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53章假靈丹

  • 明尊 - 第53章假靈丹字體大小: A+
     

      “你先別忙著施禮……”那甄道人傲然道:“該你受教的還在后面呢。”

      “尋常修士察覺不出丹藥中做下的手腳,雜質如何,藥性是否充盈,但若精修此道的修士可就不一樣了。因此除去丹會之外,若是有得人信重的丹師在,也可以通過品鑒靈丹的方式,做交易的中人。”

      韋泰平面露喜色,忙道:”道長說起這煉丹之事,如數家珍,想必也是內行,可否品鑒一二,叫我們開開眼界。“

      甄道人看著錢晨笑道:”道友可還想以靈丹相換地圖?若是能通得過我這一關……“他話里有未盡之意,只是轉頭看向韋泰平。

      韋泰平果然知情知趣,拍著胸脯道:“那我就做主,將九真大澤的地圖,換予道友。”

      錢晨自無不可,他害怕這甄道人不識貨,特地將原本準備用來交換的碧元淬靈丹收起,這等淬煉道基,根本真氣的靈丹效用還是不夠直接。這甄道人聽著挺靠譜,但萬一走眼了呢?換成了增長修為的益氣純陽丹……想必就不會看錯了吧!

      那益氣純陽丹色澤純紅,藥性卻十分溫和,又是元氣所煉,幾乎沒有雜質。

      錢晨將其托在掌心,那賣相實在是好,光溜溜,圓坨坨,靈覺一探入墜入溫泉之中,讓人通體舒泰。錢晨以為,這等靈丹決不至于讓人看不上。

      卻見甄道士接過靈丹,打量許久,突然嗤笑一聲。

      這一回,錢晨可是真驚到了。這可是他特意挑選出來賣相最好,藥性也最為簡單的靈丹了。還能出什么幺蛾子?

      只聽甄道人說道:“煉丹之道,十年燒火,三年苦修目術,才能觀察火色,通曉火候。再有十年揀藥,苦讀丹書,才能試以藥性簡單的靈藥煉丹。期間苦讀丹書數百卷,藥性熟知于胸……更要煉開鼻竅,能分辨藥性,從丹爐散發的藥香中察覺藥性變化。最后煉開舌竅,能品味丹藥中靈藥火候缺憾,不斷調整。”

      “如此三十年之后,才能正式開爐煉丹。”

      “一爐好丹,須得從靈藥開始挑揀,以舌嘗藥,察覺藥性淺薄濃厚,再以藥性定量,少一分,多一分,后面煉得再好,也都是廢丹。然后選擇合適的時序,地點,乃至煉丹鼎爐,都有訣竅,開爐之前,還要溫爐,祭爐……用什么水,什么火,都有講究。”

      “正式開爐后,火候隨著爐內藥性變化,一絲都不能有差。”

      “期間法力護持,又非得有一身渾厚的法力難以堅持……最后開爐之際,成藥的手法又有秘傳,期間各種手法又稱丹訣,乃是丹師視如性命的傳承,不是入室弟子,休想看上一眼。就連丹會之時,丹師也可以藏著施展丹訣。“

      “最后收藥手法且不說,就連收取丹藥童子的生辰八字,體質道基都有講究。純陽丹藥要用純陰處女,純陰丹藥要用純陽童子……”

      錢晨聽了暗自咂舌——煉丹居然如此難么?

      什么目術,鼻竅舌竅,不是突破感應之后,靈覺察微水到渠成的事情嗎?藥性根本就是天地元氣,只要能察覺元氣,自然就能觀察藥性啊?

      什么?火候變化還要用眼睛去看?

      不是靠靈覺嗎?

      還有為什么爐內的變化,要用鼻子去聞藥香來分辨?不應該是直接望氣嗎?

      藥性變化那么簡單的東西,也值得學十年?而且靈藥的藥性為什么要一種一種的背?諸天萬界每一界都有獨特物種,如此一來,豈不只能困居一地煉丹?遇到不認識的靈藥怎么辦?為什么不直接觀察藥性本源的變化,一切藥性皆是元氣,究其根本不變啊!

      錢晨有一種力學分析時用有限元研究生,遇到了操著經驗公式的大佬……

      雖然自己學了厚厚一本偏微分方程邊值問題近似解的有限元分析很辛苦,但那種硬生生背下來三尺高的經驗公式的狠人,是真的牛批!

