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70章道心堅定?

  • 明尊 - 第70章道心堅定?字體大小: A+
     

      “冰魄寒光罡氣事關我成道……還需謝過管師妹及時發信予我!”

      白鹿門修士落腳的精舍也坐落在烏衣巷內,在九真郡仙門之中,白鹿門也算顯赫,因此門中真傳弟子出游,自然有人巴結,將自己的宅邸獻出來,由兩位女修挑選著一處雅致的湖邊小閣居住。

      此時雅閣的客室內,一名白衣修士負劍而立。他看上去也就二十許的年紀,但身上流光閃動,法力顯化,猶如云煙霧氣,卻是法力已然煉就靈性,距離結丹只差一步的上乘修為。

      與甄道人這等尋常通法修士已經是兩個天地。

      在仙門之中,能有這等修為也能稱杰出了!

      “我練就法有元靈之后,距離結丹只差一線機緣,奈何早年間心性不定,幾個關口走了捷徑,若不想方設法彌補,卻是沒有丹成上三品的指望。”裴師兄淡淡道:“而丹成這一關,最好彌補道基缺憾之法,卻是凝煞煉罡……這也是道門正統法門,勝過其他旁門左道無數。”

      “師兄我這些年苦苦尋覓,就是為了兩口合適凝煉的罡煞之氣。”

      管平旋微笑道:“也是裴師兄志向高遠,不然尋常真傳弟子,能結丹中品,便已經是值得邀上三兩同道,開丹成之宴的盛事了。但裴師兄卻只求上品元丹,不言放棄……這等堅毅的心性,實在是我九真仙門年輕一輩的絕無僅有的一人。”

      “管師妹過譽了!裴某人要是早明白這個道理,也不會筑基之時未能盡善,只得了二品的道基。”

      裴師兄說罷左右看了看道:“聽聞白鹿門中,令師新收了一位師妹,竟有一品道基的根基。還要勝過裴某早年,今日怎么不見?”

      管平旋笑道:“那妮子跟我鬧脾氣呢!待到日后有機會,再與裴師兄見一見。”

      “那錢散修雖然并非世家子弟,談玄論道之時,對幾位真人的道論也并不熟悉……我等求道之士,對此竟一無所知,可見其并非大派弟子……但無論法術還是法力,都頗為純正,并非旁門,更兼隨身法器也有些不凡。”

      “應是有些跟腳!”

      “道門真法流傳頗廣,許是得了那位前輩的遺澤,或是散修一脈單傳的弟子!”裴師兄毫不在意道:“我差人去城隍那里問過,卻被城隍婉拒,便知道應是如此了。那城隍受道院監察,畏畏縮縮的誰也不敢得罪。”

      “卻不肯想想,他得罪不起那散修,難道就得罪的起我嗎”

      裴師兄冷笑一聲道:“嚇唬嚇唬城隍也就罷了!我裴某人在道院也結交了許多道友,按住他一個小小散修,自是輕易。”

      管平旋笑道:“裴師兄給我一個面子,就算叫此人讓出冰魄寒光罡氣,也給予他一個合適的補償可好?”

      那位裴師兄思慮了片刻,才點頭應道:“若是那人識趣,當然得給師妹一個面子。”

      他又想了一下,才拍手道:“這等散修最缺真法,我早年間曾經因為機緣,獲得過不少道書法訣,給予他做補償便是。若是再不滿意,我拼著被叔父責罵,讓他在門中非真傳之法中選上一門便是。只是他若再貪心不足……”

      “那便是他自取其辱了!”管平旋笑道。

      “時候快到了!”管平旋算了算時辰道:“我與崔啖約在附近的一處石舫上,此處有個名字喚作不系舟,風光頗好……”

      “若是動起手來,不在縣衙也是方便。”裴師兄點頭道。

      “若是能不傷了兩家和氣,方才是最好!”管平旋微微笑道。

      “對了,師兄。此人與那清河崔氏的崔啖關系頗好……若是說僵了,還有些麻煩。”

      “崔啖嗎?既是清河崔氏子弟,當然也要給些面子,但此事事關我日后成道,就算有天大的面子……也得這之后在說。而且這崔啖我也聽聞過,吳郡陸家有我一位同道好友,傳書于我提過他。說是打磨道基的時候取了巧,竟然只得了三品道基,只差一點便淪為中品。”

      “出來又結交這等來歷不明的散修,可見是個不成器的。”

      “若是他那位哥哥,號稱‘清河道廣’的崔琰來了!我還有些顧忌,但崔啖嗎?給些面子,不要傷了他便是……”

      青石舫上,錢晨打量著這座不久前經歷過炸爐,昨日才堪堪修復的石舫,中心的石臺上還可以看見那日留下的一些痕跡。

      崔啖見狀笑道:“前……錢師兄,那一日我見那甄道人煉丹,當真是驚的不輕,還以為又遇著一位高人了呢!結果卻是師兄借他的手,在煉那天地造化。只是不知那出爐的三尸萬毒丹到底有什么玄妙,我只見那甄道人三尸入膏盲,立刻無救了!”

      “但這等削人壽元,殘損本源,應該并非此丹真正的玄妙才是。”

      錢晨微微愕然,然后笑道:“這么多人都只見到了丹藥殺人的神通,唯有你想到了修行上的道理,可見有些悟性……三尸是那三尸神魔,那萬毒是什么?”

