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89章冰魄寒光

  • 明尊 - 第89章冰魄寒光字體大小: A+
     

      “若不是做出一往無前,不留余地的姿態,怎么騙得你付出這般大的代價?”錢晨看著妙空遁走的方向,心中平靜道:“我出劍之時,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便是為了讓自己處于最虛弱的狀態下,以你殺心之堅定,定然會付出絕大的代價,抓住這個機會。”
      “所以,我才讓自己在沒有護體法器,耗盡法力的情況下,直面于你。”
      “沒想到你比我想象的還謹慎,居然寧可廢掉本命神魔的部分根基,也要催動魔頭反噬,將十二白骨神魔這個累贅轉移給我,可見你信不過我這番姿態,卻又忍不住殺心,所以才選擇親手將我打入最虛弱的狀態。”
      “我倒是猜到了你最強的神通,或許是九幽魔火,不過若是其他手段也沒關系。我那時候看似護身手段皆廢,最為空虛,但實則將廣寒冰魄丹藏在了月光之中,一旦你發難,我便以冰魄神光凍住自己,雖然必受寒氣所害,卻也護住了肉身。后面慢慢化解就是。”
      “最后通過道塵珠中所藏的部分神魂,我依舊可以引發冰魄寒光線……這才是我對付陰神,本命神魔,乃至陽神之輩最有力的手段。必然可以將你一舉重創!”
      “沒想到你果然如我算計,用出了九幽魔火。”
      “九幽魔火被冰魄寒光所克,倒是讓我不用凍徹自身,只需以寒光凍住周身三尺內,創造一個不被魔火所侵襲的元氣凝滯空間,便能從容破去魔火,最后甚至有余力親手激發冰魄寒光……倒是讓這神光更狠了三分。”
      “說了這么多……好冷!”
      “有沒有人救一下我?我被寒氣凍僵了也!”錢晨面色淡然,肚子里面卻叫暗暗苦道。
      這時候燕劍仙和昆侖道士知秋才回過神來,這一番變故說起來長,但實際只發生在瞬息之間,就算是修道之人也轉動不了幾個念頭,無論是錢晨的冰魄寒光線,還是妙空的天鬼遁法,皆是念動即發,一來一去,兩個念頭而已。
      但留給目睹此戰的兩人,卻是從神魂到身體幾乎戰栗的震撼。
      錢晨面對修為高出自己兩個級數的大敵之時,種種準備,萬般算計,那一層疊一層,層出不窮的手段,直叫知秋這等萬界土著膛目結舌。
      他自詡就算和兩人修為在伯仲之間,生死搏殺之下,也走不過兩個回合。
      燕劍仙來到錢晨身邊,嘆息道:“可惜,那魔頭的遁法實在高妙。還是讓他走脫了!”
      錢晨露出一絲苦笑,低聲道:“他若不走,為難的就是我們了!”看到燕劍仙驚疑的眼神,錢晨身子微微搖晃了一下,才道:“我如今只是憑著凍住身體的那股寒意,才能站著。燕兄若是不扶我一下,只怕下一刻錢某就要撲街在地。”
      燕劍仙連忙扶著錢晨坐下。
      聽錢晨道:“先前我以冰魄寒光凍住了自己,才躲過魔火的威力。雖然有外丹相護,歷經水火之劫后,卻也油盡燈枯了。能發出重創此魔的那道神光,還是我本就積蓄了半年外丹威力的緣故。發得此光后,真的是一個指頭都動不了了。”
      “容我調息一番,至少得化開凍住無渾身經脈的寒氣。”
      燕劍仙道:“我來運功助你!”
      錢晨連忙搖頭道:“燕兄別忙,你是我們如今唯一的可戰之士,須得留神有人來撿便宜。剛剛那一戰,驚動的人必然有許多,大意不得。而且我雖然受寒氣侵害甚重,但那寒氣也延緩了我傷勢的發作。慢慢化解,反而更好。”
      “那魔頭雖然被我一記神光,嚇得逃走了,但以他的聰明回過神來只在須彌之間。”
      知秋緊張道:“那現在豈不是很危險?道友,我背你走吧!遠離這處險地。”
      錢晨笑道:“你以為他就傷的很輕嗎?我只是暫時力竭,而他卻傷了根本,如今比我們還要惶惶……能保持結丹戰力,就算他根基深厚了。區區一個結丹魔頭,燕兄可曾畏懼?”
