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96章血河紅銹,不應有恨

  • 明尊 - 第96章血河紅銹,不應有恨字體大小: A+
     
    錢晨靠在那塊巨石上,依舊在洞口等待,此時日頭漸漸已經落了,夕陽的余暉灑在他身上,一席白色的道袍上,金輝點點,周圍峰巒起伏如龍,山風凄寒,穿過峽谷發出怪異的呼嘯聲。周圍聳立的山巒影子倒映在峽谷中,猶如刀槍劍戟,武庫兵器。

      不知道妖魔洞窟之中發生了什么事,燕殊幾人直到現在也沒有出來。

      當然若是看形勢,反而是錢晨這邊更加的兇險,還輪不著錢晨為他們擔心。

      錢晨注視著遠方聳立的黑山,周圍的氣息漸漸凝滯下來,隱隱有一股即將迸發的潛流在涌動,仿佛之前的平靜,都在為這一刻準備。

      身后傳來悉悉索索的細碎聲響,錢晨在身前左右也聞到了一股腥臭撲鼻的味道。

      “約有三四十只妖魔吧!”錢晨緩緩將渾身法力收回泥丸氣海,他說自己只有一成功力,并不是玩笑。之前對敵妙空之時,錢晨耗盡真氣,只能借助外丹對敵。

      卻在最后一擊賊去樓空,被外丹冰封,體內空空蕩蕩之際,驟然察覺到體內被賊偷不走的財富,那一絲最微薄,卻最接近本質的法力。

      天地乃是一大盜,盜取生靈的生機元氣靈情神魂性靈種種……

      也就是元氣自然而然散發的過程,亦是天地‘動’之機。

      但動機盡去,大盜偷走一切,賊去鏤空之時……才能察覺微弱的‘靜’之機,也就是人最根本的先天元氣。

      這一縷法力性質之奇妙,超乎了錢晨的想象,仿佛永遠不會枯竭退轉,乃是萬物祖氣之根。

      那時候錢晨才突然領悟到先天一氣太清神符的玄妙——錢晨思來想去,也感覺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錢晨為了防止十二枚白骨舍利和其上糾纏的九之天鬼干擾,更要借此空空蕩蕩,體內無依無存的狀態,將那一絲玄牝之氣凝聚為太清先天一氣神符,化為根本法力,修成真力最為上品,永不退轉的法力真符,便以冰魄寒光封住了丹田氣脈。

      那廣寒冰魄元丹也被送入了袖里乾坤之中鎮壓那股魔念。

      錢晨雖然守弱到了極致,只為了挽留那一絲綿綿不絕,若續若存的氣機,但也依著“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天下萬物生于有,有生于無。”的道理,自身柔弱到了極致,卻也強大到了極致。

      法力真氣空空蕩蕩之際,神魂卻和道塵珠的聯系清晰到了微毫。

      錢晨依道家守弱勝強,以柔克剛之法,使得自身處于‘無’,而反克身外之‘有’。

      讓十二元辰白骨舍利和九子天鬼的種種魔念侵擾自己,神魂卻漸漸放空,最后達到外魔叢生,自己卻一念不起的境界,完成了制魔的我第一步,區分內外,外魔無法勾動內魔,錢晨便可以以魔道最上乘的制魔法門,將其馴化制服。

      這時候他即是最弱的時候,因為自身的法力真元已經削弱到了極致,但也是最強的時候,因為神魂若有若無,處于有無之間,驅使十二元辰白骨舍利時,為‘有’,而外魔反噬的時候,卻又空無一物。

      原本這等狀態是最容易翻車的,但奈何錢晨有道塵珠守護神魂,那些外魔拿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所有的兇性威力都成了為錢晨所用的力量。

      這便是魔道極高明的制魔之法,也是道門無為之法。

      演繹道魔合一,“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的道理。

      這也是錢晨為何說他三成功力,天下無敵。十成功力,反而寸步難行。若是他強大起來,那么他修成的道門法力,必然會與袖中的魔道神魔邪物相爭,兩番牽扯之下,錢晨能保留三分戰力,都要虧得道塵珠為他鎮壓住了心神。

      但錢晨自身修為處于守弱的狀態下,那么侵犯感染不得他心神的天鬼神魔之力,就皆能為他所用。

      妖氣如潮涌動,幾乎充斥整個峽谷,錢晨因為體內一絲真氣都沒有,靈覺反而愈加敏銳起來,他以體內之‘無’借‘動’之機,盜取了袖中神魔的‘有’,登時一顆白骨舍利之上滾滾的血色法力如同血河一般,濤濤涌向錢晨本身這個空蕩蕩的氣機。

      “怎么感覺這道塵珠用在道門正經的修煉中沒什么用,但是若是轉修魔道,便是無上至寶呢?”錢晨感覺到妙空都無從下手,只能小心制衡使用的白骨舍利,兇惡神魔,在他手中就像乖巧的布娃娃一樣。

      什么怨毒,什么忿怒,什么憎恨,對他被道塵珠守護的心神來說都如微風拂面。

      那滾滾血色真氣,神魔氣機又對他體內的‘無’來說——毫無影響。

      突然感覺到自己在道門修行之上雖然有些資質,但若比起他在魔道之上的天賦來,簡直就是渣渣……錢晨面對那滾滾妖氣之潮,漸漸包圍過來,想要將他逼入背后的魔窟之中的一眾妖魔,心中非但沒有畏懼,反而還饒有興趣的想到:“若是入魔,這九幽之中,說不得真有我一個魔祖之位呢!”