      崔啖微微思索,會議那一日的場面觸動了靈機,才開口道:“萬毒,當是人心之毒。前輩看似煉的是奪取那一爐靈丹精粹造化而出爐的三尸神魔,其實煉的也是人心,自從那甄道士貪念起時開始,便已經淪為爐中丹餌。”

      “甄道人之貪,韋泰平之癡,韋樂成之嗔念……乃至丹會之時,那種種人心變化,重重復雜,其惡如毒。三尸神魔不僅是采納那一爐靈藥孕育而出,也是采這丹會之上人心之毒,由萬毒孕育而出。想必師兄當時不僅在用這萬毒煉丹,更是借此煉一顆道心。”

      “降服種種魔念,窺破人心變化,所以才能在三尸神魔出爐后,輕易將其制服。”

      “因為三尸神魔因為人心萬毒而生,師兄道心也經歷過降服萬毒的淬煉,這真是極上乘的制魔之法。”

      “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錢晨感嘆道。

      崔啖聞言,隱約有所感觸,仔細咀嚼這十八個字,只感覺一股囊括天地的氣魄撲面而來,更隱約有一絲天地造化的玄妙,不禁越發敬畏。

      “此言出自哪本道書?讓我有些耳熟,卻又說不上來。”崔啖苦思冥想了一會,只好出言詢問錢晨。

      “你要問的話,那就是太上道祖!”錢晨隨口道。

      “太上道書五千卷,并無一字有此言啊?”崔啖皺眉道:“莫非是秘傳道書,不然道院有太上道藏公布天下,言道門傳道不傳法……這等真言,并未涉及修行法門,應當在道藏之中才對?這道藏乃是天下經學、玄學的根本,我自幼熟讀,應不會忘記才是。”

      錢晨這才有些微微驚訝,太上這個剽竊怪,居然沒有抄過賈誼的鵬鳥論嗎?

      不應該啊!

      只好繼續敷衍道:“此乃以心傳心的道外別傳,不立文字!”

      崔啖笑道:“師兄你拿佛門的典故,編造道祖的故事……若是道院知道了。定然要論師兄一個大不敬!”

      錢晨心中無語:太上這個文抄公,你連禪宗典故都抄了,怎么就落下了下這一句?你是要這個面子的人嗎?

      在其他道門修士的心中,道祖是高深莫測,大道高遠的圣人。

      但在錢晨心里,每每聽到這些熟悉的言論,他就對這位上古時期的天地主角尊敬不起來啊!太上最深的那些黑歷史,都在他這藏著呢?

      就在這個時候,石舫終于傳來了腳步聲。

      崔啖起身相迎,畢竟是受他邀請而來,雖然他并不喜歡管平旋此女,但是還是把禮數做足了。但他步出石舫之時,看見與管平旋并肩而來的裴師兄,臉色便是一變,有些不喜……暗道管平旋為何不打招呼,就帶了一個外人來。

      裴師兄倒是并不把自己當外人,他步入石舫,如入無人之境,徑直來到了錢晨的身前。

      管平旋介紹道:“這位是金川門的裴俊虎師兄,也是九真仙門真傳弟子之首。素有威望,道友煞氣所尋煞氣之事,還需裴師兄相助。”

      錢晨還未開口,裴俊虎就開口了:“你手上有冰魄寒光罡?”

      崔啖聞言臉色就是一變,看著管平旋臉色就是一變,隱含怒氣道:“管師姐,這就是你所說的,幫助錢師兄找尋煞氣嗎?這是找了一個主人回來?”

      管平旋微微皺眉道:“裴師兄手中確有錢道友所需的太陰真煞,只是他也有意交換錢道友手中的冰魄寒光罡氣,與其雙方都缺乏對應的罡煞之氣,不如商議一番,相互出價,出價最高的人便能獲得對方手中的罡煞之氣,如此一方的利,一方如意,豈不兩全其美?”

      錢晨心中嘆息道:“為了這一脈煞氣,花些身外之物,倒也無足輕重。這也是和平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了!讓我買下太陰煞氣罷!我真不想為了奪寶而殺人了!”

      錢晨抱著和平的最大誠意道:“道友說的卻也是個辦法,不若就依……”

      “不必了!”裴師兄打斷道:“這冰魄寒光罡,事關我凝煞煉罡,結丹上品的道行根本,此乃大道之爭,容不得退縮和其他。此物我勢在必得!道友若是肯把罡氣讓我,裴某日后定有所報……”

      他話中未盡之意,已然明晰。

      “大道只爭一線……無論何等阻礙,都難讓我退縮。”

      管平旋心中贊嘆道:“裴師兄好堅定的道心……這大道面前,不容退縮的氣魄,果真勝過那散修的畏畏縮縮無數。”

      便也幫著勸說道:“裴師兄求此罡氣,乃是為了結丹道業,道友既然只是為了煉丹外物,不若相讓一二。也算是成全別人的求道之心。道友所缺什么靈丹,我白鹿門和金川門若是有的,盡可拿去……何須再煉?”

      崔啖氣的發抖,站起身來道:“什么靈丹?比得上……”

      “崔師弟……”錢晨喚了一聲,按下他的肩,轉頭依舊微笑道:“道友,此丹也關系我未來道業,此事可還有轉圜之處?”

      裴師兄嘆息道:“大道之爭!便是你死我活,豈能轉圜!”

      “我若是還要爭一爭……”

      “那就是你死我活!”

      “好!”錢晨淡淡道:“道友果然是‘道心堅定’……”

      說罷,錢晨的手已經推開數步,來到了裴俊虎的對面,他示意崔啖離得遠一些,裴俊虎也揮手讓管平旋退開。管平旋心中嘆息道:“果然是……不知死活!”念罷,心中便再無什么愧意,退了數步,離開石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