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58章繼承自太上的惡趣味

  • 明尊 - 第58章繼承自太上的惡趣味字體大小: A+
     

      韋泰平帶來了一臉四匹馬拉著的馬車,只是將大梅樹搬上馬車,就費了他不少力氣。

      一片愁云慘淡之中,夕陽漸漸斜下,從九真湖的方向最后的余暉斜照在大地上,遠方的地平線處,一個模糊的身影漸漸清晰。

      錢晨背著傘從遠方而來。

      韋泰平看到這熟悉的身影微微皺眉,他并不覺得一個練氣修為的散修,能有什么妨礙,身后有村民小聲說:“這不是那個給姜家小子下咒的妖道嗎?”他還沒說完,就被人迅速的捂住了嘴巴,錢晨還未走近,就有一個人從旁邊跑出,噗通一聲,跪在了錢晨身前。

      姜翁老淚縱橫,將懷中抱著的小孫子,捧著給錢晨看。

      錢晨嘆息一聲:“稚子直言,竟遭如此橫禍,此事實有我之過!”

      便抱起那孩子,扶著姜翁起身,他似緩實快,一步跨出近乎數丈,看到韋泰平宛若一只蟲豸一般,眼神并無波動就從他身上略過。

      韋泰平剛剛露出冷笑,他只在肚子里算了一番自己這邊的人手,發現還是難以拿下一個有飛劍傍身,劍術還有些功底的練氣修士,就暗自發狠道:“便宜了你這一回!”

      錢晨伸手查探了一番懷中孩子的氣息,只是略微思索,看到旁邊梅樹殘根,突然伸手自懷中掏出那日韋泰平見過的那枚益氣純陽丹,他將靈丹化為赤紅的丹水,澆灌在梅樹殘根之上。

      只見瞬息之間,殘根吐露嫩芽。

      木樁之上,幾根新枝就此萌發舒展,時間猶如加快了百倍,一只新枝眨眼間便長到一人那么高,然后取代主干,褪去青皮,呈現木質。

      宛若一棵樹一生的幻境,那小小梅樹枝干漸漸虬曲蒼勁,只是瞬息之間已經長到了兩人高,從主干處抽枝發芽,樹干也漸漸展開雙臂,伸展的樹冠猶如冠蓋一般,籠罩了原來的那片天空,隨著枝葉落去,一朵一朵梅花瞬間開遍全樹。

      粉紅的梅花美得驚人,一樹都是花,紛紛落下,如同花雨一樣。

      錢晨在樹下矗立,梅花落在他的肩上,落在他寬大的袖袍上……這柔和的花雨卻絲毫沒有化解錢晨身上那種劍拔弩張的張力,仿佛一柄絕世鋒銳的利劍,在梅花落下時劃過,寒光映著梅花,梅花落在劍鋒上,卻如血花一般……

      韋泰平腦子嗡嗡,看著這超乎他已知的法術神通,近乎‘道’的一幕,心中只來得及閃過一個念頭——“那顆,就是他用來換圖的靈丹?”

      甄道人品鑒此丹的神情,此刻還記憶猶新——丹色太純,沒有丹師火煉造就的痕跡,丹藥太輕,沒有丹蠟……劣質靈丹……不過偽丹而已……

      這一刻,他想拉甄道人來看一看。

      他帶來的家丁更是不堪,有人腳軟癱倒在地,更多人則失神的看著這一幕,小聲嚷嚷道:“真……真仙啊!”

      一樹梅花落盡,青澀的梅子出現在枝頭,迅速的變黃,隨即染上一層薄薄的殷紅。

      錢晨信手摘下最紅艷的一顆梅子,將它撥開,喂到那孩子的口中。梅子酸軟的汁水瞬間滲透了那孩子的咽喉……姜翁雖然也震撼于這梅樹花開結果的一幕,但終究還是緊張自己的小孫兒,看到錢晨喂下梅子,小孫蒼白的臉色就是一緩,心里才松了一口氣,轉而看到孫子還沒有醒來,又提的更高了!

      孩子的嘴唇也漸漸恢復血色。

      只聽‘咳咳!’的一聲,那孩子緩緩轉醒,卻有些呼吸不暢,臉色憋得通紅,錢晨輕輕拍打他的背部,為他順氣,那孩子才一聲大咳,吐出了一只拇指大小的癩蛤蟆。

      剛吐出癩蛤蟆,孩子就悠悠睜開眼睛。

      喚了一聲:“耶耶!”

