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91章養雞劍神,血魔異動

  • 明尊 - 第91章養雞劍神,血魔異動字體大小: A+
     

      被輪回之主看中的珠子精小錢與平生大敵鬼母妙空決戰于蘭若寺,輪回之主脅迫小錢對付鎮壓在黑山之下的血魔老妖,幸得劍客燕某相助,兩人聯手打退了不男不女的鬼母妙空,正重傷垂危之際,隨身帶著一只雞的劍仙少女寧采臣無意闖入……
      《錢世幽魂》正在熱映!
      錢晨搖了搖腦袋,甩空腦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聯想。
      寧青宸微微點頭,臉上浮出一絲禮貌的微笑,可卻透著明顯的疏離,有些冷感。顯然寧彩宸和小錢之間并沒有寧采臣對小倩的一見傾心,再見起意。
      若非錢晨一直將自己內心的不著調隱藏的很好,說不得還會被少女認為是一個怪異之人。
      寧青宸先去查探了知秋搬走的狼妖尸體,只見她對著猙獰恐怖,滿是血污的狼尸毫不避諱,仔細查探過后,才道:“都是成了氣候的妖魔,身上魔氣侵染甚重,不是尋常之妖,按理來說這般妖魔只會出現在淵隙之中……”
      她抬頭看著知秋,等待著回應。
      “這般套情報的方式倒也光明正大……”錢晨見過燕殊之后,發現輪回之地的輪回者和前世主神空間并不同,或者說這里的輪回者并沒有輪回者的‘覺悟’,也可以說他們沒有錢晨的‘見知障’。輪回之地和輪回之主的任務,對他們來說只是另一個修行世界的江湖。
      少清的燕殊見到魔頭便會立即出手,遇到了錢晨假扮的旁門左道卻只是疏遠旁觀,一旦確定是太上道的同道,卻又十分信任,也沒有隱瞞身份的意識,甚至對劇情世界的人物,也沒有對NPC的態度和隱瞞自己的身份來歷。
      這般作風讓錢晨了然自己的誤區……土生土長的此世輪回者,執行輪回任務有自己的想法和作風,不可生搬硬套前世的‘經驗’。
      寧青宸明顯已經查到了一些線索,甚至知道知秋才是三人之中唯一的土著劇情人物,直接以查探天煞峰異動的名義,光明正大的盤問線索。
      果然知秋并未隱瞞什么,點頭道:“天裂淵被毀后,通往九幽的裂隙就只剩下寥寥幾條,并且魔氣稀薄,道路復雜,更被許多同道密切監視。淵中妖魔難以從中逃出!近百年來,也沒有聽說哪處的深淵,逃了妖魔出來。”
      “如果不是天煞峰新誕生了通往九幽的裂隙,那就是……血魔釋放魔氣,將其魔化。”
      寧青宸微微皺眉,平淡從容道:“那有沒有可能是兩者皆而有之?”
      知秋瞪大眼睛,這任意一條已經是此界了不得的大劫了!還兩者皆有之?
      “血魔闖入過無垠血海,修成血魔之身。血海魔道講究以身為爐,成就血海,等若真身所在便是一處九幽,一口血泉。這天煞峰地勢雄奇,蘊藏濃厚的煞氣,說明此處地氣渾厚,而血魔被鎮壓在天煞峰底,固然受煞氣消磨,卻也幾乎深入地肺,其所在必深。”
      “就算它以血泉攻破地脈,打通九幽深淵,也沒有什么奇怪吧?”
      知秋低頭思索了許久,好半天才道:“姑娘所說卻也合情合理。若是如此,方能解釋為何血魔受天煞峰兩千年消磨,依然未曾磨滅。若是血魔打通了通往九幽的裂隙,汲取九幽魔氣,也的確能維持血魔真身。”
      “而這些妖魔的來歷也清楚……當是血魔將自身魔氣由天煞峰中隱秘曲折的裂隙透出,魔染此地生靈。所以天煞峰才有這么多妖魔出沒!”
      少女點點頭道:“血魔將這些妖魔收為下屬,諸多布置,必然是為了自己脫困做準備!”
      寧青宸雖然帶著一只大黃雞作為靈寵進來,稍顯有些脫線,但后面的表現還是很靠譜的,一番分析絲絲入扣,配合知秋自己的調查,顯得很有說服力。
      少女秀眉舒展,盡顯平淡從容。
      這時候錢晨突然發現,那只五彩尾羽的大黃雞不知什么時候跑到了自己的面前,小眼睛盯著他腰間的紅皮葫蘆,目不轉睛,看的耳道神有些害怕,縮回了錢晨的衣領里。
      寧青宸也發現了那只雞的冒昧舉動,她有些羞怯,原本從容淡定的形象瞬間就被打破了。錢晨看到她耳朵都有些羞紅。
      “鳳師……快回來!”寧青宸壓低聲音,小聲如蚊吶道。
      那只大黃雞不為所動,繼續盯著錢晨的葫蘆,之前錢晨服用靈丹調息,上面的丹氣還未散去,想來是因此誘惑住了這只靈雞。它非但不退,甚至試探性的前進一步,歪歪腦袋,期盼的盯著葫蘆……
      少女只好掏出靈谷丸子,隱蔽的收在手中,藏在袖口往那只雞的方向晃。
      但靈谷丸子怎么能與太上道精心煉制的靈丹相比,靈雞絲毫不為所動……少女小聲發出哀嚎,祈求道:“鳳師!”
