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85章莫問前塵,命不由我

  • 明尊 - 第85章莫問前塵,命不由我字體大小: A+
     

      四尊白骨神魔合體,化為一尊四面法身的神魔之相,那尊神魔法相六只手臂按著嘯月天狼,坐在巨大妖狼之上,非但鎮壓的其動彈不得,更抽取妖狼的妖氣,化為魔氣升騰。

      它空出的兩只手臂,卻配合法身喜怒哀狂四面的四種表情,在劍光及身的瞬間,竟然雙掌合十,以空手入白刃的姿態,夾住了這道劍光。

      劍氣雷音已是最為迅猛無匹的劍光,就連錢晨也沒有料到,竟然有人能以神魔法相,夾住劍光的變化……

      這等若捏住從天而降的雷霆一般……是尋常修士絕難以想象的事情。

      錢晨這時候心中略微有些沉重——他畢竟沒有親眼見過妙空出手,未想到此人比他想象的還要強橫……這豈止是丹成上品的法力,分明已經練就了道門所說的陰神,魔門所說的神魔本相,乃是超乎結丹之上的境界。

      道門陰神歷經三劫而成就陽神,陽神不朽而成元神真仙。

      魔門神魔本相歷經九難而成本命神魔,本命神魔與本我合一,化為不死神魔。

      到了這一步,道魔兩家,乃至佛門旁門皆能長生不死,與天地同壽。

      那白骨舍利所化魔神法相的白骨大手,掌心分別長著一只眼睛。

      此時那獨眼發出銷魂魔光,照在被牢牢困在雙掌之中的劍光之上。

      銷魂蝕骨的魔光順著御使劍光錢燕二人的真氣感應,發出一股吞吸之力,叫燕劍仙手腳發軟,渾身真元漸漸不受控制的被魔光盜取,更一點一滴的把根本法力消磨。

      燕劍仙臉色陡然變得十分凝重,低聲道:“極樂天魔四部座!”

      “你是九幽魔門的真傳!”

      知秋抬手發出神箓,他并不問錢晨出手的緣由,只是看到那顯化的神魔法身,便毫不猶豫的出手相助。

      為何錢晨掏出的白骨舍利會引來另外三個白骨神魔?為何白骨神魔突然出手,降服了狼妖大將?為何妙空突然出手,拿下了狼妖……錢晨又為何會對妙空出手?這種種疑惑,此時一概不問……錢晨雖是旁門打扮,卻始終出手相助。

      而后面那人卻是貨真價實的魔頭!

      這一點,便足以令知秋出手:“下界昆侖弟子知秋,懇請祖師出手!”知秋奮力高呼。

      神箓牽引一道龜蛇盤結的法力,就要化為神將,這時候魔神法身突然狂笑,按住身下巨狼的六只手突然有兩只騰了出來,雙拳論起,便將神光所化的神將虛影砸碎……神箓所請的伏魔神將法身破滅,知秋一口心頭血噴出,整個人橫著倒飛而起,摔在進了大殿之中,砸到了佛像上。

      燕劍仙噴出一口根本法力,不顧體內銷魂魔光加大了侵蝕,一點劍光突然脫離而出,遁入劍丸之中。

      “陰神出竅……神劍合一!”燕劍仙七竅噴出點點金色的血液。

      那神魔法相掌中的劍光猛的再次暴漲……竟然于不可能中掙脫了白骨大手,刺向神魔法相的眉心……

      妙空卻只是冷冷一笑。

      這時候燕劍仙身旁的錢晨突然出手,雙掌砸在了燕劍仙的背后,強橫的法力盡數涌出,燕劍仙的臉上,浮現了一絲不可置信,繼而轉為被背叛的悲涼。錢晨由然憤怒道:“老魔,你竟然給我下禁制!”

      妙空笑道:“小家伙,你果然有些氣運,才短短數年時間,便有這等造化。比起我早年更加可怕,雖然有我送你的一應法器之故,卻也能見你本身資質上佳。好在老子留了一手,這秘魔劾魂三生禁味道不錯吧!”

      “哈哈……此魔禁號稱三生,就算你輪回轉世都無法擺脫,控制你暗算同道什么,只是小事。”

      “本來我打算取走留在你體內蘊養的那件東西,便送你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但如今看你資質上佳,老子倒也有些惜才……”

      “就把你煉成白骨神魔,取你頭顱魂魄化為白骨舍利吧!”

