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74章白骨舍利

  • 明尊 - 第74章白骨舍利字體大小: A+
     

      “這金川門掌門不過結丹中品,有幾件祖師傳下的法器護身,便讓我一時難以拿下。那妙空能滅樓觀道滿門,更能從太上道元神真人的追緝之下全身而退,無論道行法力,皆勝過此人百倍。兼經歷輪回,無論心性手段,都更加不是這困居九真郡的小小仙門掌門能比擬的!”

      錢晨面對僵局,非但沒有心生退意,反而猶然升起一股要斬開束縛,強殺大敵的豪氣來。

      他笑道:“若是連你這小小金川門都無法踏破,錢某又有何本事,對付日后那位大敵?比起他來,爾等又算什么?不過疥癩之患……”

      錢晨瞬間便下定決心,只將冰魄神針附在烏金黑煞鉤上,又將一物藏入龍雀環中,然后一拍腦后,升起一枚元丹遁入劍光之中,再催動劍光,有元丹寄托的劍光暴漲數十丈,一念動,便有劍光飆射而出……

      這一劍并沒有什么名堂,只是劍光迅猛,勢大無匹。

      錢晨將外丹寄托劍光之上,又憑著一股豪氣,催動劍光一往無回,劍修最重的便是這股心氣,若沒有這等剛不可凌的氣魄,劍光如何能催動到斬破萬法的境界?錢晨這次毫無保留的出手,劍光復臻至此前所不能想象的巔峰。

      裴博裕在這劍光鎖定之下,全身都微微顫栗,那股驀然間出現,瞬息間就鋪天蓋地的殺意,讓他一瞬間就對裴俊虎如何敗的,再無懷疑,若是沒有祖師傳下的流云飛袖,就算他裴博裕也要被這道劍光輕易斬殺了。

      更何況他那眼高于頂的侄兒?

      這一瞬間,縱是裴博裕也生出了不能與之相抗的念頭來。

      那身后大殿之中,數十裴家子弟,不知多少人在這一刻,一輩子都喪失了對錢晨出手的勇氣。就連孫幻琴真人,也有幸好自家沒有招惹這等殺才的念頭。

      裴博裕幾乎是立刻就動了!他渾身法力都灌入了流云飛袖之中,讓這大袖再漲百丈,徹底籠罩了這片天地,面對那袖口的黑暗,那道劍光剎那綻放,便有驚世光華,矯若游龍,翩若驚鴻……

      袖口的黑暗籠罩了過來,瞬息之間,裴博裕面前的那片虛空便陷入黑暗,然后又轉瞬間恢復光明。

      這個過程,恍若過了一世般長久。

      大袖揮去,一切依舊,只有那浩蕩的劍光,陷在了黑暗之中。

      “掌門神威!此人定難逃掌門之手!”裴家子弟振奮大叫道。

      那身后的大殿也傳出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流云飛袖將飛劍收走之后,錢晨除了一件護身法器,再無攻伐之能。在一眾金川門弟子眼中,這位幾乎無可匹敵的大敵,終于敗了!

      錢晨并未動容,只是看著那大袖刷過,裴博裕收袖的一個過程,看見袖口微微朝后一甩,卻是化解那劍光余勢……但也讓流云飛袖的吞攝之力,暫時消失。

      身前的龍雀環飛出,裴博裕十分鎮定,雖然袖口吞攝之力暫且無法動用,但大袖本身的材質就極為堅韌,灌注法力后,亦是當世絕頂的護身法器。小小一枚龍雀環,打在鼓脹的袖子上,如同撞上一堵軟綿綿,卻堅韌異常的墻。

      輕易就被化解……

      但這時候,錢晨依舊十分平靜,讓裴博裕覺得有些不妙。

      下一刻,一顆白骨舍利便出現在了裴博裕面前,從砂礫一般暴漲到斗大。

      那骷髏張開下頜發出一道魔音,叫裴博裕身體一僵,然后便是合身一撲……

      裴博裕渾身光華暴漲,卻是動用了一切護身法術,但那白骨舍利砸下,所有光華盡數被破去,轟碎……這白骨舍利,同樣是法寶跌落級數而成的圓滿法器,只是一閃,便鉆進了裴博裕的心口,白骨舍利之中的魔性深重,本應憑著本能,將裴博裕渾身血肉吞吃一空。

      但那白骨舍利扎入了裴博裕心口,卻毫無動靜,讓人懷疑這是否是一件魔道法器。

      見此錢晨才滿意點頭,不枉他煉化百毒為三尸神魔,參悟制魔之法……魔道之中,煉成威力強大的神魔并不如何,不知有多少魔門高人,拼盡一生心力,練就了某種驚天動地的魔頭,結果卻被反噬,平白便宜了九幽。

      把神魔馴的如同狗一樣,才算是了不起!

