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52章甄道人

  • 明尊 - 第52章甄道人字體大小: A+
     

      錢晨夾著天羅傘背著書箱,走進了焦埠鎮中。

      焦埠鎮是一座靠著碼頭發展起來的小鎮,附近有好幾條大河匯入九真大澤之中,所以從九真大湖出去,水路四通八達,只要走靠得住的航道,水運確實方便。加上每年各地江湖豪客,闖入大澤深處采藥……

      犀角鱷皮和貴重藥材從這里貨通荊、交二州,每年都是數千萬兩銀子的買賣。

      城中果然有許多江湖客,本地幫派的漢子在腰間揣著三尺長的柳葉短劍,吳越劍擊之術盛行,錢晨看他們的腳步移動,都是有功底的。

      還有挎刀帶劍的江湖客來來往往,抄著南北的各色口音,空氣中泛著酒氣和藥香。

      末藥、降真香、龍腦香、安息香、蘇合香、艾蒳香……這些都是大澤深處植物分泌的香藥,還有丹砂、犀角、鱷皮、象牙、空青、杜若、石斛、靈珠、美玉……各色物產,堆積在商鋪里面,運送往碼頭處準備隨船帶走。

      錢晨孤身一人,背著把傘就闖入此地,好像豺狼堆里突然冒出來一只白兔子。惹得那些混江湖的好漢,用各色的眼神打量……

      好在光天化日之下,還無人敢行兇。

      焦埠鎮完全圍繞著碼頭建立的縣城,故而各色的商鋪都在湖邊,此地多有酒樓妓館,藥香鋪物產店,錢晨尋了一家店鋪問了問路,才知道本地有名的大戶不少,但唯一稱得上世家的,只有韋家。

      韋府就在距離碼頭不遠的烏衣巷內。

      “這韋家什么門第,住的巷子敢叫烏衣巷!”

      錢晨來到一條只有九尺寬的小巷前,巷子里只有幾戶人家,占地卻與碼頭區仿佛,每一家都是數座建筑群的園林,占地與錢晨前世去過的拙政園仿佛,端是深宅大院,總體面積不讓于上個世界的四海堂。

      錢晨從巷口緩步走了三刻,才看到韋宅的大門。

      朱紅色的大門上銅釘數排,兩只金漆虎頭銜銅環的門環威嚴猙獰,以錢晨的法眼去看,卻有兩只真老虎的魂魄被禁劾其上,是用白虎血祭過的兩件法器,尋常的鬼物到了門口,還沒等那兩尊石獅子開口咆哮,銅環上的虎頭就能吃掉它們。

      錢晨拉了拉銅環,輕輕敲了兩下,沉重的銅鳴聲如同虎嘯,有一種十分威嚴的感覺。

      韋府內極為安靜,若不是錢晨望氣看到了其上有數百人的血氣沖天而起,還以為府上沒人呢。他剛敲響銅環數息,便有人悄悄的拉開了偏門,一個穿著綢緞黑衣的門子從門內探出頭來,依照慣例,錢晨應該奉上拜帖,言明幾時幾刻來訪,然后仆人奉貼進去,過了管家幾關,才能得到主人的答復。

      整個過程,讓門口的客人等上幾個時辰都不夸張。

      錢晨不耐這么等候,而且他沒個來歷,奉上拜帖也沒人理會,只怕在門口等上三天都沒結果,所以他便故意漏了一個巧,隨手一捏,將一張符紙疊成了紙鶴,對門子道:“麻煩閣下領路,對韋府主人言同道來訪,希望一會。”

      說罷紙鶴就撲閃著翅膀,飛到了門子面前。

      這時候門子哪里敢怠慢,急忙請錢晨進門,自己跑去向管家匯報……管家也只得領著他進了正堂,找到正在待客的韋家主。

      韋家家主正在正堂設宴款待一位黑衣道人,陪坐的人就有許多,不光是韋家的子弟,就連附近鼉龍幫、四海行舟舫、九真商盟、飛魚幫的頭面人物,都有來赴宴。

      韋家家主韋樂成正在推杯過盞,氣氛其樂融融,看見自家管家領著一只紙鶴前來,那張紙鶴垂首點了三點,再在空中展開,化為一紙信箋落入韋樂成手中。錢晨在符紙上寥寥寫了數行,言散人錢晨拜見韋家家主云云……

      坐在韋樂成下手的是他的二兒子韋泰平,只看了那不合拜帖格式的抬頭,便不屑道:“不過是一手左道小術,就拿出來獻丑,如今什么江湖術士都敢登咱們韋家的門了嗎?”

