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55章塵世不自由

  • 明尊 - 第55章塵世不自由字體大小: A+
     

      “姜翁……姜翁!”里正興奮的從村外跑來,跨過姜家的籬笆,激動的鞋子都掉了一只。他顧不上撿起,對聽到呼喊從房內出來的姜老頭道:“仙人……救你家孩子的那位仙人又出現了!昨日有大鼉襲船……又有仙人出手,一指降服。”

      “傳說仙人還提起咱們村的大梅樹,說起自己曾在此斬妖!”

      姜老頭忙道:“里正,你這消息可真?”

      “這是我在衙門當差的侄子親口跟我說的,那還能有假?你快與我一起去鎮上,拜謝仙人,也許能續上這段緣分,為你那小孫兒增添一些福緣不是?”

      姜翁連忙換上衣服道:“拜謝仙人,自然是要得。但老朽是真心感激仙人救我孫兒……至于什么福緣的,平平安安長大就是福……救命之恩,總是要帶著孫子叩拜一次,免得人家說我們村人不懂禮數,天大恩德也當做看不見。”

      他叨叨絮絮的說著,顯然心中并未像表現的那么平靜,系扣子的手都有些顫抖。

      姜翁抱來孫子,對他道:“今天帶你去給救你的仙人爺爺磕頭,你可不許再胡鬧。”那孩子乖巧出的點頭道:“我曉得的啦!”

      三陽村的人,早在里正大聲呼喊的時候就被驚動了。看到姜翁帶著孫子穿上新衣走出門,左鄰右舍都抱著菜籃子,捧著籮筐站在院中對姜翁道:“姜翁,出門啊!是去鎮上嗎?”姜翁并不理會這些長舌婦的試探,他領著孫子從村中穿過,不一會就有十幾個村民穿著新衣跟著他,有的是想去看個熱鬧,有的則是抱著見見神仙,沾沾福氣的想法,還有的是想發財求子……

      姜翁知道這些好事者猶如牛皮癬一樣,甩是甩不掉的,只能叫里正領著他們,免得到時候亂糟糟的,沒有禮數。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焦埠鎮而去,沿途有人好奇問了緣故,聽到去拜謝神仙這么有趣的事情,當然也得跟上,所以一路上隊伍非但沒有掉隊的,反而越來越龐大。

      甄道人此時受著韋泰平的拜師禮,在當地頭面人物的見證下,焦埠鎮碼頭處披紅掛彩,甄道人在眾人的擁簇中,來到當日降鼉之處,那大鼉是一只從頭到尾約有八丈長的巨鱷,在河中猶如一艘小船一樣,鱷吻之上系著一根繩索,接在一桿黑幡之上。

      鱷鼉看到甄道人到來,腹部在水中發出雷鳴一般的鼓聲。

      這鼉龍本就是甄道人收服的靈獸,看到主人來了,自然擺出降服之態,惹得看客們一陣振奮大聲喧嘩,還有膽大的水手從旁邊的船上跳到鼉龍的背上,用手摸了一把背甲,河岸上登時傳出陣陣歡呼。

      許是有人站在背上不舒服,鱷鼉稍微擺動了一下身子,上面的年輕人就嚇得屁滾尿流,又倉惶跳回河中,朝著船上游去,頓時又惹來了眾人的嘲笑。

      那甄道人能降服這等兇物,叫旁觀者亢奮震撼之情難以自持。

      鼉龍幫的幫主帶著一眾手下奉承道:“仙長一指降服這作亂的鼉龍,當真是神通廣大,慚愧啊!本幫雖然號稱鼉龍,但每年被鼉龍吞吃的幫中弟子,沒有一百,也有數十,鼉龍為禍九真郡多年,向來兇狠可怕!當年朝中大儒來本郡為郡守之時,還曾寫過《祭鱷魚文》,呵斥此惡神不得為患。”

      “未想到大儒呵斥不得的鱷魚,卻被仙長輕易降服了!”

