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34章蒼天霸拳

  • 明尊 - 第34章蒼天霸拳字體大小: A+
     

      此時,洪四海終于擺脫了錢晨的氣機糾纏,平靜的開口道:“龍首,赤尻神君,你們就想憑著這三只猴演戲,陷害于洪某嗎?這未免也太看不起武林同道了吧。”

      “這等無憑無據的事情,就憑一個被偷走的同心結義?”

      “便指認洪某是龍首……”

      “真是荒誕可笑……誰來證明?藏頭露尾的赤尻神君……你可愿一證?”

      這時候錢晨終于開口了,他不再用乘霧神君本來的語氣,而是用自己本來的聲音道:“我能證明!”

      錢晨右手驟然掀開面具,露出自己的本來摸樣。這時候,下方發現自己沒有中毒還有些奇怪的康千燈,李千秋,乃至白元良都震驚的站了起來。

      白元良驚恐的大叫道:“我就說……我就說他是龍首。”

      “我不是龍首!”錢晨平靜道:“我才多少歲,又是什么身份,在昨日之前有多少人認識我?這樣一個無名小卒,怎么能當得起做下無數驚天大事,犯下無窮血案的龍首呢?龍首,必然有驚人的膽魄,遍布天下的勢力,強大的武功,滔天的財富。”

      “這些我有什么……也就是武功還過得去而已。”

      “如果我是龍首,我搶掠那驚天的財富,難道就是為了繼續孑然一身?靠著我一雙拳頭來打拼?”

      “若你這么說,洪某倒是真像龍首了。”洪四海搖頭道:“可你只是推測,一點證據也拿不出來。你在洪某眼前殺了洪某的手足屠北海,確是人人所見,所以無論你是什么身份,無論你先前是不是與洪某一起對抗十二元辰之人。”

      “我們已經勢不兩立。”

      “而那赤尻神君,更是臭名昭著的十二元辰中人。”

      “你們所說的話,可有一點可信之處?”

      “貧僧倒是愿意聽一聽……”空明禪師突然抬頭道:“貧僧的師弟笑彌勒潛入十二元辰三年,對這一群惡徒有些了解。請恕貧僧直言,錢施主所言,并非沒有道理,龍首定然是武林中權勢滔天之輩,根本不會籍籍無名。”

      “因為一個人,一個如龍首這般的絕世高手,想要籍籍無名三十年,太難了!”

      “若是龍首有這份耐心……他本就不用建立十二元辰。”

      洪四海笑了笑道:“那好,既然空明禪師認為可以,我倒是愿意聽一聽錢先生有什么高論。”

      “我第一次懷疑你的時候,是在為你檢查傷口的時候。當時你所受的傷,根本沒有表現出來的那么嚴重。甚至于你的實力,也遠遠超出你顯露出來的水準。”錢晨目光看向洪四海顯露過威力的右拳。

      就算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剛剛交手之時,洪四海右拳的力量依舊超乎了錢晨的預料。

      “十二元辰來襲在即,我若不藏一手。豈不是容易中了你們的算計?”洪四海負手道。

      錢晨笑道:“因此當時我只是懷疑。然而有一件事,加重了我的懷疑……我先前在路上遇到了乘霧神君,一番苦戰才殺了他。從他口中我得知了一些秘聞。比如本次十二元辰襲擊四海堂,就是為了魔教千秋密寶。”

      “魔教將教內積蓄——無數的神兵秘籍藏在一處密庫之中。十二元辰上一次全數出手,就是為了劫殺魔教教主的親眷,奪取密庫的秘密。他們得手了一部分隱秘之后,才知道密庫的另一部分關鍵掌握在教主本人手中。而魔教教主被正道所殺后,他掌握的關鍵,自然也就落入了正道之手。”

      “但十二元辰卻十年來沒有任何動靜,仿佛忘了這回事,直到不久前龍首才傳來消息說……這一部分關鍵在武林盟主,也就是四海堂老堂主洪四海手中。所以才有了這一次十二元辰破四海的劫數。”

      空明神僧點頭道:“卻有此事。”

      “第一個問題是,敢于襲殺魔教教主家眷的十二元辰,為何十年來都沒有對魔教密庫后續有任何動靜。當年襲殺魔教教主的正道前輩,沒有一個失蹤遇害。若是說龍首一直在與世無爭的秘密查探,這可不像十二元辰的作風。”

      “而且如此秘密查探,還能查到東西在洪堂主手中,那說明龍首在正道一定有極大的權勢。”

      “對此我有一個猜想……”

