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65章神入膏肓

  • 明尊 - 第65章神入膏肓字體大小: A+
     

      一片狼藉的石舫中,接二連三的變故讓眾人目不暇接……那黑光拖著黑氣長尾,遁入甄道人體內,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變故,只見甄道人顫顫巍巍的伸手從懷里掏出乾坤袋,伸手從中拿出一顆碧色靈丹。

      “三尸……三尸神!”甄道人的手不斷顫抖著,幾乎拿不穩那小小的靈丹。

      韋樂成小心謹慎的走上去,想要看看究竟發生了什么,但他來到甄道人的面前,又被他現在的樣子嚇了一跳……

      甄道人一頭烏發已經變得枯白,并非是那種仙風道骨的白發而是仿佛喪失了生命力一般,猶如枯草的斑白,他下巴兩側的肉也在往下掉,臉上突然冒出了許多皺紋和老人斑,一瞬間老了何止十歲……數十歲都不止。

      甄道人抬起頭,只見他的眼睛渾濁一片,哪有修道人的神光?

      韋樂成小心問道:“甄先生,你這是?”

      甄道人強行穩住手,狼吞虎咽的將手中的靈丹咽了下去:“百靈凝碧丹……還有百靈凝碧丹能救我……殺除尸蟲!”

      “太晚了!”崔啖在旁邊解釋道:“也不知你得罪了哪路高人,竟有這種神乎其神的手段。”

      “你先前煉丹之時,那高人也在借助你的手煉蠱煉蟲,最后他種下的蠱蟲盜取了你一爐靈丹的靈機,更借你煉丹與靈丹神氣交感之時,已經與你氣機勾連……因此才會一出爐,便能破丹而出,遁入你體內……尋常三尸蟲盤踞三大丹田。”

      崔啖在他眉心,膻中和氣海神闕的位置一點,道:“若三尸蟲還駐留此處,還有辦法鏟除,或煉外藥,或運玄功,總有制尸蟲魄鬼的手段……可那爐中三尸已經成神了!它一入你的體內,就往膏肓之竅而去!”

      “膏肓之竅通著性命壽元……病入膏肓,已經沒有救藥了!”崔啖搖頭嘆息道。

      “不可能……”察覺到靈丹一入體內,就如同自己的修為一般被某種詭異的存在竊去,這祛除尸蟲的靈丹,反而成為了他體內那三尸神的養料,甄道人驚恐萬分:“不可能……”

      “為何不可能?”

      一聲常人聽不到了聲音從畫舫外傳來,倏爾,一位通身黑色官袍,面若中年文士的陰神從畫舫外跨入閣中。韋樂成看到他便是一驚,連忙下拜道:“見過城隍大人。”

      “甄承教,你好大的膽子!前日有高人在三陽村大梅樹除妖,本官可是記了一筆外功陰德……豈料你竟然敢冒領……還有你,樂成……你真是有眼不識真人。明明有高人前來借圖,你卻被這魚目混珠之輩蠱惑……”

      “甄承教胡亂品鑒真靈丹,那位高人并不與你計較,可你竟然對一無辜孩童下手,迷其神智,傷其魂魄,只因他揭穿了你冒名的面目……何其惡毒?”

      “又蠱惑韋泰平上門傷人在后……”

      “這才終于惹怒了真人出手!”

      “真人命我差遣百鬼盜藥,又請來五毒為神,五妖為仙,將這貪癡嗔三毒,以及這里種種的人心詭秘,煉成一爐三尸神。你在這里煉丹,高人在那煉你……那迷魂喪志之氣,化為一只伏蟲,懲戒了韋泰平這混賬,也作為藥引壞了你這一爐靈丹,更叫你三毒三尸神入膏肓。”

      “如今這才叫,太上曰: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甄承教……你可知罪?”城隍一聲厲喝,讓甄道人直接跪了下來,叩首道:“弟子知罪,知罪,還望城隍看在我一身修為不易的份上,網開一面啊!”

      甄道人皮肉已經松弛,仿佛骨頭再也撐不住肉了一樣,渾身都在往下掉。看見這一幕,崔啖才知道什么叫‘腹輪煩滿,骨枯肉焦’。這人艱難的跪倒在地,連連叩首也甚是可憐……只是這會功夫,甄道人就渾身散發一股隱隱的臭味……仿佛腐敗朽爛的味道。

      他腋下背后,都有污垢汗漬……修道人筑基之后身體自然清凈,如此這般,顯然是大限將至才有的五衰之相。

      韋城隍搖頭道:“你向我告罪也沒用!”

