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94章聽沒聽過‘失空斬’

  • 明尊 - 第94章聽沒聽過‘失空斬’字體大小: A+
     
    一路上那只大黃雞都有意無意,在錢晨身前度步,到了塔林之前終于忍不住躥到錢晨身前,用嫩黃的喙啄了啄錢晨腰間的紅皮葫蘆,敲出噠噠的響聲來提醒他,葫蘆上系著的金銀扣子也終于忍不住了,變化為金銀童子,憤怒的攔住它。

      金銀童子護住葫蘆,發出呀呀的怒吼。

      錢晨只好上去調解,如約取下葫蘆倒出兩粒靈丹,那只大黃雞的眼睛登時就亮了,豆大的小眼睛生動的演繹了眼睛一亮的效果。

      金銀童子兩只又是委屈,又是不忿的站在葫蘆上看著。

      倒是寧青宸看清了那靈丹的成色,有些為難,違心的推拒道:“錢道友,鳳師它只是頑皮,這靈丹如此珍貴……”

      大黃雞回頭看向少女,眼中流露出震驚的神色,大有——‘這人是誰?我認識嗎?為何如此胡說?’的意味。

      劍仙少女只好將它抱起來,摟在懷里,小心的為它梳理羽毛。

      同時手里的靈谷丸子隱蔽的塞了過去,大黃雞委屈的象征性的叼了一下那靈谷丸子,然后抱在少女懷里的雙爪刨了刨,一臉嫌棄。

      錢晨看了也覺得有趣,笑道:“我乃太上道門下,靈丹于我而言,卻不算什么稀奇。”

      “而且既然我已經答應了這位鳳道友,也不應食言才是。”

      那大黃雞聽了眼睛再一亮,伸長脖子等待,同時小腦袋頻頻點頭……金銀童子和耳道神小人扒著錢晨的道袍,瘋狂的搖頭。

      錢晨說罷,便直接伸手將靈丹攤手放在了那大黃雞一伸脖子便能夠到的地方,果然,大黃雞迅速探頭,以寧青宸完全來不及阻止的速度,將兩顆靈丹叼走,一伸脖子,就咽進了嗉囊里。

      這一下兩只金銀童子氣妥了,癱坐在葫蘆上一臉沮喪,耳道神開始拉著錢晨的衣領,咿咿呀呀的討要靈丹……錢晨隨手用指尖占了一點靈丹玉屑,送給那幾個小東西。金銀童子接過玉屑就小口啃食起來,怨氣也漸漸平息,唯有耳道神還不滿意,指著大黃雞鼓囊囊的嗉囊哇哇大叫。

      示意自己也要一顆完整的靈丹。

      錢晨伸手彈了它一下,道:“你也就吃飯最能,找一只尸蟲算什么。你若也能和鳳道友一樣,練就一身好本領,再勤快一些,不要我每次催你才起來干活……一丁點的小豆丁,哪來的那么大胃口。”

      雖然嘴上如此說的,但念在耳道神這次出門打探消息有功的份上,錢晨還是塞給它一顆完整的玉食丹。

      耳道神舉著一顆比它身子還大的靈丹,一臉糾結,不知放在哪里。

      想來想去,它還是將靈丹交還給了錢晨,讓他代為保管,自己繼續捧著玉屑吃了起來。耳道神飛到塔林旁邊的荒草上,就著上面的晨露吃飯。

      那邊寧青宸屢次踟躇,看到木已成舟,丹已進了雞嘴里面,知道自己摳不出來,才期期艾艾的向錢晨道了聲謝。

      錢晨倒是干脆多了,呵呵笑道:“既然是我先前答應下來的,那便是我自家的主意,寧師妹道哪門子的謝啊?”這貨順桿爬,當即就叫起師妹來了。

      寧青宸嘆息道:“錢師兄既然有靈丹,也應當用在自己的傷勢之上才是,鳳師饞嘴頑皮……也是纏得道友沒辦法。”

      “哎呀!”錢晨伸出手指揉揉耳道神的腦袋笑道:“誰家沒有一個纏人精呢?”

      說起自己的傷勢來,錢晨突然又劇烈的咳嗽了起來,臉上泛起病態的潮紅道:“勞煩師妹關心,但我這傷勢純是因為中了先前那個魔頭臨走前的暗算,不得不以寒氣鎮壓魔念,同時法力也要禁劾那神魔法相,免得被他隔空收走。這才只剩一成功力……”

      “如此這般,丹藥無用。而且我靈丹備有許多,也不禁同道來索取。師妹若有所需,跟我說一聲便可!”

      聽完這話,劍仙少女倒是沒什么表示,她懷里那只雞,倒是一副馬上要投懷送抱的樣子。

      知秋滿臉土灰的從地下遁出來,手上捏著幾顆暗淡無光的舍利子道:“我去查看過地下了,確實有幾尊塔下挖了地宮。但里面都是一些佛門經卷和高僧舍利……并沒有降魔七寶的線索。”

      燕殊接過舍利,看了幾眼道:“這舍利的念力佛光被污穢的很嚴重,看來那些妖魔也來這里搜過!”

