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39章太上道看家本領

  • 明尊 - 第39章太上道看家本領字體大小: A+
     

      錢晨每日乘云采氣,雖然也注意遮掩了行蹤,但到底還是被有心人所察覺,到了晚上子時十分,就有一朵青云自那處小院升起,過了寅時又落回去。那布莊的伙計趁著來送道袍的時候,偷偷看過幾回,錢晨也不在意。

      他之所以也不換地方,卻是因外在突破感應時,偶然察覺了這處荒僻小院的地下有一股微弱的地煞陰脈。

      這陰脈藏在地底八十尺以下,煞氣又比較微薄,本就不堪使用,唯剩下幾分精純頗為難得。

      因此這股煞氣藏得隱秘,本質又薄弱,所以難得在這偏僻縣城中沒有被修士發現,錢晨在這里住了幾天都沒有察覺,還是突破感應時靈覺異常敏銳,才感應到了這個煞氣。

      錢晨想來也是,這小縣城雖然偏遠,但這么大一處宅院也是一項不菲的家資,若是沒有古怪,誰會輕易放棄?先前去定制服袍的時候,就聽那布莊伙計說過這處宅院有鬧鬼的傳聞,想來是每年驚蟄,中元,下元等日,煞氣受天時所激,發散到地面上來。

      罡煞之氣,都是性質極端暴烈的天地元氣,修行之士都不敢輕易采納其氣,更何況一群凡人。

      想必是煞氣升騰時的種種異象,驚著了這里的主人,加之每天煞氣升騰過后,宅子里的人必然會生一場大病,體質虛弱的神祗有可能猝死。

      久而久之,傳言開來。就無人敢居住,荒廢在這里了。

      這煞氣太過薄弱,雖然有幾分精純,但還是有些難以利用。就算被錢晨煉到七煞幡中,也增加不了一股煞氣,變成八煞幡之流,還浪費了這有些難得的精純。錢晨也沒有想好怎么利用,干脆扔在那里,自己依舊專心采氣練氣。

      他這幾日修行日益精進,每日采集的九天清靈之氣已經足夠,渾身內氣早就煉化成真氣,本身修為亦比之前豐厚了幾倍,更把身上先前來不及完全煉化的法器,祭煉了個七七八八。雖然他本身修為在中土還只是一般,但是仗了這些邪器,錢晨也有十分的信心與旁門左道的結丹之輩斗一斗。

      但這也只是欺負一下結丹七八九下三品的左道修士,遇著六品的旁門結丹錢晨都有些難以應付。

      若是招惹了道門結丹上三品的真傳,錢晨就絕難以攖其鋒,只能避退了之。

      雖然不知道妙空結的是幾品丹,但是能將道門真傳的樓觀道滅門,其戰力絕不在道門一二品元丹之下,以錢晨目前的修為對上,還是有些白給。

      而妙空擁有的引路人權限能夠追蹤錢晨的正式任務,之前沒有遇上,是因為試煉任務有輪回之主庇護,不在引路人的權限之中的緣故,不然人人的引路人都能幫忙,那還算什么試煉任務?說起來也是諷刺,原本這追蹤權限,乃是通過輪回引進入輪回之地的福利,有引路人的幫助,前三個任務就不會有太大風險,保證了輪回者二代們的安全。

      輪回引的價格如此高昂,倒有原因三成是在其中。

      但在錢晨這里,原本的輪回福利就成了索命之劫……

      也就是說等到下次正式任務,錢晨就會有很大幾率遇著妙空。若不能在一年之后,擁有能對付妙空,相當于結丹層次的底牌,錢晨的輪回之旅就能打出GG了。

      這些日子一意修行,雖然有些平淡枯燥,但日日能看著道行的長進,錢晨也是甘之若飴的。

      只是如此按部就班,雖然前途自然遠大,卻還是難以應付一年后的劫數。

      這一日錢晨駕云回來,感應到自身真氣火候漸漸圓滿純熟,度過了突破感應瓶頸后,修為突飛猛進的那段時期,日后再想精進便需要緩緩打磨苦修,急躁不得了。

      便暗道:“先前專注于本身道行,并未有時間分心于其他。如今約也過了一個月,這道行精進急躁不得,也不可能讓我一年之后便能對付妙空這等大敵……就算有辦法讓我道行突飛猛進,我也不敢嘗試,修行這事是能開玩笑的嗎?”

      “不如平緩一下修為精進,在練氣境界多停留一段時間!”

      “畢竟傳說上古修士專注于練氣境界,號稱上古練氣士,練氣四十九重升至元神。還是太上道祖開創金丹大道之后,后來的修士才轉了結丹之路,算是一道終南捷徑,比以前成就元神簡單十倍……可惜那位太上道祖倒是沒有創下什么元嬰之法,少了幾分經典啊!”

