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38章突破感應,9天練氣

  • 明尊 - 第38章突破感應,9天練氣字體大小: A+
     

      錢晨眼前一花,就又回到了那座他暫居的荒僻宅院中,小院里一片月光如水,安寧靜謐,四周傳來隱隱的蟲鳴之聲。

      感知到這熟悉的一切,錢晨卻眉頭一皺,下意識的抬頭望月,觀察月相。

      看著那和進入輪回之地前毫無二致的月向,他眼神便是一凝,再低頭掐算。

      為了保證萬全,錢晨甚至連續掐算三次,才確認此時便是他進入輪回世界的下一刻……他在虛空的其他世界完成任務花費數日,到了輪回之地又待滿了兩天,中土世界的時間居然沒有任何流動。

      仿佛輪回之地中發生的事情,只是一場幻覺。

      “輪回之地的時間與中土居然相對獨立!看來輪回之主的大能,還在我意料之上。”

      錢晨感慨一聲。

      他回到中土世界后,精修的道行并未消失,昭示著輪回之地發生的一切并不是某位大能施加的幻術,此時一身內氣已躍躍欲動,幾欲沖破玄關一竅,散于天地之間,靈覺也隱隱約約與周圍數十里的天地元氣都產生了妙不可言的感應。

      只要錢晨心念一動,便可內氣沖破玄關,與天地元氣相合。

      如此內外元氣結合,煉虛為真,化為一口真氣,便是正經的練氣修士,不負之前只能用內氣御使法器的尷尬。

      但錢晨知道,越是此時越要沉穩養氣,這內外相合化生而出的第一口真氣關系根基,若是這一步走差了,未來還要花許多苦工磨煉,才能將真氣雜質慢慢褪去。

      錢晨可不想在練氣境界駐留數十年,來彌補今日的過失。

      尋常宗門大教在這一步常常有閉關靜室,設有陣法匯聚某種靈氣,禁制阻擋濁氣,在靜室內感應元氣,便可避免濁氣沾染。

      只是這也有一層壞處,那便是缺少了突破感應時對天地元氣的種種微妙感應和復雜氣機的洗練。對這些復雜氣機的敏銳就不足,雖然不妨礙采氣,但相對于道門真傳來說,這些取巧的修士對天地元氣的感知,就太過粗糙。

      就像眼中只能看到黑白兩色的色盲一樣,雖然也能觀察天地,但就難免會粗疏了一些。

      日后修行法術,神通,比如掐算占卜這種需要感應極為復雜的氣機變化的道法,資質就會很差。所以才說筑基、感應這兩個關口,干系后天的根骨資質,與修士日后成就息息相關。

      修行者常說的根基,便是指這些。

      好在錢晨自有太上道傳承的秘法《太上感應經》,這篇道書乃是太上道祖所傳,描述的便是感應天地的種種關竅。乃是太上道,甚至是整個道門突破感應這一關口的必修道書,對于旁門左道,乃至妖魔佛神來說,又是無上秘傳之法。

      非道門真傳弟子不得傳授。

      錢晨先放出天羅傘懸在頭頂,祭起青羅,一片清氣垂下,既沒有阻礙錢晨與天地的溝通,又能防止雜氣,晦氣,穢氣,濁氣的沾染,以及種種外魔的滋擾,這一片清氣極為厚重,就算有人想要趁錢晨入定之機圖謀不軌,沒有十天八天也難以破開。

      再彈出一張清凈符,發出一道清光,將這荒僻小院轉過一圈,便將種種污穢掃去,就連久無人居郁積的陰晦之氣,也消去了許多。

      錢晨還是有些不太滿意,這里終究還是雜氣太重。其實對感應不利,道門正經的修士突破感應,要么在靈山大川,這等靈機天然匯聚之地,連俗世的世家子弟,也會擇一風水絕佳之處;就算是旁門左道,也沒有隨便選擇一個荒郊野外,久無人住的破敗宅院去突破的道理。

      但條件就這樣,而且錢晨自有樓觀道的秘傳,感應這一關不需要太注重外部條件。

      畢竟只要采一口外氣至精至純,不受雜氣污穢便可。其他氣機復雜一點,還能鍛煉感知。

      錢晨默誦《太上感應經》,虛極靜篤,無復我身,漸覺杳杳冥冥,與天地合一,心神感知到了一個隱秘的所在。他輕叱一聲,內氣一吐,撞破玄關。只是這玄關并非頭頂鹵門,也非腳下涌泉,不是泥丸,并非丹田,而是身前鼻端三寸處,一處虛空所藏。

      錢晨的內氣在這里沖破關竅,開辟了一處外竅。

      這外竅有神氣醞釀于中,乃修煉之最妙處,故謂之玄關一竅。

      渾身的內氣涌出,藏在玄關一竅之內,錢晨只覺體內空空蕩蕩,仿佛賊去樓空,這時候整個世界在錢晨的心中,陡然清明了起來,他的感知脫離了眼睛,漸漸沉入元氣的本質,那一草一木,一石一土,皆退去表象,反饋為元氣本質。

      錢晨靈覺頓時察覺到元氣的種種微妙性質,只是灑落的月光之中,就有種種復雜的元氣糾纏,各有微妙。錢晨依照辨氣法分別,將其中陰氣,寒氣等一一分類。那陰性的元氣,粗略可以分為十三種,有除去九種比較駁雜,要么帶有晦氣,要么太過陰沉。

      總之不太符合辨氣法所言:靈、清、純、凈、善、美、柔、和、生等靈氣九德。

      不適合滋長生靈,長養萬物的元氣。

      剩下四種元氣之中,有月之精華的純陰之氣——太陰元氣,還有帶有陰氣與寒氣性質,本質比較純粹的一種元氣——冰魄元氣,剩下還有少陰元氣,廣寒元氣等。

      錢晨靈覺再深入仔細感知,太陰元氣之中也有許多不同的性質。

      據說太上道祖昔年講道之時,說起感應元氣,劃分有一元之數,十二萬九千六百種之多。靈寶道祖曾笑言,自己能感應之數超越此十倍。等到講道完畢,靈寶道祖回到碧游宮的時候,才恍然領悟,頓時慚愧的對左右道:“吾不如太上!”

