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98章破魔金針

  • 明尊 - 第98章破魔金針字體大小: A+
     
    回到蘭若寺時,天色已晚,幾人就先回到大殿之中,給昨夜的火堆里添了一些柴禾,圍坐在火堆前說起白天探查的事情。

      知秋向錢晨解釋道:”那狽妖實在是狡猾,故意騙了我們幾次,把我們引入埋伏。后來燕大哥不耐煩了,就一劍殺了它。好在問題都問清楚了,只是它有沒有說實話,猶然有些疑慮。”

      燕殊笑道:“這處蘭若以前叫做青園寺,乃是鎮壓血魔之后才建起來的叢林,應該是布袋和尚前輩建立的道場,專為監視血魔而設。但因為地處偏遠,沒有信眾供奉,漸漸修行的和尚也少了……”

      “八百年前,此地就只剩下一師兩徒還有些法力道行,其他都是些俗僧。”

      “后來血魔漸漸復蘇,那郎大將也是這時成了氣候,他屬下的狽妖此時法力還淺,并不知青園寺衰敗的詳細內情,只知道那老和尚的一位徒弟為妖魔所惑,引狼入室,害死了滿寺的僧人,青園寺這才衰敗了。”

      “當時血魔的勢力應該還未壯大,它自己也才剛剛能突破一點封印,將魔氣釋放出來……”寧青宸接過話道:“所以它才先設局,拔去了自己身旁正道安插來監視它的一枚釘子。當時這件事做得應該很巧妙,青園寺雖然滿寺的僧人一夜之間都死光了。可附近的百姓只以為是瘟疫所致,所以沒有引起注意。”

      “這數百年間,鎮壓對血魔的限制越來越小,隨著青園寺也被拔除,它的爪牙在暗中發展壯大,行事越來越猖獗。近百年間,更是開始屠戮天煞峰左近的凡人百姓,所以才傳出了天煞峰鬧妖禍的傳說。”

      “行事如此無所顧忌……”知秋嘆息道:“看來血魔突破鎮壓就在眼前了。我已經傳信師尊,不久之后應該就會有更多的正道前輩趕來。”

      “蘭若寺中的古怪呢?”錢晨簡短的問道。

      寧青宸展開一幅圖卷道:“這是我在柳樹下找到了那份遺書。”

      她攤開圖卷,找到一根細如毫末,以金粉描繪的針狀法器道:“青園寺是布袋和尚所立的道場,所以這里所藏的,以布袋和尚前輩所煉制的降魔法器——破魔金針的可能性最大。”

      “這破魔金針是布袋和尚前輩用佛光收納太陽真火,由五百佛門修士念誦經文,以自身修為念力相助,欲煉就大日如來法身來降服血魔。當時受了玄天大帝除魔法旨的吟風真人單人只劍踏入大雄寶殿,勸說布袋和尚摒棄佛道之別,合力抗魔。”

      “但兩人言語之中有些分歧,一時談不妥,動起手來。吟風真人不得已,拔出玄天斬魔劍,破去布袋和尚未煉成的大日如來法身。向他證明,大日如來法身成就的威力,尚且不足以降服血魔的傾天血海。”

      “布袋和尚大日如來法身被破,就連拿手法寶百納囊袋也被玄天斬魔劍捅了一個大洞,卻頓悟了自己連吟風真人也無法阻擋,更阻擋不了血魔,遂加入七俠,將大日金身破諸多魔道邪見的精粹,凝練為匯聚無窮太陽真火的一線神光,又在吟風真人的幫助下,才煉成這根破魔金針……”

      “這件法寶,也是唯一能定住血海之中的血魔真身的降魔法器。”

      “若是沒有此寶,那血魔真身在血海之中任意挪移,血海不枯,休想傷他!”

      知秋也點頭道:“破魔金針的來歷,確實如寧姑娘所言……據那狽妖交代,之所以狼妖不占據這蘭若寺遺址,而是選擇將之摧毀。就是因為白天的時候,任何在蘭若寺范圍內的妖魔,神魂都會有一種針刺一般的劇痛,若是不趕快離開,可能會妖魂破滅而死。”

      “只有夜里,這種感覺才會輕微許多,這時候妖魔才敢進入此地,尋找降魔法器的線索。”

      “那狽妖還說,受血魔的指點,郎大將實則已經發現了降魔法器所藏的地方,只是因為布袋和尚所留的禁制在,才不敢隨意取出。”

      錢晨又和他們來到了珈藍塔林之下,錢晨再次將塔林仔細搜索了一遍,連碎磚殘瓦都沒有放過,卻依舊沒有找到破魔金針所藏之地的可能線索。

      寧青宸道:“既然這份法器圖譜提到破魔金針是由太陽真火煉成的,而那狽妖也說,妖魔進入蘭若寺中,也是白日才會感覺到妖魂如同針刺。說明這件法器應該到了白天才會有線索……我們今夜沒有收獲,不如等到白天,再仔細尋找一番?”

