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03章降魔劍匣

  • 明尊 - 第103章降魔劍匣字體大小: A+
     
        低沉渾厚的琴聲傳到司傾國的耳中的時候,她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琴聲威猛剛烈,急促的可怕,有鏗鏘金鳴之音,殺氣四溢,而寧青宸更是聞聲皺眉……

        卻是錢晨在以琴彈奏前世的一曲《箏鋒》!

        道道雷音滾滾,無音神雷與琴聲中漸漸急促的殺機相合,比昨日錢晨試琴的時候,更加可怕。纏纏綿綿,愈發陰損的雷光,籠罩了參天妖樹身周的每一處虛空。唯有寧青宸和燕殊所在的地方,微微薄弱一些。

        柳樹妖聽聞琴聲之中毫無掩飾的殺機,雖然不知道那漸漸積蓄的可怕威勢是什么。

        但也知道不能任由錢晨再這樣下去了!

        它將無數柳條甩出,數萬根青翠的柳條散發血光,看起來柔若無骨,但在血光之中,卻又變得和品質差一些的飛劍一般鋒銳堅硬。

        那柳條伸長數百里,刺向了錢晨。

        這一刻,猶如無數飛劍攢刺,鋪天蓋地而來,幾乎淹沒了錢晨面對的空間。

        隨著琴聲漸漸急促,不斷‘劃’音飛揚,錢晨信手在琴面上劃過,一波又一波的無音神雷涌出,那數萬柳條漸漸化為飛灰,無窮無盡蠕動著的柳條觸手仿佛洪水一般沖來,卻在路上不斷地蒸發,不斷被琴音化為齏粉。

        但柳妖如同發瘋了一樣,調動起全部的觸手,甚至任由燕殊在它的妖軀之上留下道道劍痕,只要不威脅到它的根基,一概不理會,只將柳條觸手向錢晨伸去。那不斷被震碎,又不斷被補充的觸手,終于緩緩來到了錢晨的面前。

        不斷粉碎,又不斷重生的……一尺、一尺艱難靠近錢晨的眉心。

        這時候琴曲終于來到了急促短碎的小音,這一連串碎音過后,是一段短暫,卻又漫長的沉默,待到柳妖將觸手伸展到即將觸及自己的時候,錢晨才劃出了最后的那道尾音。

        這時候,虛空之中遍布的無音神雷,在此刻轟然引動。

        無數雷音震動。

        無法聽到的雷音,扭曲了虛空,在司傾國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在燕殊和寧青宸雖然見過,但再看依舊非常震撼的表情中,轟然淹沒了整片虛空。

        那柳樹妖密密麻麻的樹根觸手轟然粉碎,就連其根本妖軀都受創不淺……

        早已準備妥當的燕殊腦后浮現一枚碧綠的元丹,與劍丸合一,劍光縱橫化為百丈長虹,一瞬間便斬在了樹妖的根部,柳樹妖魔一聲嘶吼,那非男非女的奇異魔音高亢嘶嚎,試圖以魔音震動燕殊的心神。

        但沉浸在劍道之中燕殊,只把它當成了迎面山風。

        劍光只是一轉,便第二次,第三次的斬在了樹妖的根部……這一次參天妖樹終于被連根斬斷。

        根基被毀后,樹妖還想掙扎,但這一次失去了無窮無盡妖異生命力補充的它,虛弱的被元丹上的破魔金針一催,便化為了燃料,偌大的妖樹轟然倒塌,身上焦炭不斷擴張,渾身都泛起了暗紅的火光……

        大黃雞收回破魔金針,其上的太陽真火焚燒了甲木精粹,似乎帶給它不少好處的樣子。

        經過又一番的苦戰,眾人落在坍塌的參天妖樹之前,不禁深深的吐出一口氣。

        “終于又除去了血魔的一員臂助。”燕殊看著四周散落的森森白骨,嘆息道“這妖魔究竟殺了多少生靈?又要到何時,才能將這些妖魔自天地間斬除干凈?”

        “或許永遠也沒有那一天吧!”錢晨感慨道“道長魔消,道消魔長。人心不靖,終究只能如此。”

        “小和尚!”司傾國驚呼道。

        她飛縱到妖樹的根系之處,卻見到十方小和尚戰戰兢兢的倒在地上,知秋道士卻得意的站在他旁邊,錢晨平靜道“我看他不像是妖魔的爪牙,便讓知秋將他暗中保護了下來。”

        說罷,錢晨等人都聽到了輪回之主又完成一份正道認可的提示。

        樹妖的身軀的確極大,剩下殘留的根系,都有一座小山丘一般大小,寧青宸一劍破開那樹根的遮擋,露出樹根下一處開口極闊,幽深通往山腹的縫隙來,那縫隙之中流露出絲絲縷縷的魔氣,讓附近的人躁動不安。

        “這就是通往黑山的魔窟吧!”

        “縫隙深入血魔被鎮壓的所在,它透出九幽魔氣出來,魔染這片地區的生靈,結果這棵柳樹就長在魔窟口,侵染魔氣日久,成了血魔手下的四大妖魔大將之一。”寧青宸分析道“不知道降魔法器被它藏在哪里。”

        錢晨隨后問道“你所得的遺書,是從哪里獲得的?”

        寧青宸有些后怕道“這樹妖萬千柳枝分身,差點就讓我出不去了。那份遺書是在先前所見,樹妖根部的那堆白骨上獲得的。我當時看到有一具道家前輩玉化的遺骨被放在白骨堆最頂端,原本是想順手救走,讓那位前輩入土為安的,結果卻意外獲得了遺書。”

        “遺書沒有靈氣,所以才沒有被樹妖收走。”錢晨伸一指,地面自行裂開來,露出下方龐大復雜的根系。只是樹妖已經被破魔金針定住元丹,受戮而死,妖魂真靈早已經魂飛魄散了。

        這根系再發達,也不可能重新萌芽。

        那重重根系之中,包裹著許多還未化為白骨的尸體,有人,有獸,被樹根纏的密密麻麻的。

        其中還有不少有靈性的遺骨和法器,許多被樹根吸食久了,已經靈氣盡喪,變得銹跡斑斑。

        隨著龐大根系被挖掘出來,在樹根最密集的中心處,一個偌大的根瘤球顯露了出來,錢晨他們前面,高的像一座小山一樣。燕殊信手一劍,破開了已經精粹盡去的根瘤球。在根瘤的中心處,一個匣篋顯露一角。

        燕殊將其取出,卻是一個狹長的劍匣……

        “這是赤龍真人的降魔劍匣!”知秋激動道。

        燕殊剛想將劍匣還給知秋,卻見他推拒道“祖師既然沒有把劍匣留下,就說明托付給了有緣人,我既然無劍,又何必要什么劍匣。燕兄斬除了這樹妖,可見是有緣之人。這劍匣,便托付給燕兄最好!”

        燕殊又轉頭看向錢晨和寧青宸,卻聽錢晨道“這火燒的柳樹妖身,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非常清脆,其中或許有我需要的琴材……”便低頭去刨開樹妖遺骸,尋找合適的靈材去了。

        而寧青宸也推拒道“先前鳳師得了破魔金針,我便欠師兄們一個人情,燕師兄總得讓我還一份吧!”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