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82章剪紙成兵

  • 明尊 - 第82章剪紙成兵字體大小: A+
     

      那只黑狼體態瘦長矮小,行動卻異常敏捷,它一身黑色的皮毛有些特異,似乎吸收了黑狼飛躍的破風聲,令其行動之間無聲無息,非常難以防范。此狼不知什么時候,悄悄攀爬到了房梁上,隱忍到此刻才飛撲下來。

      狼性狡詐,它第一時間選擇的便是露了怯的劍客打扮的輪回者。

      輪回者慌忙灑出一捧火星,那點點火星也不知是什么法術,發出之后便爆響化為一連串橙色的火球,仿佛有著眼睛一般,自動尋著半空中的敵人依附上去。那火球迅疾無比,竟然在黑狼撲上身之前,便附在了狼皮上,只是瞬息之間,黑狼便化為一團赤橙的火球。

      那黑狼的油亮的皮毛之上妖氣涌動,似要將那火焰壓下。

      但輪回者灑落的火焰不知有什么古怪,遇著妖氣非但沒有被撲滅,反而似遇著油一般更加旺盛起來。

      看著黑狼忍縱然被烈火焚身,也依舊保持著兇性,不顧身上皮毛骨肉焚燒發出的劇痛,依舊朝輪回者撲了上去。那短短一丈距離轉瞬即逝,一條火線直襲擊輪回者的胸口,輪回者卻只冷冷一笑,手中長劍一揚,挑起一點火光,直刺身前。

      錢晨看出這后發的火光,蘊藏輪回者的法力,只要沾染上一點,就能將黑狼身上的火力全數引爆,還藏有一絲祭獻之能,能將燃燒的黑狼氣血轉化給劍客輪回者。

      其中有些巫術的影子。

      從這般的法力根基上看,那輪回者哪里是什么劍仙劍客,根基全然是巫術的底子,仗著巫術許多祭煉肉身的詭異之能,不懼近戰,遠程更有許多詛咒,魘勝法術,是一個典型的法術流修士,誰信了他真是一個劍客,必然被其暗算。

      那點火星的來歷,也就明了。

      定然是某種巫術之火,巫術多有祭獻之能,巫術之火只需祭獻某種生靈的精血,便能將火焰轉化為克制這等生靈的狀態。那輪回者只需要祭獻狼妖的血肉,便能灑出巫術火星,將巫火化為一種能燃燒狼妖血肉妖氣的火焰。

      只是輪回者用來做法引的血肉并非來自這只黑狼,而是另一只弱上許多的狼妖,不然巫火焚燒之下,引燃全部的精血妖氣,瞬息之間便能將狼妖焚燒成灰燼,哪里還會給狼妖拼死的機會?

      就在此時,狼妖就要沾上劍尖火光的時候,那狼妖身上一陣蠕動,猛然一掙,燃燒成火球的黑影之中驟然躥出一道血光,在幾乎不可能之際于空中一道轉折,繞過劍光,完全躲避開了輪回者志在必得的一擊。

      血光燃燒,恍若鬼魅一樣,快的讓人來不及反應……一口咬在了輪回者咽喉上。

      這時候眾人才看清,那道血光卻是一只剝了皮的血狼……或者說……狼鬼!只是脫皮,還未必能擺脫那如跗骨之蛆一般的巫火,但那只狼妖竟然使出如修士天魔解體一般的搏命法門,將自身的肉身燃燒、魂魄祭獻化為狼鬼,才掙脫肉身束縛,化為血光。

      昆侖道士知秋面色大變,驚呼道:“血魔遁術!”

      若是狼妖有這等搏命之法,那原本不被眾人放在眼里群狼,就顯得十分難纏了!

      一直十分冷靜的白衣士子,也顯露一絲凝重,當然還有錢晨,裝也裝出了一副十分驚恐的樣子。

      “周兄!”知秋又驚又怒,手中一展,露出一道朱砂繪就的神箓赦令。

      “妖魔退散,祛鬼伏魔令!”

      一道金光打過去,血狼鬼瞬間被金光打散,那怨毒妖鬼竟全然無還手之力。

      錢晨臉色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這次可不是裝出來的了,而是他偽裝之下也有些動容。

      卻是至那金光之中,感應到了再純正不過的神力……這可是玉皇天庭之中,數一數二的正神——玄天大帝的神力氣息。

      這位玄天上帝,在中土又被稱為北方真武蕩魔大帝,最嫉惡如仇不過,號稱終劫救度眾生,破諸魔法邪宗,皈命玄天不墮邪魔外道的天界帝君。

      這算是破解了錢晨的一個疑惑,五千年前那魔頭進入深淵,得見血海,才參悟魔道大秘,修成血魔,背后那只黑手是誰?不問自知。但此界正道修士能破滅血魔,背后沒有人支持,錢晨也不相信,這下算是看出了一二。

      以這位真武蕩魔大帝的性子,見到九幽侵襲,血海做孽,自然不會視若無睹。

      “此人號稱昆侖道士……害得我還以為是玉虛宮那位大老爺出手了呢!”錢晨心里腹誹道:“你一真武門人,叫什么昆侖派。玄天宮或者武當派不好嗎?叫我誤以為是三清同道,還擔心和妙空對敵之時,身份暴露,引來太上道的人……”

      那劍客打扮的輪回者橫尸當場……知秋道士卻十分自責。

      “我這道術只能對付諸魔群鬼,那些狼妖有肉身相護,不出竅搏命,我也奈何不了它們。諸位道友向我靠近,我為大家繪上金光辟邪咒……以防狼妖血遁拼命。”

      “不用了!”白衣士子一拍腰間軟囊道:“燕某自有劍術護身!”

