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83章血河大法

  • 明尊 - 第83章血河大法字體大小: A+
     

      耳道神怯生生的站在錢晨的領口,瞪大眼睛看著這些如他一般小小的同類,將狼群殺了個對穿,眼中滿是不可置信,它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小拳頭,呀呀的喊了兩聲,弓步正拳,一拳打出去,連拳風都沒有激起。錢晨曲指一彈,便將它從領口彈了下去。

      耳道神悶悶不樂的爬回了錢晨道袍口袋里,跟金銀童子它們作伴去了。

      但是此時藏在狼群中的護衛狼妖終于出手了,一只體型比尋常妖狼龐大近一倍的巨狼從黑暗里沖入煞氣中,錢晨沒有理會,只是給燕姓士子一個眼色,燕姓士子微微點頭,示意自己能殺,盡管放過來。

      豈料那妖狼走到一半,突然一躍而起,身體在躍起的過程中膨脹數倍。

      狼皮都被其下的血肉充氣一般撐得鼓脹起來,只剩下薄薄的一層,能透過稀疏的狼毛和皮囊看到里面瘋狂涌動的血肉時,驟然炸開,那噴灑出來的是鮮血與肉醬均勻的涂灑方圓數十丈內,血肉落下便燃燒起黑色的妖火。

      沾染到妖火的妖狼驟然發了狂,它們的雙目血紅,不要命的朝著被圍在大殿門口的錢晨三人沖去。

      黑色的妖火將紙人紙馬,符豆兵將全數燒去,知秋道士臉色一白,因為法術反噬猛的吐出一口鮮血……

      錢晨目光頓時看向遠處黑暗中的一個方向,他低聲道:“此等妖術的威力有些超乎尋常了?莫非狼群的狼王是一只妖狽?”

      燕姓士子搖頭道:“妖獸崇尚力量,狽雖然多智,但身體虛弱,卻是難以成為狼王。不過這妖狽的法術,確實又有些厲害了。若是出現在狼群之中,也應該被狼王忌憚咬死……”

      失去了紙人紙馬,錢晨的七煞幡恢復的煞氣黑蟒便難以攔截大多數妖狼,頓時便有數十只狼群猛的發起進攻,有一大半沖出了攔截,殺到了三人近前。這時候混在其中的數只護衛妖狼,竟然突生變化。它們渾身蠕動化為高達近丈,直立而起的狼人。

      這些狼人行動敏捷無比,指揮著其他妖狼掩護,一只狼人手上血紅的爪子,突然抓出兩道血紅色的爪勁,直刺燕姓士子的心口。

      另外兩只狼人,踏著殿前的臺階,一左一右向燕姓士子擒抱而去。

      加之群狼咬腳的咬腳,**的**……尤其是后者,錢晨看了也不由得直起身子,暗道:“這狼妖莫非是去非洲留學過的?這一手不像是尋常妖狼啊!”

      群狼齊出,燕姓士子只有一劍,又能擋幾條狼?豈料燕姓士子非但不慌,反而一聲冷笑:“妖孽技窮了!”那枚品質極高的劍丸居然并不回護,反而又催快了幾分,待到妖狼臨近時,燕某人把劍光一蕩。

      那一道劍光上下左右各分化出一道劍光來,一共是五道劍光裂空破云,回身旋斬。

      “劍光分化!”錢晨哪里能料到,此時居然還能看到自己都未能練成的上乘劍術……燕姓士子,或許是他見過劍術最高的一人,練成了劍光分化,就算在中土結丹修士之中,也是得了劍修真傳的高人了。

      輪回之地,果然藏龍臥虎。

      分化的劍光將那護衛妖狼輕易斬殺,知秋也終于緩過氣來。

      錢晨看到那黑暗之中有什么邪祟在蠕動,便忍不住踹了踹地上那輪回者尸體的屁股,道:“你要是再裝死,我就把你的尸體扔出去!”

