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64章3尸魔

  • 明尊 - 第64章3尸魔字體大小: A+
     

      甄道人這里苦苦耗費心力,煉制靈丹……

      但錢晨卻在借他的手,以靈藥衍化天地造化,又以百蟲群鬼盜取造化,最后封入爐中,以煉丹之法,將這些邪異、毒瘴、陰濁、惡煞、瘟疫如煉蠱一般,煉成一顆最邪門的丹藥。

      那蛀空靈藥精華化形而出的種種……眼珠、發絲、手指、牙齒、骨頭、骷髏、蜈蚣、蝎子、毒蛇、惡蟾……丹蟲丹鬼相互吞噬、廝殺著,每一只都在吞噬著同類的兇厲和妖異。

      那百蟲群鬼一面以天地間的邪異、毒瘴、陰濁、惡煞、瘟疫的五種氣機為養分滋養壯大自己,另一面吞噬著它們中間弱小的存在,作為自己進化的資糧。

      整個韋府,之前錢晨在這里埋下的暗手,韋府大多數人被感染的三尸九蟲,這一刻都向著丹爐而去……

      昏迷不醒的韋泰平身上,百蟲化形而出,帶著他的大部分修為和身體精氣,化為一溜靈光投入了丹爐中,他的那些狗腿子們,乃至韋府的大多數人身上都有淡淡的靈光和虛影騰起……雖然引走了尸蟲,但虧損的精氣,依舊讓這些人元氣大傷。

      那些感染不嚴重的,大多只是幾天精神不好,但如韋泰平這樣子,因為對三陽村村民出手,被錢晨下了狠手的,恐怕要臥床大半年!

      在這百鬼祭爐,百蟲歸爐,天地間的濁陰之氣匯聚于丹爐之中的時候……

      崔啖忽然感覺渾身發寒,隱隱約約覺得丹臺上那爐丹藥有些不對勁。

      他抬頭望氣,卻見丹爐上神光璀璨,不禁皺眉道:“奇怪……這丹師什么來歷,六丁六甲護法諸神這么給面子?”

      因為神光遮蔽,他未能看到那周圍百里之內無盡陰濁元氣都匯聚而來,猶如黑氣大蛇一般,鉆入丹爐之中,滋養著里面無數詭異氣機。甄道人越煉也越覺得不對勁,他感覺爐中的火焰非但熱力漸漸降下去了,甚至還有點發寒。

      甄道人欲以丹訣控火,卻隱隱約約見到自己身旁有人在扇風的樣子。

      他緩緩轉頭,看到一只白狐用嘴把著一柄芭蕉扇,正坐在旁邊的蒲團上對這丹爐下煽火,旁邊還有一只白蛇也用尾巴卷著扇子也在那里用功。

      在它們不遠處一只白毛小鼠對這靈藥挑挑揀揀,配置引火藥也投入爐火中,而一只刺猬在它身邊打下手。

      最后還有一只白鼬在丹爐前翻滾跳舞,如同祭祀爐神!

      甄道人這一刻感覺渾身發寒,但這一幕只是恍惚之間,待到他精神凝聚后就迅速從眼前消失,看不見了!

      “這莫非是丹劫?”甄道人有點奇怪剛剛的幻覺。

      “好沒頭腦的丹劫……這百靈凝碧丹又沒用什么有迷幻之毒的靈藥,怎么會有這等幻覺出現?”甄道人百思不得其解。

      錢晨將五毒化為爐神,汲取天地間的邪異、毒瘴、陰濁、惡煞、瘟疫等五種氣機,以元氣煉丹之術,截取天地陰濁之氣為藥,此乃采天之藥。

      又以百鬼氣機,盜取靈藥精華,化為藥鬼藥蟲,此百蟲群鬼可謂盜地之藥。

      最后以五仙燒火,汲取韋家三尸九蟲纏身之人被蛀空人體精華,盜取修行之精的人體大藥。

      如此天地人三才大藥匯聚一爐,雖然是陰晦濁惡之根,被錢晨以煉蠱之法成丹,所煉得必然是汲取三才之精,為天地陰濁所鐘的魔物。

      此等魔物出世,周圍的修士便感應禍福之機,有心靈示警。

      崔啖就感到這里籠罩著一股壓抑的氣息,仿佛那丹爐之中孕育著某種大兇一般,讓他不禁奇怪道:“吳伯……你有沒有感覺到什么?這丹煉的好像有點不對啊!”

      吳伯也納悶道:“以此人投入的靈藥,無論如何也不應該有這等丹相啊?莫非真的是我眼力不行,已經看不出其中玄妙了嗎?”

      青石舫上,諸位賓客也感覺心口有些悶氣,但這些人寬慰自己說:“甄仙長的靈丹即將出爐,天地氣機就是一變啊!這靈丹出世,竟然讓我等有些心驚肉跳之感……可見其不凡。”

      甄道人離丹爐最近,已經被劫數蒙蔽了心神,渾然感覺不到其中的不對,只覺著自己這爐靈丹煉制之時,如有神助,定然要煉出了不得的東西來。

      城隍廟中,韋城隍面對著天地陰氣晦氣濁氣惡氣匯聚的韋家,在他眼中天地間已經是黑氣滾滾,如潮水一般涌向韋家。城隍搖頭道:“自作孽啊!日游鬼差……本官命你前往韋家示警!終究是一人之過,不應該殃及如此多的無辜。”

      日游夜游鬼差只好硬著頭皮道:“小得聽令!”

      他們看著那韋府的方向暗暗叫苦道:“這般聲勢,豈是小事,別說去示警了。只怕我們去了都逃不會來……也罷,畢竟是上官所命,我們去了趕快回來就是。應該能逃過此劫!這些韋家人也是利欲熏心,這等惡兆他們也看不見嗎?”

