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97章劍發琴音,琴起雷聲

  • 明尊 - 第97章劍發琴音,琴起雷聲字體大小: A+
     
    錢晨小心翼翼的自蜘蛛精的絲囊之內,抽出粗細合適,如同寒冰的蛛絲,那冰白的蛛絲剛抽出來,就被錢晨以廣寒冰魄元丹的寒氣洗練,凝固成帶著絲絲寒意的冰弦。

      自從彈指無音神雷擊殺那虎妖之后,錢晨恍然覺得這門神通比天魔化血神刀更合自己的胃口。

      天魔化血神刀在他手中雖然殺伐凌厲之處,無不如意,更只是第一次運使,就悟出了那九幽魔門太上長老孫子一生也未能參悟魔刀真意。有道塵珠護身,又不懼魔刀神意侵染入魔……但越是如此,錢晨越覺得古怪。

      他怎么和魔道的法門那么相合?

      相合到他以魔制魔之時,居然有一種自己無情無欲,回到了作為道塵珠靈識之時那種接近太上忘情的狀態,在那種狀態下,他殺伐之凌厲,有一種駕驅魔刀和妙空再以本命元神對敵,隨時可以一刀斬殺神魔陰神的感覺。

      “太上道塵珠真的是道祖真傳道統的傳承靈寶嗎?”

      “怎么感覺這東西落在魔門手中才是大殺四方,無往不利的東西?”

      錢晨非但沒有得意,反而暗自警惕起來:“我可不能把路走窄了!在道門我是樓觀道祖師,是道門可以和太上平起平坐,誰來了都要給三分面子的小祖師。但到了魔道我就只是一個道門叛徒,雖然依仗道塵珠能混出一些明堂出來,但魔道只能龜縮在九幽茍延殘喘,而道門的關系卻遍布四海八荒,諸天萬界。”

      “哪一方更加逍遙自在,前途廣大自不用多說。”

      “而且……”錢晨回憶起那些被煉制成白骨舍利的魔道修士的記憶,面露一絲厭惡:“魔道是真的不合我的三觀……鉤心斗角,相互殘殺,無情無義,自私自利……哪有正道大家和和睦睦,逍遙自在,朋友知交滿天下舒服?”

      既然決定在正道混了,那么一出手拉出一溜血河刀光出來,動輒魔刀斬殺,奪取敵人一身精血……這像話嗎?

      反倒是無音神雷,即適合偷襲暗算,無聲無息,威力又絕大。

      更不含絲毫魔氣濁惡,任由哪里的正道高人看見了,也只會贊一聲手段玄妙,神通廣大。這等不帶絲毫旁門左道的氣息,將偷襲搞的那么光明正大,振振有詞的神通,除了佛門那群表面上慈悲為懷,肚子路都是壞水的神尼神僧,一般正道高人還真玩不出來。

      這實在是……太合錢晨的胃口了!

      就喜歡這種壞的光明正大,正義言辭的手段……

      錢晨決定等練就了太清一氣神符的法力,自己也要煉這么一手無音神雷,無形無色,卻又無堅不摧。他已經從白骨神魔那里獲得了一部分練就此神通的法門,剩下不全之處,憑著道塵珠也能慢慢參悟補全。

      唯一的不滿意之處,就是發出無音神雷只是需要揮手打出,或是如錢晨那般彈指打出,這種和其他神雷別無二致的發雷方式,實在逼格太低了,與錢晨心目中想要營造的白衣飄飄,仙風道骨,氣質出眾,一出手卻又石破天驚,輕描淡寫之中覆滅萬敵的逼格實在不能相襯。

      錢晨在兩界銅牌之中尋摸,這些得自上個任務世界魔門的靈材,對于如今的錢晨來說,已經起不了什么大用了,但好在種類齊全。錢晨挑挑揀揀,尋著了一方赤火精桐的木料,配合一株百年梓木。

      動手開始斫琴……先在兩方靈木之中開辟魚腹凹槽,然后量定龍池鳳沼,岳至上池厚八分,上池以下厚六分,至尾厚四分……

      期間錢晨不停的以無音神雷微微震動,試探此琴音色。最后從琴面上的承露部分,依次制作岳山、龍齦,以及琴底的一對雁足。

      最后配上七枚以美玉磨成的琴軫。

      系上蛛絲冰弦……

      一面完整的伏羲式古琴就制作完成了。

      待到燕殊等人有些狼狽,身上沾著血污泥痕,發髻凌亂,神情更有些擔憂的從魔窟之中往外鉆的時候,他們隔著老遠,便聽到了點點撥弦之聲,縱然隔著洞中,琴聲依舊洪亮清晰,意境高曠……

      燕殊皺眉道:“上面有琴聲,不好……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寧青宸側耳傾聽了一會,奠定的搖頭道:“沒有!彈琴的人滿是閑情逸致,琴聲有高山流水之相,一派高曠,全然沒有殺氣。不會有什么事的……對了,錢師兄之前問你借過琴,說不定是他尋來了一張琴,在上面抒發閑逸呢?”

