把握住了本心,降服了心中的魔念,同時也未能斬除魔念,頓悟成佛。
      而是成就了真魔,情魔。
      石窟血池內,尸王猙獰的魔軀褪去,恢復生前的模樣,他披上白色的僧衣,這是赤練為他準備了數百年的衣物,一直放在血池的旁邊,盼望著他掙脫魔劫,從此平安喜樂。
      待到錢晨踏入魔窟最深處的時候。卻看見一身白色僧衣的年輕僧人,一刀斬滅了血池中的血眼,那凌厲的刀光,仿佛經歷了無窮痛苦的淬煉,其中凜然之意,讓黑衣魔修看了臉色發白——又來一個,又來一個!
      他被打擊的無以復加,那天魔化血神刀在僧人手中無比的乖順。
      斬滅血眼的一刀更是帶著邪異的魔性,又是那種不可思議的變化,又是魔刀的精髓,那魔刀不帶有一絲殺氣,甚至沒有一點殺意,只是深深的感覺痛苦,帶著慈悲之意揮刀,仿佛解脫他人,也解脫自我。
      這是一把解脫魔刀!
      “小黑啊!”錢晨側著腦袋叫了他一聲:“我好像砍死了人家的老婆,如果你不想被我連累,連煉化成神魔的魔念都被斬殺,最好離得遠一點……最后,看到這魔刀是個人都練得比你好,你心情如何?”
      “我覺得我應該投奔正道!”
      “好覺悟!”錢晨拍了拍他的肩膀,直面尸王而上。
      他心中有一種感覺,這將是這次任務世界,最為艱苦的一戰,比起過去與妙空的對決,比起未來要對付的血魔,都要困難。沒看到那血眼受創后,背后的血魔非常痛苦,卻一聲不吭嗎?此人沒有度過情劫,大徹大悟,而是沉淪劫中,遲早是要死的。
      當然在魔道看來,這不是沒有大徹大悟,而是把握住了自己的魔性。
      真正成就了真我,找到了自己一生堅持,為之不悔的東西,就算是千萬外魔,也不能再蠱惑其心。這是成就了真魔,把握了我執!
      在這種魔道理念當中,什么覺悟,什么大道,都不及如此。
      大道長生都是被人賦予的欲望。
      怎么能比得上內心深處,歷經無數劫數洗練,才最終堅定的執著?
      用那句話來說,就是千般法術,萬般大道,都不及心中一念在,看似執著入魔,實則也是另一種人生追求。
      此刻的祥佑非常可怕,血魔吃了虧都不敢吭一聲,只希望他厭倦此世,早早離去。
      “她說,你的刀很快。或許能殺了我!”尸王平靜道。
      錢晨咽了一口口水,艱難道:“兄臺請聽我解釋,嫂夫人的事情,其實是一個誤會啊!”
      尸王微微笑道:“你心中的魔性很重,如果說我是心里放的東西太重,所以讓自己痛苦,那你就是心里空無一物。所以你刀上的天魔,非常無情。你的魔性,本質上是超越我的,因為我的魔只是人,而你的魔卻是道!”
      “但我把握住我的魔性,雖然痛苦,卻是真實。”
      “而你的魔性卻是虛無,你若沉淪心中的魔性,必會化為虛無。看得出來,你在往心里面漸漸填補一些東西,希望它比漏得快!”
      錢晨也嘆息道:“使用魔刀的時候,我確實有一種感覺,好像我的所有只是一層皮囊,皮囊下面空無一物,所以我在揮刀的時候,其實有一點恐懼……恐懼刀把我的皮擦破,露出下面的空和無來。然后我就會漏氣,化作一張皮……再也不真實。”
      “魔道是面對自己的真實。”尸王道:“所以你一旦入魔,便會萬劫不復!”
      “當然,也許萬劫不復之后,那個虛無的……才是真正的你也說不定?”
      錢晨陷入了沉默……
      太上道塵珠?道塵、道塵……大道之塵,或許這也可能是太上心魔珠?
      “所以,我究竟是誰?”
      穿越者錢晨?
      太上道塵珠?
      異界靈光?
      還是如今的錢晨?
      尸王平平舉起天魔化血神刀,刀鋒朝著錢晨,雖然赤練很痛苦,很早就想解脫,雖然自己本心覺得所有的錯都在‘我’,雖然祥佑一直沒有怪過任何人,雖然他本心愿意自己一個人承受痛苦,為其他人選擇寬恕。
      但把握住最深的執念之后,祥佑反而自由了!
      這個年輕人魔性很深,跟自己很像,如果他降服不了自己的魔性,一定會很痛苦……不如就讓他解脫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