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72章送信

  • 明尊 - 第72章送信字體大小: A+
     

      金川門掌教裴博裕入道兩百年有余,已是丹成五品的修為,他面相只在四十左右,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

      今日正在門中正堂大殿招待貴客。

      坐在他對面的是一位挽起頭發,一身純青道袍的女冠,氣質嫻雅,朱唇白膚,氣色好似二八年華的少女,只是成熟的氣質,才讓她更像三十許的婦人。

      這女冠正是白鹿門的掌門,管、晏兩位真傳弟子的師尊孫幻琴。

      兩人雖然相對而坐,但因為金川門中也有兩位女性長老來陪客,氣氛倒也不曖昧。

      兩位掌門相會,便是在商議端午之時派遣門下弟子進入大澤搜尋靈藥,斬殺蛇蛟毒蟲一事,這次九真仙門的龍舟會,正由白鹿門主持,因此掌門孫幻琴真人只能一一拜訪各大仙門,商議龍舟會的一應事宜。

      孫幻琴與裴博裕議定兩家弟子在大澤之中守望相助,若是出現矛盾糾紛又如何處理之后,正事就告一段落,話題就漸漸移到了門下弟子的身上來。孫真人臉上淺笑吟吟,點頭道:“裴掌門倒是有一個出色的晚輩,金川門后繼有人啊!裴俊虎可謂是九真仙門這一代的第一人,應該只差機緣,便能成丹了吧!“

      裴博裕聞言開懷大笑,道:“是俊虎他自己爭氣,我向來不管他什么。一應修行外物,都是他自己去搞……倒是將心性磨練好了。只要將早些年修行的隱患打磨好,當有一個丹成中品的前程。”

      孫掌門笑道:“豈止是丹成中品,以裴俊虎的資質心性,丹成上三品也有指望。”

      “哈哈哈……”裴博裕大笑起來,他一向把這個侄兒看得和親兒子一樣,聽到白鹿門的掌門如此贊許不禁心懷舒暢,笑道:“孫掌門可莫要捧殺他。”

      “我這侄兒也就是心大,常立志說:不能丹成上品,絕不結丹。若是他真的能有此成就,卻是超過了我們這老一輩。九真仙門的未來,還是要看他們啊!”

      “對了!聽聞孫掌門座下,又出了一位年輕俊彥。小小年紀筑就一品道基,比我侄俊虎還要前途廣大。昔年俊虎筑基的時候,因為太過冒失,火候差了一些,只得了二品的道基,這才在丹成上品的門檻前蹉跎許久。”

      “令徒小小年紀,就有這等成就,日后只怕更了不得。”

      孫掌門聞言也微微點頭道:“采兒是個懂事的,比她前面幾個師姐更讓我放心。”

      “我侄俊虎前途廣大,而令徒也是道途可期,他們年歲相差也不大,正適合一對,不如我們兩家結好一對道侶,日后兩人相互扶持,道途更加順暢,豈不美哉?”裴掌門貌似熱心的提議道。

      而那邊孫掌門心里就開始罵了。

      把自家最出色的徒兒嫁出去,日后還不是你們裴家的人。

      這可是她意屬的白鹿門未來掌門!哪有把自家掌門嫁出去的道理?雖然孫掌門有意還要在考察一番,畢竟采兒這個孩子雖然有主見,性子還是弱了一些,未必壓得住門內的那些牛鬼蛇神。但的確是她心中的第一人選,萬不可能輕易許了道侶的。

      而且還是裴家這個金川門餓虎……

      孫掌門連忙裝作聽不出來,笑道:“哦?裴掌門說的是平旋嗎?她與令侄早就交好,倒是可以玉成一番。”

      裴掌門連忙道:“自是晏采……”

      孫掌門推拒道:“她年紀還小,尚且不懂事,就算要結親也要待到道業有成之后再說。”

      孫掌門想要培養晏采作為白鹿門未來掌門的心思還藏著呢。這等事情,若是早早說出來,定然會惹來許多麻煩,因此孫掌門只能另找理由婉言謝絕。

      就在此時,一位金川門弟子不待通稟,便闖了進來,慌慌張張,甚至可以說是六神無主的稟報道:“掌門……不好了!裴師兄在外何人賭斗,被人所殺……”

      裴博裕治宗極嚴,看見門下弟子如此失態,沒有禮數,還待責斥一番,聞得此言后,確是連體面都維持不住了,瞪著眼睛如同餓虎欲噬人一般,狠狠道:“你說什么?這話可亂說不得……你把事情細細道來,有一絲虛言,便下去領三百鞭!”

      那弟子聞言渾身一顫,惶然道:“剛才有人持白鹿門的帖子登門,因為孫掌門在這,便有弟子前去探問情況……”

      “豈料……”那弟子深深低頭,接下來的話吞吞吐吐,不敢說出口。

      那裴博裕拍案道:“豈料什么?”

      “豈料,那人便將裴師兄的人頭扔了過來,言說裴師兄與他賭命,輸了性命去,如今他來此卻是來取賭注的。”

      裴博裕怒極反笑:“好、好……好一個兇人……孫掌門,此人持著你們白鹿門的拜帖來,孫掌門可識得此人?”

