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76章廣寒冰魄,丹成墜蛟

  • 明尊 - 第76章廣寒冰魄,丹成墜蛟字體大小: A+
     

      靜室之內,錢晨盤坐蒲團上,面色平靜,但他鼻前三尺的虛空中,卻有一團光輝黑白交匯。

      太陰煞氣乃是太陰星引動地氣,感受太陰元氣而成的精粹煞氣,而冰魄寒光罡氣卻是極寒的異種元氣,太陰、極寒兩種元氣相性本就相合。

      這二者配合凝煞煉罡而成的元丹,有一個名目,喚作廣寒冰魄丹。

      此丹能凝練一種極寒神光,威力能凍徹天地,神光發出所觸之處具化為冰屑齏粉,威力絕大,由結丹修士所發,號稱冰魄神光線,乃是宇內最為狠毒的九種神光之一。到了成就元神之后,便能以此為基,煉化為太陰絕滅神光。威力更加驚人。

      這等元丹比起錢晨原本的最低期待,與玄陰霜煞合煉的玄陰寒霜丹更好,若凝練冰魄神光這等神通,才算有了和妙空相較量的本錢。

      錢晨背后碧綠的丹氣如凝練為一只大手,握住了那將要迸裂的光團。

      才勉強將暴漲的光華壓下,穩定了下來。

      擦了擦頭上不存在的汗水,錢晨心有余悸道:“還好我先煉成了那七品的外氣元丹,不然這回恐怕要炸……這玄關一竅原本是用來采氣的鼎爐,被我用來煉丹頗為勉強,還是上次煉制后,玄關淬煉的較為結實,才頂住了這一次的罡煞化合。”

      “若是我第一次就用冰魄寒光罡和太陰真煞合煉,只怕玄關一竅早就炸了!”

      “日后若是有機會,還得搞一個好一點的丹爐才是。”

      “這一次闖入金川門我還是頗為害羞,手生,只拿了裴掌門的隨身法寶,沒好意思對宗門密庫下手,不然就算不洗劫密庫,也應當順一個丹爐走啊!”錢晨有些后悔自己走的太利索,畢竟他一直是個本分人,還沒做慣明火執仗的打劫一個宗門這等事情。

      若是為了論一論道理,殺上門去,那也只是稍顯強橫而已。至于取走他們的傳承法器,那也只是順手為之……

      但若為了搶奪丹爐,法器,把金川門反抗的人給殺了,就如同強盜一般了。

      錢晨還真拉不下臉來干這事……

      畢竟殺人后奪寶那叫‘順’,為了奪寶而殺人,那就是‘搶’了!

      錢晨將碧綠丹氣化為鼎爐模樣,加護在玄關一竅之外,又請崔啖借來了一尊本地世家的火鴉丹爐,竅爐,氣爐,鼎爐三重加護,才讓他稍稍放心了幾許。靜室之中,有十數只火鴉安靜的棲息在一旁,其中兩只對著丹爐吐出火焰,燒的赤銅丹爐滾燙通紅。

      金銀兩個童子妖精腆著肚子,黃衣童子舉著紅皮葫蘆,坐在一頭火鴉頭上,緊緊盯著丹爐,小臉十分嚴肅緊張,而白衣的銀童子抓著火鴉的頭冠,監督它吐火,手里還拿著一個小小的芭蕉扇子……這兩個小精怪自從為錢晨守護法壇之后,就賴上了這個大戶,錢晨也就收下它們兩個,做燒火的苦力。

      將裝彈藥食水的紅皮葫蘆,以及大澤之中采集有些靈性的芭蕉葉子,交予它們兩個保管。

      作為裝藥童子,燒火童子的身份象征。

      而那耳道神卻只顧著舔著臉要靈丹玉屑,連消息也不怎么去打探了,只想住到錢晨的耳朵眼里……這等干啥啥不行,吃飯第一名的小精怪,錢晨也是不慣著的。如今卻要每天出去打聽消息,回來才有丹屑賜下。

      這一次錢晨在煉制元丹之外,并未花費時間采納元氣蘊養……

      上一次是罡煞之氣本質不足,才需要錢晨采氣蘊養,順便采納其他種類的元氣以元丹雜質煉制氣丹,但如今冰魄寒光罡和太陰真煞用量都足,甚至還有些富余,只是因為不夠精粹,才難以成就一品。