      靈寶道祖座下弟子詢問原因,才知道太上劃分的一元之氣,各有性質,已經是天地細分的極限。靈寶道祖雖然能感應此十倍以上,但其中許多元氣并不具有性質差異。或者說那種微妙至極的差異,除了道祖能感知之外,已經沒有意義。

      太上道祖刪繁就簡,將那些在天地運行中無用的元氣屬性刪去,簡化了元氣的屬性。

      這一言是太上為天地立道。待到靈寶回到碧游宮的時候,就發現了天地之道更加明晰,種種無用的屬性,對于天地來說已經不存在。大道運行更加順暢……

      才知道太上合道而靈寶闡道,相互之間境界有別。

      此后靈寶道祖便效仿太上,不在闡述天地大道,而是截道為之……

      所以錢晨雖然也能感應太陰之氣中還有種種不同的性質差別,但這只是驗證自己的靈覺敏銳程度,元神之下,太陰之氣這些更深層次的不同屬性,并無意義。

      就好像你用紙寫字,也不需要分辨這張紙是米白色、象牙白、淺白色還是乳白色。

      “這太陰元氣的微妙屬性,我只察覺了七種。道有九陰,距離元神真人能察覺的九種還有些距離。”錢晨微微一笑……卻只去采納靈覺感應中的一種清靈之氣,此乃九天清氣,精粹純凈,乃是感應合真的上品外氣。

      采納這種元氣是道門前輩無數年來的實踐經驗,即能保證真氣的純粹,又不至于采氣太過苛刻,搞的自己煉化法力緩慢,恢復也困難。

      若是精中取精,再純粹十倍,那么元氣也就相對稀少十倍。

      別人一天煉化的法力,頂你十天辛苦,自然是等人家都突破元神了。你還在為積蓄結丹的元氣而苦修。

      這九天清靈之氣還有一個好處。

      世間的元氣分布并不均勻,靠近水邊,水行元氣自然就多一些,在沙漠之中,采納水氣,自然也要困難十倍。若是感應采氣的元氣分布太過極端,諸如北極大光明宮,宮中修士凝練冰魄元氣,離開了北極冰魄元氣稀少百倍,幾乎難以修行。

      結果大光明宮修士大多只能困居北極,人稱寒鯨。

      取鯨難離大海之意……嘲笑他們坐困一地。

      實際上大多數修士都有這般難處,紅塵元氣駁雜,若入紅塵,采氣練氣就難,所以只能遠離紅塵,居于靈氣充盈之地。而遠離紅塵,又難以磨練心性……

      而凝練九天清靈之氣的好處就是,這般元氣在塵世雖然也比較稀少,但只要往上飛遁,越是向上,清靈之氣越充盈。此氣清靈,故而浮于九天。從中土神州任意一處地域往上飛遁,都能輕易的采清靈之氣,練化為真氣法力。

      錢晨早有一件飛遁之寶——飛云兜,每日只需乘著云氣上天,便能采納九天清靈之氣。

      回到地上在慢慢煉化,無論在哪里都不耽擱修行。

      所以旁門修士中常常有俗言俗語道:“元氣越怪,老的越快。元氣越少,死的越早!”笑得就是凝練的元氣太過偏門,結果只能困在洞府或是某地,難以結交同道,久而久之,修煉的腦子都木了的修士。

      以及那些心比天高,采納的元氣太過稀少精粹,結果一輩子都沒能積蓄足夠,難以突破境界只能坐化的老修士。

      錢晨將周圍精粹的九天清靈之氣一絲一絲的采納入玄關一竅,往往要數十個呼吸,他的靈覺才能捕捉一絲。

      此竅被他煉的猶如丹爐一般,內有不同的丹室,其中一口丹室,專門用來盛放此氣。如此數個時辰,才采夠了清靈之氣,將那一口清靈之氣和一口內氣,一同納入玄關竅爐中,猶如陰陽輪轉,清濁升降,如此煉化了九次,才將內氣外氣合一。

      猶如煉丹一般,煉出了一口真氣。

      那一口真氣從玄關返回錢晨體內,登時宛如涓涓細流,周流全身。錢晨睜開眼睛,黑暗的虛室中猶如電光一閃,整室皆白。他伸手一指,飛云兜便與真氣交相感應,從他懷里跳了出來,化為一朵祥云,托著錢晨遙遙升起,直入青冥……

      飛云兜越飛越高,很快已經離地數百丈。

      高空的寒風愈急,若是以前,錢晨早該受不了了。但此時他真氣成就,已經能真正祭起飛云兜的一應妙用,云氣一檔,寒風自然繞過錢晨。

      如此飛到了云端處,錢晨才操控著飛云兜穩定下來,閉目采納九天的清靈之氣。

      只花了比之前的快捷百倍的時間,錢晨就采納了第二口清靈之氣,依原法與內氣合練,很快就練出了第二口真氣。

      從天色發白到月上中天,又從月色動下到日上中天,錢晨一邊分出心神操縱飛云兜,一邊一意苦修,直到將一身內氣煉化了小半,體內真氣已經娟娟流淌,宛如小溪,才降下云頭,回到那座荒僻小院調養精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