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86章大力白骨神魔

  • 明尊 - 第86章大力白骨神魔字體大小: A+
     

      妙空情緒漸漸收斂至冰寒,這位錢晨此身僅見的大敵斬除了心中的一切雜念,只留下一股漠然至極的冰冷殺意,他反手打出另外七枚白骨舍利,這些隱隱已經禁制圓滿的魔道法器落下,與先前六顆白骨舍利所化的八臂四面白骨魔神合為一體。

      然后十二枚舍利合力,將曾放在錢晨身邊的那顆白骨舍利,生生煉化為白骨神魔精氣。

      妙空竟然舍得毀去這件難得的魔道法器!

      將那白骨舍利所化的神魔被吞吃一空后,其他三顆白骨舍利被打落的禁制和破損之處,都悉數恢復原樣。

      妙空看向錢晨冰冷的眼神,其中意味十分清楚:“既然你有可能在這法器之上做了手腳,那我便毀去這件難得的法器,也要讓你的算計落空。”

      白骨舍利乃是魔道祭煉大力白骨神魔的一種法器神魔的法門,取至上乘根基的修行之士的頭骨,煉制者需親手炮制其神魂,將修士的神魂煉制成魔頭之后,作為法器的靈識,藏入修士頭骨祭煉的白骨舍利之中。

      魔頭和白骨舍利二者合一,才是真正的白骨神魔。

      只需以魔法催動其中魔頭,便能將白骨舍利化為神魔,催動其真正威力。甚至能動用那修士的生前道法,實在厲害非常。

      妙空將白骨舍利送予錢晨,實在沒安什么好心。

      他將法器的本我靈識,也就是頭骨修士神魂所煉的魔頭扣下,只將白骨舍利送予錢晨,這樣一來錢晨若是想用這件法器對付他,無論錢晨將白骨舍利如何煉化,只要本質不變,妙空將魔頭送回白骨舍利之中,便能立刻奪取這件法器的控制權。

      因為錢晨手上的白骨舍利,只是這件法器的一半。

      若非精通魔道神魔之法的修士,否則絕難以想到這件威力強大,禁制圓滿,只是稍稍難以操控的法器,居然只是一件完整法器的其中一部分。

      可偏偏錢晨為了對付妙空,特意參悟了魔道祭煉神魔的法門,因此他將三尸神魔入住白骨舍利之后,發現操控無不如意,便頓悟了這件法器的本來面目。

      錢晨知道無論自己祭煉何等神魔,也無法與這件法器的原材料煉制成的靈識相比,也并未想過和妙空爭奪法器的控制權,而是將五毒神魔藏在其中,作為算計的暗手。這才一舉控制了嘯月天狼……

      但錢晨就算如此妙算,也絕難以算到,妙空手中的白骨舍利并非一件,而是一套十二枚……甚至送予錢晨的雖然是其中威力最大的一顆,卻也是其中額外的一枚,甚至并非妙空親手所煉,不如那一套操縱如意,才送予了錢晨。

      煉制白骨舍利,需要根基上乘的修士,至少得有結丹上品的根基。

      也就是說,每一枚白骨舍利都相當于道魔兩家的真傳弟子……或是如嘯月天狼這般的大妖魔。妙空為了煉制這一套法器,不知道殺了多少自己惹不起的人,稍微走漏一點風聲,能魂飛魄散算是他下場好了。

      他出身的九幽魔道太上長老的親孫子……某位海外散修元神高人最疼愛的小妾。還有與他為敵,幾次生死搏殺的輪回者。乃至他那個世界中土道門的真傳弟子……

      若不是仗著輪回之地遮蔽因果,十個妙空也死了!