      但就算是馴化成功的惡犬,也要時時滿足它們的欲望,消磨它們的兇性……還會有反噬主人的可能,真正能將魔頭煉的如同自己的分身一般,才算是制魔大成。

      越是正宗的魔門,越是注重制魔之道。

      錢晨以人心百毒,竊取一爐靈丹的造化天機,孕育三尸神魔。

      本就是魔道中上乘的煉魔法術,更兼他同樣以三尸百毒淬煉道心,降服了三尸神魔,又借甄道人一生修為,將三尸神魔孕育完成,最后在梅樹下,斬殺三尸,完成了制魔的最后一步,消磨了魔頭的本我意識,只殘余三尸最精粹的本源。

      之后錢晨才以自身的惡根,孕育三尸,又將之重新降服,斬出體外,如此以最正統的魔道制魔的路數,才煉成了這恍如分身的三尸神魔。

      這三尸神魔的本質極佳,又操縱由心,不虞反噬,錢晨將它藏入白骨舍利之內,以魔御魔,統率白骨舍利的魔念,才真正將這件兇器收服。以魔御魔,同樣也是上乘的制魔之道。以此駕驅這件魔道法器,才算免了反噬之憂。

      錢晨雖然不喜歡這件法器,更擔心在對付妙空之時,被這定然埋有妙空暗手的法器反噬。

      所以才準備毀掉白骨舍利。

      但如今他參悟制魔之法,隱隱有了破解暗手,降服魔頭的信心,如今極缺對付結丹手段的錢晨,當然不會放著這么好用的東西不用,這才第一次出手,便擊殺了結丹五品的金川門掌教。

      伸手一招,化為骨珠的白骨舍利破開裴博裕心口,回到錢晨的手中。

      此時裴博裕已然被斬斷了命數,僅憑著一口氣支撐,猶有不甘的看了錢晨一眼,才轟然倒下。

      龍雀環又收走流云飛袖和庚金神沙,錢晨把烏黑煞鉤拿了回來,嘆息一聲,取回其上藏著的冰魄神針,好險沒有用到引爆冰魄寒光罡氣,炸開流云飛袖這一著。

      不然錢晨這苦心謀劃的外丹,眼看就要湊齊材料,就要付之流水了。

      在金川門無數弟子見證之下,一路殺穿,最終將其掌門斬于劍下(暗算而死)的錢晨,如今在金川門弟子中,已經如絕世魔頭一般了。他目光轉過,所到之處的金川門弟子都有些瑟瑟發抖。

      明明是錢晨上門逞兇,他目光所及之處,卻是金川門的人心虛低頭,不敢與之直視。

      錢晨只是找上一個有結丹修為,但是丹成下品的長老淡淡問道:“那太陰真煞被你們收在何處?”

      在眼前殺星的逼問下,那位長老老老實實,不敢耍半點花招,低頭道:“就在這大殿之下鎮壓著,平素弟子采氣煉法,就由掌門開啟殿中禁制,放出一點煞氣來。”

      錢晨點頭道:“那我就借你們這座大殿閉閉關……先取走贏的賭注。對了,你們可有想要為裴家父子報仇的……”

      周圍一眾金川門弟子把頭搖的同撥浪鼓一般。

      孫幻琴真人看到錢晨殺了半響,居然稍稍緩和了一些,似乎并無斬草除根的心思,便上前微微一禮,道:“妾身添為白鹿門門主,還未曾問過先生,為何會有我門中名刺?”

      錢晨看了她一眼,原來她就是白鹿門門主。

      便誠實道:“是令徒給我的,我托人尋找煞氣,令徒轉頭通知了裴道友,裴道友為證大道,便對錢某出手。錢某也只好印證一番他的道心是否真的百折不撓,堅定如鐵……事后令徒為了讓錢某對她網開一面,便告知了我金川門的所在,并送了一份名刺與我,讓我借此來叫門。”

      孫真人臉色一變道:“不知我那徒兒……”

      錢晨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道:“錢某豈是說話不算話的人,她自然是安然回去了!”

      聽聞了前因后果,金川門的一眾長老、弟子總算知道是誰把瘟神引過來的了。裴家父子侄皆死,再也不好怪罪到他們頭上,但是看向孫真人的眼神卻變了,隱隱有些仇視。孫真人無奈告退,錢晨卻徑直入了大殿,揮手封閉殿門,祭起天羅傘,開始施法收走大殿下的那一道太陰真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