      “如今的道門嬰兒,都是資質愚鈍、肉身粗陋之輩,到了結丹之后不得不以元氣凝練嬰兒之身,將本身魂魄靈識轉移到嬰兒之身中,拋卻原本不堪的肉身。算是一種轉廬舍,結鼎爐之法。有些道門大能為了斷塵緣,了因果,也會如此。”

      “這般凝練嬰兒,雖然修行資質更佳,但有一個壞處便是生長緩慢,許多修行千年,都成就元神了的大能,因為凝練了嬰兒,搞的面貌還是童子之相。據說上乘的凝練嬰兒之法,還有延壽避劫的奇功……只是我們太上道肉身棄毀時往往寧愿奪舍新死肉身,也不愛搞這一套。”

      “倒是海外散修,異類大能,乃至碧游宮靈寶道中的劍修和真傳喜歡如此。”

      錢晨眼睛一瞇,如此念頭一動,便想到了道門三清真傳的四門看家本領……

      三位道祖的真傳中——太上道獨愛煉丹;元始道煉器無雙,法寶眾多,同時靈符之術也頗為精通;靈寶道鐘情于劍,同時也擅長陣法,號稱劍陣第一。

      這丹器符陣之術,乃是修行外道的四條正途,蘊藏許多修行妙處,并非純然的護身外道。

      畢竟如今修士常常走的結丹之路,乃是昔年太上道祖煉丹之時領悟出來的,所以外丹之術,遠比內丹之術悠久,煉丹精熟,對修士結丹乃是大有好處的。而通法境界,據說與符箓之術也有些聯系,至少正一道弟子入門受箓,通法筑基為一體,絕對有些玄妙。

      別人家筑基,感應,練氣,通法。

      他家通法,筑基,感應,練氣。

      正一道弟子往往未曾突破感應,就能修煉法術,因此道院遍布天下,有十方叢林,無數受箓道士,為元始道統領道門打下堅實的根基。如此一來,入門弟子遠超太上道百倍,若是樓觀道也如正一道一般體制森嚴,易入難精,也不至于沒落到如此地步,被人滅絕了滿門。

      劍修精修一口本命飛劍,且不提它,靈寶道陣法超絕,干系元神之后的道路,據說靈寶道修成的元神本身威力奇大,若不是元始道元神人手一件法寶起步,靈寶也絕非罕見,太上道底蘊深厚,道行第一,道門門下說不得就要以靈寶道元神為首了。

      所以道門真傳中,若是修習傀儡偃師,奇門數算,觀星機關等外道,往往為長輩所勸說,至少要結丹之后,才會鼓勵修習。

      但太上道煉丹之術,元始道符箓之術,靈寶道的劍術,卻是從剛剛入門就開始傳授的。

      道門真傳的丹器符陣之術,與旁門左道絕非一回事,注重觸類旁通,傳說兜率宮的祖師本是太上道祖的煽火童子,因為在道祖煉制九轉金丹之時,頓悟大道。太上爐內金丹九轉,他在旁邊煽火時體內也采煉各種大藥,結丹九轉,待到太上道祖丹成之日,兜率宮祖師也九轉大成,練就一顆九轉金丹,成就元神不老不死。

      太上道祖便將那一爐金丹賜予他,收為弟子,更將他煽火的扇子予他做太上道道統真傳的憑證。

      當然,這都是兜率宮流傳出來的傳說,錢晨之所以知道,是因為樓觀道弟子常常說些玩笑的小話,言太上道三支真傳之中,唯有上清宗玄都道尊,樓觀道文始祖師才是真正的太上弟子傳。

      其中玄都道尊是太上成道后才收入門下的關門弟子,文始祖師陪伴早在太上道祖成道前,所以太上道三支真傳,應該以樓觀道為首。至于兜率宮,只是道祖的燒火童子所創,若不是有幸得了太上道祖昔年在天界的道場,還算不得真傳。

      畢竟兜率宮祖師為道祖煉丹,結果太上八卦爐卻在太清宗之中為道統傳承之寶。

      兜率宮只得了一把煽火的扇子……其中意味頗為深長。

      不過樓觀道雖然說是如此說,可玄都道尊還是太上道祖的大弟子,文始真人的師兄,坐鎮太清天八景宮中,為道門之長。他們這些話也只敢在樓觀道內說說,到了后來樓觀道沒落后,就連嘲笑兜率宮都不大敢了。

      錢晨想過許多暫時提高自身法力的法子,當然能動用他本體太上道塵珠最好,但不知為何,錢晨靈識離開道塵珠之后,就不太指使得動這位大爺。雖然這位大爺就是他的本體,但是照樣對自己的第二元神非常之大牌,戳兩下都不帶動彈的。

      退而其次,若是能得一靈寶,憑借靈寶本身的威力,他也不太怵元神之下的修士了。

      可惜除非賣了自己的本體,否則一年之內,想要弄來一件靈寶,任由誰聽了都會說他異想天開,就算元始道中歷代遺留的法寶秘藏最多,元始道祖留下的靈寶機緣也最多,甚至有九處道場別府,號稱八百靈寶,也沒有讓一個還未通法的小修士獲得的道理。

      歷代元始道應劫之人,也得結丹之后,才開始自己多寶多福的快樂生涯吧。

      再次便是丹器符陣四門輔修大道,其中天府真符,法寶靈寶,洞天大陣,九轉金丹這種逆天機緣不提,以錢晨目前的手段能煉制的,真符神箓——真符可冊封道人,乃是正一道在代表道門執掌,賜封道門立下大功的道士之時,才會煉制的符箓。

      一道真符賜下,立成結丹法力,來自天界正一道賜下的天府真符,所冊封的真人更是能成就元神法力,立地不老不死。

      神箓更是正一道冊封鬼神的符詔,如今只有當今的天子,才能在封神之時命正一道煉制一二。

      相當于道門鬼神體系的證書。

      這這種符箓妙則妙矣……但這只有正一道才會專精,錢晨根本不會煉制。

      而陣法之術,又太過高端,休看錢晨現在也能布下一些迷魂陣,五行陣這樣的基礎陣法,但要深入高端應用,消耗的資源和需要的道行都堪稱可怕,這是一門到了元神才稱得上入門的輔修大道。

      錢晨算來算去,還是自家的看門本領——煉丹之術,最有把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