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08章拳法警告

  • 明尊 - 第108章拳法警告字體大小: A+
     

      “夫人,有敵入侵!”身披彩衣,仿若鳳凰的雉精小心來到赤練夫人面前,稟報道。
      “這么大的動靜,你還當我沒聽見嗎?何必告訴我兩次……那紅臉的劍修,目發金光的妖雞,還有隨身符箓無盡的少女,另一個用劍的女修……就是不知道那個彈琴的為什么不在?他才是幾人之中最危險的,一曲琴音雷聲,殺你們如同殺雞一樣。”
      聽聞‘殺雞’兩字,那雉精就不由得渾身一顫。
      赤練夫人不耐煩道:“都是那伙犧身在破廟里,殺了郎大將和柳大將的人……如今果然如我所說,都殺上了門了。你們也都和我所想的一樣廢物……被人殺上門來,才稟報與我。”
      “夫人……不只是這幾個人,而是還有其他人,也已經闖進了青園洞。”雉精瑟瑟發抖道。
      “哦?”赤練夫人微微轉頭,狹長的丹鳳眼流露出微微的興趣,她放下手中那個破舊的念珠,低聲笑道:“是那個彈琴的?……我還真的挺想聽他彈一曲的。可惜若是讓他闖到夫君那里,打擾了夫君的清凈不說,還會惹得主上發怒。”
      “也不是……”雉精不敢大喘氣,小聲道:“是一個小尼姑,揮手就是看不見,也聽不著的雷光。只要小的們遇著了!便被炸成碎尸,如今已經死了一路的妖,正在往這里過來。”
      “有點意思了!……小尼姑?”
      赤練夫人撩起長長的大白腿,占據了大半個身子長腿伸出去,跨下了王座,站了起來。
      “放屁!”這時候一條昂揚大漢闖了進來,胸口一尺厚的護心毛,卻是一位輪回者。他俯首下拜道:“夫人,我看的分明,是一個黑衣青年,用的是魔功,抬手扯出血色刀光,中者無不被吸盡精血,化為干尸!”
      “我那邊的尼姑彈指之間便殺了我們一十九妖口,只有穿山甲逃了出來!”雉精冷笑道:“我親眼檢視過,那累累尸骸殘塊最大也不超過我的大拇指大小,這么殘忍,難道還有假?”說罷,一道眼刀飛了過去。
      那輪回者露出一個譏諷的笑容:“我那邊的黑衣魔修刀法如神,一瞬間將犀教頭肢解,那等閑飛劍也絕難斬破的犀甲,裂口整整齊齊,尸塊的傷口沒有一絲鮮血……而且,我還把尸體帶來了!”
      說罷,那胸毛大漢伸手自法寶囊里掏出一個斗大的腦袋,正是犀教頭。
      此時犀教頭的腦袋安靜溫順,沒有了平日暴躁的樣子。
      赤練夫人拾起它的腦袋,用手輕輕撫摸過那脖子上整齊的傷口,感受那堅韌的犀牛皮在刀光下如薄紙一般輕易割裂,那傷口纏繞著凜然兇厲的氣息。
      “這是高深的魔道刀法……絲毫不遜于血魔主上傳授我們的魔法。而且,隱隱同出一源。”
      “只是這用刀的人,功夫并不到家……不足為患!”
      赤練夫人隨手把犀教頭的腦袋給扔了。
      雉精無話可說,那尼姑殺人的現場太過血腥,好幾個姐妹都吐了。她們或許能活吃心肝,但這般殘暴的死法,還是有些無法接受。而且尸體都碎了,她總不好拿著簸箕鏟一些給夫人過目吧?夫人不把她活吃了才怪!
      這時候看到犀教頭鼻子上那兩處犀角的位置空空如也,突然指著胸毛大漢道:“為何犀大將的靈犀角不見了?莫非是你給挖了!好大的膽子……”
      輪回者臉上閃現一絲不自然,顯然他的確對那兩個靈犀角垂涎已久。
      這時候赤練夫人才打斷道:“好了!那犀角處帶著熟悉的刀氣,不是他干的。而且你們就沒有想過,或許是來了兩個人?”