      韋泰平說罷,面向那黑衣道人,馬上換了一副表情奉承起來。

      “甄道長道行高深,為人還如此謙遜……若非今日那大澤深處的大鼉潛近碼頭,險些沉了咱們韋家的貨船,卻難見到道長出手。道長擒拿鱷鼉只在反手之間,讓小子心向往之,這才百般相請……辛得道長垂顧。”

      黑衣道人眉骨奇高,卻是先前在三陽村出現的那位旁門修士。

      他笑瞇瞇的舉杯道:“只是些小事,韋公子言過了。”

      座上眾人紛紛奉承,這甄道人有通法境界,兼身上法器也有幾件,在散修之中算是修為不凡之輩了。在場眾人除去韋樂成之外,沒有一人比得過。花花轎子眾人抬,反正奉承話又不要錢,若能結一個善緣,又何必憐惜這點口水呢?

      錢晨隨著管家走進來的時候,就聽見了甄道人在眾人口中的‘凜凜神威’,一指擒鼉的大能。

      當即就慚愧了。

      “我這抬轎子的江湖手段還沒入門啊!還以為顯露一手,順利進了這高宅大門,算是有些手段了。現在看來,就像自薦的三流術士一般,早知道不搞什么紙鶴傳書了。門檻太低,我若縱劍光進來,營造冷漠劍仙的人設,也不至于如此被動,搞的好像開口求人一般!”

      錢晨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手段,人家出手是被請進來,而自己卻是‘求見’……

      一下子就被比的逼格全無啊!

      那甄道士看見錢晨進來,眼中一道異光閃過,口中話鋒一轉,貌似無意的提到焦埠鎮人杰地靈,風水奇佳,附近有一株大梅樹冠蓋大數畝。

      這時候就有人知趣的接過話頭,提起了不久前三陽村發生的事。

      那鼉龍幫二幫主繪聲繪色的講起了大梅樹中藏奇蛇,高人路過有所察覺,賜下法器而除妖的故事。

      這時候黑衣道人一直在觀察錢晨的表情,卻見錢晨渾不在意,并未顯露什么特別的表情。

      “難道不是此人?不對……哪有那么巧,一個路過的修士才除去了我養的大蛇,又有一人來焦埠鎮韋家拜訪?”

      黑衣道人有心試探,便開口笑道:“說起來也是巧,那正是貧道路過三陽村時,順手所為!”說罷就留意錢晨的表情,卻見錢晨聞言抬了抬頭,有些疑惑的樣子。說他沒反應嗎?似乎又有動容,說他有反應嗎?又不似被人冒了名那般惱怒……

      黑衣道人不怕被拆穿,錢晨若是現在扔出大蛇的尸體,定然能落了他的面子,但他也可以確定錢晨便是壞了他好事的那人。日后或是謀奪,或是算計,怎么也能把那大蛇尸骨弄來。至于面子,修道人的面子算什么?縱然丟了臉,能傷他一毫嗎?

      但錢晨這等反應,正介于瓜葛似有似無之間。

      實讓他難以判斷……

      “此人有些城府!”那甄道人心中念頭轉了幾轉,還是決定出手試探一番,就算因此交惡此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正江湖一別,永無相見,此等因果并無什么掛礙。

      錢晨那是真不在乎……他只是有些詫異,這黑衣道人修為不弱,鏟除一只蛇妖只是小事,為何還要冒著丟面子的風險,領了別人的功德?他也沒什么興趣拆穿別人裝逼……

      常言道:阻人裝逼,如同殺人父母……

      當即平平靜靜的拜見此地的主人,韋家的那位家主韋樂成。

      韋樂成倒也不冷落錢晨,請他入座之后,便笑道:“道友所來,是為何事啊?”

      錢晨既然已經見到正主了,也就不再搞什么花哨,老老實實道:“在下欲入大澤采藥,道途陌生,唯恐迷失道路,便想向家主以靈丹求換一份大澤地圖一觀。”

      韋樂成還未答話,就見那甄道士插話道:“哦!竟然有靈丹相換,若是品質上佳的靈丹,這買賣倒也不虧,若是靈丹品質不佳,想換大澤秘圖這等干系人家家業經營的重寶,就有些不合適了。”

      他笑道:“這靈丹可是道友親自煉的?”