      知秋好奇道:“寧姑娘也會彈琴?”

      寧青宸笑道:“我會彈琵琶……琵琶常用來定音,所以對其他樂器也懂一些。”

      燕殊笑道:“還是你們中土文化繁榮,在我們海外大家殺來殺去的,沒時間研究這些……只曉得哪個劍快,哪個法寶強橫,法術精妙。”

      寧青宸卻贊嘆道:“傳說謝家的九韶定音劍,便是學至少清劍派的一門天琴劍法,號稱劍發琴音,化音為劍……要說燕師兄門內沒有精研此道的前輩,實在是謙虛了。九韶定音劍作為中土世家之中,最有名的一口法寶級數的飛劍,能配得上它的劍法,可見音律劍術都極為不凡。”

      “我聽師叔師伯們說過,謝玄實在是天縱之才……”燕殊臉上卻浮現了懷念往事的神情,他浮現神往之色,低聲道:“聽門內的前輩說,謝玄若非卷入了大晉世家與皇室之爭,遭人壞了他的道果,本是有著元神之望的……可惜,可惜。”

      “司馬家本就是世家上位,自然也對世家防備的緊,沒有容人之量,這些年大晉受司馬家拖累,無論是年輕一代的俊彥,還是世家宗門的底蘊都漸漸不如大魏了!”寧青宸道:“而且大魏有佛門支持,號稱四百八十寺,其中潛修的修成金身,相當于道門陰神的高僧不知多少。”

      “寧姑娘是大魏人?”燕殊問道。

      寧青宸苦笑道:“不過是被趕出家門的棄子罷了!鳳師才是我唯一的親人……”說罷便抱了抱腳邊的大黃雞……

      然而大黃雞心里卻只有錢晨,一路上邁著步子,迫不及待的往洞外沖去。

      燕殊,寧青宸和知秋只能快步跟上,他們狼狽的鉆出魔窟之時,卻見有人一席白衣,盤坐在旁邊的巖石上,一張古琴橫在膝前,素手撥撩便發出陣陣琴聲,時而厚重,時而清越……

      但這邊琴聲陣陣,遠處卻妖氣高熾!

      無數雷音滾滾將數百里外的妖云炸碎,雷光席卷地面,將數只小妖高高拋起,也在琴聲中炸成粉碎,那一群妖魔,已經接近覆滅,死傷超過數百。

      雷光血光,混雜著血腥和碎肉,不斷掀起,宛如地獄一般。

      錢晨這邊卻依舊在安靜撫琴,琴聲清澈,不帶一絲殺意……身邊卻有妖魔橫尸累累,一只半干枯的赤發美人的頭顱,滾落在寧青宸的腳邊,幾人看著這一幕,竟然有些呆了。原本以為他們在魔窟之中,遭遇那許多妖魔,狡猾狼狽,已經足夠曲折艱難。

      但豈料錢晨這邊的處境才最為離奇……一邊彈琴,一邊以琴聲雷音殺的妖魔人頭滾滾,血流成河……

      “咳咳……”錢晨忍不住捂嘴咳嗽了幾聲,眉頭微蹙,一副抱病在身,弱不禁風的樣子。

      看到燕殊和寧青宸鉆出魔窟,錢晨伸手一劃,七弦齊震,發出了一聲穿云裂石般的殺伐之聲,這一刻才有殺氣顯露出來……登時雷音無聲泯滅一切,遠方的妖云起處,瞬息間萬籟俱寂。

      錢晨施施然的抱琴起身,笑道:“外面等著無聊,撫琴為樂!”

      進洞的三人都有些無力,敢情您老人家取樂就是把妖魔屠殺著玩嗎?而且你哪來的琴啊?

      “東西問到了嗎?”見錢晨問起正事,知秋連忙肅容道:“問到了線索了!只是那妖狽狡猾,多次生事,我們就干脆把它殺了。”

      “問到就好……”錢晨根本不關心一只妖狽的死活。

      “那位妖魔大將好似失去了耐心,屢屢派人來試探,剛剛甚至還想毀掉蘭若寺,被我設法阻止了。我們先回寺內……”錢晨的阻止手段向來都簡單直接,燕殊等人也是親眼見過那些妖魔的下場的,根本不會懷疑有活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