      卻不知他們這是旁觀者清,石舫之上因為煉丹之時的復雜氣息糾纏,還有六丁六甲打掩護,所以并不能直觀的感受到那龐大的負面氣機。

      換句話說,就是被劫數蒙蔽了靈覺!

      “這丹藥快出爐了!”

      崔啖不知不覺間,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此丹要成了!奇怪,明明就是一爐中品的靈丹,怎么會讓我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丹成了!”甄道人暗道:“這是我頓悟成丹,乃是我平生丹道的大成之作,便宜了這些人了!”

      目光緊緊的盯著丹爐,那爐中的火焰不知什么時候轉為了純黑,幾乎要沖出頂蓋的束縛,爐耳中禁劾的火鴉躁動不安,幾乎不敢在噴火了。但爐火仿佛已經不需要火鴉來補充,那火焰盤旋著,一時蒼白,一時漆黑。

      一時冰冷徹骨,一時帶著焚燒一切的躁動。

      最后黑白火焰回旋如兩儀……

      不同于錢晨煉制元丹之時的自然而然,大道無形,這次如煉蠱一般的煉丹,孕育的卻是絕世兇物,出爐前氣勢可謂兇猛,聲勢浩大,卻正符合了甄道人和一眾看客的期待。

      這黑白兩色的火焰肆虐之中,一陣奇異的聲響從丹爐中傳來。

      “咔嚓”的細微聲響,讓甄道人的臉色猛然沉了下來,他扭動著脖子,目光停留在了通體紫紅,八頭異獸鑄像的爐身之上,眼瞳驟然縮小了一半……

      只見在渾厚堅硬的紫銅爐身上,一道細小的裂縫,竟然悄悄的蔓延了開來!

      青石舫上,水汽凝聚青石上形成的露珠化為血紅,如同斑斑血跡一般流下來……

      但此時已經無人注意這一點了!

      兩位鬼差抹著額頭不存在的汗跡,暗道:“上官,我們可盡力了!那丹爐里面的東西實在太可怕了!我們離得近一點,都有一種要被吞噬掉的感覺!”他們不敢再回頭,迅速的盡力逃向離這里最遠的方向……

      “這是……”甄道人滿頭大汗,心里提了起來:“要炸爐了?”

      “這一爐丹藥究竟被我煉成了什么?似乎一百多顆丹藥的藥性,都被融入了一顆靈丹之中……這莫非是丹王嗎?傳說中丹藥靈性若是太過,就可能有一顆丹藥生出靈性,吞吃了同一爐其他丹藥的精華,化為丹王!”

      “有了丹王這等神物,我以此成丹便是……丹王乃是元丹,煉化便相當于結丹。”

      “那里還需要什么蛟珠?”

      甄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在他目眥欲裂,極度想要挽回此丹之時,已經到了極限的丹爐終于赫然破碎,數十只火鴉從爐蓋中飛了出來,逃之夭夭,轟然爆炸開來的丹爐橫掃了整個石舫,盡管有禁制保護,還是將石舫炸塌了一小半。

      無數丹爐碎片,四下飛射,被韋家的幾位長老與吳伯一同祭起法器攔下,才免得一場狼藉。

      “等等……”本已經絕望了的甄道人驚喜的看見,在丹爐爆炸的原地,一顆渾圓的靈丹,正在散發著微微的青芒,懸浮在半空,猶如有著靈性一般。

      “怎么可能?”崔啖十分震撼:“就連那位前輩以罡煞之氣煉丹,也只是略帶靈性而已,這一爐平平無奇的靈藥,如何煉出這一枚猶如活物的靈丹?”

      吳伯面帶古怪之色苦笑道:“公子,只怕我們想差了!”

      “這丹會上煉丹的大丹師,或許并非那位前輩,而就是那位黑衣道人……人不可貌相啊!那位高人的丹術固然是神妙無放,但九真偏僻小郡之中,也有能化腐朽為神奇的高人啊!”

      甄道人來到那顆靈丹之前,心中難以抑制的狂喜,讓他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我丹道大成了!我練成了萬古丹王!”

      韋樂成臉色已經難以維持淡定,看著甄道人的眼神驚駭莫名,他心中已經推翻了對甄道人的種種利用,將其榨干收刮干凈的計劃,而是轉而思考起如何結交此人……這等丹師,已經不是池中之物,或許整個韋家未來都要仰其鼻息!

      “我丹道大成了!”甄道人狂笑道:“此丹出自百靈凝碧丹,因我頓悟而成。”

      “便叫百靈碧元丹……丹道將再增添一顆絕世元丹!”

      ………………

      “我的丹終于煉成了……”錢晨在數十里外負手看向遠方,平靜道:“此丹因斗法之念而起,因我一時靈感,以百鬼之氣盜取靈藥精粹,以五毒之神汲取天地濁陰之氣,以五仙牽引韋家眾人體內三尸百蟲,封入丹爐中如培育蠱王一般,令其汲取萬毒而成。”

      “可謂三尸萬毒丹……”

      “亦或是……”

      甄道人伸手向那元丹,在眾人或是貪婪,或是震驚,或是崇敬,或是驚駭的目光中,欲取下靈丹……這時候,已經有人暗中祭起了法器,甄道人背對眾人,卻握緊了手中的黑幡,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他準備萬全,手即將觸碰到了靈丹之際……

      一道黑色的光芒突然沖破了靈丹而出,一頭扎入了離得最近的甄道人體內,那光芒有眉有眼,宛若鬼物,長得卻是甄道人的面目。

      遠方的錢晨才緩緩念出它的名字——

      “亦或是……三尸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