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56章宵小算計,可當1劍?

  • 明尊 - 第56章宵小算計,可當1劍?字體大小: A+
     

      甄道人前腳害了那孩子,心里卻渾然沒當一回事,回到韋府后暗暗思忖:“我入這韋家,本是想借助這家的權勢,為我找到那盜走我異蛇尸骨的人。未想卻在一個練氣修士身上,看到了一柄更好的飛劍胚胎,而且此人十有八九就是壞我好事的那人。”

      “這般對他出手,也不算無緣無故了!”

      “只是前次試探韋家,韋樂成是個老狐貍,完全沒有替我火中取栗的心思,本待誑騙他們殺了那小子,我就借機竊走那把飛劍,就此遠走高飛,一應首尾都留給韋家處理。”

      “但如今看來,那韋樂成只想圖謀我的煉丹之術,根本沒有替我趟路的心思。昨日為了得其信任,不得不漏了一些本事給我那便宜徒弟,這韋家自有一些煉丹的傳承,只是遠不如我師門傳授。老子這一脈,向來單穿……不到壽元將盡,絕不收徒。”

      “這便宜徒弟……”

      甄道人眼中閃過一絲兇光,心里冷笑道:“既然你們不想出手,那我就不得不逼你們一下了!”

      便起身喚來韋泰平,韋泰平拜過師父,卻聽自家這便宜師父提點道:“你今日拜在為師門下,奉上了許多禮物,為師也當有所賜下。只是我這一身法器,都是性命交修的根本,輕易予你不能……非得為師坐化之后,才會把一身法器傳下。”

      “韋家雖有些家底,可皆在那幾個修為深厚的長老手中,只有自家親近的晚輩才會賜下,你父親又正值壯年,家底還要留給你大哥。”

      “所以我看你手中也沒什么法器……為師這里有個機緣予你!”

      韋泰平大喜過望,原本還想著學了這便宜師父的煉丹之術后,便找個機會,與父親一起暗算了這甄道人,取得他一身法器。但又有些擔憂,父親向來更看重大哥,雖然是自己的師父,但能落在手中的未必有多少。

      沒想到這里卻還有機緣,當即磕了兩個頭道:“謝過師父厚賜!師父恩德,徒兒沒齒難忘!”

      “先別忙……”甄道人笑道:“這機緣還需你自己用心,這是一件上好的法器胚子……前日我除去那異蛇的時候,卻發現三陽鄉的那株大梅樹別有玄妙,卻是扎根一股地煞陰氣之上,所以才讓那異蛇成了氣候。”

      “這梅樹乃是異種,汲取煞氣已有百年,接近成材,乃是祭煉法器的上好胚子。”

      “你伐了那樹,用功祭煉,卻不難煉成一件上好的法器……”

      甄道人又提點了他幾句,韋泰平自然是滿口應諾,高興的退下,這時候他滿心都是那件未來的法器,貪欲熾心,更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陰霾,蒙蔽了他的神智。韋泰平告退后,剛想把這事稟告父親,卻轉念一想——

      “父親向來偏愛大哥,若是得了那靈材,轉頭還是賜予大哥了怎么辦?”

      “還是先把東西搞到手,生米煮成了熟飯再說。”便喚來自家的親信,一幫子惡仆打手,在眾人的擁簇下,大搖大擺的往三陽村而去。

      錢晨那一夜在九真湖上舞劍過后,便進入了大澤邊緣地帶探索。人道深山大澤多龍蛇,并非虛言。錢晨一路過來,也不知道見了多少種毒物蛇蟲,天生萬物自有其能,許多蟲豸弱小的一捏就死,但若是結丹修士稍微大意一些,都會被要了性命去。

      比如毒沼之中含沙射影的毒蜮,或是細小的肉眼不可見,常常成數億萬只為一群,飛騰起來如同白霧的蛡。

      期間憑著感應靈覺的微妙,錢晨也發現了幾股煞氣。

      只是要么太過駁雜,要么就是本質太差。

      上乘的煞氣源自地陰濁氣,而如尸體堆積,污穢滋生,蟲蛇孽滋,乃至男女之事都能產生煞氣,諸如桃花煞,就是一種源自陰陽**的異種煞氣,這些煞氣雖然也是異種元氣,但比起七十二地煞中的種種奇異元氣,本質上就下乘許多。

      而且這樣的煞氣,秉承萬物造化而生,比起天地造化來更多了一股駁雜。

      所以上乘的煞氣必然也精純,下乘的煞氣通常也駁雜,本質下乘卻又駁雜,對于錢晨來說,那就根本不能用了。

      倒是地煞毒瘴伴生的靈藥往往品質不錯,錢晨也出手采取了一些,通常只取三成,約三一之數那么多。

      這是為了給靈藥留根,也是不竭取造化之意。

      雖然這大澤如此深邃廣大,錢晨就是傾盡全力也摘取不完,就算九真郡乃至天下的江湖客們都闖入大澤采藥,也耗費不了大澤萬一的底蘊。但錢晨是從前世工業社會來的,深知人類肆無忌憚的采集資源,能對環境產生多大的破壞。

