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77章符箓通鬼神

  • 明尊 - 第77章符箓通鬼神字體大小: A+
     

      坐于丹室之前,錢晨面色平靜,倒是金銀兩個童子捂著小手,一臉緊張的捧著葫蘆和芭蕉扇,盯著面前的赤銅丹爐。那丹爐上丹氣流轉,從七孔八竅之中流出,化為煙云裊裊繚繞,漸漸從小樓中升騰而起,化為一片云海。

      小樓之中飛劍斬蛟之后,烏云暴雨已經徐徐散去。

      等候在外面的崔啖兩人卻見到無邊云霧又從樓中冉冉升起,在天空中那一線陽光的照耀下,飄蕩在大澤之上,瞬息之間,天空都被白色的云海所占據。

      斬蛟之后,被嚇退的大澤龍蛇這時候才又悄悄潛伏出來,飛到大澤之上,吞云吐霧,汲取丹氣。那雜色龍蛇在丹氣之中相互交纏在一起。

      籠罩百里的云海之上,數百只蛇蛟乘霧而起,在云霧遮掩下,露出只爪片麟,首尾交纏。

      漸漸它們相互磨蹭,剝離身上舊皮,褪去雜色鱗甲,無數各色的蛇鱗蛟皮從天空紛落。

      一位焦埠鎮采藥的江湖客拾起墜落的蛟鱗,運起內氣一捏,想要撕開,卻發現那蛟鱗堅韌,竟毫發無損,這時候他恍然回過神來,怪叫一聲,便沖出碼頭,架起小船朝著龍蛇鱗甲墜落最密集的那片湖面而去。

      這時候其他人也明白過來,登時焦埠鎮中,數千漁民水手江湖客紛紛操船出湖,爭搶起那落下的蛟皮蛇鱗。

      崔啖已經來不及驚訝這龍蛟陸起,云海蛇蛻的成丹外景。

      連忙吩咐自家老仆道:“吳伯你去取我令牌來,巡游湖上,但凡因爭奪蛟鱗而起爭端者,皆以我之名訓斥……若有人想行兇搶奪……立斬!”

      吳伯也知道輕重,惹得焦埠鎮打亂起來,死傷慘重,那好事變壞事,他家公子也是要吃朝廷監察的掛落的。連忙領命而去。

      蛻皮完成后,純粹了龍血的蛇蛟才紛紛吐露平日食用靈藥蘊養的龍涎,紛紛揚揚的晶瑩龍涎落下,化為細雨,如同一場靈露雨一般,滋養其下的無數靈藥。

      許多其他地方難以一見的珍貴靈藥,或是借此機會茁壯生長,蛻變藥性,或是紛紛開花結實,播撒許多靈藥種子。

      來日大澤之中這云海籠罩的范圍內,必然靈藥出產豐盛,品質也要更高一籌。

      丹氣所化外景,還清了錢晨大澤采藥所欠的造化與大澤龍蛇的因果之后,云海才徐徐散去……錢晨卻微微皺眉,因為這次未能采集天地元氣,蘊養罡煞雜氣,所以才讓許多藥性無法與合適的元氣化合,都化為丹氣,引發了煉丹的外景之像。

      雖然借此償清了因果,但也讓爐中藥性不足,最核心的廣寒冰魄丹元丹自無大礙,但氣爐之中的元氣成丹,鼎爐之中的靈藥成丹,藥性便有所不足。

      這一爐下來,至少要廢掉四成。

      煉丹能煉成六成,成丹率已經是極高了!

      但作為太上道丹術真傳,還有一點強迫癥的錢晨,還是有些難受,但凡高明的丹師都有一點強迫癥,不然丹藥為何是渾圓無缺的,沒有這點子完美無缺的追求,丹術成就也會有限。

      所以感應到四成因為元氣不足,將要廢掉的靈丹,錢晨就有些手癢。

      “成丹本就有一點逆天而行的味道,歷來丹劫皆是丹師力求圓滿而至……當年葛洪煉制不死藥,若非想讓沒有修為的凡人服藥也能長生不死,何至于遭受天譴丹劫,鼎傾丹飛……這時候,想要完美成丹,只有請組織幫忙了!”

      錢晨一揮手以朱砂在丹爐前畫下延請九曜諸星君的符箓……那是樓觀道的秘傳符箓,代表道門真傳的身份。

      符箓之道,符為天地精神,箓為鬼神名章。

      便是指符乃是天地大道成就的真文,為大道顯化,所以有靈應,而箓卻是鬼神的名章,如同通往鬼神的電子郵件一般,將請求發送給天神地祇。

      所以正規符箓要有抬頭——

      符頭便是自家的來歷,錢晨在符頭之上畫下太上道秘傳,代表自家的跟腳身份,發送出去之后響應程度便會提高好幾個等級,同樣是書畫神箓,在天界有人有面子的道門真傳,與單純請神辦事的旁門散修,待遇能一樣嗎?

