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06章白云大師

  • 明尊 - 第106章白云大師字體大小: A+
     
        “青園寺!”一位發須皆白的老和尚,望著被錢晨重新搭建起來的寺廟,低聲自語道。

        “大師!當日便是這里傳來劍氣雷音,更有魔火沖天而起,非常驚人!”一位頭發有些灰白,年輕不輕的中年術者指著蘭若寺面前的那一片白地道“先前這里有一座小山,如今都沒了。那魔頭的法力一定很厲害。”

        “蓬蒿山!”老和尚又低聲說了一句。

        他看了看這處蘭若,透過半倒塌的山門,破舊的大殿乃至大殿不遠處的塔林都清晰可見,老和尚看到反射光芒的冰塔,神情微微一動。

        這時候跟著老和尚的幾位老老少少之中,有人自作聰明道“既是一處佛門叢林,要不要進去收拾一下,為佛祖重塑金身?”

        他轉頭看向老和尚,心中暗自得意,佛門高僧都有一顆禮佛之心,他這般提議一定能獲取高僧的好感。

        豈料老和尚只是淡淡道“不用了!除魔要緊!”

        說罷,一步也沒有踏入寺廟,徑直離開……一群輪回者面面相覷,不知所以,只得跟了上去。

        “那魔窟是一伙狼妖,卻就在附近!”

        一行人帶著老和尚來到了錢晨等人不久前來過的那一處荒山前,才進入那荒山,處處的嶙峋怪石就透著一股陰森,魔窟卻在山崖之下,要他們沿著小路攀爬下去。一行人都是有法力在身的修士,百丈高的懸崖,也就是兩個縱躍的事情。

        豈料才下到山崖下,便看到魔窟面前尸橫遍野,一顆赤發的干枯頭顱就滾落在洞口,隱約可見其猙獰的表情。

        老和尚快步幾步上前,自那巨石旁邊拾起一根長矛一般的蛛足,仔細打量“妖氣還很濃重,這些妖魔剛死不久。”

        “而且妖氣濃重,實力不凡!”

        老和尚用手一撐,爬到巨石上坐下,面對著洞口之外的方向,他凝重道“此時群妖來襲,背后有蜘蛛精偷襲,這人身子未動,便橫刀斬殺了所有向他撲來的妖魔……只是那刀法兇厲,不似正道。蜘蛛精從身后向他襲來,被一刀斬殺……”

        “好兇的刀法,好大的殺性。”

        “最后是那虎妖……虎妖想逃,遇著這般狠人,想逃也是正常的,結果被人用雷法炸的粉身碎骨,那虎骨最遠散落在數里外的山澗中……這是什么雷法,不像陰雷,也不像陽雷。但留下的氣息卻堂皇正大,與用刀的應該不是一個人。”

        老和尚翻身下石,來到魔窟之前,輕輕嗅探便道“我們已經來晚了!”

        “此處魔窟早已經被人所平……里面的妖魔,死了一洞。”

        輪回者有些震驚……老和尚冷笑道“你們難道沒有注意過,那處蘭若之中,有人停留的痕跡嗎?”

        “可前天那里才有一場大戰,更有傳言說,哪里的人受創不清。”有人吶吶道。

        老和尚大聲道“受創不清,尚且還記得斬草除根!好!果然是同道義士!殺的漂亮,殺的痛快……這一窟之內雞犬不留,非常干凈。”

        輪回者中有人低聲道“雞犬不留,是不是過了一些。殺性如此之重,不是善類啊!”

        老和尚抬了眼睛道“雞沾染了魔氣便是魔雞,犬沾染了魔氣便是妖犬,都是妖魔。須得斬盡殺絕,才是善舉。”

        老和尚本不想再進魔窟,只是無意間掃到一具前肢短小的狽妖,猙獰恐怖的尸體就躺在洞口不遠處,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徑直走入洞中,來到了那狽妖尸體身前。

        那只巨狽約有牛犢大小,渾身黑毛,面上殘留的神情還帶著一絲狡詐,臨死前的目光極為陰毒。

        身后的輪回者跟了進來,老和尚剛想伸手去查探一下狽妖的尸體,卻見狽妖突然人立而起,兩只短小的前腿搭在老和尚的肩膀上。

        老和尚白須白眉飛舞揮張,他橫眉怒目,手中拳頭大小的念珠揮舞如錘,驟然砸出,散發著金光的念珠,直接砸碎了狽妖的腦袋,污血飛濺,感受到手中的念珠未受到一絲阻礙,老和尚卻是一愣。

        此時妖狽的肋骨突然刺出,像是蜈蚣的千足一樣,扣住了老和尚的胸腹。

        這時候一根脊椎像是蜈蚣一樣繞著老和尚的上半身盤了一圈,肋骨所化的骨刺深深的扎入老和尚的身體里。一個骷髏頭從妖狽的腹中鉆出,沿著脊椎爬到了頸椎處。

        它張口吐出一股九幽魔火。

        老和尚掙斷念珠繩索,數十顆拳頭大小的念珠,帶著佛光打出。

        魔火佛光交匯在一起,老和尚卻腹中一疼,驀地吐出一口鮮血。

        一根肋骨所化的骨刃,刺穿了他的小腹。

        這一切之在瞬間,輪回者們才剛回過神來,紛紛動手“放開白云大師!”