      他雖然不會對這個世界還處于擴展生存空間的人族說三道四,指手畫腳,非得高高在上的肆意批評這些為了一株靈藥提著腦袋冒險的江湖客,乃至苦苦掙扎修行的散修們貪婪無度……但自己遇到同樣的情況的時候,通常都會留一分余地。

      畢竟錢晨并不缺這點東西……

      留一些給這里的生靈,看似浪費在了蛇豸毒蟲口中,但這些守護靈藥的蛇豸毒蟲又何嘗不是靈藥生長循環的一部分呢?許多靈藥,還正需要這些生靈才能繁衍擴大種群,不然大晉富有十三州之地,也不會只有這些險惡之地才有如此多的靈藥滋長。

      錢晨乘著飛云兜,狼狽的從大澤外圍出來。

      今日除了收獲了一點靈藥,最重要的還是知曉了大澤其中的險惡,澤卦通陷,這大澤之中除了妖獸毒蟲瘴氣陰煞,居然還有許多天然的陣法。都是陷陣困陣,配合毒蟲瘴氣,有不測之威。

      更險惡的還是大澤的壞境,比如錢晨遇到過的空青澤,表面看上去就是普通的爛泥塘,但其實爛泥乃是一種毒蠅傘的靈菌腐爛而成,其中不但有無數毒蠅產卵,而且這爛泥比水輕數十倍,宛如泡沫一般,被風一吹就會楊起,沾上皮膚一點,就叫人全身腐爛,成為毒蠅卵孵化為蛆的養料。

      錢晨一直乘著飛云兜,從來不落地,若非眼睜睜的看著一條通體赤紅的異種大蟒墜入潭中,還發現不了這種兇險。

      那吞吐瘴氣,修為不弱于錢晨在梅樹上鏟除的同類的赤鱗大蛇,眨眼間化為一灘腐肉,其上的蛆蟲見風就化為毒蠅……發現錢晨就一窩蜂的撲上,逼著錢晨拿出了七煞幡,才將它們消磨殆盡。

      如此重重危險,讓錢晨不得不時時刻刻駕驅著飛云兜貼地飛遁,又張著天羅傘以防意外。

      這期間他遭受到了猶如枯枝的毒蛇,三尾的毒蝎,兒臂粗的蜈蚣,細小的猶如發絲的毒蚯,各種奇怪的兇物的襲擊,讓錢晨不禁疑惑,這等遇險的頻率,那些只有武功傍身和能用一些法符施展尋常法術的江湖客們,是如何活著從這里帶著靈藥出去的?

      錢晨知道這些江湖客會走前人探索過的入澤道路,還懂得如何去躲避一部分毒蟲妖獸。

      但能憑著這等微末的本事活著出來,也實在是讓錢晨感慨生命的無限潛力。

      從大澤出來之后,錢晨依舊飛入清冥采九天清靈之氣,然后落在湖面上展開一朵青云,端坐其中煉氣修行,將之煉化為本身真氣。

      錢晨并未將真氣凝練成真符,化為本身法力,他準備將真氣品質凝練到九天清氣的程度,再看看能不能借助道塵珠凝練先天一氣太清神符。如此成就太清法力,蘊含真力之強,號稱永恒。

      便是指錢晨一道真符法力,甚至有可能造成元氣永恒的變化。

      縮物便是永久縮小,那一股法力永不消散,永恒常在,就是點石成金,也不會退轉,千萬年也如真金一般。沒有修士憑著絕大法力消磨那股太清法力,一切幻化,變化皆成真實。

      乃是煉假成真的極妙境界。

      從入定中轉醒,錢晨悠悠的伸了一個懶腰,放開禁制讓湖面上的微風吹拂進來,清爽的湖風拂面,驅散了骨子里淡淡的疲倦,錢晨高臥云床之上,任由飛云兜在湖面上飄蕩,云床悠悠蕩蕩,湖面極靜,只有水鳥飛過水面的影子。

      在享受這安寧寂靜的時候,一只耳道神不知什么時候溜了過來,就要趴到錢晨的耳朵里。

      錢晨伸手一指,把這小東西按在指頭上,笑道:“你別趴在我耳朵里,就這樣說……若是消息對我有用,我這里有好東西給你。”

      說罷掏出一點玉屑托在指尖,確是錢晨覺得這般捏碎靈丹也挺好用,進入大澤的時候,騙開一些守護靈藥的小東西,別有妙用,便又捏碎了一顆,放在身上,專門用來打賞這些小精怪。

      耳道神迅速飛竄到錢晨指尖,黃豆大的小人坐在指尖上,抱著自己腦袋大的玉屑美滋滋的啃著,一邊咿咿呀呀的說些什么。

      錢晨聽著耳道神打小報告,臉上的微笑漸漸消失了,只剩下一片幽深。

      不久后,一道劍光劃過湖面,落在了焦埠鎮外,早就尋找他多時的鬼差連忙顯化身形,拱手道:“可是那梅樹除妖的仙長,城隍大人派小的來,有事稟告!”

      錢晨瞥了他一眼,面色冰寒道:“你的來意,我具已悉知。”

      “告訴城隍,我錢晨不二過……他這份情,我承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