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95章來,我唱給你聽

  • 明尊 - 第95章來,我唱給你聽字體大小: A+
     
    <tent>

      此時已經過了正午,這天煞峰左近的荒山野嶺之中,過了日頭最盛的時刻,天色就古怪的昏暗了下去。此處真的沒個好山水,都是嶙峋怪石,沒有山清水秀不說,明明是盛夏里,草木卻都枯黃了。

      靠近懸崖的柏樹虬結扭曲,樹干上滿是疤瘤,曲折如蛇。

      矮小的樹冠裸露著光禿禿的樹椏。

      許是因為妖狼常常于此地出沒,周圍什么動物也沒有,只有遠處傳來老鴰帶著一絲凄涼的叫聲……

      錢晨盤腿坐在洞口外的一尊巨石上,懶洋洋的曬著太陽,雖然陽光直射在他的身上,但卻帶不走那一絲若有若無的寒氣,不消多久,青石便染上了一層薄霜。

      這時候,身后懸崖上的柏樹開始舒展枝椏,那漆黑曲折的樹枝,像蛇一樣緩緩的扭動著。向著崖下的錢晨探來。高達數十丈的懸崖上,爬滿的枯藤崖柏都緩緩沿著崖縫朝他攀爬過來……

      “沙沙沙……”

      粗糙的崖壁和木質發出的摩擦聲,非常輕微,但在如此安靜的地方,絕對逃不過修士的耳朵,錢晨卻依舊一副恍然未覺的樣子。

      “咯吱吱……”

      已經爬到了錢晨頭頂不遠的崖柏身上傳來木質扭動的聲音,兩只烏鴉落在上面,瞪著血紅的眼睛,盯著錢晨的背影。它們張開嘴嚎叫了兩聲,卻露出一口猙獰的獠牙……枯藤如同蛇群一樣蠕動著,纏繞成球,數千條黑黃的蔓藤,朝著錢晨漫過去。

      這時候錢晨突然‘呀’的一聲開嗓,他拉長聲調,突然以戲腔唱道:“我正在城樓觀山景……耳聽得城外亂紛紛。”

      “旌旗招展空翻影……”

      那無數蔓藤觸手仿佛被嚇到了一樣,都齊齊抽動了一下,往后收回了一段距離。

      錢晨唱了兩句,忍不住了連連咳嗽,他用袖袍掩住了嘴,等到咳完了,放下白色的袖子上面清晰的綻開了一朵梅花,卻是血痕累累。錢晨繼續以微喘的氣息唱道:“卻原來是司馬發來的兵。我也曾差人去打聽,打聽得司馬領兵往西行。一來是馬謖無能少才能,二來是將帥不和才失街亭……”

      唱時,錢晨甚至抖落雙袖,擺了兩個京劇的架子。

      “咳咳咳……”錢晨咳血不止,在袖子上染出一朵又一朵的梅花。

      那些蔓藤枯枝,猶疑不定的樣子,遲疑了片刻才有緩緩摸了上去。

      一只烏鴉落在錢晨的身邊,銀童子仿佛銹掉了一樣,它抬起小臉,臉上都是黑色的銀銹斑斑,它一步一步,像是生銹沒有上油的機械人一樣,緩緩來到烏鴉的身邊。

      烏鴉瞪著血紅的雙目和銀童子對視了一眼。

      那銀銹已經模糊了銀童子的五官,這個無臉的小銀人歪著腦袋,和烏鴉對視在了一起。

      荒蕪空曠的山野上,咿咿呀呀的戲腔還在唱著:“……你連得三城多僥幸,貪而無厭又奪我的西城……咳咳咳……我諸葛……咳咳……在敵樓把駕等,等候了司……司馬……到此談、談談心……”

      這時候那枯藤崖柏終于摸到了錢晨的身邊,它們像蛇一樣輕輕繞著,攀到了錢晨的肩膀上,錢晨依舊沒有回頭,咿咿呀呀的在那唱著,當那枯藤猶如有人伸出了修長的五指一樣,往錢晨脖子上伸去的時候,錢晨口中的戲腔突然頓了頓……

      隨后又恍若無事的唱了起來。

      錢晨腦后黑色的青絲隨風飄蕩,突然落在了那些柏枝枯藤上,黑色的發絲突然也扭動了起來,它們緩緩蔓延,與枯藤纏繞在了一起……

      然后慢慢地,慢慢地錢晨的頭發越來越長,越來越多,爬滿了身上的枯藤猶然不足,順著蔓藤向身后懸崖上的枯藤樹枝爬去。

      一簇簇頭發已經爬到了懸崖上,在懸縫間蔓延著,一點點在纏繞在那些蠕動的柏樹和枯藤之上,越來越多……

      隨著發絲的收緊,那崖上的蔓藤也掙扎了起來,牽動了錢晨脖子上的枯藤,這時候,錢晨的腦袋突然整個掉了下來,向后滾了滾,面目朝著地面,就栽倒在了石頭后面的土里。

      但那唱腔依舊從空蕩蕩的脖子上傳出來,甚至因為少了什么阻礙,胸腔的共鳴更大了。

      帶著空蕩蕩的回音……

      烏鴉拍了拍翅膀,搖晃了兩下就想要飛走,這時候銀童子突然露出一口獠牙,瞬間撲了上去,碎羽和血肉登時飛散開來。一只猙獰古怪的銀制小人趴在了烏鴉的尸體上撕咬著,耳道神則面無表情的從錢晨身上走了下來。

