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33章赤尻神君

  • 明尊 - 第33章赤尻神君字體大小: A+
     

      這一刻,錢晨身前終于再無其他人,徑直來到了洪四海的面前。

      錢晨終究還是煉化了烏金黑煞鉤,這把奇門飛劍在他手中被當成神兵來使用。

      一天以前,錢晨還不知道什么是武道,也不知道什么是斗法時心靈意志的交鋒,他所殺的唯一一個人,還是用龍雀環偷襲的梅山邪修。

      在前一天中,錢晨在茶攤上與乘霧神君勾心斗角,算盡一切之后,將其輕松擊殺。

      他在十二元辰夜襲之時面對兇殘無比的角斗神君,抓住了瞬息之間的機會,將其毒殺……

      在四海堂正門前,面對風神嘯的天地變色之威,錢晨先殺盡風中之鬼,又與食虎神君斗法時,終于堂堂正正的以自己的意志,機變,劍術,在相互交鋒時的萬一之間,將敵人斬殺……

      在五湖廳前,面對心有死意的搗藥神君,以劍術送她一程……

      在靈堂之上,以推理智慧在出手前,就將逐日神君逼入死地……

      這一刻,錢晨心中磨練的殺意,終于勃發……先前錢晨有道氣,曉生死,智慧通達,能保持一顆活潑赤子心,面對種種煩惱,種種情緒,他都能漸漸忘卻,平復,但是面對那些忘不掉,也不愿意忘懷的那些情緒。

      那種種無法拋卻的煩惱,如絲如網的糾纏,令他不得自在的那些東西。

      種種世情,種種經歷,無數紅塵,沾染心上,在錢晨猶如鏡面的心湖留下痕跡,無法一笑置之,無法轉頭別過,就像錢晨無法從這個世界一走了之一樣。

      這種種紅塵,萬千煩惱,如何應對?

      這是錢晨一個必然要回答的問題,人世間誰能沒有煩惱,就算是當牧童時無憂無慮的太上道祖,入道之后,也會有無數愛恨情仇罷!

      錢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永遠‘紅塵淌過,本心不變’但他這一刻知道了自己回答。

      一劍而已,如是我斬。

      有一種劍術,能將心中的彷徨,猶豫,失落,悲傷,哀愁,煩惱,統統斬殺,這種絕然的殺意流露于外,便能將重重因果,紅塵沾染,一劍斬去。

      萬般因果,無數煩惱皆由人而起,也可由人而去。

      此意便是——殺!

      烏金黑煞鉤一道劍光如龍翻起,帶著無匹的決然和殺意,超脫了一切的束縛,所謂劍意,最簡單的便是一劍在手無法無天,沒有任何顧忌猶豫,就是要殺你。錢晨這一刻拋卻了一切算計,所有顧忌,什么證據,什么身份,都不需要,不重要,一劍下去便分生死。

      便是真正的劍道入門。

      少清的劍修,一劍在手,誰都敢殺。

      劍光劃過兩人之間,虛空頓時一道寒光乍起,凜然之意讓一室如經霜雪,劍光分割明暗,仿佛劃破黑暗的光明,劃分陰陽的太極弦,鉤狀飛劍特殊的弧度,叫這一劍,沒有飛劍的直來直去,卻多了一絲剛柔并濟的弧度。

      洪四海看到這一劍,竟然有了束手無策之感。

      但他心里并沒有任何畏懼,比起廝殺的經歷,生死搏殺的經驗,他要比錢晨多十倍,百倍,早已經到了一拳擊出,無念無識,只想置于對手死地的境界。錢晨所謂的種種蛻變,他早就經歷過了。

      目光平靜而沉穩,洪四海左拳覆蓋罡氣,右拳縮回胸前,一拳轟出……

      堅定而強大,純粹的罡氣強大,粉碎了觸及的一切。

      但凡不知道如何應對的花哨招數,大部分只需要一拳一拳砸過去就好了,堅定不移,樸實無華的拳頭粉碎了一切虛浮的劍光,若錢晨心中沒有那一絲直指本質的劍意,他才祭煉了初步禁制的烏金黑煞鉤,劍光早就被粉碎了。

      但現在,就算被粉碎了大部分的光華,那一絲若有若無的劍光,依舊能變化,它在萬無可能之中,一轉,以一個絕妙的角度,斬破了洪四海拳上的罡氣,這時候洪四海的右拳也砸了出來,劍光拳罡,一觸即分。