      這時候就不必采氣蘊養,少去這一個步驟,上次七七四十九天的工序,就要少上許多,依錢晨算計,只需三七二十一天,便能出爐。

      但因為罡煞之氣不夠精粹,需要煉化的雜氣更多,錢晨又不想浪費修行的苦工去采氣,正好在大澤之中收羅過一番,而甄道人事后韋家也奉上了許多靈藥賠禮。錢晨便以靈藥入外器鼎爐,靈藥最精粹的藥性入丹氣鼎爐,最后再將煉制元丹廢棄的雜氣,配合靈藥……如此一丹三爐三煉,玄關竅爐成元丹,氣爐成氣丹,鼎爐成草木靈丹。

      卻有太上道祖一爐九轉金丹,煉成九等檔次的丹藥的神妙。

      ………………

      崔啖每日繁雜的事務,都有幕僚輔助,因此執掌一處縣治,卻不影響他每日大多數時間游山玩水,任情游戲,甚至還有時間每日堅持修煉。錢晨閉關煉丹之后,他就常常來小樓之外探望……

      “上次前輩煉丹,卻煉出了三尸神魔,把丹師給弄死了!有城隍現身示警……”

      “上上次前輩煉丹,也有外劫滋擾,殺了一個梅山的妖人,更有各種精怪,投丹成芝,化一地煞氣為祥和……”

      “這一次煉丹,不知會有什么劫數?”崔啖面露期待之色。

      那老仆吳伯面色古怪道:“少爺,前輩為了煉這一爐丹,所造下的劫數已經夠多了。這因果早就在煉丹之前,便已經了結……這煉丹之前,就差點滅了一個傳承數千年的仙門,若是還有劫數,那得再死多少人啊?”

      “這般大禍,少爺你的考評,還要不要了?”

      “今日便是前輩閉關的第二十一天了吧!端午將至,也不知道前輩趕不趕的上這次龍舟會?”崔啖正說著,突然感覺有些隱隱的氣門=悶,抬頭看天,似乎要下雨的樣子。天邊的云彩開始聚攏,崔啖也不以為意,這大澤邊就是雨多,此時又已經立夏,突然來一場雨并不稀奇。

      “道門煉丹,一般以七、九為周期,或是三七之數,或是七七之術,或是七九之術。或是九九之術。這次成丹之前,劫數就如此猛烈,可見所煉之丹,比上次更加緊要。當超過七七之數,或是八十一天才出爐。那時候端午早就過了,都秋分了吧!”

      吳伯勸道:“那高人來九真大澤,就是為了找尋煞氣,如今如愿以償,怕是呆不久嘍!”

      “唉!恨不得棄官而走,隨侍一旁!”崔啖嘆息道。

      吳伯卻只笑道:“少爺,這等高人修行辛苦,山中清冷,可沒有美人華服珍饈……”

      “那算了!有這心意便足夠了!”崔啖話鋒一轉道:“吳伯,你有沒有覺得這云來的有點太快了?”

      吳伯抬頭看天,只見剛剛還只是幾片薄云的天邊,漸漸堆積起了厚厚的烏云,黑壓壓的宛若厚重的城池一般。九真大澤的上空,瞬息間轟隆隆的雷聲席卷而過,天空上銀色飛舞,很是嚇人!

      “哪有這么快的雨,又不是過龍!”吳伯隨口抱怨了一句,然后便愣了。

      “少爺,昔日高人煉丹引來了一幫小精怪,那里在武陵郡開化之處,而這焦埠鎮比鄰大澤,龍蛇最多,若是丹藥開爐……”

      這時候崔啖眨了眨眼睛,目中小人登徒子已經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朝小樓跑去。

      狂風瞬間席卷了湖面,剛剛還悶的沒有一絲樹影搖動的空氣,頃刻之間便迎來了急風驟雨,電閃雷鳴,九真湖掀起大浪,岸邊的柳樹枝葉橫飛,小小的竹樓在風雨之中屹立,天地間白茫茫的一片……

      崔啖和老仆躲進竹樓旁邊的院落里,抬頭看雨情的時候,卻看見一道黑影搖著長長的尾巴拖過云層,在傾盆大雨中,一只蛟尾從天垂落,一閃而過。

      “是蛟龍!”崔啖剛要提劍,吳伯也操起了長弓。

      此時蛟龍從云層中俯沖而下,猶如磨盤大的巨爪撕向竹樓……

      只見一道青色劍光從竹樓中飛出,如同秋鴻一般沒入云層,瞬間消失,了無痕跡……少頃,便見烏云散去,狂風暫息……這時候,才有一只從頭到尾,蜿蜒近一里的蛟龍從空中墜落,摔在了湖畔,尾巴砸塌了一片房屋。

      蛟首上流出的血染紅了附近的湖面,崔啖小心走出院落,卻見蛟龍已然奄奄一息,一道劍痕貫穿了它的下頜,由其首下‘七寸’的位置鉆進去,破開其背鉆了出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