      “是嗎?”錢晨冷冷道:“我看你的頭顱也是大好,我很中意呢!”

      這時候被錢晨一巴掌拍在背后的燕劍仙陡然怒目,一聲暴喝。渾身碧綠丹氣涌動,那原本停滯的劍光再漲,瞬間刺向妙空,劍氣雷音,再次快三分,瞬間斬破了那白骨神魔法相。神魔法相崩潰重新化為四顆白骨舍利……

      妙空渾身魔氣化為大手,極力攝住劍光。

      錢晨將手掌拍在燕劍仙身后的時候,燕劍仙那一番震驚確實不假,但等到錢晨將七品外丹送入燕劍仙的體內,并暗中傳音他煉化之法,后面的那些表現,卻都是兩人在演戲了。只是為了拖延時間,讓燕劍仙來得及煉化外丹。

      他陰神出竅入劍,本身蘊養未足,損害極大。

      但劍光也因此催動到一種本身前所未有的境地。

      錢晨看見這等神隊友,自然不會熟視無睹,當即就改變原本算計,將外丹送予這位強援之手,更借機化開幾枚靈丹元氣,補益他神魂損傷,所以燕劍仙原本的搏命之舉,得錢晨相助,頓時恢復到了前所未有的最好狀態,斬出了這連越兩大境界的一劍,破去妙空的神魔法相。

      下方的知秋看到之前錢晨出手偷襲燕劍仙,一顆心本已經沉入深淵。

      只是后來聽聞錢晨說其被下了禁制,才有些欣慰,暗道:“雖然魔高一丈,但那位道友畢竟未曾背叛我等。一同赴死,也算全了這段患難之交。”

      豈料在面對不可抵擋的大敵,絕死之際,居然又生變化。

      錢晨身劍合一,催動第二記劍氣雷音,飛虹驚掣,追上燕劍仙和黑氣大手相持劍光,合在一處,登時那大手再無力抵御劍光,一點一點的潰散開來。錢晨和燕劍仙齊聲大喝,上清太清法力匯集一處,展開那黑氣大手,終于刺在了妙空的眉心處。

      但這時候,劍光距離妙空眉心只有三寸時,卻突然進退不得。妙空眉心處一縷黑白玄光蕩漾開來,只是薄薄的一層,卻幾乎堅不可摧。

      這時候錢晨從劍光之中脫身,一捏劍訣,絕然道:“爆!”

      烏金黑煞鉤轟然引爆,炸開的禁制迸發絕強的劍光,卻依舊被困在那黑白玄光之間,進退不能,燕劍仙微微嘆息道:“罡煞之氣,九幽魔光!”

      “這是九陰幽泉真煞與羅睺遮天玄剎罡氣合練的九幽魔光神通。”妙空緩緩道:“竟然能把我逼到使出這門神通,小蟲子,你倒是給了我不少的驚喜。”

      “而且我在你身上下的禁制,居然被你解除了!”

      “我倒是有些后悔了!想必那東西落到了你身上后,卻是起了不少的變化。不過好在還能補救……你雖然有些氣運,但老子準備的夠多,沒給你太多的時間!”

      “罡煞之氣……又逼出了他一點底細。”

      錢晨卻全然不把這點小小挫折,放在眼里,他本來也就沒有覺得這點攻勢能奈妙空那魔頭如何,能有兩個靠譜的隊友已經是喜出望外了。指望敵人太軟腳,這等不切實際的想法,未免也太看輕了樓觀道百萬栽的傳承。

      錢晨表情無悲無喜,月光之下,錢晨已經與妙空面對面,高懸在珈藍塔林之上。

      妙空渾身黑氣再次匯集成大手,便朝錢晨輕輕捏去……燕劍仙與知秋幾乎不忍再看,面對鋪天蓋地的魔掌,錢晨的身影單薄而弱小,這時候月光劃破黑暗,灑落在整個蘭若庭院內,功德池中的蓮花無聲無息的綻放。

      一點光明遁出……

      那四顆殘破的白骨舍利中,一條百足毒龍赫然遁出,四顆白骨舍利此時正鎮壓著那只巨大的嘯月天狼,此時五毒神魔發難,白骨舍利神魔和嘯月天狼都來不及反應,被五毒神魔所化的百足毒龍奪走白骨舍利攝取的妖狼內丹,鉆入了巨大的狼軀之中。