      錢晨點頭道:“卻是在下親手所煉,品質應該不差,一份秘圖在下自問還能換得。”

      甄道人聞言搖頭道:“既然煉得靈丹,為何這般不懂規矩?”這話說的眾人一愣,不知道甄道人為何突然為難起了前來拜訪的小道士。錢晨也有些不解,好在這也不值得他有什么脾氣,依舊好聲好氣道:“這位道友從何說起?”

      甄道人這才揮袖一掃桌面道:“你拜帖抬頭便是江湖散人,可見沒個來歷……丹藥入口那是何等重要的東西,一旦丹師有了什么歹心……豈不是壞了我們這一行的名聲?因此非有明確出身來歷,知根知底的丹師所煉的靈丹不能流通……尋常不知來歷的散人,拿著靈丹就要換東西。”

      “你覺得合適嗎?”

      錢晨聞言,便反省了自己的輕妄之心。先前崔啖得丹視如珍寶,不知不覺間就抬高了錢晨對自己靈丹的期許,雖然氣丹很是神妙,在識得此物的人眼中萬金難求,換一份地圖只能說還輕賤了些……

      但常言道:寶賣識貨者,物予有緣人。

      他錢晨沒名沒姓,又不能說是太上道真傳……這般煉制的靈丹,拿出來放言要交換世家每年入澤吃飯用的地圖,確實輕妄了一些。應該拿出不識貨的人也曉得價值的硬通貨才是。

      比如說他乾坤袋中堆積如山的法器胚胎和材料!

      錢晨便輕輕頜首道:‘是在下冒昧了!若是靈丹不許,在下還可以……“

      甄道人抬手打斷他,繼續說:“所以依著丹師的規矩,初到一地,未曾揚名的時候,要賣丹換丹須得設下丹會——在有意買丹換丹的同道面前,以當地同道提供的靈藥,親手煉制靈丹。以示坦蕩,受眾人監督,以防丹師在丹藥做下什么手腳。”

      “為何不請有意買丹的人親手檢驗?”錢晨好奇的問道:“仔細檢驗,雖然不能防住全部的手腳,卻也能察覺七八成的端倪吧!”

      甄道人露出一絲冷笑,似乎奠定了錢晨果然是外行人。

      他譏諷道:“丹藥中埋伏手腳,尋常修士如何能查驗?”

      錢晨愕然:“不能嗎?”

      這時候就連才入修行門檻,在宴中隨侍的韋家童子都不禁掩著嘴偷笑了起來,曉得這是個門外漢。錢晨仔細思量才恍然,世間修士突破感應門檻比他想象的還要粗糙,原來不能感應靈丹元氣微妙的修士,遠比他想象的多。

      一顆靈丹藥性是否純粹,要感應元氣之微妙……這對于道門真傳來說,就是靈覺一掃的事情。

      沒想到在世間,卻也算得上一手絕活了。

      錢晨繼續自省,自己又犯了想當然的錯誤,總是拿著自己的眼界水平,去衡量世間的散修乃至世家子弟。從崔啖的修為水準可以看出,如自己大敵妙空這樣的結丹魔修,其實已經可以算得上世間的魔道巨擘……

      自己卻覺得妙空好像被太上道一捏就死了……雖然面對元神真人的確如此。

      但人家好歹滅了樓觀道滿門呢!

      在這世間,元神真人只怕已經是如上古神仙一般的傳說了。

      就連做輪回之地的任務時,那個底蘊遠不如中土諸天的小世界,錢晨所見的那些——如十二元辰這般的人物,也已經是一界最頂尖的高手,可謂一界精蘊所在。

      他們的見識修為,或許不如中土尋常修士。但無論資質,心性,乃至根基其實都已經是一等一的人杰了。

      中土雖然人杰地靈,但最杰出的那一小撮都在道門、佛門、魔門的真傳里,剩下稍遜一籌的散布這廣大世間,紅塵只占據百一之地。余下的尋常世家弟子、散修人杰雖然見識、修為不弱,但比起那些能成為一個世界絕頂高手的精中之精,無窮歷練,乃至個人素質要求,還是差了許多。

      “我以為此世修士的平均素質,大概有我的十分之一,現在看來還是我樂觀了!果然,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啊!”

      錢晨不禁感慨,對甄道人微微一禮,道:“受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