      一只渾身裹在披風里的影子突然躥進了洞穴里,他身影一晃,就來到赤練夫人旁邊,低聲耳語了起來,那胸毛大漢有些嫉妒的看著這一幕。這個身影仔細一看,并非穿著什么披風,而是一張翼膜,卻是一只蝙蝠精。
      整個魔窟的妖魔中,唯有這一只公的,能靠得赤練夫人那么近。
      因為他只算一半個公的,是個公公……
      乃是赤練夫人最信任的妖魔,代她處理大部分魔窟事務,也是這里的大管家。、
      赤練夫人聽了耳語,突然出聲笑了起來:“有趣,有趣……你們三個,每人說的竟然都不一樣,這又是一個佛門俊俏和尚,出手是一道佛光,有金剛之體,無堅不摧,力量極大。三個人,三種答案,究竟誰說的是真的呢?”
      赤練夫人把手搭在水蛇腰上……
      “興許,都是真的……”
      這時候把守在門口的護衛異種吞海蟾蜍精突然打開了洞廳的門,倉惶的進來稟報:“夫人……不好了!”
      雉精微微驚呼道:“莫非又是一人?”
      那拿著三股叉的蛤蟆精還沒走三步,跑到赤練夫人面前,就聽得一聲彈指破空聲,它整個身體像是鼓氣一樣脹大了數十倍,想要化解身體中那股雷勁,但奈何蛤蟆皮堅持不住,砰!的一聲,炸成了漫天的血霧。
      雉精抖如篩糠,回頭道:“夫人,她來了!”
      此時門口才走來一個持著掃把的年輕女尼,她揮動著掃把,將自己腳邊的肉屑掃到旁邊,在她眼神掃過眾人的時候,突然開口冷笑道:“聽聞此處主持的妖魔,是個女妖。本以為總該有些成色,豈料又是一個盡為男人付出的蠢貨!”
      赤練夫人的眼神當即就變了,她身上那股若有若無,帶著漫不經心的媚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便是漸漸從骨子里透出來冷氣。
      雉精開始顫抖,她比看到了女尼,甚至看到了一百個女尼把她炸成肉末,都沒有這一刻那么恐懼。
      簡直就像一只嚇破膽的小雞。
      女尼悠然不知自己在何等作死,又對雉精冷笑道:“看到你這樣的女妖,我便氣的手腳冰涼,都是因為你們這樣不爭氣的女人,男人才會心安理得的覺得我們應該為他們付出一切。我們為他們付出青春年華,轉眼間便被棄之如履。為他們付出一切,背叛師門,他卻為了一株定顏草對我橫加指責,說我借他之威,欺壓散修。”
      “寵你時,百般寵愛;棄你時,亦不回頭。”
      “我見你這里偌大的基業,卻盡數為一個男人操持。爭氣點,就休了你那沒用的夫君,自己來做這妖王,男人能后宮佳麗,你為何不能面首三千?”
