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00章遇事不決,太上道學

  • 明尊 - 第100章遇事不決,太上道學字體大小: A+
     
    寧青宸有些不服氣的沉思了許久,思索著錢晨隨口所說的那道偈子,她倒是有一股不服輸的傲氣,錢晨隨手拋著那枚破魔金針,靈覺掃了一眼,感應到這枚金針之上,有著濃重的佛門氣息,品質也極高,本質乃是一股無形無質的太陽真火,被佛法煉成神針。

      這一枚破魔金針,大約是禁制層數圓滿的法器,布袋和尚將它藏起來的時候,果然早有布置,兩千年來無人祭煉,禁制層數也沒有下降。

      “怎么是一件佛門法器……”感應到金針上淡淡的禪意,錢晨微微皺眉:“要是一件道門禁制的法器就好了。”佛門法器以念力洗練,比起道門法器祭煉禁制另有一種神妙,錢晨卻并不了解,畢竟他所學都傳承自道門,就算偶爾涉獵了魔道的學問,也是練氣一脈。

      與在意識上下功夫的佛門,實在不太搭的來。

      道塵珠百萬年來都供奉在樓觀道,那里可沒有人閑著在自家的傳承靈寶面前,提起佛門的修行之道。

      “就算來一件魔道法器也成啊!”錢晨暗自搖搖頭,這件降魔之寶,還是先讓給其他人吧。

      降魔七寶,為了完全發揮威力,最好還是由七位同道一起發動,錢晨也不是那種眼皮子淺見,見到什么好東西就非得往自己懷里摟的人。

      如今以對付血魔和妙空為先,找幾位修為不差的神隊友來,持著降魔法器,作用更大。

      錢晨的目標是那件一聽就與別的降魔法器不同的玄天斬魔劍,作為七俠之首吟風真人所煉的法器,它理應比其余法器更高一層,而且飛劍這種法器,妙用上更勝其他法器一籌,錢晨雖然已經有了清鴻劍,但他其他的馬甲可還沒有呢。

      作為一個立志套上七八層身份的演道高手,不給自己準備七八套法器,不就顯得自己太窮了嗎?

      萬一哪一天要在熟人面前偽裝身份,結果掏不出法器來。

      錢晨至蘇醒以來,何時這般窘迫過?

      這時寧青宸若有所悟,終于想明白了其中的秘密:“原來奧秘真的在那句偈子中……‘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講的是拋卻色相,直指空性,破除對外相的執著。那破魔金針,卻在‘非枯非榮,非假非空’之中。”

      “不過這句偈子氣魄好大,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這時在以佛的口吻說話。后半句更是說見‘我’,如見如來……此言,莫非出自佛祖?”

      “可我為何從未聽過?”

      “得了!佛祖的節操可比太上高多了。沒抄《金剛經》……”錢晨肚子里默默吐槽道。

      “不過這位佛祖不是什么文抄公,卻也是考斯普雷的愛好者!先前和太上玩了一把禪宗拈花一笑不說,又考斯了釋迦摩尼在娑羅雙樹之間悟道入滅的故事。真是……會玩啊!”

      “別問……”錢晨依舊拿出萬能的回答:“問就是太上道祖!”

      太上道祖!

      寧青宸和旁邊聽著的燕殊頓時了然,這就完全合理了。太上道祖以這口吻說話,點明佛門根本,暗示佛本是道,能見道祖,便能見如來。考慮到此時道祖的身份,更能說明佛道之別,到了太上道祖那個層次,也只是‘色相’。

      這多半是道祖對還未成道的佛祖所說的偈子。

      讓他破除道祖留下的色相障礙,得以真正的領悟自身的大道,揭視大道殊途同歸的道理。

      也只有太上道的真傳,才能知曉這等上古隱秘吧!

      兩人一時間陷入暇思,錢晨看著這兩人自行腦補,陷入迪化,登時在心里的小本本上默默記了一筆,但凡有什么難以解釋的事情,盡管推給太上,他什么都能解釋。人人都能腦補!

