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79章左道妖人錢某

  • 明尊 - 第79章左道妖人錢某字體大小: A+
     

      “第二次輪回開始!”

      “輪回者可以提前七天進入輪回之地,獲取將要進入的任務世界信息……”

      錢晨算著日子,終于等來了輪回之主的通知,后面的半年時間,錢晨并未再去冒險,而是老老實實的開辟了一處洞府,每日采氣煉氣,打磨法力。

      把廣寒冰魄丹與新得的幾件法器祭煉了,又將之前的種種積累完全消化。

      一直等到了第二次輪回的開啟。

      錢晨打開洞府的禁制,盤腿調息,這一次他還是眼前一黑,很快便重新回到了那處虛空之中孤懸的云臺上。這里與一年前相比,沒有任何的變化,就連錢晨離開時特地留下的印記都還在。

      “果然我離開虛空云臺之后,這里的時間根本沒有流逝!”

      錢晨收回了自己留下用來計時的微弱法力。卻發現自己的功德憑空少了五百,面色更加凝重,他前次在神箓之上留下功德五百的奉獻,也有試探之意,但這般的結果卻有些驚人……若是上界仙神也能獲得輪回之地的功德,那么此地的背景就有些只得深思了。

      “感覺輪回之地的水……更深了呢!”

      錢晨抬頭道:“主神,我要查看任務!”

      “大荒界群峰林立,崇山峻嶺延綿不絕,其中有靈山福地孕育天地靈氣。有修行之輩于靈脈之上開辟洞府,傳承道統,此界異人劍仙層出不窮。”

      “然有靈山靈脈,亦有無底深淵……”

      “相傳深淵直通九幽魔界,魔物層出不窮,修行之士溝通九幽,汲取濁氣者被稱為邪道……正邪之分,由此而來。”

      “兩千年前,邪道之中的一位曠世魔頭,深入大荒界最深邃危險的天裂淵下,探尋到了一處無垠血海,于血海之中證道血魔,掀起無邊浩劫。所到之處,人畜皆被抽干精血而死……大荒界的異人劍仙,遂聯手決戰血魔。”

      “終于在此界七位異人劍仙的聯手之下,血魔慘敗,因其血魔化身不死不滅,便被鎮壓在天煞峰下,受地肺毒火的消磨。兩千年后血魔之說漸漸淡去,正道異人劍仙也以為血魔應被毒火消磨而死,不再警惕魔道的復蘇……而此時天煞峰卻有異動!“

      “主線任務一:前往天煞峰,查探血魔封印的異動緣由。完成任務者,獎勵五百功德!”

      “主線任務二:主線任務一完成之后開啟……”

      “支線任務:本次任務為多人任務,輪回者將開啟不同陣營。殺死對立陣營的輪回者,將獲得其虛空云臺中的全部物品,并獎勵一道德。殺死同陣營的輪回者,將被陣營通報并通緝,扣除本次任務結算的一半獎勵。此懲罰可以疊加。”

      “引路人開啟輪回引權限,將跟隨你進入本次輪回任務!”

      “終于來了……”錢晨深深吸了一口氣,終于要遇到其他輪回者了。只是不知道此世的輪回者,是否和前世的那些主神空間中的一樣,充滿著背叛、殺戮、勾心斗角和相互算計。但看妙空和通神老道兩人的作風,錢晨覺得對此不應該有什么期待。

      輪回者還只是未知之數,但妙空卻已經注定是不死不休的大敵了。

      說實話,本次任務以道魔之爭為主線,對于錢晨來說情況并不樂觀。妙空乃是魔道中人,而本次主線任務之中,邪派的血魔一聽就是魔道的畫風,而且從任務提示來看,顯然任務中邪道一方的實力遠遠強過正道。

      所以才會讓輪回者在血魔被封印的情況下,決定陣營。

      顯然在輪回之主判斷中,被封印的血魔就抵得上那個世界的全部正道大勢……而正道一方的唯一優勢,在于血魔已經被封印。但在妙空跟隨錢晨進入任務世界之后,這一點已經成為了一個極大的未知數。看主線任務,即便沒有輪回者破壞,血魔都有極大的破封可能,而多一個魔道的資深輪回者……

      錢晨真的絲毫不樂觀,最壞的情況下,他或許要面對恢復全盛的血魔和妙空兩人聯手。

      而自己這一方陣營的輪回者會是什么豬隊友,還未可知……

      錢晨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我修為已經純熟,只差一點靈機便能凝聚法力真符,晉至通法境界。為了對付妙空,我一年來做了種種準備,將其后手盡數破解……而他對我卻一無所知,恐怕還以為我還是剛入道的萌新。”

      “他在明,我在暗。所有的準備,所有的苦修,都是為了今日一戰!”