      豆丁大的小人,就像一顆枯萎的黃豆,散發著不詳的氣息。

      沙沙沙……

      一種透著詭異陰森感的摩擦聲越來越大,崖壁上已經鋪滿了一層頭發。它們蠕動著,像一層地毯一樣,將地上的顆頭顱抬了起來。這時候懸崖上傳來一身慘叫,一個慘白扭曲猶如無數的肢體拼湊——軀體成為樹干,手臂化為枝椏,手指充當樹葉,猶如無數人扭在一起生長成大樹一樣的妖魔,驚恐萬分的發出一聲慘叫……

      它身上的那些肢體,從手臂的毛孔里,從手指的指甲縫里,長出了和錢晨頭發一模一樣的毛發……

      漸漸地,有頭顱順著毛發的牽引,從樹身上鉆了出來。

      樹妖發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嘶吼,仿佛無數人在面臨絕望時的慘叫,它身上的頭顱也都慘叫起來,那些各色的頭顱眼睛的瞳孔已經縮成了針尖大小,樹妖驚恐的發現,它身上的這些頭顱……都是來自于自己軀體上那些身軀的主人。

      遠在數百里外的妖魔巢穴中,大槐樹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

      一只只妖魔驚訝的看著它,卻見那枝葉之中突然長出了茂密的頭發,纏繞著樹妖身上到處都是,它的根須末端,它的樹身之上,都像榕樹生出氣根一樣長出了毛發。

      一只烏鴉妖魔在它們中間突然爆炸成一灘血肉飛濺……

      引得那些氣根似的頭發向血肉處蠕動。

      周圍的妖魔皆驚恐避開!

      “啊啊啊啊啊……”

      懸崖上那詭異的樹人突然裂開了!那些頭顱駕驅著那些扭曲的身軀,肢體,撕裂了樹人,就像數十個扭在一起,成為麻花一樣的人體,突然又分開了一樣。將樹人整整齊齊的分為數十份……這時候,妖魔洞窟之中,槐樹妖也分裂成了數十份。每一份都披散著頭發,像人一樣行走著。

      整個魔窟之中,沒有半點聲音,這些妖魔都失聲了。

      一群妖魔鬼怪之中,一只更加妖魔鬼怪的東西在散步……場面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此時妖魔中間長著老虎頭顱的大妖終于出手了,劇烈的煞氣掀起黑風瞬間將樹妖分裂的肢體吹成木屑,紛紛揚揚的散去,妖魔們如躲著瘟疫一般的躲避著木屑,發絲,有的身上落了頭發的小妖,驚恐萬分的喊了起來,然后被不耐煩的虎妖一爪抓死,死掉的妖魔身上并沒有什么異變,但那虎妖卻依舊表情凝重,它緩緩開口道:“速去回報將軍……”

      小妖們登時行動起來,但眼底的驚恐和戰栗卻怎么也掩飾不了!

      錢晨坐在石頭上的軀體,將地上頭顱緩緩撿了起來,放回了脖子上,那頭顱扭了一圈,仿佛在確認是否接的結實了。

      最后才露出錢晨面孔,臉色帶著詭異的笑意道:“跟我玩詭異……你這創意不行啊!”

      說罷頭顱又突然掉了下去,一個新的頭顱長了出來,卻是另一個嬉皮笑臉的錢晨。

      他將地上自己的頭撿起來,攏在袖子里面,化為一顆白骨舍利……這段時間錢晨也不是在白費苦工,起碼他已經壓制住了九子天鬼,將惡鬼初步煉化到白骨舍利中,能夠略微驅使一下這件邪物了。

      “說好一成功力,就是一成功力……連我一成功力都擋不住,我若使出三成功力,豈不是要天下無敵了?”

      “你到此就該把城進,為什么猶疑不定進退兩難,為的是何情?左右琴童人兩個,我是又無有埋伏又無有兵。你不要胡思亂想心不定……”

      “來,來,來。”

      “請上城來聽我撫琴”

      錢晨嘴里哼著《空城計》,微微伸了一個攔腰,把屁股下的蒲團墊了墊,靠在石頭上,半躺著換了一個姿勢。

      他身旁的金銀童子老老實實打著扇子,捧著葫蘆,耳道神吐著舌頭,將錢晨的頭發披在臉上裝鬼嚇它們,卻被金銀童子聯手打了回去。三個小人揮舞著王八拳撕打在一起,一點殺傷力也沒有。

      身旁的死烏鴉身體完好無缺,就像睡著了一樣,之前發生的一切仿若幻術。錢晨隨腳把它踢下去,嘟囔了兩聲,靠在背后的墊子上假寐起來。

      這還只是第一次試探,他倒要看看背后那妖魔究竟多有耐心,能試探得了幾次!

      “老老實實殺上來,然后白給不就得了嗎?”

      “玩什么謹慎流……這是你能玩的嗎?”

      錢晨無奈嘆息一聲,一成功力的我,好想浪啊!

      </tent>

      明尊 </p>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