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51章旁門心機,瘴氣兇險

  • 明尊 - 第51章旁門心機,瘴氣兇險字體大小: A+
     

      三陽村外大梅樹下,一群村民高舉火把,映照此地一片通紅,那石家小子高聲道:“這大梅樹中藏著大蛇,差點害了姜家小子的命,它還害死了我爹。今日雖然有仙人除了蛇禍,但留著此樹,早晚是個禍害。”

      “先前我爹死的時候,就應該砍了這棵鬼數。”

      “偏偏村里有老人說梅樹樹冠大如車蓋,能保佑咱們村出貴人……”

      石家的小子說著就要投擲火把,引著樹下堆積的薪柴,這時候卻有人冷笑道:“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這一棵風水樹你們燒了,就等著家破人亡吧!”

      石家小子聽了大怒,看向左右道:“是誰?是誰說的這話?”

      聲音傳來之處,村民紛紛回頭,挪開腳步,不一會就顯露出一個黑袍的道人,此人眉骨奇高,猶如額頭上長了兩只角,一頭白發蒼蒼,長須垂在胸前。右手握著黑幡,上書‘六甲奇門……頭戴高冠,猶如雀尾屏幡。

      這等江湖術士的打扮果然把村民嚇住了。當下所有人都有些躊躇,不敢在上前舉薪焚樹。

      石家小子見狀語氣也弱了三分,只是梗著脖子道:“你是什么人?我們村的事情,輪得到你來插嘴嗎?”

      “貧道不是什么人,只是不忍因你一時妄為,禍害了一村無辜百姓,所以才仗義直言。這棵梅樹為何長的如此精奇?你們可曾在其他地方,見過這般高大的梅樹嗎?”道人攤手問。

      村中百姓議論紛紛:“這等大梅樹確實少見,不然也不會不舍得砍伐。”

      “這有高人來阻攔,不會是風水樹吧?”

      那道人拂須笑道:“若非長在奇地上,怎能生出如此奇樹,既然有此奇樹怎能不與本村氣運關聯?正所謂門前有槐,位列三公。樹冠如蓋,必出貴人。你們村后有這般一棵奇樹,為何不好好保護,非要一把火燒了它?”

      “如此必有橫禍……”

      “你知道什么?”石家小子怒道:‘這樹里面有蛇,毒死了我爹,還差點吃了人……“

      那道人眼中閃過一縷奇光,貌似不解的追問道:“哦?這如何說起?”周圍的村民七嘴八舌的將白天發生的事情經過,告知了這道人。

      那道人嘴角浮現一絲冷笑,轉眼即逝,他裝模作樣的掐指一算,搖頭晃腦道:“原來如此,難怪你們村有此奇樹,氣運卻不能勃發,原來是被此惡蛟竊取了氣運。你們想,若非有此奇樹的氣運,這大蛇如何能成就這般氣候?”

      “這大蛇的尸骨可在?若是能有這差點化蛟蛇骨在,我施法一番,定然能助你們村氣運在上一層,三代之內,必出王侯大官!”

      那村中里正眼睛一亮,轉臉卻遺憾道:“那大蛇尸骨被仙人收走了。唉……也是我們沒這個緣法。”

      “那你們可知仙人去了哪里?是何來歷?”道人假裝熱心的問道。

      眾人紛紛搖頭,那村中的里正張嘴欲言,但忽然感覺不對,暗道:“若是說了那仙人的來歷,三代之內王侯高官是否落在我家還不知,但失去了巴結縣令、仙人的機會便在眼前。我何必為這虛無縹緲,還未可知的機緣,落了近在眼前的機會。”

      “而且仙人出手如此大方,若是還有機會遇著他,請他賜下龍骨,予我一個埋入祖墳,速發氣運的方法,豈不更妙?這一棵大梅樹我就不與村里爭了。我自家有機緣,分幾分大蛇的龍氣……不過分啊!”

      當即閉緊嘴巴,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

      那道人心中看不起這些愚昧百姓,也就沒察覺里正的動搖。

      他沒能騙出錢晨的來歷去向,只以為除蛇的修士只是偶然路過,心中更加嫉恨:“我師父當年發現此地陰煞,卻沒法收服煉制,只能尋著一棵避煞病梅種在此處。我不耐培植梅樹成材花費一百五十年的時間,又找到了一門以煞氣培育毒蛟的法子,將一只異種大蛇封在這樹洞中,使其汲取煞氣,修成氣候。待到此蛇成蛟之前,以血肉祭煉這棵病梅。”

      “再以蛟骨和梅樹合煉,便成煉成煉成一柄地煞龍蛇劍。”

      “這大蛇如此急著吃人,補充血氣,顯然是化蛟再即,卻被人壞了我數十年的算計……可恨!可恨啊!”

      “此人帶走了蛇骨,讓我補救的機會都沒有……不行,我得弄回蛇骨,這大蛇氣候不淺,煉成法器雖然不比我之前算計的那么妙,卻也是我手中最有潛力的法器了,勝過什么九子同窩的黑犬自相殘殺,煉成犬鬼后扒皮煉制的黑狗釘,數百傳世銅錢,湊齊千年元會之運的金錢劍無數。說不得還能煉成飛劍呢!”