      “本幫初代幫主以此兇惡神物為名,就是希望幫中弟子,如鼉龍一般被它們視為同類,不再加害。”

      “誰知道……這鼉龍以同類相食,并不忌諱這些。”鼉龍幫幫主一副萬萬沒想到的樣子,惹人發笑。

      那些同為江湖幫派的會首,堂主們則在暗中不屑撇嘴,鼉龍幫以鼉龍為名是為了欺騙鱷魚,不被加害……騙鬼呢!鼉龍幫說的是此幫作風兇殘,猶如鼉龍捕食一般,幫中弟子覺得鱷鼉的兇氣很是配得上自己,才起了這個名字。

      現在才在仙師高人面前來裝老實……

      這邊喧鬧非常,自然也是給三陽村民指明了道路,負責維護安保的諸幫派子弟,聽聞是三陽村人來向仙人報恩的,他們也是聽過那個除蛟故事,當然不敢阻攔,就讓一行人來到了碼頭處。那里正知情知趣,遠遠的就大聲道:“三陽村人,受仙人除妖大恩,特攜得救小童,獻上本地瓜果與仙人品嘗……”

      聞得此言,前方聚攏的人潮紛紛分開,露出中間的甄道人和韋家,本地幫派的頭面人物來。

      飛魚幫幫主滿臉堆笑,對甄道人賀喜道:“仙長,這是受您大恩的村民前來報恩了!”

      甄道人不置可否,臉上不喜不怒,姜翁帶著孫兒走在人群讓開的道路上,有些迷茫的看著那一群人,他眼睛不太好,瞇著眼睛找了半天,也沒看到那個面如童子,少年道士打扮的仙人。別人看他一臉呆愣的樣子,便領著他到了甄道人面前。

      里正看清楚里面的情況,臉色就是一變。

      姜翁還是沒有找到人,那鼉龍幫幫主看他沒頭沒腦的亂撞,指點道:“你愣著干什么?這位就是施法除了你們村那惡蛟的高人……”

      姜翁看清那‘高人’的樣子,登時就變了臉色,他臉上閃過疑惑,震驚,憤怒,畏懼等等神情,遲疑了半響,才終于緩緩的低頭,準備跪下叩首……

      這時候他牽著的孫兒卻突然開口道:“可這不是救我的仙人爺爺啊!”

      此話一出,登時眾人神情就是一變,老江湖只是微微一愣,就轉而好像沒有聽到一樣,而年輕人更是屏住呼吸,說不出話來……讓氣氛突然陷入了沉默,這短暫而突然的沉默,讓在外圍的人就算聽到不到這話,突然感覺到身旁的人都不說話了,也不敢說話。

      還是韋樂成開口打破了這尷尬的沉默,他笑道:“小孩子記性差,才幾天就忘了人!”

      姜翁點頭如搗蒜,道:“這孩子從小記性就差……就差!”他拉進了手中的孩子,那孩子雖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感受到爺爺顫抖的手,也驚恐的不敢再說什么了。

      甄道人笑著走上前,姜翁恐懼的想要退縮卻沒來得及。

      他看見那甄道人笑道:“可憐的孩子……”

      就抬手摸了摸那孩子的額頭,這時候一道黑氣突然從姜家小童的額頭上竄出來,卻浮現有許多猙獰的面目,如同惡鬼一般,甄道人一聲大喝,嚇得那孩子一個激靈,道人手中發出一道白光,猶如飛刀一般將那黑氣斬為兩段。

      黑氣化為一股膿血墜落地面,血污涂滿了地面。

      “被人施了法術,迷了魂魄……唉!”甄道人搖頭嘆息道:“昨日那位道友被我拆穿之后,想來還是不服氣,這才鬧出了今日這一場亂子。他施法迷惑了這孩子的心智,又蠱惑這些村民帶著這孩子來拜謝我,然后再暗中操縱這鬼物,借了這孩子的口來壞我清譽。”

      “就算他心有不服,又何必殃及無辜呢?”