      遇事不決,太上道學;解釋不通,腦補成功!

      錢晨道:“什么非假非空,扯得玄之又玄。其實說的只是無色界而已,佛門將意識分為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其中色相所化,為欲界、色界,拋卻色相,便是無色界。乃是佛門修行時禪定所入的脫離物質的世界。”

      “我先前閉目冥想,進入空無邊處,一下子就看到了這根針……”

      寧青宸驚訝的有些說不出話來,她也度過佛經,知道無色界四天,可那是天人所居……布袋和尚圓寂虹化前,估計也就能進入空無邊處,這已經是能進入西方極樂天界的修為了。聽錢晨所言,好像進入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都輕而易舉一樣。

      難怪那些妖魔拿不到這件降魔之寶,莫說他們能不能悟透這一層。

      就算能悟出無色相的道理,想要禪定進入無色天,那也是異想天開,能進去的估計都被度化成佛門護法了。

      寧青宸也悟到,錢晨這種辦法絕對不是正常的途徑,多半布袋和尚還有什么布置,讓正道的晚輩念幾句佛號啊!或是默默欽祝祈禱啊!然后破魔金針就從無色界空無邊處落了下來……誰知道錢晨直接闖進去拿走了東西。

      錢晨瞥了她一眼,不知道這個愛腦補的小姐姐腦子里又在想什么,只感覺她好像腦補的很歡的樣子……可不要把自己嚇到了啊!

      “燕師兄,寧師妹,知秋道友……這破魔金針于我無用,你們誰拿去吧!”

      燕殊一拍劍囊道:“這是佛門的東西,我也用不慣,而且我一劍傍身就可以了。其他法器,不過妨礙我劍道。”

      錢晨知道他對劍道的執著,便轉頭看向其他兩人,知秋遲疑道:“我若接過此寶,恐怕回去師尊會要我設法重建青園寺,以償還因果,全了同道之情。布袋大師我是極為敬佩的……但這苦差使還是找別人吧!”

      寧青宸也頗為為難。

      “雖然是個女孩家的玩意兒,但我劍道尚未純化,又要演練飛針?而且我也無意與佛門結緣……”她是知道輕重的,佛門留下的法器頗有些因果的講究,中土常有故事傳說,某些旁門的高人為了渡劫辛辛苦苦謀劃佛門前輩的遺寶,結果謀劃,謀劃著,把自己都賠進去——出家了!

      經過海外某些道統的宣揚,全中土都知道了佛門這一手。

      寧青宸雖然有些性格有些清冷,但還沒想過青燈古佛度過一生,出家做一個女尼什么的。

      這時候錢晨看到旁邊的大黃雞,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腦袋道:“對了,還忘了你這位道友。雞司晨,天生便對太陽元氣有著感應……道友你又是妖身,些許佛門氣息完全無礙。這枚破魔金針最適合道友你才是……”

      這時候寧青宸也恍然回過神來,這枚金針,最讓人頭疼的,不還是其上的因果嗎?

      幾位三清弟子不敢吃里扒外,但鳳師它無礙啊!

      就算被度入佛門,也算有個前程。佛門是出了名的生冷不禁,普度眾生。什么大妖魔頭,來者不拒,度化的可歡了!

      大黃雞眼神一凝,仿佛在說:我感覺你們想害我!

      這時候錢晨已經笑嘻嘻的將金針打入它的眼睛里面,那破魔金針沒入眼眸之后,化為一道神光,讓大黃雞的眸子變成了金黃色,帶著淡淡的威嚴。金針入眼后,大黃雞仿佛也感覺到了它對自己的好處,便也不再排斥,目光注視著太陽,運用本能煉化起來。

      不一會兒,身上的妖氣就淡了許多,浮現一絲絲檀香。

      “沒事……”錢晨塞過去一枚如同舍利一般,散發著淡淡清輝的靈丹,拍了拍它的腦袋道:“你說不定還能認一個菩薩做干媽呢!橫豎都是好事……好好在眼中凝練此針,或許能修出另一重妙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