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88章9幽魔火

  • 明尊 - 第88章9幽魔火字體大小: A+
     

      錢晨將劍光催動到極致,傾盡渾身法力,不留任何余地,這一劍已經觸摸到他習劍以來的巔峰,先前為了將三尸神魔打入大力白骨神魔法相之中,錢晨直面那法天像地的一擊,看似瓦解了妙空必殺的一擊,將局勢完全顛覆,但錢晨本身也已經受傷不淺。
      只是伸手觸動那神魔巨掌,錢晨護身的法力就被完全震破。
      此時錢晨傾盡一身法力,再無法鎮壓傷勢,原本就受創不淺的肉身登時崩裂開了,神魂枯竭的深深疲憊和識海的酸脹,讓錢晨刺出這一劍之后,也逼近了油盡燈枯的境地。
      燕某人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看到錢晨這不留一絲余地的一劍。
      大驚失色道:“錢兄為何如此決絕?殊不知過剛易折……以結丹斬殺陰神,本就是千難萬難,縱然錢兄的劍術有用突破……也未必能殺得了此人!”
      “煉就本命神魔的魔道修士,著實已經非人了!”錢晨心中十分平靜:“沒有一口法寶級數的飛劍,沒有能破陰神的絕高法術,憑借我手中清鴻劍,以及并非絕頂的劍術。我根本殺不了他!三尸神魔引發的禁制和魔頭反噬,雖然重創了他。但給他時間還是能鎮壓下來,屆時縱然妙空已然重傷,可想要收拾我們,卻并非什么難事。”
      “這次能暗算成功,是利用了他對‘天命’的恐懼。為了殺死我傾盡全力,實則動用了過量的力量,而魔門練就的神通法寶,雖然威力強大卻崇尚行險。妙空動用了自己最強的實力,卻也將自己置于最危險的境地。而我只是巧妙地推了他一把,讓他駕驅的力量失控。”
      “可以說,他大部分的麻煩,都是自己造成的!”
      “這一次我已經算到了極致,利用了他的輕視,恐懼,憤怒,針對的是他心性的弱點。但下一次,妙空必然會拿出十二分的防備,再不會有這么好的機會了!”
      “必須殺了他……”
      啟明星高懸東方,天色將白,那億萬星辰已經漸漸隱去,月色也漸漸淡了,低垂在西方。此時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錢晨的劍光快的不可思議,在黑暗的天幕下,仿若一閃而逝的流星,一道即將消失的閃電。驚艷無聲的流瀉而出,在一瞬間就來到了妙空的面前!
      正在魔頭反噬中掙扎的妙空突然睜開了眼睛!
      他的眼神瞬間晴明,一切魔念都被了下去,這瞬息之間錢晨和妙空仿佛讀懂了對方的眼神。妙空眼神十分平靜,仿佛在說道:“能把我逼到這一步,你已經盡力了!只可惜,老子還是要用最徹底的手段毀滅你……你這等可怖可畏的敵人不死,老子一日難安!”
      “老子太小看你了,但你又何嘗不是小看了老子?”
      “就算被逼到這般狼狽的境地,老子也是練就本命神魔的人……你只看到老子最強的手段是十二顆白骨舍利,但老子的本命神魔是什么?你算到了嗎?”
      這時候妙空身上突然竄出九道青面獠牙,白發紅睛,手臂暴長下垂過膝,渾身沒有一絲皮肉的青黑惡鬼。
      那惡鬼帶著無窮的怨毒,憎恨,惡意,瘋狂,猙獰嘶吼著,完全沒有神智,憑著本能遁入虛空,竟然竄進了錢晨的袖里乾坤之中。
      九只惡鬼與那十二顆白骨舍利一合,登時暴動起來,混亂的惡鬼和白骨神魔糾纏在一起,翻騰起來,差點沖破流云飛袖的禁制。一旦這惡鬼神魔沖破禁制,第一個就要把錢晨活活吞噬,死的慘絕人寰。錢晨只能撤回劍光,一劍斬向自己的衣袖,把天鬼和神魔粉碎了一次,然后全部法力都收回來,灌入流云飛袖,鎮壓白骨舍利的異動。
      妙空這才露出冰冷無情的殺意來:“老子怕死的很,所以練就的本命神魔乃是保命第一的九子母天鬼!”
      “九子天鬼,加上一個無間鬼母,一共是十條命!就算你能斬殺神魔,也要殺我十次……在練就本命神魔的魔道修士之中,老子也是最難殺的那一種。”
      “不然我得罪了多少元神真人,豈能逍遙到現在?”
      天羅傘被破,龍雀環還未來得及收回,流云飛袖和錢晨的全部法力都在鎮壓暴動的十二白骨舍利……此時的錢晨,弱小得就連一個懂一些武藝的凡人都能一劍了結他。
      妙空的眼神愈發癲狂:“為了殺你,我將那些魔頭轉移到九子天鬼之上,再全部斬出。更舍得放這些魔頭歸位,將十二白骨舍利全部送給你。只是你消不消受的了?就不關老子的事了!”