      “那就是魔教密庫早已落在龍首的手中,十年來他一直在消化密庫的收獲,直到他認為武功大成了。才又開始策劃起陰謀來,他認為自己權勢已經滔天,不需要再借助十二元辰這幫人了。他已經可以名正言順的稱霸江湖。”

      “而這一次召集十二元辰,或許只是為了清除后患,殺掉所有知情人。”

      “也為了借助這些人的人頭,聲望更上一層!同時除去一些他稱霸武林路上的絆腳石。”

      “也因為他覺得三十年來,應該已經有元辰猜到了他的真實身份,所以他決定做一次試探。試探是否有元辰知道洪四海便是龍首,察覺到這次任務的蹊蹺。”

      “他果真釣出了那么一條魚……”

      錢晨指著臺上的猴戲道:“那就是鬧梁神君,這只機靈,狡猾的老鼠應該是察覺到了什么。結果被有心留意的龍首你發現。你果斷的殺了鬧梁神君,這也是這次鬧梁神君沒有出現的緣故……但你不知道,你的舉動再次驚動了另一個狡猾的元辰——赤尻神君!”

      “赤尻神君出手調查了鬧梁神君的死因,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了鬧梁神君藏起來的線索,并確定了你的身份。他立刻遠遁,只在最后安排了這一出猴戲。我相信后面還有他對付你的招數,只是赤尻神君太機警,他知道自己若是出現,必遭你所害。所以只能躲在幕后,遠遠的操縱局勢來對付你。”

      空明神僧突然補充道:“鬧梁神君應該是江湖第一神偷——司摘心。剛剛代表鼠相的那只猴子偷走代表龍首那只猴身上的同心結的時候,所用的就是司摘心獨門手法——妙手空空。”

      錢晨繼續道:“當然這些都是事后所想,有幾分強說之味。真正讓我懷疑上你的,還是黃玉函的死!黃玉函辦事滴水不漏,縱然是去靈堂,陷入了十二元辰預設的陰謀,也不該如此輕易的死去。除非安排他去靈堂的人,他十分信任,也十分敬重……只有一個人能保證靈堂會成為黃玉函防御的唯一破綻。”

      “那就是你這個四海堂主人,黃玉函的恩主。”

      “而且有一件事,可能很少有人知道。黃玉函的武功早已不在任何宗師之下,就算是被人偷襲,他也不會來不及警示,就怵然死去。除非他是自愿的……他是自殺。”

      “想必當靈堂中逐日神君出手的時候,黃玉函就已經想清楚了一切前因后果。”

      “他想的最明白的,便是要殺自己的主謀是誰。就是你……洪四海。黃玉函太聰明了!他也離你太近了,最重要的是他雖然忠誠于你,但也有一副俠義心腸……你知道自己未來圖謀武林霸主的許多事情瞞不過他。又知道他不會與你同流合污……

      “所以這一次借十二元辰之手,你就要殺了他!”

      “黃玉函在知道這一點之后,內心必然有一番沖突,忠誠和正義相互違背,讓他選擇了自殺。他主動放任逐日神君殺死自己。“

      ”所以,我看到他的遺體的時候,發現他如此坦然。當即便心下了然,對你有了真正的懷疑……”

      “黃玉函是如何發現自己的恩主,有可能是龍首的呢?”

      “因為他知道一件隱秘……十年前,魔教教主有一個至交好友,此人身份特殊,雖然是魔教教主的知己,身份卻不為魔教除了教主以外任何人所知。一日魔教教主獲得一奇寶,為此人所知,幾天后,便發生了洪堂主率領正道圍攻魔教,魔教教主遣家人出逃之事。”

      “那位截殺魔教教主家人的人,便是他的至交好友,率領十二元辰的龍首。”

      “那么以十二元元辰的臭名,魔教教主怎么可能會引龍首為至交?又是什么人讓他如此信任,卻要為其保密身份?要知道即便是魔教交朋友,也講究一個忠義……所以這人極有可能是名聲很好,卻立場不同的大人物,也就是未來的武林盟主——洪四海堂主。”

      “大家若是能回憶當年圍殺魔教一役,魔教教主在最后關頭,是不是已經接近瘋狂,與洪四海的交手,又有誰曾見?”

