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87章以魔制魔,袖里乾坤

  • 明尊 - 第87章以魔制魔,袖里乾坤字體大小: A+
     

      大殿之下的七煞幡分出七股煞氣,想要再纏住一只白骨神魔,卻被那大力白骨神魔一掙便脫。

      那三尊白骨神魔也擺脫了燕某人的劍光糾纏,十二尊大力白骨神魔連成一氣,化為一尊百丈高,仿若山岳一般的白骨神魔,巍峨聳立,在數百里外都能看清。這一刻不知道多少輪回者暗自驚心……如山如岳的神魔,散發著澎湃的法力波動。

      錢晨站在這尊神魔法相之前,渺小的宛若蟲豸,他只能仰頭才能看清這尊神魔的全身。

      神魔二十四只手臂,已經封鎖了方圓百里的空間。

      隨著二十四只白骨大手,從四面八方朝錢晨拍來,這片天地似乎也在那白骨神魔的手中不斷縮小,叫錢晨逃無可逃。

      “道友……”燕劍仙眼神絕然,他陰神之上幾欲燃起真元之火,將一切血肉,真氣,神魂燃燒殆盡,化為一劍。

      這是劍修最后的驕傲,他并非為錢晨而死。

      而是面對魔頭之時,寧折不彎的氣魄……劍修從來只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作為同道他能給錢晨最后的幫助,就是示意他趁機逃走。

      錢晨卻微微搖頭……示意還不是時機。

      他伸手一指,七煞幡煞氣如潮涌動,靈光鏡發出一道攔腰粗細的靈光,欲破去十二神魔聯手的那神秘陣勢。飛云兜護住自己,天羅傘盡力撐開,最后連手中的龍雀環也朝著那十二枚白骨舍利套去。

      只要收走舍利,神魔法相便是無根之源。

      這時候妙空卻狂笑道:“全是我留給你的手段……”他已經失去了那顆冷靜的魔心,眼中全是瘋狂之色,顯然駕驅那十二只對他有刻骨之恨的魔頭,并非一件易事。

      七煞幡所化的煞氣,面對從四面八方拍來的魔掌,像一層紙一樣被輕易撕碎,靈光鏡所發之光,在神魔滾滾煞氣之中,連皮都照不破。天羅傘渾厚的清光,倒是撐住了。

      錢晨面對著如山如海傳來的壓力,腰桿卻始終挺直。

      那清光之外的壓力,已經超越山岳壓頂,錢晨額頭上青筋暴綻,渾身真氣法力不要錢的狂涌而出,那巨大的神魔法相眼中露出妙空的神色,猶如注視著螻蟻一般,冷漠而殘忍的看著他,這時候神魔一聲怒吼,二十四只手臂一齊用力,巨大數十丈的白骨魔掌,帶著轟隆隆的悶響,帶著傾天之力,猛的一合……

      清光……破碎了。

      錢晨手中的天羅傘陡然合上,傘面暗淡無光……龍雀環面對著如海魔氣,墜入塵埃。

      錢晨似乎再沒有一絲還手之力……

      他面無表情的緩緩抬頭,看著那巍峨的魔神,面露坦然之色。他仰頭望向了渾身殺機如若實質一般凝固魔神,看著魔神眼中那屬于妙空的眼神,他手中純正的道門法力的清光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卻是一抹詭秘的深邃。

      白骨魔神鎮壓之下的嘯月天狼突然哀嚎了起來,它不住的掙扎著,瘋狂的咆哮著,那一雙血目都要凸出眼眶之外,身上的血光更是暴漲。而錢晨的身體則直接徐徐迎上那神魔巨掌,帶著一股無往不前的慘烈氣勢……

      “這是你最強的一刻……卻也是你最弱的一刻!”錢晨面對生死危機,心中只有八分把握。

      但八分已經足夠了!

      生與死,輪回不止……

      這時候,因為痛楚而顫抖,渾身忍不住扭曲的巨大妖狼,身上已經燃起了一團血色的詭異火焰,這只結丹上乘的異種大妖,瞬間被抽空了妖丹精氣,就連一身強橫的血脈,乃至積累在血河之中的無數冤魂,都燃燒起了血焰。

      不一會就化為一灘蒼白的灰燼,數十丈高的魔狼就這樣身體蜷縮扭曲,漸漸焚燒殆盡。

      而已經直面那傾天巨掌的錢晨卻只是微微一笑,指尖的那一抹幽暗一點。

      “只是這次一定是——我生,你死!”

      如同居高臨下的賜予這巨大的神魔什么東西一樣,在錢晨指尖觸及那巨掌,將要被拍碎的瞬間,一股無形的觸動,傳遍了大力白骨神魔法相的全身。

      錢晨心中那青赤白三色之氣,已經消失。

      組成大力白骨神魔的那十二只白骨神魔,卻陡然睜開了眼睛,它們的眼中流露出怨毒,仇恨,憤怒,悲痛,傾盡五湖四海也洗刷不盡的——痛恨!

      貪、癡、嗔!