      九子母天鬼乃是魔道最上乘的神魔,超過什么七情神魔,五毒神魔無數。
      乃是與三尸神魔同屬九幽魔道《諸天秘魔都篆》中,三十三天魔之屬……妙空斬出九子天鬼承載反噬的魔頭,等若自斬道基一般,可以說損傷了修為根本,就算殺了錢晨,損失也大到了不可思議,只此一次,便能叫妙空在本命神魔一關上,多拖延一千年的時間。
      不知道要費多少苦工,造下多少殺孽,才能重新練就九子天鬼。
      妙空和錢晨之間的仇恨,已經到了挫骨揚灰也難以消弭的程度,他說這話時咬牙切齒的樣子,當真恨不得從錢晨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大殿之中,燕劍仙拼命的催動劍光,但錢晨和妙空之間的距離,早已近在咫尺……
      灰色的九幽魔焰肆意燃燒,那妙空手中跳躍的火焰完全感覺不到溫度,卻透著一股喧囂的瘋狂,就像一只冰冷殘酷的狼的眼睛。錢晨看著妙空無間鬼母神魔之身,披散的頭發中流露的那種仇恨,帶著深入骨髓的冰冷的目光。
      面對著鋪天蓋地而來,九幽深處無物不焚的魔火。
      錢晨眼神依舊平靜,仿佛超然于生死之上,甚至還有余暇淡淡笑道:“居然是九子母天鬼……妙空,你真是該死啊!”
      九幽魔火爆發開來,沸騰的魔火瞬間竄起百丈,呼嘯的火海只是火舌舔舐,便將所觸及的東西蒸發一空,燕劍仙只來得及抱住知秋遁走,回首卻看見,錢晨的身影消失在了火海之中,那插在地上的七煞幡那纏繞的煞氣甚至未能支撐一瞬,便被魔火燃盡。
      滔天魔火之下,縱然是一百個結丹修士,也要死無葬身之地。
      這一刻天煞峰范圍內的所有輪回者,無論他們在干什么,生死搏殺也好,相互算計也罷,感覺到這傾天之力,都不由得罷手,默默的觀望著這可怕的一擊!
      天煞峰之下有東西睜開了眼睛,忌憚的看著這個方向……
      這九幽魔火乃是妙空昔日破滅樓觀道所用的神通,威力之大,休看在元神真人手下一擊即滅,但元神之下擦著就肉身焚毀,被正面焚燒,更是連真靈都逃不出去。若非妙空確定太上道塵珠這等異寶,絕對不會被區區魔火所毀,甚至不敢使用此等魔焰。
      他以九幽魔火殺人的時候,通常除了一捧灰燼什么都剩不下了!
      錢晨的身影,瞬息便淹沒在了灰色的九幽魔火之中,他平靜坦然的面對著這一切,身影定格在了九幽魔火扭曲虛空,顯得有些怪異的一個畫面中,仿若末路一般凄涼。
      但他至死都十分平靜的眼神,讓妙空有一種一腔暴虐都無處發泄的郁悶。
      這時候,東方放白,一縷微光照亮了大地。
      黎明驅散了黑暗,降臨到了人間。
      燕劍仙悲痛嘆息一聲:“錢道友……”
      “此魔不是我們能對付得了的……”燕某人劍光帶起知秋便要遠遁:“留得有用之身,日后給錢道友報仇!”
      妙空狂笑著想要收回九幽魔火,魔火退去之處,這片天地之中陡然出現了一處方圓百里的空白……
      錢晨與妙空對持的那座小山頭赫然已經消失,蘭若寺面對的方向一片開闊,原本矗立此處的小山,已經化為一片焦土。
      這時候,東方的大日已經一躍而起,西方的明月卻未曾落下,九幽魔火只剩下數十丈的一團,涌向妙空,被他收回本命神魔體內。妙空等待魔火退去之后,道塵珠的顯露,卻沒有注意到頭頂的皓月依舊長明,晶瑩的如同冰球一般,光明竟然絲毫不遜于剛剛升起的太陽。
      “冰魄寒光線!”
      廣寒冰魄元丹自月光之中顯化,落在錢晨的指間,那晶瑩如同冰魄的元丹之內,太陰元氣與冰魄元氣相互交織,激射出一道晶瑩剔透的光柱,似乎來自黑暗冰冷的虛空中,太陰皓月的最精粹的一縷寒光。
      來自諸天的冥古極寒時代!
      這光線毫不起眼,元氣極度內斂,沒有絲毫外泄,就如同月光匯聚成的光線一般。
      但直面此光的妙空卻來不及有半點反應,神光法術本就是宇內最快的道法神通,只見著那光,渾身就已經被籠罩在一個凍徹三界的寒意中,仿若諸天冥寂,元氣凝固。。
      那虛浮無定,沒有實體的無間鬼母,上半身驟然破碎開來。
      這只鬼中天鬼,赫然被凍碎了半邊身體……妙空陰神與本命神魔早已融為一體,此時他本命神魔的下半身化作一溜魔火,瞬息之間遁入虛空,卻是將天鬼沒有實體,隨意出入虛空的本事發揮到了極致,遁光之快,此世不做第二人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