      燕姓劍仙冷笑道:“管叫他來的去不得!”
      然后突然臉色蒼白,又咳了幾聲,一張赤紅的臉憋成了褐色。知秋又是一驚,慌忙摸索身上,找尋療傷的丹藥。燕劍仙笑道:“雖然也有些傷勢,但拼命還是不成問題的。”
      錢晨也點頭道:“我也如此,若是那魔頭真的敢回頭,我還能給他一個好看,說不定這回,他就別想再逃了!”
      錢晨這話說的是他的最后一手準備,剛才他看似毫無還手之力,實則要是有人動了歹心,或是妙空一定要回頭補上一刀再走,錢晨還可以自爆外氣元丹,屆時寒氣外溢,凍徹方圓百里的元氣,化為一座數百丈高的冰山。妙空就算凍不死,也要被封印在冰山中。
      錢晨困在冰山中,反而能借此護住自身,緩緩療傷,而妙空卻只能不斷被冰魄寒光遺留的傷勢勾連寒意,消磨本質,此消彼長之下,等到錢晨有實力破冰而出的時候,誰為刀俎?誰為魚肉?
      只是這樣一來,錢晨的處境就十分被動。
      誰知道這任務世界,輪回者中魚龍混雜,沒有能做漁翁之輩?
      那時盡管錢晨還有兩手底牌,也得付出這具肉身毀棄的代價。這一戰已經重創了妙空,讓他失落了自己最強的法寶,本命神魔都被他自斬了一刀,又被錢晨廢了一半,不說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恢復,再給錢晨幾年時間,說不定就算妙空恢復全盛,也不懼他。
      見好就收,便是這個道理。
      錢晨盤腿調息了三刻,才終于能自己活動手腳了,他哆哆嗦嗦的從懷里掏出那紅皮葫蘆,一彈葫蘆蓋上的金葉子,金銀童子便跳了下來,連忙一個打扇子,一個倒靈丹給錢晨護法。錢晨分了兩粒療傷的丹藥送給燕劍仙和知秋。
      自己服下一枚純陽丹化開,登時一股暖洋洋的丹氣驅散了他體內的寒意,讓錢晨好受了不少。
      燕劍仙也毫不懷疑的服下一枚明玉鎮神丹,平息了陰神強行出竅后頭痛欲裂,神魂動搖的后患,他先前一直強自忍著,雖然表面上沒什么大礙,實則真要動手,他也只能再拼命了。
      知秋傷的雖然重,卻是三人之中最早能自如行動的。
      回到蘭若寺中,遭到狼妖襲擊的大殿已然殘破,但好歹有片瓦遮身,知秋灑出一把豆兵,將那些狼妖的尸體拖走,若非錢晨決妙空的時候有意避開了這里,此處定然也會和不遠的那座小山一樣,被燒成白地。看著因為一場大戰,又變得殘破的寺廟。知秋恍然道:“這下有些眼熟了,這不是我常常經過的那片廢墟嗎!什么時候蓋得房子?”
      知秋眼尖的注意到大殿前原本滿是荒草的庭院中,散落著點點金色的光輝,摸著下巴暗道:“這定然是寺中僧人藏起來的金銀了。沒想到這藏寶沒給人挖出來,反倒被那狼妖自焚的妖火,燒成了金沙……”
      “燒成了……金砂?”
      錢晨調息了一會,經脈中的寒氣化開后,漸漸真氣也恢復了一些,只是錢晨發現那股寒意漸漸消失之后,流云飛袖里的白骨舍利又有些不安分起來,必須耗費法力維持鎮壓。那冰魄寒氣乃是魔念的克星,猶如一頭冰水澆下去,什么魔念都消了。
      但隨著寒氣的消散,魔念又有些蠢蠢欲動起來。
      錢晨雖然奪走了妙空最得力的法寶,但也同時等若搶來了一個棘手的麻煩。。
      他不得不暫緩了驅散寒氣,將冰魄寒氣,自身傷勢和真元恢復維持在一個比較合適的程度上,但就在這時候,耳道神悄悄的來到錢晨的耳邊,通風報信起來。
      錢晨聞言眼中只閃過一絲寒芒,暗自冷笑道:“果然,總是有人不知死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