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66章塵緣落定

  • 明尊 - 第66章塵緣落定字體大小: A+
     

      五天后,剛起了大名的小姜尚一蹦一跳的往村后跑去,前些天他昏迷虛弱的樣子可是嚇壞了一家人,如今雖然被仙人治好了,但還是被嚴加看護了幾天,家人看到他能跑能跳,比之前還要壯實的樣子,今天才放他出門……

      小姜尚早就想再回去看看那棵死而復生,據說被仙人施法救活,又救了他命的大梅樹。

      所以剛被放出家門,就尋了一個機會,往那個方向跑去……

      大梅樹已經成了遠近各鄉的一景,這幾日村民叩拜過后,原本準備在大梅樹下起一座廟,供奉那位仙人,卻被知道因果之重的里正阻止了。但這幾日,還是有人在樹下燒香磕頭。

      姜尚來到大梅樹下的時候,燒香的人不再,卻看見了一個渾身骯臟不堪,蓬頭垢面的乞丐趴在樹旁,奄奄一息的樣子,姜尚確是一個好心的孩子,上前搖了搖那乞丐道:“醒一醒,你醒一醒!”

      那乞丐睜開眼睛,眼前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張開嘴巴就是一陣惡臭襲來,姜尚被熏著了,咳嗽了兩聲,卻還堅持著扶著乞丐坐了起來,他左右看了幾眼,發現周圍沒有大人,便問道:“你病得這樣重,可是來撿梅子的?”

      姜尚:“這梅子真的能治病……我以前也是生過一場大病,后來我耶耶求了這里的梅子,就好了!”

      他踮起腳尖看著巍峨的樹冠,怔怔道:“好高!我爬不上去!”

      小姜尚低下小腦袋,正認真的想該如何摘下一顆梅子,給這人治病。就看見這大梅樹一枝微微低垂,一顆微黃的梅子無聲無息的脫落樹梢,砸在了姜尚面前。

      姜尚拾起梅子,張開嘴巴看著眼前的大梅樹。

      他也有些摸不著頭腦,只好用手擦了擦梅子,沖著大梅樹鞠躬道:“謝謝!”然后將黃梅喂給那乞丐……

      甄道人半昏迷中吮吸著口里酸酸的汁水,突然感覺一股力氣又回到了身體里,他不知道是回光返照,還是那酸味振奮了精神。

      甄道人強打精神,睜開眼睛想要看看是誰在喂他。

      他眼前清晰了一些,卻看到姜尚那張熟悉的小臉……甄道人愣住了,他怔怔的看著姜尚,許久后才露出一絲苦笑……

      “報應嗎?”

      “太上云: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司如是哉!如是哉……”

      甄道人在這一瞬間,感應到了自身的大限將至,他掙扎著盤腿坐起來,靠在了大梅樹上才支撐著自己沒有倒下。甄道人從懷里艱難的掏出一個黃色的口袋,對姜尚道:“這東西……給你!”

      姜尚傻傻的接過那黃色的口袋,不知道這乞丐想要做什么。

      “我半生辛苦,落得這個下場,大半都是自作自受。但師承一脈單傳,不可斷在我手中。你若肯學我的法術,便對著乾坤袋的祖師畫像,叩拜便是……你若不肯拜入我門下,也可學習其中的法術,只要替我尋一個傳人便好。”

      “我死后……身體里的鬼東西便會出來……你快離我遠一些!”

      甄道人揮手趕走還迷迷糊糊,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姜尚,小小的姜尚一步三回頭,還不知道發什么……

      甄承教漸漸平靜,微笑道:“半生碾落塵埃里,一朝入滅心自在……去休……去休!”

      說道最后,他的頭漸漸垂下,最后一口氣息緩緩吐出,再沒有了生機。

      遠處,錢晨手持桃木弓,彎曲了桃樹枝,將麻線系了一個弓弦,再將三支棗木削平,就簡單的制成了一副弓箭。他手挽桃木弓,對著遠處的大梅樹就是一箭,沒有尾羽的棗木箭歪歪斜斜的劃落數十丈,射向大梅樹下甄道人的尸體。

      這時候從甄道人尸體的鼻竅中,突然鉆出一道形如小兒的赤氣,還未遁去,就被棗木箭釘在大梅樹下,發出刺耳的尖叫。

      又有一道青氣,一道白氣也如小兒一般,從甄道人的口耳處竄出來,都被錢晨一一射殺。

      赤氣曰“踞“

      青氣曰“躓“

      白氣曰“蹻“

      正是三尸神所化,一分為三的遁逃。對于錢晨來說,初次煉制三尸神這等兇物,最大的收獲便是在煉丹之時熟悉了魔道的一部分法門,參悟出了反向制魔之法。

      有道是魔法易得,而制魔之法難求。因為魔門宗派往往會廣傳各種魔道術法,但以魔制魔,控制自身陰魔,乃至克制各種外魔魔頭的法門,則是魔門的不傳之秘。

      所以散修修行魔門法術,往往遇到真正的魔門弟子,便會反受其制,就算沒有遇到魔門弟子,到了法術的高深境界,也必然會被法術中隱藏的魔頭所害。

      錢晨煉出三尸神并不算多難,難得的是他在以天地人心中的種種陰晦濁惡煉制魔頭之時,時時刻刻都抱著制魔之心,參悟出了克制三尸神的術法。因此才能將三尸神一出世,便禁劾在甄道人的體內,令其不能害其他人。

      待到甄道人死去,錢晨擔心三尸神盜取甄道人一身修為之后會化為魔頭作孽,才又出現在了這里,見證了甄道人和姜尚最后的因緣,也射殺了甄道人離體的三尸……

      三尸即戮,甄道人的一身修為就此散去。

      那一株大梅樹卻越發青翠,甄道人的大部分修為都被棗木箭所攝,棗木箭刺入了大梅樹中,留下三個傷疤,卻也將修為轉入了梅樹之中。

      錢晨收起那化為元氣的三尸神魔本源……這也算是一種魔門的秘魔法術,若是煉入七煞幡中,就算煉不成最合本質的七情秘魔幡,也能煉成三尸七煞幡……威力不輸于前者,只是靈性略差了一些。

      但錢晨攝取此魔,卻并非是為了煉制法器,而是另有它用。

      那白骨舍利,成為他心腹之患許久了。

      先前錢晨只想找個機會將其磨滅,如今煉成外丹,實力更進一步后,卻另外有了想法……也許能借此算計那妙空一番。

      姜尚那邊發現乞丐死了之后,已經驚叫跑回家里,叫來了村中的大人。

      錢晨并沒有與村民見面的心思,便放下桃木弓轉身離去……

      三個月后……三陽村的村民驚訝的發現,那一棵大梅樹又開花了。小姜尚被訓斥了幾次后,還是喜歡到樹下玩,有時他好像看見那紛紛落下的花雨中,有一個身影若隱若現,對著錢晨昔日離去的方向,盈盈一拜。

      “你是妖怪嗎?”姜尚低聲對著大梅樹悄悄問道。

      梅樹上落下了一個黃色的小袋子,砸在姜尚的頭上,摸摸腦袋撿起袋子。姜尚才發現那是自己之前藏在梅樹下的,邋遢乞丐給的小布袋——姜尚可是冒著被打的風險,才帶來了村民讓那老乞丐入土為安了呢!

      一朵落下的梅花落在袋子上,姜尚發現自己怎么也解不開的布袋口突然松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