      它們的自我意識源源不斷的傳導向控制著魔頭的妙空,令其本命神魔就是一顫,無數記憶和情感的念頭涌入他的腦海中。

      他一時化為魔門之中最杰出的后輩,為太上長老之孫,前途廣大,卻每時每刻都在驚恐,懼怕著自己的老祖宗。

      深怕有朝一日,也會化為老祖的一具皮囊,最后卻在與某個從來看不起的門內弟子絕死的搏殺之中敗落,臨死前竟有一絲輕松和坦然。

      一時化為海外神尼最小的弟子,仰慕一位風流倜儻的元神前輩,愿意為其背叛師門,卻發現到頭來自己只是眾多紅顏中的一個,后悔不已,卻又不忍斬斷情絲。

      最終在情劫之中飽受折磨,傷痕累累,性情也變得疾世憤俗。

      死在某魔修暗算之下,臨死前受到殘酷的折磨,心中有滿腔怨氣——怨師尊無情,怨情人多情,怨殺死自己的人手段殘忍。

      一時化為正道弟子,因為貪念而被暗算。

      一時化為輪回之地的那位大敵,在無盡憤怒之中,要與他同歸于盡。

      大力白骨神魔法相,轟然倒塌,十二只魔頭三尸暴走,傾力反噬……

      “三尸神魔本質極高,雖然我祭煉的火候尚淺,等閑暗算不了你。但你強行駕驅隱患極大的十二大力白骨神魔,心中已然是魔念叢生。自我營造這幅左道形象,就是為了在對付你時反轉,強化正道的身份,如此一來你便不會防備我的魔道手段。”

      “唯一的破綻是那只五毒神魔,但我要以五毒神魔控制那只結丹大妖,才能有機會將其血祭,加持神魔,令三尸神魔短時間內,威力足以撼動你那法寶的靈識。”

      “三尸魔神撬動那些被你所害,煉化為法寶靈識的無窮魔念,反噬于你,這是第一步。第二步……便是那秘魔三生劾魂禁!”

      這時候,妙空已經發現秘魔三生劾魂禁所化的五彩絲線,不知什么時候,竟然也纏繞在了他的本名神魔之上。

      “這等禁制既然是你的心血所化,必然也與你有聯系。”

      “我令三尸魔神進入你心神,統率你如今發作的諸多魔念,化為你的三尸。如此這三尸魔神,也成了你的一部分。禁制反噬的滋味如何?我還在禁制上加了一點料……希望你能喜歡!”

      “最后三尸魔神暴走自毀,禁制發動,同時萬魔侵擾,引發你本命神魔的反噬!”

      “以魔制魔,才是魔門上乘之道……我這以魔制魔的手段如何?”錢晨驟然睜開了眼睛,一聲清喝道。

      他一揮衣袖,流云飛袖遮天蔽日,大片黑暗,若驚濤駭浪席卷,籠罩這片天地。

      “袖里乾坤大,壺中日月長!”

      錢晨低聲吟誦,翻出了另外一張底牌,這一袖橫空,宛若天河席卷,裹挾無量星辰,盡收一袖之中。

      許是因為前世的一些念頭,錢晨有些偏愛這門神通。

      恍惚間,仿佛真有一種一袖之下,天地盡入我手的感覺。整個人身子骨都輕了三分,越發覺得自己仙風道骨,畫風十分完美。他身上的黑衣道袍,披頭散發的左道打扮,如今盡數化為仙家的逍遙風流。

      那白骨舍利本能的掙扎,爆發出無盡魔光,但那沖天的魔氣邪光,轟鳴聲響,在威勢最盛時,那傾天大袖籠罩的一剎那,所有的魔氣邪光雷音,都瞬息低落,漸至不可見,不可聞。天地此刻一片靜謐。

      在這窒息一般的沉默中,燕劍仙和知秋齊齊失聲,他們看見那一副左道妖人打扮的錢晨一揮衣袖,繼而那一只袖子遮天蔽日,在撤回的時候,之前仿若有滅世之威的神魔法相頓時消失不見,仿佛被輕輕捉拿了一般。

      他們看不見錢晨與妙空博弈的諸多算計,只能看見錢晨大袖一揮,便收了先前魔威不可一世的大力白骨神魔。

      心中實在震撼非常。

      袖子撤回后,顯露一身白衣,渾然是道門真傳氣象的錢晨,兩只袖子攏在身后,垂落下來,絲毫看不出之前收了那尊神魔的神奇。

      但這才是他身上,禁制最為圓滿的法寶。

      尋常時候,它也奈何不得那一套白骨舍利,但如今魔頭反噬,白骨舍利無人主持,卻能將其——輕易鎮壓。故而這輕描淡寫的一袖,實則是之前無數算計,無盡準備的結果。錢晨最喜歡的便是暗戳戳的布置許多后手,在發動之時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不給敵人任何反應的機會,輕描淡寫的將其鎮壓。

      非得如此,不能顯出錢晨浪中有穩,穩中帶皮的作風。

      大袖收回,十二顆白骨舍利,盡入袖中。

      錢晨縱起一劍,沒有任何廢話,劍光化為驚天長虹,瞬息之間越過兩人之間的重重障礙,劍光所向,直指妙空的本命神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