      大有智商正常的大學生,看到靠硬背下九九乘法表,去解一元二次方程的智力障礙者,終于有所成就時,那種深切的同情和被激勵的振奮。

      如此強人,如何不令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錢晨煉丹之術比甄道人強上百倍,尚且如此佩服,那大廳眾人聽了這等辛苦的煉丹之術,一個個都愈發敬畏,就連韋樂成這樣的老狐貍都流露驚容,這世間的靈丹寶貴,若是甄道人真個懂得煉丹,其身份貴重,決不再結丹宗師之下。

      不知多少世家都要攀著結交。

      韋泰平更是露骨道:“道長知道這等辛苦,定然是丹道宗師,如此品鑒靈丹實在是讓我等大開眼界,若道長不嫌棄,我愿為道長門下奔走……”

      甄道人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岔開話題道:“品鑒靈丹,也離不開煉丹法門之中‘見聞稱品’四種訣竅。”

      “品鑒靈丹好壞,先觀其色。上品靈丹,丹色正而不邪,純而不艷……”

      “色澤越純正,說明雜質越少,火候一旦輕了丹色便會淺淡,而火候一旦重了,丹色又有焦痕。此丹看似色澤極正,存而不雜,以目術觀察,竟然毫無雜質……”

      錢晨仔細傾聽,這枚益氣純陽丹確實丹色極正,毫無雜質,為何此人嗤之以鼻呢?

      甄道人搖頭笑道:“但是煉丹者大概是做過頭了,這丹色過于純粹,居然看不到藥性的過度和靈藥熔煉的痕跡,丹從火出,卻連火痕都沒有了。而且就算是水煉靈丹,靈丹凝集總有一個過程,有人為造就的痕跡,高明的丹師連丹藥是如何凝結的,時間,過程都能察覺。”

      “這顆丹藥……竟然像是天然成就,天生如此一般,沒有半點凝結的痕跡……”

      “這是丹師煉出的靈丹?”甄道人嗤之以鼻。

      錢晨心里默默道:“因為是元氣所化,一體凝結。也沒有什么草木靈藥,更不需要借助草木的纖維燒煉成丹形……”

      “其次是聞……”甄道人把手上的益氣純陽丹遞給韋泰平道:“你聞一聞。”

      韋泰平把鼻子小心的湊到丹藥前,用力去嗅,他過度用力臉上都皺成了一團,惹得一旁隨侍的童子發笑,但韋泰平卻并不覺得自己滑稽,而是點頭道:“我用力去聞,也只聞到一股淡淡的丹香……根本沒有丹味。”

      “是的,丹香可以辨別藥性,此丹藥性倒是沒有問題,補氣養精,但這般淺薄的丹香,說明藥性也淺薄。”甄道人解釋道。

      韋泰平也察覺聞得丹香之后,自家真氣略有進益,只是微不可查,效力實在淺薄。

      當然他也分辨不出自己的真元也微不可查的純粹了一絲,更分不出有興奮效果的靈藥刺激真元增長和溫和純粹的元氣補益的不同。

      錢晨忍不住道:“香味太大,不會走味嗎?”

      “什么?”韋泰平沒想到還有人敢反駁,頓時感覺冒犯了自己心中的高人,不禁厲聲反問道。

      錢晨好心解釋道:“就是走失了藥性!”

      甄道人大笑道:“這就是第三個錯處……”他從腰間的豹皮囊中掏出了一瓶水晶瓶子,里面是淡淡透明,如同清水的液體,甄道人晃晃水晶瓶道:“這是丹蠟,丹師為了防止藥性隨著藥香蒸發,煉成靈丹后便會在其外表涂抹一層丹蠟,防止味道揮發,品鑒靈丹之時常常要用手搓開一點丹蠟,才嗅探藥香……”

      “你的丹蠟在哪里?”

      錢晨無法解釋,總不能說我煉丹之術完全超乎了你的認知,乃是用元氣煉丹,丹成之后,以惰性元氣化為丹殼,將那一股純陽元氣封入其中。這惰性元氣所化的丹殼,就相當于你的丹蠟了吧!

      這甄丹師腦子里,根本沒有元氣煉丹這種概念,說出來也只是更被認定是騙子。

      “這是市場定位錯了啊!高端的產品,就應該定位崔啖這樣的高端客戶。我跑來低端市場炫耀什么……”錢晨肚子里哀嘆。

      甄丹師最后掂了掂那顆益氣純陽丹,搖頭道:“最后,這丹你不覺得太輕了嗎?”

      “因為里面是一股元氣……”錢晨早已無力反駁。

      “只有三銖重,靈丹根據材質不同,草木靈丹重一錢至三錢,通過觀察雜質多少,稱量重量便能確定藥性。礦物金丹稍顯沉重,有八錢到三兩等分別。不同靈丹比重不同,往往根據重量便能算出其中藥性是重了,還是雜質多了。”

      “當然這些都十分微妙,需要因地制宜,不過無論哪門子的靈丹也沒有這么輕的!”

      “我都懷疑這只是一層殼!”甄道人冷笑道。

      錢晨暗自感嘆:“你說對了!這還真就是一層殼……”

      甄道人將靈丹拋回給錢晨道:“如此這般望聞稱……這等丹藥不配與我細品,就直接略過最后一步吧!此丹丹品下下等……雜質雖少,但藥性更是淺薄,雖然不是最差的‘毒丹’,比‘廢丹’稍好,卻也是‘偽丹’……并不值得那大澤地圖。”

      甄道人冷冷的看著錢晨,這時候錢晨卻在心里反思:“我什么時候得罪了這個甄道人?我都沒見過他啊!”

      “感覺對我有些惡意的樣子,要不要當場一劍做了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