      如錢晨所畫的符頭,乃是道門最高層次的‘赦令’,一般只有三位道祖門下的真傳道統,才會對自家最優秀的弟子傳授。諸如正一道這般門戶,不是張家嫡系,休想使用‘赦令’。

      這等權限極高的秘傳符箓……

      遇上之前是道門自己人的六丁六甲,當真是大開方便之門,把散修賣的連渣都不剩了。

      其次是主事鬼神,便是代表鬼神地址的神箓,猶如電子郵件的地址一般,決定此神箓會被發給誰。錢晨想了想,寫上了天市恒的宮名,與一應天官功曹、十方神仙名屬。

      這里有一個小竅門,求神辦事的時候,求主神往往不怎么管用,因為主神執掌天地大道,何其忙碌,豈會理會一個小小修士,只要不是關乎天地的公事,修道人想走后門,說小話,還是給主神的功吏官屬塞好處最容易。

      然后是‘符腹’,便是書畫符箓者的請求,也就是求神辦事的內容,無論是召神劾鬼,降妖鎮魔,治病除災,還是諸如鎮宅鎮爐,避禍延年,一般根據鬼神之大愿而為之,諸如請真武蕩魔大帝降妖伏魔,就很奈斯。

      但如果請他老人家治病除災,也不是不行,但是那就屬于求錯神了。須得有太上道那么大的面子,大帝才會給點臉,意思一下。

      最后符竅,也就是符膽,便是一道神箓的核心,也是符箓的靈魂。

      諸如錢晨這般書寫符箓,便要將自己的法力入駐符膽,將自己參悟大道的智慧,或是正直,勇氣,毅力,仁愛等等性靈,入駐符膽之內。

      人乃萬物之靈,所以人最美好最珍貴的情感,也是天地靈氣的一種,喚作靈情,對于鬼神來說乃是最珍貴的靈氣。

      錢晨的法力自然蘊含他對大道的領悟,對于鬼神來說有所益處,但就算并非修道高深之輩,沒有法力,也能使用符膽請來鬼神之力加持。

      諸如仁義之輩,以自身義氣去請關圣帝君,胸中文采斐然的讀書人以自身文氣智慧,去請文昌帝君,乃至嫉惡如仇,正直之輩請真武蕩魔帝君,都能打動鬼神。就算沒有正直、勇氣、智慧、仁愛和毅力這些美好的情感,也可以用七情六欲,或是種種污穢之舉,去打動九幽或是域外的魔頭嘛!

      就算沒有正直美好的靈情,也拉不下臉來行種種魔事,還可以學甄道人廣撒網,說寫些好話,奉上自身駁雜的法力,說不定就有靈應的鬼神答應了呢?

      實在不行,還能許諾發誓……行愿之法,在符膽后注腳上寫下愿為鬼神積累多少陰德外功,或是傳揚多少次神名,也能借來鬼神的法力。甚至不求神去求鬼,舍去一點陽氣精血,或是以血食陰德報酬,也能攝來群鬼效力。

      錢晨上次并不問群鬼的意見,就讓城隍把惡鬼送來,這屬于勾結神祇,乃是面子極大才能如此所為,但即便如此,還是給了群鬼碎丹玉屑,才讓它們服從錢晨的做法。

      最后符腳便是結束符膽的注腳,一般用于書寫符中性靈法力不足,需要補償的條件,也就是請神者要積累外功,陰德,宣揚神名,乃至多少次祝禱。錢晨本來法力足夠,但書寫神箓注腳的時候,還是突發惡趣味,寫上了附‘功德五百’!

      將九曜星君神箓發上天界,錢晨便安靜等待,以太上道的面子,這點小事還是足夠的。

      這時等候在外面的崔啖以為丹成外景應該已經結束了,正準備迎接錢晨出關呢!這時候天上突然一亮,那大白天的焦埠鎮頭頂上,居然有千萬星辰顯現,垂落日月精華,紛紛縷縷的星辰之精沒入小樓之中,在錢晨目瞪口呆之下,投入丹爐。

      登時就補全了其中丹藥所缺的元氣,非但如此,甚至還有些富余,硬生生將十成的丹藥,堆積到了十二成。

      錢晨的背不由自主的就挺直了!

      這點元氣只是小事,比起每日灑落大地的日月精華連九牛一毛的稱不上,可這面子,未免也太大了吧!諸位星君太給面子了,錢晨有點害怕……

      “這是……我的身份暴露了嗎?”

      星辰天界天市恒中,執役童子美滋滋的數著功德,旁邊的另一位童子擔憂道:“宗人……這會不會有些太大張旗鼓了!雖然這道門弟子好處給的足,但若是大帝那邊怪罪下來……”

      “怕什么,這是樓觀道的真傳弟子,有文始道尊的面子在,帝君就算知道了也不會說什么。不就放了一點星辰之精嗎?這東西咱們星辰天匯聚成海,蜿蜒天河……算得了什么?五百功德雖然只是小錢,但也積少成多,一定要鼓勵人間修士多多貢獻,如此知情知趣的妙人啊!奉上的體己當真合我心意……”

      那旁邊的童子羨慕道:“如此存上數萬年,你心心念念的那件靈寶,也就兌換到手了?可惜這次怎么就沒有輪到我……”說罷他隨手接過一張神箓,瞥了一眼上面的奉獻和要求,癟了癟嘴道:“又是法力,怎么就不學乖一點,還想要帝流漿。你怎么不做夢去?”

      說罷,隨手揮了一道月華下界。

      青空海上的旁門元神真人眼巴巴的看著天空,思慮道:“這次奉上了許多法力,又是滿月之時,天界總該賜予一道帝流漿了吧!”他看了一眼周圍半人半鯉,化形淺薄的自家親眷小輩,惱怒道:“你們若是又半個用功成器的,也不至于老子這般舍去面子!”

      這時候天空中太陰星流落一道渾厚的月華,那周圍鯉魚小妖們紛紛歡呼一聲,運用妖氣吞吐月華起來。

      但那元神真人只是嘆息道:“唉!又不是帝流漿……看來只能等兩個甲子之后的庚申夜太陰正位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