      妖狼猛的劇烈掙扎起來……

      妙空抬手又放出兩顆白骨舍利,向下一合,鉆入四顆殘損的白骨舍利中,再次顯化白骨四面神魔的法相。

      只要將妖狼牢牢鎮壓,無論錢晨有多少手段,也發作不得。

      但這時候一道清鴻劍影至妙空身后發出,驟然加速,劍光如電,這一劍已經褪去所有青澀,顯現出純熟的不能再純熟的劍氣雷音來。

      燕劍仙看到這一道劍光,腦子里驀然閃過一個年頭。

      “這位道友真個是劍道奇才,這劍氣雷音不過被我帶著使過一次,便能自己斬出第二次,待到第三次的時候,便有這般境界。相比之下,我學劍六十年,真是……”他第一次對一個人的劍道天賦起了自愧不如之感。

      竟想著將錢晨引入門中的可能,隨即就回過神來,暗道:“這位師弟可不是無名散修,而是太上道傳承。門中自有無上大道,哪會破門而出,轉入靈寶道?”

      這一刻,清鴻劍光在烏金黑煞鉤爆裂禁制,牽制罡煞魔光之時,才終于破去妙空的護體罡煞,那劍光一折,與錢晨身劍合一,劍光再催快五分,終于斬破了一切護身法器,罡煞,禁制,在妙空脖子上一繞,卻見魔光噴涌,妙空的頭顱哈哈大笑的飛起,連同無頭的身體化為兩道魔光,瞬間遁出數里,又身首一合,恢復原樣。

      “本命神魔!”錢晨肉身飛出劍光,終于印證了自己的猜想。

      修道人煉成陰神之后,肉身就只是皮囊肉軀,就算被斬殺,也能寄托在法器上采集元氣煉成元嬰之身。而魔道則將肉身合入本命神魔之中,將自己練成不復為人的古怪摸樣。這時,魔道修士可以真正稱得上是魔頭了!

      以錢晨的劍術,還奈何不得此人。

      除非煉成一股無上劍意,才能將神魔之軀連同其神魂一并斬殺……或是有一口法寶飛劍,能斬殺元神,不然就算斬了那神魔之首數百次,也要被他輕易修復。比起先前那周巫師的魂壇之術,這等本命神魔不知要高多少。

      事實上巫祭崇拜的種種鬼神妖魔,便有許多是魔門大佬的本命神魔。

      妙空又驚又怒,冷笑道:“好心機,好造化!再給你一點時間,說不定老子這苦心的算計,終究要便宜了你。今日是萬萬留你不得了……”

      “此子斷不可留!”錢晨微微笑道:“沒想到,我也有這么一天,果然是主角氣運啊!”

      “妙空……”錢晨喝道:“拿出真本事罷!錢某,在這里等你取走我項上頭顱。”

      這時候,就算屢次面對錢晨這個小蟲子,包裝盒身上出人意料出的變故,見識過什么叫做主角氣象都能勉力維持冷靜,從未自怨自艾過,只是極力抹除后患的妙空,聽到這一句話卻勃然變色道:“你說什么?”

      “你明明姓李,為何自稱‘錢某’?”

      錢晨聞言,心中便是一動,笑道:“我原本姓什么已經不重要了。我靈識被你毀去,好不容易才重生,一應記憶俱都煙消云散。往事如煙,前事已忘。我惟愿逍遙于世,既然已經忘記,那便莫問前塵……如今,我便是——錢晨!”

      妙空幾乎癲狂道:“莫問前塵……那你為什么不叫莫問,要叫錢晨!”

      “因為這具身體,得至前塵。”錢晨平靜道:“所以與你的大仇不能忘,與前身的大恩不能忘!”

      “你明明姓李……”妙空急的跳腳道:“你可以叫李晨……或是李淵,李逍遙也可以啊!”

      “胡說……我又不認識趙靈兒,叫什么李逍遙。這個名字后來又叫一貧……一貧如洗,多不吉利,根本逍遙不起來……我就要叫錢晨……”錢晨振振有詞道。

      “錢晨……錢晨。樓觀道中興錢祖師……哈哈……哈哈……我竟然也是天命的一部分嗎?我的算計,也是棋局的一部分嗎?都說天命難改,輪回者也奈何不得。我妙空今日不信命,信了就是萬劫不復,信了也是死……我要逆天改命,我也只能逆天改命啊!”

      妙空臉色徹底的猙獰了起來。

      這一刻,他心中的殺意無比堅定,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縱然有百般阻撓,也要將錢晨斬于劍下的決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