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93章降魔7寶

  • 明尊 - 第93章降魔7寶字體大小: A+
     
    “支線任務一,殺死對立陣營的輪回者一人,獎勵一道德。”

      錢晨眉頭微皺,神色有些凝重,這時候寧青宸已經趕回了蘭若寺大殿中,而燕殊也斬殺了失去控制的所有行尸,三人對視了一眼,寧青宸微微有些羞惱道:“我沒有想到,他們竟然還有一人藏在行尸的身體里面……”

      錢晨微微搖頭道:“留下燕師兄,就是防備此事。寧道友斬殺那操蠱妖人歸來,便已經是功成了!”

      “錢道友,你可聽到了輪回之主的提示?”

      寧青宸并未在此事上糾纏,而是直接問出了關鍵。

      錢晨點點頭:“提示我斬殺了敵對陣營輪回者……寧道友那邊想必也是如此,這倒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因為主線任務一的難度不小,想要獲得血魔認可的難度甚至比獲得正道劇情人物的難度更高,按理來說,僅僅過了一夜,以這些人的實力,不應該在我們之前就加入了血魔陣營!”

      寧青宸一邊拉住朝錢晨那里鉆的大黃雞,一邊解釋道:“劇情人物……你是說知秋道士他們,這稱呼有點古怪……要說那些人完成了主線任務一,那倒也未必……”

      “我曾在天煞峰上見過一株扎根在黑山裂隙上的大柳樹,其根部白骨累累,它的柳枝能如肢體一般擺動,十里之內都能捕殺人畜,我與鳳師誤闖入它的領地內,很是艱難才殺出了那樹妖的埋伏。期間從樹根處獲得了一具同道的遺骨,從其遺書之上,才知道了當年七俠降魔的故事。”

      “在見到大柳樹的時候,還曾獲得輪回之主的提示……”

      “莫不又是血魔麾下的四大妖將之一?”錢晨聽了一半,就露出了然的微笑。

      寧青宸有些愕然:“兩位道友也曾遇到過其他妖將?”

      錢晨點頭道:“我們這邊是一只狼妖,郎大將……”他倒并未提起郎大將已經在他和妙空交手的時候,被他‘失手誤殺’了。錢晨是個低調的人,郎大將尸體都被五毒三尸神魔吸成灰了,這沒有尸體為證,說起來就像自吹自擂,不符合他的作風?

      寧青宸恍然道:“是了!之前那劍光魔火的聲勢……”

      寧青宸繼續道:“我遇見的那只樹妖,便是另外一位大妖——柳大將。既然我們都遇到過血魔手下的妖魔大將,那其他與我們同一來歷的……按照道友的說法,就是‘輪回者’。也有可能遇到其他妖魔大將。”

      “你是說,那兩位輪回者便是遇到了一位‘通情達理’,并不那么瘋狂的妖將,被其收入手下效力?這樣一來,他們也算加入了血魔陣營。我們獲得知秋的認可,便能加入正道陣營,那么他們也可以不獲得血魔的認可,就加入血魔陣營。同樣,他們也未必完成了主線任務一。”

      錢晨喃喃自語道:“那若是如此,這兩個輪回者來襲擊我等,便未必是因為得知我們受傷才想來撿便宜的野狗……他們剛剛加入血魔陣營,哪有那么多的自由。這背后定然有妖魔授意……狼妖才死,妖魔就敢挑釁我等?”

      “是了!那群行尸是輪回者的試探,而這兩個輪回者,也是那妖魔的試探!”

      燕殊哈哈笑道:“那想必它也試探出幾分東西,如今摸清了虛實,離動手也不遠了。某家只在這里等著它!”

      明明強敵環伺,寧青宸卻并未聽出他有半點膽怯,甚至連退縮之意也無,只有不將妖魔斬于劍俠,誓不罷休的豪邁。

      錢晨雖然面色不好,但也只是因為寒氣透體而有些蒼白,盡管只剩下一成功力,但聽聞有可能比凝練妖丹的郎大將更狡詐狠毒的妖魔暗中窺伺,錢晨依舊談笑自若,根本看不出什么緊張來。一時間倒是叫寧青宸對兩人有些另眼相看的意思。

      嘴硬不嘴硬還不知道……但膽子是真的大。

      雖然如此,寧青宸還是勸說道:“錢道友和知秋道友如今重傷未愈,燕道友也有些氣息不順,如何能對付那妖魔?不若我們暫且退卻,待到傷勢稍好,再來對付此妖?“

      錢晨笑道:“寧道友,你信不信我們稍露出退卻之意,那妖魔就頃刻襲來,連剩下這點準備的時間也沒有了?若是我們準備萬全,倒是可以借此逼它來戰。”

      寧青宸秀眉微微蹙,覺得也是,如今妖魔還未襲來,只是因為錢晨剛剛動手殺人,讓大妖還有三分虛實沒有摸清楚。若是他們稍稍露怯,只怕反而讓妖魔看破他們如今的虛弱。

      “而且,那妖魔來的也有些蹊蹺。”錢晨目光洞徹虛空……

      “這蘭若寺廟,只怕有些古怪啊!