      “我又做不得主,若是那高人有意饒你一命……又怎會來也不來?非要在隔著百里之地,取你性命……我現身只是問問你平素有什么功德,若是有積累一二外功,來世或許還能有個下場。在本官這里,也就不用受什么苦!”

      城隍掏出陰德薄提筆問道。

      甄道人陰神已經蒙塵,因此反應也有些遲鈍,只是哀嚎道:“求求真人,繞我一命……求求真人……”

      韋城隍翻了翻陰德薄,放下筆道:“你雖然不是惡貫滿盈,卻也屢有惡跡,又素無陰德……本官這一關,你是過不去了!”說罷搖搖頭,笑著朝崔啖略一拱手道:“縣官既然在此,這陽間之事,我便不問了。只等他壽盡罷!”

      “此間事了,我告辭了!”

      崔啖連忙也起身施禮相送……

      這時候甄道人已經踉蹌的奔出石舫外,跌跌撞撞,一身塵土的消失在了人群里……石舫上的賓客攔也不敢攔,那甄道人一身腐臭,雖然身上乾坤袋身家不菲的樣子,但知道他是得罪了高人,才被算計到如此境地的一眾賓客又哪里敢去圖謀?

      鼉龍幫的幫主直到甄道人消失了,才喃喃自語,結結巴巴地道:“我等也是被這妖道迷惑了啊!”

      韋樂成被訓斥了一通,面上不顯什么,后來聽聞兒子已經醒來,雖然元氣大傷,但好歹留了一條性命,知道是高人小懲大誡,留下了他一條性命,心里才松了一口氣……若是錢晨不依不饒,他真不知道是要放棄了這個兒子,還是最后爭取一番。

      韋樂成對受了驚嚇有些神不附體的管家道:“你去把九真大澤的道路密圖拿來,給前日被趕出我們韋府的高人送過去……”韋樂成說到這里,露出一絲苦笑道:“如今這世道,當真是泥沙俱下,魚目混珠啊!只是我遇著的這顆靈珠,著實有些大了!”

      經過韋家那位老丹師面前的時候,韋樂成撇了他一眼,道:“剛剛就你所見……可是障眼幻術?”

      老丹師神情恍惚,居然連家主的話都沒有聽入耳中,只是自言自語道:“這是什么丹法?”

      “這是什么丹方?”

      “這……居然也是煉丹之術嗎?”

      韋樂成看他癡癡呆呆的樣子,也無心再與他計較……畢竟是自己先看錯了人,又何必再責怪其他人?如此推諉過失,實非智者所為……

      好在自己一向謹慎,沒給那位高人什么出手的借口……

      還好那高人還算講道理……

      還好是正道高人!

      韋樂成嘆息一聲,決議接下來三五年內一定要嚴加管束家人,低調行事。

      崔啖回到座上,對吳伯興奮道:“定然是那位前輩出手……這次我絕不會認錯,能有這般手段,我也算見多識廣了,平生卻也沒見得一人。只有那武康縣偶遇的高人,能有這般神通丹術……”

      “少爺你才活幾年,就敢說這話。”吳伯訓了他一句,然后撫須道:“老奴活了五十有六,跟著夫人見過多少大派真傳……也沒見到過這般高人啊!”

      崔啖原本還等他拿出資歷來教訓一番,豈料引來這么大的一個轉折,讓他腳下突然一頓,頭上的帽子都有點晃歪了。

      “所以少爺這回應該是猜對了!”吳伯點頭道。

      “身在百里之外,卻在一爐丹中能煉出三尸神這等兇物,實在是聞所未聞……聞所未聞啊!”

      “這次我信了,少爺結交的這位高人,定然是道門真傳……大抵還是太上道統的真傳。”

      “前輩不肯親身來此,必然還有些首尾要打理,我們不好打擾!正好趁這幾天收羅九真大澤的秘圖,待到那位前輩再次現身,才好邀請前輩小坐一番,將秘圖獻上!”

      崔啖小聲計劃道,吳伯也在旁邊參謀,提點他各種人情世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