      “可惜魔教教主認為你背叛了你們的友誼,但卻是正邪之分,雖然因為親人遇害傷心欲絕,卻始終沒有懷疑你這個至交就是劫殺他家人的龍首,他至死還在為你保密。”

      這時候,一眾正道宿老,才真正對洪四海有了懷疑。

      當日洪四海與魔教教主一戰,確實有一種詭異的感覺……仿佛兩人有一種奇怪的默契,到了最后魔教教主絕死之時,看著洪四海的眼神也太過奇怪了。

      其中似乎不僅僅有仇恨……

      洪四海依舊平靜道:“這些都是你的猜想,更有赤尻神君的一面之辭……聽上去仿佛理所當然,究其內容,還是牽強居多。”

      “我也能證明!”

      這時候,一個人推著輪椅從堂后緩緩轉出,來人披頭散發,臉上有極其猙獰的傷痕,但依舊有名宿仔細辨認后,驚呼:“劍絕柳獨行……你是四絕一君的老四,劍絕柳獨行。”

      柳獨行悲聲笑道:“大家是沒想到,當年風流倜儻的柳獨行,成了如今這副摸樣了嗎?”

      “因為二十年前我被十二元辰追殺,多次重傷瀕死,才落到了如今這步尊榮。還是十二元辰中的鼠相司摘心,覺得我可能奇貨可居,身上有關系龍首身份的大秘密。才把我從死亡中偷了出來,藏在了一處隱秘的地方。“

      柳獨行一身陰沉之氣,僅剩下的獨眼中流露出刻骨的仇恨,看著洪四海。

      ”二十年來我時時反思,雖然有所感覺,但是還是沒能確認那人的身份。”

      “直到赤尻神君找到了我,我們才肯定了龍首的真實身份,以及當年我大哥死亡的真相。”

      “大哥死的詭異啊!當年大哥獲得一件奇寶,煉制神兵有望。我們四絕一君非常為大哥屈寒君高興,連夜痛飲,那一日酒醉過后,大哥莫名失蹤。“

      ”在那時候,我就不相信大哥會因為區區一件神兵,棄我們而去……我一直覺得是有人害死了大哥!”

      “而且就是我們幾個兄弟之一!”

      “四十年來,大哥了無音訊,我終于能確認這一點。有人害死了大哥!而那個人就是你,所以這些年來你不敢顯露神兵;所以你在我們幾個之中,唯一能闖下偌大盛名;所以……你想殺我!”

      “因為那大概是你第一次作惡,留下了許多破綻。”

      柳獨行抓著一只陳舊的同心結道:“這就是證據!”

      “這就是當年結義時,屬于大哥的同心結……你轉移了大哥的尸體,卻萬萬沒有想到無意間把同心結遺落在了大哥的故居!”

      真相大白!

      柳獨行的獨眼中,狠意是如此的熾烈,幾乎要把洪四海掰開了,揉碎了!這一刻,洪四海義薄云天的形象終于轟然坍塌,他苦心營造的兄弟義氣,卻成了釘死他的致命一擊。

      洪四海依舊負手,淡淡道:“我原本不準備以絕對的武力稱霸江湖,因為我知道,必然會有無數人起來反對我。我覺得以我的聲望,或許可以減弱這些反對,讓武林在我手中真正的團結起來。“

      ”但是你們的執迷不悟,浪費了我的好意!”

      他深深嘆息一聲,似乎在為此惋惜:“這一次……武林必將血流成河!”

      “沒有人能阻止我,而為此流下的血,也將是之前計劃的數十倍!”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洪四海握緊雙拳,霸氣長笑:“拳,就是權!強拳即是強權!我的拳下,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匹敵者,我早已超越了大宗師,達到了武林至尊的境界!”

      “你們為什么非要違逆我的好意?被繼續騙下去,不好嗎?”

      說到這句話的時候,洪四海終于顯露自己的真面目,他聲若雷霆,氣勢帶著驚人的霸道之意,橫掃四方!

      洪四海憤怒之下,一拳擊空。

      瞬間整個五湖廳被激蕩的拳風撕裂成粉碎,強大的氣魄將所有人掃退,而直面洪四海這一拳之威的一眾宗師,更是紛紛吐血飛退,就連大宗師也徹底色變。

      這已經本質上超越了大宗師的界限,達到了一個神乎其神的境界。

      空明禪師拔起九環錫杖,朝洪四海捅去。

      卻被洪四海一拳抬起打在錫杖上,九環叮當,無數銅環破碎飛濺,空明神僧吐血飛退,一連退出數十步都停不下來。

      雙腳在堅硬的花崗巖上留下深深的印痕……

      這時候洪四海才顯露自己真正的實力,他的拳,果真猶如蒼天的霸權一般,如天如淵,深不可測……幾位大宗師紛紛色變,露出驚怒之色。

      這一刻的洪四海,真的如武林神話一般!

      無可匹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