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04章氣運之子

  • 明尊 - 第104章氣運之子字體大小: A+
     
        司傾國好奇的看著破魔金針和降魔劍匣,低聲道“這兩件東西的氣息好熟悉啊!還有,什么是破魔之寶?”

        寧青宸見她肯冒著風險,去救一個剛剛相識的小和尚,品質不壞,便對她道“你先加入正道陣營,我才好與你說。”

        司傾國點頭道“也是,早該加入正道了。我若選擇什么血魔陣營,不知有多少兇險不說,回去要讓父親知道了。能把我的腿給打瘸……這位姐姐是哪里人士,要加一個同道好友嗎?”

        說著,她熟門熟路的點開了添加好友選項。

        寧青宸也是第二次正式輪回了,感覺都沒有她熟悉。

        燕殊皺眉道“等等,輪回之地的事情好像不能告訴其他人,你父親如何會知道?”

        “因為我父親也是輪回者啊!”司傾國解釋道“我是通過一個喚作‘輪回引’的兌換道具進入輪回之地的,我的父親是我的引路人,回去我完成任務的記錄,他都要查看。他這人嫉惡如仇,對魔道一向手下不留情,我若入了魔道陣營,他非打死我不可。”

        寧青宸和燕殊面面相覷,他們對輪回之地了解不深,卻不知道還有這種設置。

        “幾位師兄師妹一身正氣,看上去就都是同道中人,不若大家組一個小隊?日后進入任務,也有一個照應。”司傾國興致勃勃道“后面的輪回任務越來越困難,單打獨斗,總是有些吃力,而且行走江湖,朋友多面子大……修行財法地侶中,也是可以相互扶持的同道好友最為重要。”

        “若是能跟在道祖身邊,就算是一頭青牛,也能化為東方青龍大圣呢!”

        寧青宸和燕殊等人面色有些古怪的通過了這個一見面就自來熟的師妹的好友申請。

        錢晨則是再給眾人都發了好友申請后,又拒絕了司傾國拉他進入小隊的請求。

        “我記得如果沒有完成組隊任務,每次小隊想要進入同一個任務世界,都要付一筆功德吧!”錢晨提醒她道。

        “才十道德……一筆小錢而已!”司傾國豪氣干云道。

        “十道德……”寧青宸嚇得小手一抖,趕忙拒絕了司傾國的邀請。

        燕殊也遲疑道“是每人每次十道德,還是小隊一次一共十道德。若是一次,我們完成任務后尚可湊一湊……若是每人十道德,我早已囊中空空。這次任務完成后,兌換祭煉劍丸的材料便要花費個七七八八……”

        “不要緊的,都是隊長付錢……我爹給我專門有一筆小隊開支,等我成立了小隊,還可以從他那里拿資助,手頭只會更加寬裕。估計一次就能貸一個百八十的道德吧!”司傾國拍著胸脯道“燕大哥你是少清弟子,其他兩位師兄師姐想必也來歷清白,人品正直。”

        “你們可不知道,輪回之地的風氣頗壞。許多輪回者利欲熏心,為了一點蠅頭小利,都能互相殘殺,相互之間極為防備。前幾次輪回任務的時候,若不是我爹帶著我,不知道要吃他們多少虧……我爹說我的性格不適合單打獨斗,還是趁早找一些可靠的道友相互扶持。”

        “我先自薦一番……在下司傾國,雖是化名,卻也有清白的來歷,正一龍虎玄壇門下……真傳弟子司傾國,見過諸位道友!”司傾國拱手,行了一個江湖禮節。

        燕殊劍指捏在胸前,卻是少清弟子拜見三清同道之禮,道“少清燕殊!”

        錢晨微微稽首“樓觀道記名弟子錢晨!”

        寧青宸笑道“就我沒個正經出身……散修寧青宸,還有鳳師”

        她抱起手里的大黃雞“……見過幾位道友。”

        司傾國對燕殊的身份早有察覺,但聽到錢晨那里還是被嚇了一跳“樓觀道不是……先前見道友素手調琴,我還以為是海外聽潮樓,川蜀老龍閣,或是樂家、仙音門的弟子呢!”

        寧青宸奇道“這樣一來,豈不是道門三支傳承,三清弟子具在?”

        “總算遇著靠譜的隊友了!”司傾國興奮道“來來來……大家都同意一下。”

        錢晨不得不解釋道“我身上還有些麻煩……恐怕暫時還不能和諸位道友同行。”燕殊思索點頭道“師弟說的是你那位宿敵?”

        “他是我的引路人,能跟著我進入輪回世界三次,這次若是殺不了他。下次還有得糾纏呢!”

        司傾國看著他的目光頓時就欽佩了起來,能和自己的引路人反目成仇,這是一種何等的……能力!