      “若是有一柄飛劍防身,我又何懼潛入大澤,殺了我盯了許久的那條惡蛟,奪了蛟珠以我門中秘法煉化,也能有丹成中品的機會。”

      這道人只是兩件法器靈材,就想到了日后丹成的威風,登時心中就有一把火燒,惡從心起。

      他修為不差,又有幾件師傳的、自己苦煉的法器傍身,游歷中土之時什么梅山、竹山、苗山都要給幾分面子,也算是散修之中,修為不凡之輩了。雖然聽聞錢晨殺蛇的法力神通,卻并不以為有多了不起……畢竟凡俗之人向來喜歡夸大。

      就算親眼見到了兩分的本事,他們也能吹成十分。

      更何況這些村人大都沒有親眼見過那一幕,說的話沒有幾分可信……若是殺蛇的修士是什么了不得之輩?他怎么沒看出來這梅樹的古怪,若是真有本事的,在道人想來,早就把梅樹連根拔起,連同蛇骨一起煉成法器了。

      喜滋滋的拿著大蛇為寶,卻沒看出來梅樹古怪的,就算有幾分法力,也不是什么結丹高人。

      可憐這道人,他還從未想過這個世界上有寶貝法器都煉化不完,看到了新的法器材料,也只嫌棄太過麻煩,要留給后人做機緣的多寶童子。

      錢晨就連拿走那大蛇的尸骨,也只是為了防止村民貪圖什么大蛇靈丹,胡亂吃了鬧出禍患。

      那病梅下的煞氣,不過是與他七煞幡中的駁雜煞氣仿佛,別說煉丹太過駁雜,就連煉入七煞幡中,錢晨都嫌麻煩。

      村人受了這道人的蠱惑,當即爭執了起來,石家小子覺得落了自己的顏面,搶過斧頭,抓在手里怒喝一聲就要砍在梅樹上。

      那道人眼中寒光一閃,右手在袖中暗捏著一個法訣。

      石家小子一斧頭砍在梅樹上,梅樹破開了一個大豁口,石家的小子也一聲慘叫,腿上也赫然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梅樹的傷口流出一股一股鮮血,嚇得周圍的村民遠遠的退開。

      “大梅樹成精了?”

      “果然是風水樹,動了必有大災啊!快把小石頭扶下去,這傷不好好養著,只怕要瘸一條腿!”

      那道人借此機會,再嚇唬了村民一番,保證沒人敢動自己的寶貝梅樹之后,也不管那些一擁而上,問財運的,要求子的,施施然的徑直離去。

      他在路口想了一會,改變了行程,往焦埠鎮方向而去。

      錢晨駕著飛云兜在九真大澤的上空,探頭向下望氣,卻見大澤之上水汽裊裊,云霧繚繞,從上空看來,什么都看不清楚。他稍微降下一點云頭,就看見那云霧赫然有七彩色澤,隱然有瘴氣奇毒,乃至地陰煞氣混在其中。

      連忙抬升云頭……開玩笑,錢晨加上外丹加持,也不過結丹下品的法力,就算有天羅傘護持,遇著那些損元桃花瘴,百毒寒光瘴這樣天地造就的古怪煞瘴,那也是要脫一層皮的啊!

      而且誰知道那些瘴氣云霧中,又有什么奇蟲兇獸出沒。

      萬一撞上一只十二翅天蜈,太古瘟蝗……錢晨這肉身就別想要了。

      “難怪沒有人在九真大澤飛遁采藥,而是要趁著至陽之日,百毒退避的時候,乘坐龍舟進入大澤,采集物產。這大澤上空,簡直比大澤深處的地上還要危險。這無數毒物吞吐數百萬載,加上陰氣煞氣,各種古怪元氣滋生……當真恐怖。”

      “若是有人能汲取九真大澤上空積累無數載的毒氣,怕是能煉成法寶。”

      “不對,這等奇毒的所在,必然孕育大兇之物,怕是能合煉成靈寶級數的東西。”

      “惹不起,惹不起……我還是老老實實走水路進去吧!”錢晨老老實實飛出大澤……準備去附近的焦埠鎮探探路,弄來一張大澤地圖什么的……大不了以靈丹開路,結交當地的世家大族,或是去找本地幫派的麻煩,弄到他們珍藏的秘圖。

      崔啖端午前必然能趕到此地,屆時錢晨借他的面子搭乘龍舟進入大澤,只怕也不難。

      說實話,這等大澤多有龍蛇兇獸毒蟲,不是端午這樣的至陽之日,等閑還真深入不得,就算有了地圖,錢晨也只敢在大澤外圍探探路罷了。以他的謹慎,沒有完全的準備,實在不會貿然深入,既然端午至陽之日就在不久之后,何必冒著偌大的風險深入呢?

      錢晨準備先摸清大澤外圍的情況,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適的煞氣。

      若是實在找不到,才會在端午乘龍舟進入大澤深處,而且在此之前就要尋到幾條線索,進入大澤深處也不是兩眼一抹黑的胡亂尋摸,畢竟端午再如何至陽,也頂多讓毒蟲龍蛇蟄伏三天。

      三日之內,還找不到合適的煞氣,錢晨就要選擇是否要冒著遇到十二翅天蜈,太古瘟蝗,太陰天蝎這等兇物的危險繼續探索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