      寧青宸有些不解:“這天煞峰下就這里有一座這么大的寺廟,當然會有些古怪。我見到那柳樹妖時,它扎根于一處深入天煞峰的魔穴之上,其下不知有多少尸骨,顯然也藏有線索。”

      知秋也點頭贊同:“我追蹤狼妖到的此地,顯然離狼妖老巢不遠。若是那狼妖是血魔麾下什么四將之一,它將老巢設在這里,想必也在看守著什么。”

      “而且這里幾天前還是一處廢墟……”知秋低聲道。

      錢晨看他們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總不好說,這蘭若寺是我修繕好的,原來這里就是一片廢墟吧!但他仔細想一想,更發覺有些古怪……那蘭若寺廢墟顯然早于附近那處遭遇狼妖襲擊的村落廢棄,所以錢晨一開始才沒有懷疑什么。

      但是換個角度想,以佛門的建筑造詣,就算廢棄數百年,這蘭若寺也不應該荒廢到如此程度。

      錢晨來的時候,哪還有一處完整的房屋,就連后院的塔林都被鏟平了。

      這樣一看,反倒有一種欲蓋彌彰的感覺。

      而且狼妖襲擊來的太快,郎大將動手之時不惜犧牲許多子孫,更是直接動用了血河大法,狼性狡詐,遇到暫時難以應對的強敵,常常會暫時退卻,郎大將為何不等待其他三位妖魔大將的支援?除非他們觸動了那妖魔的什么忌諱。

      錢晨抬起頭,與知秋異口同聲道:“降魔劍匣!”

      知秋激動道:“一定是降魔劍匣……當年七俠鎮壓血魔后,碧靈真人與大方散人受傷太重,此戰之后就坐化尸解了!他們的隨身煉魔至寶束魔銀環和化魔玉瓶,定然也不會遠遁,應該就藏在天煞峰左近。”

      “而布袋和尚的破魔金針;本門赤龍真人的降魔劍匣;青石公的定魔寶鏡;紅發老人的煉魔真火;以及七俠之首吟風真人的玄天斬魔劍,也都因為幾位劍俠異人除魔之后,紛紛尸解飛升而不知所蹤。若是七俠前輩算到會有血魔脫困的一日,那么他們也必會留下除魔之法。”

      寧青宸左右打量著這座錢晨新修起來的大殿,想要找出可能存在的線索。

      可這大殿完全是錢晨新修起來的,藏的東西倒是不少,可都是錢晨親手塞進去的。

      所以當寧青宸驚喜的從佛像背后的藏經磚里摸出一張靈符的時候,錢晨只好解釋道:“這是在下為了以防萬一,藏在其中的。”寧青宸突然想起錢晨讓他上房梁摸的那面靈光寶鏡,頓時有些氣妥。

      “難道那幾位前輩尸解飛升的時候,就沒有留下什么只言片語嗎?”寧青宸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知秋搖頭道:“血魔之災已經過去了兩千年,如今往事成了傳說,真真假假難以辨別,就算前輩有什么交代,也應該只有掌門師尊知道。”

      “還有血魔自己肯定也很清楚……”燕殊道:“所以那降魔七寶在哪里藏著,多半還是血魔最清楚……這樣一來,它派遣手下妖魔看守這幾件克制它的法寶,就更加有可能了。我們之所以惹來妖狼襲擊,就是應為靠近了血魔讓它們看守的降魔法寶!”

      燕殊想起與妙空死斗之時,錢晨那成出不窮的埋伏,大笑著對錢晨一指道:“要說這里哪里適合藏東西,應該是錢師弟最為清楚了!”

      錢晨微微頷首,思索了一會,發現這里能藏東西的地方,自己還真的基本都考慮過,無論是大殿,周圍的僧舍,還是其他什么邊邊角角,哪怕是功德池中的一塘蓮花,乃至天上的一輪明月,不也都被他藏過飛劍元丹嗎?

      “若是說這里還有什么適合藏法器的地方,那就剩下后院的珈藍塔林了!”錢晨低聲道:“其他地方基本是我修繕起來的,唯有后院塔林,因為擔心冒犯了前人的舍利遺骨,所以我并未打擾。”

      “佛塔常有地宮……”知秋提議道:“如今為了除魔大計,打擾一二,也不算冒昧。“

      幾人不在多話,遂起身前往后院的塔林,這里殘破神像石碑散落荒草堆中,佛塔早已經倒塌,殘磚片瓦散落在地上,淺淺的掩埋住了地基。看得出來這座蘭若還完好的時候,塔林約有八座佛塔,高高低低占據了偌大的一處院落。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