        骷髏猙獰一笑,突然脫離脊椎飛起,化為一道魔光,瞬息之間出沒虛空,再一閃,已經取代了某個輪回者的頭顱,那輪回者手中三叉短戟突然改變了去向,一股扎在了身邊同伴的胸膛上,然后骷髏頭再次飛出,鉆入了那個同伴的胸膛。

        緊接著一股血焰燃燒,猛的炸開來,老和尚怒吼一聲,用身體替那些輪回者攔住了魔火。

        他僧袍綻放佛光,映照他如金身一般,壓住了魔火。

        剩下的輪回者轉頭就逃,一位其貌不揚的男子猶豫了一瞬,卻沒有跟著逃,他來到白云老僧的身邊,揮手打出幾道符箓,濃厚的金光化墻在四面立起,將老僧和男子護在中間。男子翻出一枚血紅色的靈丹,遞給白云老和尚。

        “他已經燃燒念力,化為金身,只求攔住本座一時,豈是藥石能救?你為什么不逃走?”骷髏頭張開下頜道“難道你還指望他和老子一拼嗎?本座可不是不會吸取教訓的人,近距離中了我的白骨鎖心血魂咒,他已經撐不了多久了!”

        “轉身,才是自尋死路!”平凡男子點頭道“縱然白云大師受了傷,有他相護,這里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把背后留給你才是找死。”

        “你這么聰明,讓我想起了某個人……”骷髏冷笑道“真正聰明的人,就不應該把這些說出來。”

        “本來這些小雜魚,我都不屑殺你們……”數根帶著濃厚精血的肋骨從洞外飛了進來,接回了白骨蜈蚣身上,這時候骷髏頭回到了白骨蜈蚣的頭頂,這魔物赫然化為一個白骨天鬼的上半身,那濃厚的精血倒灌,滋養著天鬼之身。

        “奈何老子傷的不輕,正要你們的性命來滋養魔軀。”

        “老和尚……你若進了那蘭若寺,我倒還有所顧忌。擔心那人有所算計……畢竟那小子壞的頭頂生瘡,腳下流膿,是我魔道萬年難得一遇的奇才。可你偏偏過廟門而不顧……正是自尋死路。”

        白云老和尚平靜道“肉身不過是一具臭皮囊,若能為斬妖除魔而死,何惜此身?”

        白云大師身上的佛光流淌,宛若燃燒了一般,他將懷中一個小玉瓶塞給身旁那平平無奇的輪回者,傳音道“我以畢生法力,打穿這頭頂的山巖,送你飛上千丈高空。那里日光熾烈,能讓此魔有所顧及,你要有什么逃脫之法,便趕快使出來!”

        說罷金身奮力一舉,佛光沖頂而出,沖破厚厚的巖層,帶著那男子沖上高空。

        男子揮手灑出七面令旗,擺出一個奇妙的陣勢,瞬息之間令旗化為一道星光,帶著他飛遁到萬里之外。卻是一門名為天星指斗挪移陣的奇術,能借天星之力挪移。

        化為白骨,藏在狽妖尸身中的自是妙空,他看到白云傾盡佛光法力,沖破鹵門,護送一個輪回者逃出,卻并未阻止,看到佛光沖上云霄,匯聚無盡日光,化為巨大的佛掌向下一拍的時候,天鬼之軀一搖,竟瞬間裹著白云老和尚的肉身飛遁數里。

        然后才張口噴出一道九幽魔火,與佛光之中白云的元神相沖,引動了白骨鎖心血魂咒。

        九幽魔火之中白云大師的陰神引動無邊念力,在絕然之下,背后的無量光芒化為一掌,印在了虛空中的天鬼身上。

        妙空被打的又噴出一口魔火,骷髏頭瞬間委頓了下來。

        這時候,絕然打出最后一擊的白云大師終于灰飛煙滅,陰身被魔火燒盡,魂飛魄散了!

        “真狠啊!這和尚……居然連轉世的余地都不留,硬是要傷我。”妙空有些虛弱道“這次殺了這么多修行之士,總算能恢復再一點傷勢了。嘿嘿……老子若不是怕你毀了自己這具肉身……何至于讓你放走那小子,硬接你這臨死前的一擊?”

        無間鬼母妙空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他渾身的骨頭都脫落了下來,一點一點的鉆進了白云大師的遺骸里,這些骨架像是穿衣服一樣,穿起了這具肉身。

        新鮮出爐的白云扭動了一下脖子,就連老和尚平淡淡漠的表情都一般無二,少頃,他才抬頭露出一個陰狠的笑容,隨即迅速掩飾了起來。

        萬里之外,某位相貌平平的輪回者,從布置在土里的挪移陣法中鉆了出來,破土而出,他手中握著白云大師臨死前交給他的小玉瓶,耳邊更是傳來輪回之主的提示。

        此人皺了皺眉頭“獲得白云大師的認可?是否加入正道陣營?”

        “如今看來,正道陣營岌岌可危,那魔頭似乎是個輪回者?他布下此局暗算了白云大師,是為了加入血魔陣營?不,這老魔絕非尋常魔頭,背后必然還有其他算計。如今血魔未出,便有老魔暗中謀劃,正道形勢不妙啊!”

        “按理來說,應該見好就收。”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小玉瓶。

        “但那無論是前日那道劍氣雷音,還是那老魔顧忌的蘭若寺中的人,甚至今日那魔窟被屠,都說明正道也不簡單。此魔應該就是那天放縱魔火之人,全盛之時,應該已經是陰神級數,如此都被重創了本命神魔,甚至拖拉著半個身子來算計白云大師。”

        “說明正道那邊還有更狠的角色……”

        男子握緊了手中的玉瓶,沒有選擇脫離天煞峰,隱藏起來等待任務失敗,而是小心翼翼的繼續往天煞峰遁去。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