      孫掌門還準備安靜的聽聽究竟發生了什么,卻意外聽到此事竟然莫名其妙的纏到了自家的頭上來,只得出言寬慰道:“裴師侄也是將要結丹的境界,尋常丹成九品的旁門散修還未必是他的對手,就算是丹成八品,也能斗一斗,豈會如此輕易遭人所害?”

      “此事還需查驗證據才是。”

      裴博裕點點頭,心里覺得也是如此,也顧不上在招待孫掌門,匆匆出了大殿,剛到門口,就有人捧著裴師兄的人頭奉上。顫抖的看著自家侄兒的人頭,裴博裕難以置信的摸了摸,入手那冰冷的血肉,熟悉的氣息,都證明著這個結果真實無虛。

      裴博裕眼前發黑,堂堂一個結丹修士,竟然幾乎立足不穩。

      他嘴唇顫抖,繼而沖天的怒吼就燒毀了他的一切理智,這時候,裴俊虎的人頭之上浮起寥寥幾行字跡,那墨痕猶新,書寫道:

      裴掌門鑒:

      令侄曾言:君有罡氣冰魄寒光,吾有煞氣太陰如潮,兩兩相合,便得天機。如此雙方難以玉成,唯爭而已,不容退縮。

      道心堅定,唯在一念,便是百死,其猶未悔。

      吾深感贊同……

      只是人生往往不由人意。大道之爭,不能留手。一劍之下,即證生死。如今奉上令侄頭顱一顆,以證輸贏。吾再拜于掌門,代裴道友問上——生死之約,可還契定。

      今上門拜取賭注。裴道友道心之堅,一言九鼎,管中窺豹,可見裴掌門當不致令我徒勞往返也。

      散人錢晨頓首

      裴博裕雙手幾近發抖,狂怒道:“誓殺此人,我誓殺此人……定要將此人挫骨揚灰,以毒火煉魂祭于我侄靈前!”

      他怒火熾燒之時,猶然有些驚疑,那人究竟是何等狂徒,殺了人還不夠,竟然還敢登上門來,討要東西。

      這無法無天的性子,不知是沖昏了頭腦,還是有依仗之下的肆無忌憚,任意妄為?

      “玉兒和興兒呢?他們的大師兄遭難,竟然無動于衷不成?”裴博裕遷怒道。

      錢晨手持靈光鏡步入了禁制之中,寶鏡的靈光照定,定住了那禁制的一部分變化,又照破了另外一部分變化,這時候在錢晨的引誘下,一位身穿白衣,頭發披散在身后的修士也跟著步入了禁制中。

      他正是裴博裕親兒子,修為雖然比裴俊虎要差一些,卻也是金央門翹楚。

      “此人殺了大兄,果然狂的瘋了!居然敢自陷陣中……這不是天賜良機?原本有大兄在,掌門之尊卻是輪不到我,但如今大兄遭難,兇手自陷死地,我若借助禁制將此人擊殺。必然威望大漲,接掌未來掌門之尊,豈不輕而易舉?”

      錢晨深入禁制之中,以烏金劍光展開那重重禁制,他之顯露一手劍術,面對依著山門地脈的禁制,便漸漸有些舉步維艱。

      這時候裴玉煥亮出一枚飛梭,持了禁制玉牌,發動禁制,隨著飛梭一起,朝著錢晨打去。

      只見那漫天雷火一齊而發,聲勢浩蕩,無窮烈焰憑空而生,席卷向錢晨。

      那飛梭藏在烈火之中,只等錢晨以法力抵擋不住,露出疲態,就飛出取其性命。

      錢晨看見有人入禁,雖然借助禁制威力藏起了真身,但卻也牽制住了禁制威力最大的一種變化,這時候,他才露出一絲笑意,伸手一招,天羅傘懸在頭頂,垂落清光,那重重烈火就如江南春雨一般拂面而過,不能給錢晨任何傷害。

      錢晨分開那烈火雷光,如閑庭信步一般來到禁制中心,這時候才有一道鉤光頓起,繞過了禁制防御的重重關礙,直指禁制最深處藏著的裴玉煥。

      裴玉煥見錢晨不被禁制所迷,直指自己,頓時臉色大變,急忙喚回飛梭回護。

      這時候烏金黑煞鉤卻忽然劍光一折,將飛梭鎖住。

      錢晨浮現丹氣,碧綠的先天一氣大擒拿手頂著禁制的狂轟濫炸,輕描淡寫的向下一撈,便拿住了裴玉煥。

      裴玉煥魂飛魄散,只嘶聲道:“饒命,我爹便是掌門,我愿意為道友分說一二……此事未必沒有轉機。”

      錢晨淡淡道:“大道之爭,談什么轉機?如今不是你們要放過我,而是看我放不放過你們。”

      說罷便取下那禁制玉牌,用龍雀環收了飛梭,劍光一縱便遁出禁制。

      那禁制外面,一位面相更老成一些的裴家子,正在主持大局,他見劍光從禁制中飛縱出來,臉色一變,暗道不好……便見一道劍光迎面而來,劍光從他頸脖上閃過,只是一聲不吭,便沒了性命。

      錢晨只是剛殺出禁制,看到一個和裴俊虎有些相像的修士,只道是裴家人,便順手一劍了結了他的性命,并不在意自己殺了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