      此時,錢晨背后的妖魔抬起半邊身子,上半身是一名紅發妖邪的女人,張開嘴露出口中四枚外翻的獠牙,肌膚呈紫紅色,滿是奇異紋路,而下半身則是一只卡車大小的蜘蛛,長著八只尖端鋒銳如同利刃的蛛足的妖魔,突然四條腿一彈,朝著錢晨撲了過來。

      錢晨正色道:“月夜不寐,愿修燕好!”

      他想說這這句話很久了!那蜘蛛美人吐露長舌道:“好啊!妾身愿與先生共參極樂呢!”她發出一串魅惑的嬌笑,手下卻絲毫沒有停頓,一根長足直刺錢晨的胸口。

      錢晨伸手一翻,以掌為刀扯出一道匹練似的血色刀氣,他不暇思索,刀氣橫斬——

      血河紅銹,不應有恨!

      這便是九幽血海,最為精深的一門魔道真傳——天魔化血神刀!

      刀光起時,猶如血河橫空,其上血色真氣宛如刀上的紅銹,也是敵人的血銹,死在此刀之下,縱然是仙神佛魔,都不應該有恨意……因為他們必然心服口服!

      那位被煉制成白骨舍利的魔道太上長老之孫,若是見到錢晨扯出的刀光,他就應該明白,修成這一道刀法,生死之爭時,死的應該妙空,同樣他那個老怪物一般的老魔爺爺,也應該恐懼的是自己的孫子魔性大發,把自己了祭刀。

      而自己這般退縮畏懼,完全違背了刀意中的魔性。

      首當其沖的蜘蛛妖肝膽俱裂,飛快后退,腹部噴出一口粘稠出的蛛絲,口中還道:“郎君既然愿修燕好,為何轉眼辣手無情?”她展露修為,赫然也是接近結丹的異種妖魔,實力非同小可。

      錢晨冷冷道:“你應該說:卿防物議,我畏人言;略一失足,廉恥道喪。”

      “不說,就沒那味了[.]!”

      蜘蛛精看著錢晨一臉索然無味,心中委屈實難說清——這是什么古怪癖好?

      錢晨知道這些她不懂角色扮演的妙處……所以刀光之下,毫不留情。

      這時候沖到錢晨身邊,那些奇形怪狀的妖魔首當其沖,瞬息間被這道血光抽去渾身精血,斬殺魔魂妖魄,堅韌的妖軀同時被刀氣撕裂,宛若五馬分尸,死得慘不忍睹。

      血光一閃而逝,錢晨揮刀過后,手已經收攏回袖子里了。

      蜘蛛精退得極快,它來時腳上纏著一縷蛛絲,退時借著蛛絲的牽扯,只是瞬息就回到了數十丈的高崖上,此時一張妖艷的臉卻失魂落魄的呆呆看著錢晨。

      帶頭正面突襲錢晨的虎妖,看到靠近的那幾只小妖瞬息之間,就被那邪意至極的刀光斬卻,心中又驚恐又憤怒,朝著蜘蛛精大吼道:“媚娘……你是被這小子調戲兩句就失了魂了嗎?”

      話音剛落……

      那蜘蛛精之上就傳來了‘嗤嗤’的風聲,原來血自一線噴出來的時候,真的會發出風聲,那無窮血光自從眉心將蜘蛛精分開的一線從沖出,帶走了蜘蛛精全部的妖氣,血氣,修為,化為一泓妖異的血流……

      這血流化為長刀,回到了錢晨的掌中。

      隨著右掌刀光再一轉,錢晨轉身朝身前再劈一刀——“我讓你再多跑一輩子,看看能不能逃出我這一刀!”

      那無數妖魔感覺身體內有一股熱流蠢蠢欲動,壓抑不住,即刻便有全身鮮血帶著妖魂法力化為刀氣破體而出,沒入錢晨手掌合并,扯出來的一道刀光之中,無數血影讓這道刀光漸漸凝為實體,有化為法器的勢頭。

      錢晨暗自估算,想要將這道刀氣化為真正天魔化血神刀,這般的妖魔,估計給屠殺個十萬左右……這個數字一浮現出來,錢晨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這些可不是尋常妖魔,各個都是接近半化形,等若狼妖中的護衛狼的妖魔精銳。

      一只就足夠通法修士斬妖除魔了!

      十萬……估計把這一界的妖怪殺完了都不夠!

      “這是什么邪門的法寶!”錢晨不禁吐槽。

      看到那一刀之下,虎妖帶來的精銳妖魔頃刻間便被錢晨使出的邪異手段斬殺干凈,讓它麻木之際,心里生出一個奇怪的念頭來——“到底是我是妖魔,還是他是妖魔?”

      來不及多想,虎妖架起黑風就往身后逃去,它神魂的最后視線,從眼角的余光里,看到錢晨收起刀光,心里還沒來得及松口氣,錢晨攏在袖子里的左手又探了出來,對著逃走的它輕輕一彈。

      一道無聲無色的雷光自它身體內爆發,瞬間將鋼筋鐵骨的虎妖炸成一團血霧。

      這一刻它終于知道了答案——“果然,他才是妖魔……”

      半坐巨石上,至始至終未曾起身的錢晨收回手指,淡淡道:“無音神雷就應該我這樣用……之前用的都是什么玩意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