      那尸體咽喉的傷口一陣蠕動,居然愈合如初,輪回者臉色難看的站了起來,朝錢晨一抱拳,就只是沉默的灑出幾點火星,遇著妖狼便將之引燃,殺伐倒也爽利。

      那劍仙燕人見狀笑道:“原來是魂壇之術……倒是小兄弟你眼尖。”

      魂壇這種巫術,倒是有些類似錢晨前世的巫妖魂匣。都是將自身魂魄煉制成左道陰神,藏在法器之中。肉身只是一具祭煉的如同法器一般的軀殼。平日里操縱肉身對敵,就算被大卸八塊,也只需祭煉恢復便可。只要魂魄陰神所在的法器無礙,肉身燒成骨灰,也能奪舍他人,或是重新煉制一具軀殼。

      傳言中土有凡人修得此術,做了江洋大盜,數次被抓斬首,都能復生。當地縣官為此頭痛不已……一次抓到此人后,依舊只能斬首。卻有一老嫗抱著壇子來報官,言說是那大盜之母,其子習之異術,能將魂魄藏于壇中。每次斬首后,只需回到尸體上,便能恢復如初。

      老嫗因為其虐待老母,已不堪為人,便抱著逆子的魂壇前來報官。

      縣官摔碎魂壇,再去檢視那大盜尸體,果然瞬間腐爛發出惡臭。

      知秋看見了,卻也沒管周巫修裝死之事,而是寬慰了笑了笑:“原來周兄沒事,那就好。幾位道友本事當真不凡,我們聯手,定能讓那群妖狼有來無回……為天煞峰附近的無辜百姓,報得此仇!”

      錢晨微微搖頭道:“哪有那么簡單!”

      這時候,死傷慘重的狼群終于退入大殿外的黑暗中,那數百雙碧綠的眼睛并未稀少多少,似乎又有狼群趕至,補充了進來。

      但它們開始讓開正對著大殿的方向,群狼退讓形成了一個通道。

      一雙血紅的眼睛,在那個方向亮起。

      直視這雙血眼的知秋,周巫師,乃至燕劍仙都不由得感到一個深深的寒氣。

      那眼神極為邪惡……漸漸靠近。

      少頃,一只狼首人身,已經大半個身子化為正常人的狼妖徐徐從黑暗中走出,他面容如狼如人,帶著一種令人戰栗的邪意,手上的指甲長長的,如爪子一樣,旁邊是幾只護衛狼妖跟著。那狼妖伸出手,用指甲撓了撓身旁一只高大的護衛狼,指甲梳理著它濃密的毛發,冷笑道:“爾等殺了我那么多子孫,還想走嗎?”

      “支線任務——四大將,殺死血魔麾下四大將,每擊殺其中一位,獎勵五道德。(郎大將/???)”

      “五道德……洪四海懸賞花紅的十倍啊!”錢晨心里幽幽嘆息。

      就算按照最簡單的計算方式,這位郎大將,也比洪四海強十倍左右,洪四海凝練乾天一氣清罡,等若弱小一些的結丹之輩,那么郎大將就約有結丹上品的修為,相當于妖族之中凝結上等妖丹的異種妖狼。

      那大將出場之后,強橫的妖氣讓眾人皆是激靈靈的一顫,那股強大陰寒的感覺陡然襲來,耳邊似乎傳來無數人的凄厲的哀嚎,濃重的血腥之氣沖天而起。觀其身上纏繞出的血腥怨氣,至少有數萬人曾經受起屠戮。

      知秋目眥欲裂,咬破舌尖猛的噴出一口血,在掌心書寫神箓。

      同時含糊道:“你這妖魔,究竟殺了多少人?今日我請下祖師神符,拼著修為大損,也要斃了你。幾位道友,待我重創此妖,你們便補上一擊……”

      妖狼大將面露殘忍的冷笑,知秋心中涌起一股難以形容的恐懼感覺,燕劍仙出手,劍丸分化出十道劍光,卻將真正威力最強的一道,藏在其中,輪番朝狼妖大將斬去。那劍光首尾相連,化為一道長虹霹靂,威勢無盡。

      妖狼身上血光涌動,血光夾雜無數張或老或少,男男女女的不同面孔,露出痛苦猙獰的表情。那些面孔怨毒滔天,從狼妖身上沖出,血光頓時大漲,化為一條數萬魂魄匯聚的血河,向上一沖,便淹沒了那道劍光長虹。

      只見劍光不斷斬落那些猙獰面孔,但往往斬殺一個,便立即自血河之中重生。

      而那清亮劍丸,也漸漸被血光污穢,運轉不再靈動……錢晨袖中飛出一道烏金劍光,與燕劍仙的劍丸合在一處,一同抵御這血河之威。

      “血魔的血河大法!”知秋面現驚駭之色,手中的神箓差點都畫錯了。

      他只能大聲道:“幾位道友撐住,此妖是血魔余孽。待我請來祖師……”