      姜翁的手都在顫抖,他險些抱不住懷里的孩子,那童兒剛剛還面色紅潤,十分精神,這一刻卻臉色蒼白,氣息奄奄。

      “這是迷魂之術的后患,我給你一顆丹藥喂他服下,回去修養一段時日就好了。”甄道人面帶笑容,仿佛真個和善一般。

      姜翁不敢多說話,唯唯諾諾的接過丹藥,捏在手中,抱著孩子要告退離去。

      此時見到仙人斬鬼這一幕的圍觀者,頓時就信了甄道人的這一番解釋。又腦補出了妖道不服,以迷魂術害人與仙人斗法,被斬殺了施法的惡鬼這一番大戲,登時又歡呼起來。韋樂成拉住甄道人道:“還是道友機警,沒讓那人再行不軌。”

      韋樂成拉住甄道人,給姜翁施了一個趕快離開的眼色……

      有韋樂成開口,那些頭面人物有開始吹捧起來:“果然是真仙人啊!”

      下方的村民也竊竊私語道:“原來竟然有妖人迷了姜家孩子的魂魄,難怪剛剛亂說話!”

      “我就覺得今天姜翁有些不對勁,那孩子經過這一嚇,怎么能好的那么快。原來是被鬼附體了!”

      “差一點就誤會了神仙!”

      “要不上去問問老神仙,我什么時候才能生男孩?”

      “這仙人有點眼熟啊!好像是石頭哥砍樹的時候……”

      姜翁死死捏著手中的‘靈丹’,抱著自己的孩子匆匆出了鎮子,出了鎮后,他就抱起孩子一路小跑了起來,途中還把手里拽爛的丹藥扔倒了地上,迎面的春風有些微寒,不知不覺間他的臉上已經是老淚縱橫。

      那里正不知什么時候也跟了上來,在姜翁腳下一絆,快要摔倒的時候扶了他一把。

      里正嘆息道:“這……誰能想到還有這么回事啊!”

      他懊惱道:“姜家老哥哥,我對不住你啊!”

      姜翁沒有再說什么,只是飛奔回家,將孫兒安置了下來,看著孫子虛弱的躺在床上,蒼白的小臉,神志不清,昏迷不醒,只能默默流淚……

      晚些時候,城隍正在廟中聽聞日游鬼差的回報,今日城中發生的一應事情,事無巨細,都被鬼差告知城隍。城隍聽完之后,冷笑數聲,對鬼差道:“差遣我治下所有陰差,前去打探此人下落。”說罷,城隍案前浮起一張白紙,上面畫著正是錢晨背傘的畫像。

      “看到此人之后,就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跟他說一遍!”

      那旁邊的廟祝遲疑道:“神主,那甄道人是韋家的座上客,是不是要告知韋家那邊?”

      城隍聞言一拍驚堂木,冷笑道:“你是韋家的銀子拿多了?忘了自己是誰了嗎?”

      “你是我城隍廟祝,不是韋家養的狗……”

      廟祝驚恐跪拜道:“神主老爺恕罪……老朽昏了頭了。只道韋家那邊是城隍老爺的血親,這才狗膽冒昧……”

      “是啊!我是韋家的老祖宗,但韋家聽得是家主韋樂成的話……敬重孝順,才是我的子孫。韋家敬是敬了,但都是敬在表面。什么時候順從過?不聽我的話,反而讓我給他們擔責任,擦屁股,我是他們的老祖宗,還是他們是我的老祖宗?”

      “韋樂成聰明啊!”

      “就算那小道士是道門真傳又如何?道門是有規矩的,他一不傷天害理,二不施法害人,難道得罪了一兩個道門真傳,還會被全家滅門不成?世家自成一派……但我這個城隍,卻是道院監督的,道門真傳奈何不了他,還奈何不了我嗎?到時候,人家往正一道那邊傳個話,為難我一個八品城隍,有什么了不得的?”

      “韋樂成想把那甄道人吃干抹凈,但得了好處的是他,擔著風險的是我。”

      “我憑什么為一群不孝順的子孫,擔著這些干系?”城隍冷笑道:“看在韋家這些年的供奉面子上,這件事情我暫且壓住,不送往道院那里去。當然……道院難道就不知道嗎?他們也在旁觀啊!說是人間正道……但誰心底沒有一點私心呢?道院這些年下發的供奉明顯不足……那些道士誰不想弄些丹藥補益修為?”

      “現在就看是這小道士的面子大,還是甄道人的丹藥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