        寧青宸正色道“既然是同道好友,就有相助之責,只要并非那種難分對錯的情仇,我們當為你的臂助。”

        燕殊也道“此魔膽大包天,居然將道門真傳道統樓觀道滅門,就算沒有師弟你這份宿仇,被我聽說了,也定然不會與此人甘休!”

        司傾國聽了這話又嚇了一跳,她感覺今天自己一驚一乍的,比一年吃的驚都要多“樓觀道滅門居然是此人干的!”

        “真是膽子大翻了天!”

        “我爹聽聞樓觀道滅門,太上道卻算不出兇手的時候,就懷疑可能是輪回者干的,他為此還在輪回之地挑了幾個魔道的門面,叫他們交出兇手。也就是輪回之地貫穿宙光,橫跨諸天萬界,實在難以追查。不過我聽說輪回之地中幾位道門大能震怒……你將你仇人的名字跟我說一下,包管他活不過兩個輪回任務。”

        這時候錢晨真的很想問一句“姑娘,你爹到底是誰啊!會不會是能把我抓回去供起來的那種?”

        但想到人家既然是化名闖蕩,這姑娘嘴巴漏風,大的驚人,都這會還沒說出她爹的名字,就說明她是真不能提起。他又何必多嘴追問這一句?

        錢晨認真的考慮了一下,要不要借助輪回之地也廣泛存在的道門勢力,弄死妙空那廝。但妙空已經被逼入這步田地,這一次沒能殺了錢晨,下一次希望更小……反而是錢晨有信心,下一次便將他徹底解決。

        他自己一個人,能不依靠道門勢力已經做到了這一步,再求助輪回之地的道門,又是何必呢?

        而且妙空知道的太多了!

        只是錢晨身上有太上道塵珠一事,就足夠錢晨將他滅口十次了!

        “不必了!師門之仇,還是樓觀道門下自己報了為好!此人自輪回之地而來,滅了我樓觀道滿門,就是為了奪取門內的道祖傳承。得手后,為了逃過太上道元神真人推算,才將傳承放在我身上,又將我藏入了輪回之地。”

        “如今我身上有他勢在必得的道祖傳承,他身上有我的滅門血仇……如此孽緣,非得親手了結不可!”

        燕殊感嘆道“難怪師弟你身上有那魔頭的禁制,也是師弟有大氣運……”

        “樓觀道滅門還未一年,算上試煉任務,這也應該還只是師兄第一次正式的輪回任務……錢師兄又說自己是樓觀道記名弟子,那就是剛剛筑基,還未正式修行的那種。所以錢師兄,你只用了一個試煉任務,就解除了禁制,而且還在這次任務世界就擊敗了你那宿敵?”司傾國暗自咂舌道“這莫不是氣運之子,應劫之人吧!”

        “難怪他想殺你……我若也有這么一個宿命之敵,也是徹夜難眠,早早就去求父親出手了!”

        “且問你那宿敵,是何出身,什么境界?”

        “不過只是一個修成了九幽魔門本命神魔的小魔頭……”錢晨平靜道。

        司傾國徹底不說話了!她陷入了自閉之中……

        直到錢晨幾人加入了司傾國的小隊中,才讓她恢復了過來,錢晨甚至將鳳師都算作小隊正式的一員,邀請加入了進來,輪回之主選人的時候頗為隨意,寧青宸那時候抱著鳳師,就把她們一齊篩選了進來。不是錢晨那般后面帶入,只能算作靈寵身份的生靈。

        寧青宸小聲和司傾國講述著這次任務的隱藏背景,司傾國聽著聽著恍然道“我想起來這些降魔法器的氣息為什么那么眼熟了!”她從頭發上解下一枚銀環,道“是不是它?”

        寧青宸展開記載降魔七寶的圖卷,對照了一眼“束魔銀環,確實也是降魔七寶之一,你這是怎么來的?”

        司傾國大大咧咧道“不知道,不久前它自己從一處巖壁之中破壁而出,投到我懷里來的。”

        “你有這枚束魔銀環,為何先前不用?”燕殊不解道。

        “我也不知道它品質居然這般好,還以為只是尋常法器呢?”司傾國有些郁悶的拿起銀環道。

        “這等禁制圓滿的法器,不是煉化一下就知道了嗎?莫非束魔銀環有些殘損?”

        “我沒祭煉……”司傾國一臉平常道“我身上法器太多,若是得到什么法器都要祭煉一番,哪有時間修行?”

        這時候,眾人都不說話了。

        就連混在人民大眾之中的有錢人錢晨,在面對這等壕氣滿滿,仇恨拉得十足的言論,也微微顯露了異色,他心里反應其實更大,幾乎在拍桌怒吼道“這究竟我是氣運之子,還是她之氣運之子啊?拼爹不算了不起,我爹……不,我兒子,比他爹不知牛逼到哪里去了!但這歐氣又算什么?”

        “我這氣運頂多算一個歐酋,她這已經是歐皇了!過分!”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