      錢晨暗自皺眉,這等突發變故確實打亂了他的計劃,錢晨只能考慮若是這些人頂不住,要不要動用一張埋伏的底牌。

      若是動用,可能在暗處旁觀的妙空便會看破一二。

      決不能低估此人的警惕,只是一張底牌,可能也會讓他重新評估錢晨的威脅,原本是錢晨在暗,妙空再明。但一場狼妖突襲,卻讓錢晨由暗變明。妙空此時還不出手,錢晨只能做最壞打算……此人謀定而后動,即便面對自己舉手投足都能殺掉的小雜魚,也有足夠的耐心觀察周旋。

      血河卷起無邊威勢,妖狼卻并未束手等待。

      他不待知秋的神箓畫成,妖狼一爪劈空,血紅的爪力抓向三人,同時一聲狼嘯,一道扭曲了虛空的波紋,自狼妖之口朝四面八方擴散開來,如月光一般蕩漾開來。

      周圍燕劍仙,周巫師,知秋,乃至錢晨等人,都察覺了這等嘯聲之中的詭異,紛紛提起法力,護住魂魄。只是碰到那如月光一般的法力波動,那護住魂魄的法力便是一觸即潰,頓時識海中仿佛被雷霆劈中,一瞬間成為空白。

      待到知秋稍微清醒過來的時候,卻發覺自己魂魄委頓,口鼻噴血,甚至連七竅都隱隱疼痛,泥丸宮更是像要裂開一般,手心的神箓,早已被鮮血模糊。

      身旁有燕劍仙和錢晨勉力相護,那劍光抵住血河,已經蒙塵。

      錢晨披頭散發,頗為狼狽,燕劍仙稍好一些,卻也受了些傷……倒是那周巫師,在狼妖一嘯之下登時栽倒,魂魄重創,連魂壇也救不了他了。不知要苦修多少時候,才能修復這等創傷。

      知秋抹了抹臉上的血,一陣苦笑:“這次只怕要無幸了!只可惜連累了幾位道友……不過血魔余孽出世的消息必須傳出去。如今我只有陰神出竅,傳信師門。派出門中長輩來鏟除此妖……不過只是我昆侖一門,或許還不夠。”

      “這狼妖的修為,只怕已經趕上了掌門師尊。還得各大門派聯手才是!”

      “希望我死的時候,能帶會去足夠的證據!”

      “道友,是知秋對不住大家了!”知秋平靜道:“我燃燒肉身法力,撕裂血河,也許能送一位道友出去。”

      燕劍仙道:“劍在人在,人間正道便在。我之前要護住你們,未能全力出手。你送他出去,我人劍合一,再戰一次。我只有秘術,就是還奈何不了此妖,也能從容脫身。道友也可趁機陰神出竅……只是你陰神尚未圓滿,以秘法出竅,雖然能傳遞消息,但自己恐怕就要魂飛魄散了!”

      “若死得其所,死又何妨?”知秋平靜道。

      “好!”燕劍仙贊許道:“有我劍仙之風,我這里有一道符箓,或可護住你陰神一二,起碼轉世無礙。”

      “這般珍貴的符箓,想必是道友預備自身劫數之物。如今道友生死未可知,知秋豈能奪道友命數所系?”知秋只是搖頭不肯。燕劍仙道:“這般婆婆媽媽,就不像我劍仙中人了。”他將神符貼在知秋的眉心,錢晨皺眉道:“上清赤文真符?你是海外劍修……”

      燕劍仙回頭看了錢晨一眼,抱拳道:“原來是中土同道!”

      錢晨搖頭道:“我也不走……這大殿看似死地,其實并非死地,逃出狼妖之手看似生機,往往又沒有生機。一入輪回,哪里還能再退。燕道友既然說有一拼之能,那我也拼命便是,兩個人拼命,生還的可能或許會更大吧!”

      燕劍仙道:“我拼命時,自己都無法護的周全……”

      “錢某也不需你相護!‘錢晨平靜道。

      “既然諸位道友都不肯走,那我便陪諸位一同搏命一番!”知秋抱拳道,這時候卻有人弱弱的說:“我,我想走!”只見那周巫師的尸體腹中傳來聲音道:“諸位道友請把這鈴鐺送出去……里面有我的魂魄!”

      說罷尸體便張嘴吐出一枚紅色鈴鐺,知秋接過鈴鐺,卻有些哭笑不得。

      錢晨點頭道:“那我們便三人聯手試一試,看看不能不撕裂血河,將這鈴鐺送出去!”他看著血河之中被纏住的烏金黑煞鉤和劍丸,從脖子上解下一物,對兩人道:“我身上有一物,來歷奇特,有些邪意。如今為搏命而用,兩位不要見怪。”

      說罷便揮手打出白骨舍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