      姜翁登時淚下……嗚咽著道:“虎子,耶耶在這里。”

      那孩子轉動著清澈的眼珠,看到了錢晨驚喜道:“神仙爺爺……”

      錢晨笑著將他還給姜翁,不禁摸了摸自己的嫩臉暗道:莫非自己氣質老成的太明顯,叫這孩子都能一眼看穿?

      韋泰平此時那里還顧得上其他,扔下拉著梅樹的馬車,就想悄悄離開,他剛抬腿就突然腳下一軟,一個通法境界的修士,竟然一頭栽倒到了地上。韋泰平感覺渾身酸軟,剛準備開口求饒,一個墨綠色的影子突然跳進了他的嘴里,韋泰平只感覺喉嚨一滑,一個活物就躥到了他的肚子里。

      這時候,韋泰平感覺自己的力氣突然恢復了,也顧不得計較剛剛鉆進他肚子里的是什么,站起來連滾帶爬的跑了!

      那一幫家丁也急忙跟上。

      整個過程,錢晨始終連看他們一眼都奉缺。

      姜翁下拜道:“恩人對這孩子有兩次活命之恩,他只有個小名叫虎子,如今仙長對他恩同再造,還請仙長為他取一個大名!”

      “他姓姜?”錢晨逗弄著孩子笑問道。

      姜翁點頭道:“正是我親孫!”

      錢晨登時想起太上那抄襲前世種種的古怪惡趣味,摸了摸下巴笑道:“既然如此,就叫他姜尚吧!日后若是取字,也可以叫子牙!”

      那姜翁聞言,臉色卻有些古怪。

      錢晨扭頭看他,只聽姜翁吞吞吐吐道:“仙長,在下就叫姜上啊!”

      錢晨登時愕然,然后不禁大笑道:“要不叫哪吒?小名三太子?”

      姜翁連忙擺手道:“這可當不得,當不得,姜尚挺好……姜尚就好。老朽空活了五十有余,別人都是姜翁、姜翁的叫……我改個名就好!”

      “別呀!”錢晨寬慰他道:“五十不老,看姜翁這身板,說不定八十歲還大有可為啊!”

      姜老漢只是推拒,就定下了這孩子的名字。

      錢晨了卻了因自己而起的一樁因果,轉頭看了數十個傷勢不輕的村人一眼,留下一句:“這一樹梅子,便都留給你們罷!”

      他左手背傘,悠然而行,徑直遠去……

      這次只是來略微收拾一下首尾,真正的后患還等著他去鏟除呢!

      眾人還沉浸在剛剛發生的那一幕中,目送著仙人遠去……

      這時候瘸腿的石家小子,迅速拾起一顆掉落的梅子,張嘴啃了一口,很快就發現自己腿上的傷口開始愈合了,就連傷到的骨頭也沒有大礙……

      “梅子……這是仙梅,活死人,肉白骨啊!”石家小子驚喜呼喊,丟下拐杖便往樹上爬……他爬到樹冠,用手摟下大把的梅子,這時候,回過神來無論受沒受傷的村民都一哄而上,搶奪樹下落得幾顆梅子。

      石家小子連忙將梅子往地上扔,大聲道:“別搶啊!仙人說了,人人都有!”

      一邊扔,一邊把大個熟透的梅子往自己懷里裝……當先搶到梅子的村民,都把梅子分給自己受傷的親人,不一會,就連剛才被踹倒的鄉老都能扶著樹站起來,一邊哼哼,一邊啃著酸倒牙的梅子,臉皺成了一團,好似一朵老菊花。

      姜翁沒有和眾人搶奪梅子,只是寶貝的舉起自己的孫子,笑道:“姜尚,姜尚,姜尚姜子牙……這是仙人給你起得名字啊!一定會大有作為的……能當上咱們大晉朝的宰相……不,要當就當仙人!仙人中的宰相……”

      里正滿頭大汗的擠出人群,把撿到的梅子分給了姜翁幾個,討好的笑道:“看來咱們村的貴人,要應在虎子身上嘍!虎子,將來你長大了,可不能忘了你申叔!”

      “你都爺爺輩了!”姜翁舉著小姜尚道:“這是申爺爺……”

      “申爺爺!”小姜尚咿咿呀呀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