      錢晨注意到,她對待那只雞的態度,并不像靈寵,反而像一位長輩。
      這么一來‘鳳師’或許并非這只神駿大雞的名字,而是如老師一般的尊稱?
      神駿的大黃雞,似乎終于聽到了少女的呼喚,遺憾的刨了刨地面,磨了磨爪子,悠悠度步回到了少女身邊,將頭埋在翅膀下面梳理,時不時的還是往錢晨的葫蘆那里看,看一眼還抬抬眼睛,再看一眼錢晨,靈動的眼睛似乎在說:“你懂?”
      少女連忙把它按住,摟在身邊。
      這時輪回之主的提示聲,又在錢晨的耳邊響起:“主線任務一:前往天煞峰,查探血魔封印的異動緣由。已完成!獎勵五百功德,開啟主線任務二,獲得正道(血魔)陣營認可,加入正道(血魔)陣營。獲得一份認可獎勵功德點五百,加入陣營開啟支線任務獎勵。”
      “輪回者已獲得正道劇情人物知秋的認可,完成度(1/7),是否加入正道陣營,完成主線任務二?”
      錢晨有些驚訝,雖然自己忙著和妙空斗,沒空探索劇情,但少女你一個晚上就摸清楚那么多,從知秋幾句話中就推測出主線任務一的結果,這是開掛了吧!
      “還有那正道陣營認可的完成度,居然還分為七份,看樣子是當年降魔七俠,每一位都代表著一份認可。那么血魔那邊只有一份認可,完成難度顯然更高。也就是說加入血魔那邊的考驗,必然比正道復雜。”
      錢晨想想也是,想要獲得知秋的認可,有很大概率只需要在狼妖來襲的時候有所貢獻,保護他不被狼妖所殺便可,而錢晨和燕殊這種直接殺死狼妖之王,血魔四大將之一郎大將的屬于完成度爆表,不可一概而論。
      但想要獲得血魔的認可,首先要找到狼妖的老巢,然后要獲得郎大將的認可,舉薦給血魔,最后再獲得血魔的認可。
      任何一步的難度都超越了獲得知秋認可的難度,因此正道陣營一個劇情人物認可的完成度只是血魔的七分之一,也很正常。
      這時候察覺了天煞峰妖魔異動根由的知秋已經拖著重傷之軀行動了起來。
      他緊張的立刻掏出一張符箓,折成紙鶴,將其放飛,甚至還附上了妖狼的一部分魔化明顯的妖軀。做完這些,他才和錢晨幾人解釋道:“此事重大,我已通知了昆侖,血魔若是脫困而出,只有集合天下正道之力,才能與之抗衡!”
      “加入正道陣營!”錢晨本來就沒考慮過血魔一方,作為正道真傳,堂堂樓觀道未來的中興祖師,太上道統三宗傳承靈寶,他要是還轉頭去巴結血海魔道,太上能被他給氣死。
      “除非給個魔祖做做,否則我閑的蛋疼投靠魔道啊!”
      少清燕殊和錢晨一樣,都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選擇魔道一方的人,他很快就在輪回之主認證中亮起了同陣營的標志,而那少女寧青宸不久后身上也亮起了正道陣營的標識。
      三人對視一笑,氣氛又融洽起來,比起之前更少了一層隔閡。
      再怎么說,也是一條船上的人了。
      寧青宸這時候才解釋道:“先前此地動靜有些驚人,許多同道都被驚動。其中不乏行跡鬼祟,心懷而惡意之輩,以及魔徒妖人,后來又有傳言說此地的同道被那魔火和神魔法相重傷。我擔心有妖人會趁機發難,便來此處看看有沒有可以幫忙的地方。”
      “只是先前看見你們療傷時頗為戒備,不好直言!”
      燕殊點頭道:“燕某謝過道友援手!領了道友相助之心……”
      “這等宵小,來了正好祭劍!”
      “我來時并未隱匿行蹤,想必已經震懾了他們。兩位道友能力敵之前那個可怕的魔頭,縱然受傷,也不是他們所能輕犯。那些人應該已經放棄了這般念頭……”寧青宸道。
      錢晨卻不以為然的搖搖頭:“寧道友還是小看了他們的狗膽,你孤身一人,還打消不了他們的賊心。”
      他將耳道神描繪的幾人畫在符紙上,遞給燕殊道:“我要鎮壓那邪物,難以分身,此事還需燕師兄你出手。待見到這幾人,拔劍斬了便是……不要與他們多說。”
      又對寧青宸點頭道:“勞煩道友費心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