      赤練夫人給氣笑了,她胸口起伏,幾欲裂衣而出。
      輪回者感到一股森然的寒意,讓他不住退后,那女尼卻橫來一眼,譏諷道:“男人都該死!世間就不應該存在你們這種丑陋無知的粗俗男人……”
      說罷,便揮手灑出數十枚無色雷光,那無形無色的波動席卷而去,讓輪回者心中的靈覺瘋狂示警,他倉惶而退,感覺那雷光擦著一下,便能讓他粉身碎骨。這時候赤練夫人伸手一撈,那數十枚無色雷光被她收入手心,輕輕一捏,便再無聲息。
      “你居然還袒護這些男人!”女尼更是憤怒。
      但赤練夫人只是手一伸,便有一道血如意靈光,出現在她手心,如意是由上古兵器骨朵——也就是某種大錘演變而來,相傳還是元始天尊,為了降魔而改造成現在這樣的,可見這種法寶之硬板。
      相傳在最古老的天尊傳說之中,尚有元始道祖手持骨朵如意,砸碎巫神腦殼的畫像。
      只是到了現在,元始道祖手中的如意,都變成了裝飾品,再不復之前那種轟碎神魔腦殼,通體上下血跡斑斑,黃的紅的一片的硬朗摸樣。
      但輪回者從未想到,今日居然有幸看到了如意恢復了上古的用法……
      赤練夫人舉起如意,化為巨錘骨朵一般,威勢幾乎要震碎了這魔窟洞穴,雉精驚聲尖叫,嚇得魂不附體,蝙蝠精也臉色蒼白,不復淡定。
      “我和夫君郎才女貌,仙侶奇緣,天生一對,恩恩愛愛……輪得到你這賤婢指指點點?”
      赤練夫人顯露部分真身,身體暴漲數倍,腦袋抵著洞窟之頂,一條仿佛足以盤繞在天煞峰上的巨型蛇影在她身上游走,那驚人的法力,只在一瞬間便摧毀了女尼張手打出的數百道神雷。如意骨朵砸碎了女尼的腦袋,叫她化為一溜靈光消失不見。
      “不是人?”赤練夫人直起腰來,怒視四方道。
      周圍的一切妖魔都安靜的好像小雞仔一樣,在這大蛇女目光注視下,一副歲月靜好的樣子。
      “剛剛看到的事情,不許說出去……”赤練夫人身體縮小數倍,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繼續煙視媚行,款款走回王座。
      這時候,門外才傳來一聲尷尬的咳嗽聲,一名身穿黑衣,臉上愁苦之色很重的男子,緩緩走進了洞窟大廳,這時候赤練夫人眼中現出豎瞳,冷聲道:“黑衣魔修……你們是一伙的?”
      “我可是個男人……怎么可能和她一伙?”黑衣魔修笑了笑道:“就是不想和她一起動手,我才在門外又等了數刻。”
      “也是,那賤婢雖然嘴賤,但卻是佛門法力,所發神雷陰險狠毒,卻蘊藏堂皇正大之勢。想來之正道的偽君子,瘋女人。不會和你這魔修混在一起。”
      那黑衣魔修更是尷尬,總不好說,無論正道魔道,都被煉成了魔門法寶白骨舍利,然后又被一個道門真傳的家伙,以魔門無上心法驅使來吧!
      這豈止是混在一起,簡直都攪成一團了。
      赤練夫人漸漸恢復了自如,笑道:“你刀法雖然立意極高,但你練得不行。念在同是魔道中人的奉上,效忠主上,自有前程!”
      存在于十二道白骨神魔法相中的錢晨抬頭道:“誰叫我啊?”
      “我自是效忠主上!”黑衣魔修道:“但我的主上是錢晨,不是血魔。”
      “原來有寄托的魔神了!”赤練夫人一臉不耐煩道:“我夫君就要出關了。我得給他準備一份大禮,你若把你那門刀法獻上,我便放你離去,還有程儀奉上!”
      黑衣魔修苦笑道:“還是我們魔門中人講道理……但我家主上好像不準備講道理。”
      這時候背后的洞門中,那面貌清秀,渾身卻筋肉虬結的和尚,與黑臉大漢一起并肩走出,還有氣質陰沉,將臉藏在斗篷后面的神秘人,一臉正氣的正道年輕俊秀,甚至還有徐娘半老的婦人,刀扛在肩膀上的屠夫,醉醺醺的酒徒……
      一行十人,魚貫而出。
      赤練夫人的臉色這才慢慢凝重,但依舊談笑風生:“原來都不是人……十二具神魔法身,來人是我魔道哪位高人?竟然這么給面子給小妹?小心我叫我家夫君出來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