      “無需……”錢晨冷冷道:“我也自有應對之法。”

      虧得錢晨還記得自己的冷漠人設,才忍住解說的沖動,只是冷冷一撇那輪回者的尸體道:“而且,他未必就死了!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這黑狼只是護衛,并非頭狼……”

      “頭狼!”知秋微微一愣。

      但他已經來不及細細思量,圍在大殿外的群狼見突襲失敗,已經如潮水般直涌而來,狼妖并非全然沒有配合的野獸,而是數只一組,有著密切配合,甚至戰術的精銳,往往數只一齊發動襲擊,其他狼群并不一股腦的壓上,而是給襲擊的狼群讓出活動的空間。

      并隨時補充戰損,甚至會突然在意想不到的時機發動攻擊。那種對進攻節奏的掌握和強烈的壓迫性感難以形容。

      知秋,燕姓士子,錢晨三人已經站到了一起。

      知秋甚至將輪回者的尸體也拉了過來,以防被狼群報復撕碎。

      錢晨手中長幡一揚,七股煞氣如巨蟒一般席卷而上,所到之處,狼群的陣型大亂,煞氣遮蔽了狼群的視線,蘊含的七情迷亂之魔,叫狼群之中不少妖狼發狂,朝著身邊的同伴撕咬去,錢晨七煞幡造成的殺傷范圍極大,而且有效的打亂了群狼的進攻節奏。

      可狼群面對這種情況,遠方傳來一聲高亢狼嘯,狼群陣容就是一變,從原本的密集沖鋒,散落成三兩成群的散兵線,竟然有模有樣的發起了穿插進攻。

      錢晨見狀不禁感嘆,難怪此世的人類面對群狼幾無還手之力,原來妖狼的技戰術已經接近前世的二戰時期,居然連經典的步兵三三班組戰術都使了出來。

      狼群平日里本就以三五成群的小規模活動,這等三三制配合,完全沒有什么生疏。

      加之兵線分散之后,錢晨的煞氣也做不到大規模殺傷……燕姓士子的軟囊之中,劍光終于遁出,卻是一丸飛劍。靈光流轉,劍丸帶起大片的燦爛的銀光,便將一只闖過錢晨七煞幡的妖狼頭頂開了一個血洞。

      那妖狼一身不吭,就已經斃命。

      燕姓士子轉頭對知秋道士說:“過來的妖狼有燕某擋著,暫時不用你出手,你去相助那位道友阻攔群狼上前!”

      知秋連忙點頭道:“知道了!”

      他口中默誦真言,背上的木匣中突然躍出數十張紙人紙馬,上以赤符神箓書寫符文,手持著小小的符兵,‘呀呀’的叫著,拿著袖珍的武器朝狼妖殺去,又伸手灑出一把符豆,落地皆化為小人,掩護著符兵殺上。

      這紙人紙馬,撒豆成兵之術,如同錢晨之前所用的黃巾力士一般,都是道門的道兵。

      只是錢晨的黃巾力士只能干一干重活,畢竟沒有那一股靈識在,廝殺之際應變不足,對付凡人軍隊或許還能有來有往,對付修士或者這妖魔之群,就全然是白給。

      只有如知秋這般,以符書為道兵之體,以神箓請來天界玄天宮中的天兵靈識附身,才能讓紙人紙馬,成為一支真正的道兵。

      天界帝君手下許多天兵天將,修為并未有多強,只是從下界凡俗之中的精兵強將之中選拔信眾,提拔為天兵,許多修道人沒了高強的法力就無所適從,他們就算只能拿得起一根牙簽,也能扎入敵人的眼珠子里,乃是天生斗戰之種。

      如真武大帝這般負責降服諸天萬界、九幽血海無窮魔頭邪物的神祇,手上不知有多少這等天兵天將,如知秋這般的真武門人,乃至其他要降妖除魔的道人,只需書寫神箓,便能請來玄天宮天兵天將,撒豆成兵,剪紙成將,發揮自己本身法力數十倍的殺傷力。

      那小小的符人怒吼,呀呀呀的,有些軟萌可愛,但手下那玩具一般的小紙槍隨著它躍起,像是牙簽一般的刺出,竟然瞬間穿透了前方一只妖狼的胸口,將其比紙人大上百倍的身軀帶著飛起,釘在了地上。

      那數十個紙人,三五成群的只是一次出手,往往就能將一只妖狼斃殺。

      撒豆成兵的數千豆人,只有比常人略大一些的力量,卻也極力掩護那些紙人,叫妖狼難以分辨它們中間所藏的紙人位置。

      煞氣之中,數十紙人紙馬,配合數千豆人,將狼群殺的傷亡慘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