      妙空苦心練就的十二枚白骨舍利合在一處,非但能顯化十二神煞大力白骨神魔,,更能圓滿靈識,每一枚白骨舍利,都相當于誕生了靈識的法寶。這十二枚白骨舍利合在一處,便是一套完整的法寶。

      遠超錢晨身上任何一件法器……

      這一次,多寶童子終于被自己的大敵比了下去。

      當然這般取巧的后果便有后患,那法寶的靈識是以妙空親手虐殺的敵人神魂煉制,雖然設法抹去了這些魔頭本我意識,但依舊有一股刻骨的怨毒和仇恨,令這些法寶靈識無時不刻不想反噬妙空這個主人,這十二件法寶雖然強橫,但卻有三分威力是專門針對主人的。

      因此妙空若是放縱這法寶的威力,卻是要十分小心法寶的反噬。

      所以妙空通常將其壓制了本我靈識,拆開來用,化為八臂四面的神魔法相,也無往不利。

      但這一刻,對錢晨殺意已定的妙空再無顧忌,全力出手之下,十二顆白骨舍利終于化為大力白骨神魔的完全體,這些身披猙獰骨刺的魔頭一出來,便兇性大發·········

      一只白骨神魔口中吐出一枚一枚無形無色的波動,錢晨心生警惕,沒有以飛劍去接,而是遁光一展,繞過了一道無形波動。這時候他身后的一座數百米高的小山頭被那無形波動擦過,登時無聲粉碎,數十萬方的巨石瞬息之間爆碎成石粉。

      錢晨一頭冷汗,哪里還敢硬接,急忙展開天羅傘護住自己。同時不斷身形穿梭避開那無色雷光。

      這無形雷光,便是被煉化成白骨神魔的修士生前的一門神通絕技——無音神雷,乃是海外天音神尼的獨門雷法,無音無色,卻威力至大,乃是居家殺人,偷襲滅口的無上神通。

      這神尼的一位弟子,習得此雷法后,卻成為了某位身份不遜于神尼的散修大人物的小妾。

      雖然因此被逐出師門,卻也神兼兩家絕學,丹成二品,名為小妾實則亦妾亦徒,乃是那位元神真人的愛妾。卻被妙空暗算所害……

      數十道無音神雷胡亂打出,不少被那白骨神魔噴向了妙空所在的方向。

      就連妙空也不敢硬接此等神雷,他身形變換,因為肉身本質乃是無形無相的神魔,遁光比錢晨還要靈敏,輕易就繞過了無音神雷。妙空面無表情,只是催動禁法,那只白骨神魔痛苦哀嚎,幾欲瘋狂,只好聽從妙空喝令,朝著下方大殿噴出數道無音神雷。

      經過之前的一番禍害,方圓百里內猶如被深耕了一遍……數十丈下的土層都翻了起來,更是見不到超過拇指大小的石頭。

      燕劍仙和知秋雖然看不見雷光,卻也能清晰的感覺到,那股非常可怕的無形威脅在醞釀翻滾。

      燕某人想要救出大殿之中的知秋,但他自己脫身的時間倒是足夠,要救上另外一個人,無音神雷之速等若雷音,以劍氣雷音的遁光尚可避開,但想要救人,就不大來得及。眼看燕某人與知秋道士便要被那四五道無音神雷連同大殿一同炸碎。

      錢晨手中的天羅傘,卻化為天羅,在蘭若寺的上空撐開。

      那乾天一氣清罡宛若青天厚重,無音神雷炸響,猶如晴天時滾滾的雷聲,低沉而浩大,在錢晨手中無往不利,從未有法術撼動過的天羅傘,這一次卻傳來了傾天巨力,錢晨胸口一悶,嗓子眼發甜……體內的真氣更是有些紊亂。

      他只撐得住幾枚無音神雷,就不得不撤下天羅傘。

      回頭對燕某人和知秋道:“此賊勢大,不宜正面力敵,游走來戰!”

      燕某人救下知秋道士,劍光縱橫間將其送到數百里之外,再回身,他劍光縱橫竟然迎上了三只白骨神魔,包括能發無音神雷的那一只,不落下風。

      錢晨撐起天羅傘,劍光一圈,也敵住一只白骨神魔,那尊神魔帶著駕驅無數魔蛟一般的黑氣,一舉一動,都兇煞盡顯。卷住錢晨護身的清光,便能將其牢牢纏住,再有幾個神魔一擁而上,錢晨縱然渾身是鐵,也打不了許多釘兒。

      因此錢晨瞧出它是最大威脅,便一直以劍光敵住,不讓它靠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