      “他乃是資深結丹修士,我卻也練成了二品外氣元丹;他乃是資深輪回者,身法豐厚,法器精良,我坑蒙搶掠也頗有了一些積累;他精通魔道法術,我卻有道塵珠護住心神,不懼外魔侵擾……我雖然還顯得劣勢,卻并非沒有一拼的可能。”

      錢晨將留給這次任務準備的功德道德,大量的兌換了魔道法術相關的道書和種種制魔之法,對血魔一脈更是兌換了大量的資料,并花費了十倍的代價,兌換了幾種不常見的天材地寶,用于樓觀道驅邪降魔的法術修煉。

      錢晨捧著一卷《三尸百蟲秘魔法》,一卷《秘魔劾魂三生禁》的簡本,將自己心臟上殘留的五彩光絲小心翼翼的,轉移到了三尸神魔之上。他的心臟處,赤青白三氣盤踞其上,禁制所化的五彩光絲已經轉移到其中。

      接著錢晨又將祭煉的五毒化身用種種靈藥洗練,在輪回之主那里租借了一個丹爐,用兌換的萬靈精血,刺在輪回之主那里兌換的人造皮上,甚至花費五百功德,打開了一條虛空云臺通往九幽的裂隙。

      隨著錢晨手舞足蹈,念誦阿修羅魔咒,無數九幽魔頭一擁而上,被錢晨騙進了丹爐里。

      三天之后,五毒神魔出世,代替了三尸神魔在白骨舍利中主持。

      錢晨擦了擦頭上不存在的冷汗,感嘆道:“果然魔道還是在人心之上下功夫,沒有一個甄道人替我找來許多人心之毒,順便送了一身修為幫我圓滿三尸,這五毒神魔的品質就不如三尸神魔好……也是,五毒畢竟是外物,怎比得上三尸這種修道人本身的邪氣魔念?”

      “先天上就差了一籌……”

      “若不是三尸就出自我本身,也算是我的一部分,這禁制還未必如此容易的轉移給它替代。”

      錢晨伸手一點,五毒神魔遁入白骨舍利之中。五只毒物所化的神魔,猶如百足毒龍一般,兼具五毒的特征——身體猶如毒蛇修長,卻生有百足,尾部翹起時如蝎尾,一對守宮之足抱著腹部下的毒龍珠,吞吐毒氣時發出蛤咕之聲。

      端是十分狠毒兇厲的神魔……

      錢晨剛想開口贊嘆幾句,突然面色就有些古怪起來。

      “我堂堂太上道所屬,樓觀道真傳,不提和太上道祖的關系,也是道門之中根正苗紅的傳人。怎么煉起魔神來,運用魔道法術居然比魔門中人還要精熟?莫非我路又走差了?和妙空對決時,他灑出一手九幽魔火,我卻揮手打出一枚白骨舍利,然后舍利中的神魔趁著他不備,暗算他一下……想想這畫風不對啊!”

      錢晨回想起自己剛得到妙空留給他的一眾法器的時候,還試圖挽回一下畫風,沒有在七煞幡煉制兩個七情神魔,也沒有煉化那可疑的白骨舍利。

      如今是怎么走到了這一步呢?

      哦!只有精通魔道,才能知道怎么破解反制魔道……錢晨恍然:“我這么做,都是為了干死妙空啊!”

      錢晨換上一身黑衣道袍,運氣真氣略微阻了阻自身的血氣,登時臉色不健康的蒼白起來,同時將兩枚外丹——廣寒冰魄丹藏在自身玄關一竅中,七品碧綠外丹卻藏在腦后玉枕穴。

      他將真氣縮回穴竅,用七煞幡模擬了一股駁雜的左道真氣出來。

      一位修行旁門之法,真氣駁雜,法力微弱的左道之士就新鮮出爐了。看錢晨那蒼白的臉色,那瘦弱的身軀,那駁雜的黑色真氣,還有施法時渾然不似好人的陣陣黑風,儼然一副被妙空留下的諸多誘導,壞了根基的樣子。

      錢晨甚至做出許多陰沉,狠毒的表情來,說是正道真傳恐怕也沒人會信。

      他右手拿著七煞幡,袖中藏著烏金黑煞鉤,好好的飛云兜使得烏煙瘴氣的。看著水鏡中自己一身黑氣深深,一副左道妖人的形象卻滿意點頭道:“偽裝的很好……完全沒有暴露我的本質。”

      一晃七天之后,準備完全的錢晨,就以這幅打扮消失在了虛空云臺之上。

      四下里黑漆漆的,山間的小路荒僻無人,錢晨的身影卻突然出現在了這里。夜黑風高,錢晨蒼白著臉,一臉陰沉之色,穿著黑衣道袍,帶著絲絲的血腥氣息出現在這里,儼然一幅恐怖片的開頭的劇情。

      錢晨揮手趕開了周圍的蚊蟲,低聲道。

      “道袍上萬靈血加太多了!好臭……而且招蟲子啊!”

      他揮手帶起一股煞氣,全身繞了一圈,便將那些蜂擁而上的蟲豸煉死,最后不得已又臨時煉了一點驅蟲香煉入的道袍中。

      “早知道就應該煉一種血腥味的驅蟲藥……何必非把各種血往自己身上搞?”

      “妙空一定會第一時間殺過來……”錢晨左右打量了一圈,搖頭道:“這里不是決戰的地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