      錢晨看著自泥土中挖掘出來的一枚佛塔殘片,默然無語,陷入了沉思。

      其他幾人實在沒有辦法,只能在塔林打坐調息,靜待天明……

      燕殊幾人的心里,都有一種緊迫感,如今看來想要鏟除血魔,這降魔七寶卻是其中的關鍵,少一件都會有大麻煩,他們對血魔有什么神通,練就了什么法力一無所知,血魔的修為,依照傳說中那種不死不滅的描述,似乎已經接近元神。

      當然,血魔不可能修成真正的元神,不然就不是七俠降魔,而是魔降七俠了。

      從最樂觀的角度思考,血魔也當有道門陰神歷經三劫,將要成就陽神的水準,甚至可能就是道門陽神,魔門的本命神魔大成……接近不死神魔的道行。

      就算血魔被鎮壓了兩千年,已經元氣大傷,但這等道行上的差距,也讓眾人只能自保,奈何不得血魔。

      待到血魔大肆屠戮蒼生,重修血海,將一身修為找回來,死的……恐怕就是此界的正道和自己這幫正道陣營的輪回者了。

      “看來本次任務的關鍵,就是這降魔七寶了,找齊了就是簡單難度,湊不齊就是困難難度;一件都沒有……那就是地獄難度。”錢晨對這種套路倒是熟悉。

      按照輪回之主布置的任務難度來說,任務的前期主要是對付血魔四將,拿到七件降魔法器,然后再對付脫困而出的血魔……輪回者若是能齊心協力,這件任務的難度可以降低到很低的程度,剛剛脫困而出的血魔,面對克制其本質的降魔七寶,肯定不難對付。

      但若是缺上一兩件,讓血魔走脫,那就麻煩了。

      若一件降魔法器也沒有,待到血魔破封而出,屠戮眾生恢復血海真身,任務的難度也會提高到一個令人絕望的程度……屆時錢晨幾人面對的就是一位接近元神的魔道強者,甚至是偽不死元神。此界的眾生湊齊了七位練就陰神的強者才將其封印……錢晨這群結丹之下的佼佼者,相比起來就像一群小孩兒一樣。

      錢晨此時卻一點也不樂觀……任務從他進入的時候就已經失控了。

      因為錢晨帶來了一個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任務世界的輪回者——妙空,一個妙空勝過多少個血魔四將?錢晨不敢肯定留給自己的還有多少時間……反正一件一件法器慢慢湊,按照任務流程一步一步走,肯定是來不及了。

      他只能在妙空釋放出血魔,甚至幫助血魔恢復之前,湊齊七件降魔法器。

      這樣才有正面對敵之力……

      “妙空與血魔合作,定然是與虎謀皮……血魔恢復之后,肯定第一個將它吞噬,魔道中人就是這樣,除了自己誰都信不過,誰都只有利用的價值。當然血魔與妙空合作,何嘗不也是與虎謀皮……妙空修成本命神魔,本身就是陰神境界,與被困的血魔卻是不相伯仲。”

      “血魔恢復后能吞噬妙空,將其煉成另一尊神魔化身,妙空又何嘗不想吞噬血魔,奪取它的根基,自己成就不死神魔?”

      “若是沒有我這個心腹大患,妙空定然是徐徐圖之,絕不會一開始就將血魔釋放出來,血魔被封印對他更有好處。但現在我也是這一局棋的一方棋手,妙空完全可以釋放血魔,以血魔來牽制我,又以我來牽制血魔,自己隱忍不發,暗暗準備。”

      錢晨這段時間之所以一直維持‘守弱’之態,就是想進一步領悟以魔制魔的無上魔道,為對付血魔和妙空做準備。同時試著將十二白骨神魔和九子天鬼收為己用,這是他最快強大起來,擁有抗衡兩人實力的最好辦法,為此,他甚至不得不更進一步的涉獵魔道。

      本心上,錢晨也想練就道門無上法力,揮手之間都是堂皇正氣,逼格顯露無疑。

      但形勢逼得他不得不行險,多準備幾張底牌。

      修行的手段之中,論起速成行險,魔道確實是其中翹楚。就連錢晨也不得不含淚真香……最開始的時候,他還想毀掉白骨舍利呢?如今還不是只能將就用著?

      強大自身的實力,自是應對災劫的根本。

      但借助外物,有道侶伙伴相助也很重要。

      妙空那邊找來血魔作為強援,錢晨這里也有新認識的幾位同道好友,都是可以依仗的神隊友……而這降魔七寶,更是此局的關鍵所在。

      只是這破魔金針……究竟藏在何處呢?

      錢晨握緊了手中的琉璃瓦殘片……

      遠方天際又泛起了一絲魚肚白,待到第一縷晨光灑落大地的時候,眾人都死死盯著這片塔林,試圖找出某些蛛絲馬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