      “會不會已經被那妖魔收走了?”知秋神色一動道。

      燕殊眼睛一亮:“那可好,我們殺入魔窟之中,將那一窟妖魔上上下下血洗干凈,然后在慢慢翻尋。”

      錢晨搖頭否決道:“若是妖魔早就得到了蘭若寺中可能藏著的降魔七寶,又何必因為我們在蘭若寺駐足而大動干戈?而且那狼妖攻寺的時候,顯然有所顧忌。其中也必有原因……”

      燕殊聞言嘆息道:“狼妖在這里找了數十年,知道的應該比我們多,要是留一個活口就好了!”

      錢晨微微一笑:“未必沒有活口,燕師兄你忘了?昨夜狼妖來襲的時候,還有一只狽妖施過法術……后來卻未曾見過此妖,應該是逃了!”

      燕殊臉上浮現異色,看著錢晨有些懷疑道:“師弟不會又有布置吧?”

      “我先前將法器金沙灑在庭院中,那狼妖來襲的時候,好像不小心沾了一粒在那隱藏的狽妖身上。”錢晨掏出一個高爾夫球大小的庚金神沙砂母道:“此物能感應神沙,循著感應而去,應該就能找到那狼妖的老巢了!”

      距離蘭若寺不遠的一座荒山懸崖之下,錢晨一行人來到了一處隱秘的石窟面前,聞著洞口若有若無的腥臊味,寧青宸有著微微皺眉,這石窟內力九曲蜿蜒,不知有多大,她以靈光鏡搜索的時候,被洞內的禁制所阻止,但依那禁制籠罩的范圍來看,這石窟的范圍波及附近幾座山頭,極為深邃。

      想來也是,沒有這么大的地方,如何能容納那數百只狼妖群集?

      燕殊見寧青宸畢竟是一個姑娘,好心道:“錢師弟傷勢未愈,就不要輕涉魔窟,免得中了埋伏。寧師妹,麻煩你在這里照應一下我這位師弟。”

      知秋笑呵呵道:“錢師兄的靈丹神妙,我調息了一日,已經大好。經過昨夜一場廝殺,祖師符法更加精進,正要用那些妖魔的頭顱印證一番。”

      寧青宸正要答應,錢晨卻突然道:“我尚有一成功力在身,等閑妖魔不懼。而且此時分兵不得,那收服輪回者的妖魔還未顯露行跡,一旦分兵,只怕會被此妖突襲,屆時我們兵分兩路卻難以呼應,反而會麻煩。”

      “那師弟你跟我們下去?”燕殊遲疑道,他總覺得這不是一個好主意。

      “大妙……然后那妖魔在妖窟洞口一堵,我們立刻就成了甕中之鱉,若是里面剩余的狼妖在里面發作起來,或者那妖魔派遣手下從其他妖窟洞口進去,我們還是風箱里的老鼠,兩頭受氣。”

      燕殊沒好氣道:“師弟你口里就沒個好詞嗎?又是鱉又是老鼠的。”

      “那你說怎么辦!”

      “留我一人在洞口接應,那妖魔更摸不清我們的虛實,不敢輕易動手……”

      燕殊聞言瞪著一雙環眼,看了錢晨半響,若不是他知道這位師弟肚子里的花花腸子一定比他多,此時說不定還有什么算計,早就一巴掌打暈帶走了。他低聲問道:“你真的只剩下一成功力?”

      錢晨連忙咳嗽幾聲,微微喘息,氣息艱難道:“當然,我騙師兄干什么?”

      “那可要我們留下什么法器,助你防身?”

      錢晨擺手道:“不用了,若是硬要留下什么,師兄手中可有琴?”

      “我是一個粗人,不耐操弄那些玩意兒。”燕殊疑惑道:“你要琴干什么?”

      “唱空城計,不學學諸葛琴魔,總覺得缺了些什么。”錢晨嘆息道:“給具二胡也好啊!”

      “諸葛琴魔是哪位老魔?”燕殊嘟囔道,搖搖頭,呼喚寧青宸和知秋下魔窟去了。

      寧青宸進去之前,瞪著好看的眼睛看了錢晨半響,看得他心里毛毛的,才抱著黃雞轉身進入洞窟中。

      他們離開后……

      錢晨在狼妖魔窟的洞口盤膝坐下,面對著險峻嶙峋的荒山野嶺,背著天羅傘,手指不自覺的抽動起來,總感覺自己的膝頭好像放著一具二胡的樣子。金銀兩個小妖怪從葫蘆上跳下來,在旁邊打打鬧鬧,錢晨背對著洞窟,面露微笑,一副十分放松的樣子。

      若不是時不時還一陣咳嗽,簡直像是出來郊游的。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