      卻是錢晨主動撤回劍光,因為他發現洪四海右拳拳罡比左拳的罡氣,還要強大數分。

      洪四海的左拳之上,出現了一絲淡淡的血痕。卻是之前交鋒之時,錢晨的劍光破去罡氣后,擦破了他的一絲油皮,只要兩拳之間的交替配合再慢幾分,錢晨至少能切斷他三根手指……

      雙拳齊出,這一刻在錢晨的眼中洪四海的身影漸漸無限的渺小,在拉遠,他的拳頭卻在不斷變大,直到如山如岳,占據了錢晨的所有視線。

      這并非什么幻覺,而是存在感的改變,這一雙拳頭的存在感在無止境的膨脹。

      讓人感覺無論劍刺何方,都無法逃避這一雙拳頭。

      靈覺或是武道能敏銳的察覺到氣機變化,錢晨感覺到自己無論向前向后,向左向右,都逃不開這一拳的范圍的時候,這拳頭自然就囊括了前后左右,存在感無所不在,而這時候錢晨要想劍光刺向洪四海的真身,他就要面對這一對拳頭。

      這時候,這雙拳頭自然就巨大到擋住了洪四海的身體。

      這是一種氣勢上的變化。只存在于靈覺和神意之中……

      錢晨靈覺囊括四方,將整個五湖廳,所有高手,一桌一凳,盡數勾勒出來……他的呼吸起伏,漸漸和手上的長鉤合為一體,他的內息,仿佛就是鉤的呼吸,這一刻他與長鉤靈覺的感應無限提升,不知不覺間,禁制又深化數分。

      這一刻,靈覺于冥冥之間,感應到了天地沛然的元氣。

      錢晨順著這一絲微妙的感應出鉤,那鉤光如同毒龍,在兩座拳頭的大山下翻騰,山岳未能鎮壓蛟龍,反而被蛟龍向上一翻,鉤刃平削,差點斬斷峰頭。

      洪四海又差點被削斷手指,雙拳不得不稍微拉開一絲間隙,取得拳法變化的空間。

      錢晨的鉤光趁著這一絲機會,由雙拳之間鉤出,開始威脅洪四海胸腹之間的要害,雙拳在變,猶如兩扇門戶,想要關上胸前要害的門戶,將錢晨的鉤光變化,鎖在里面……

      雙方氣機糾纏,扎眼間就過了數招。

      錢晨沒有釋放法器勾動天地之威,洪四海也沒有駕驅天地元氣,兩人都有顧忌,沒有放手施為,但這并不意味著其中兇險和威力會減弱半分,甚至只會更加兇險,沒有天地元氣的緩沖,兩人一拳一劍,皆是性命凝聚。

      稍有不慎,便是敗亡的下場。

      錢晨和洪四海再交換了一劍一拳后,身形一沾即分,突然拉開距離,恢復對持的狀態……這一動一靜的轉化,行云流水,竟給人一種賞心悅目之感。

      雙方氣機繼續鎖定著對方,只是都在默契的等待時機。

      此時的場面,對洪四海比較有利,畢竟他有無數援軍,錢晨卻是孤身一人,單人只劍。

      就在這詭異的對持之時,五湖廳正堂之上,卻響起了鑼鼓聲,咚嘚嚨咚嗆……

      五湖廳內已經極度安靜,不是高手的早就被錢晨毒倒,而是高手的面對著驚世對決,頗有一種喘不過起來的感覺,自詡自己上去,只怕瞬間就被殺掉了,連呼吸都快忘了,哪里還能說話,因此這上一刻還喧嘩熱鬧的五湖廳,這一刻靜的落針可聞。

      原本并不突兀的鑼鼓聲,在這一刻真的能嚇死人。

      至少不少宗師,大宗師就胸口一悶,有一種快吐血的感覺,卻是因為錢晨和洪四海氣機交鋒的壓迫所至。

      兩個絕世高手過招,快把圍觀的人都打死了。

      三只小猴子溜下房梁,來到正堂的看臺上,這些猴子穿紅掛彩,卻是用來表演猴戲的那種馴化過的,為人豢養的猴子,這時候,臺下那些只有眼睛能動的看客們紛紛心生古怪的感覺。

      兩位絕世大宗師生死交手。

      卻被猴戲節目給打擾了。

      那三只小猴子恍然未覺,按照主人的訓練,在臺上蹦蹦跳跳的耍了起來,這時候一只小猴子突然帶上了一個龍相面具,它大搖大擺的在看臺度步,展示給下方的人看,它臉上涂成青銅色的龍面具……那條龍威嚴肅穆,一點都不像開玩笑的樣子。

      戴著龍面具的猴子,做出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躲在一邊,背對著眾人脫下面具。

      戴著老鼠面具的猴子攀爬上一旁的柱子,掛在房梁上偷看……

      龍首猴子脫下面具,卻被老鼠猴子看到了臉,這時候龍首猴子大怒,吱吱的直叫,突然使出一招絕妙的拳法,躍上房梁,將老鼠猴子抓住,摔在地上。老鼠面具的猴子吱吱慘叫了兩聲,假裝掙扎了兩下,便伸出舌頭裝死。

      龍首猴子隱入黑暗中,戴著紅色的猴子面具的猴子突然來到一切發生的地方,沖著‘死掉’的老鼠猴子叫了兩聲,突然扒開了老鼠猴子自房梁上跌落時,緊緊拽著的右爪。露出一個精致的同心結。紅臉猴子舉起同心結,出示給在場所有人看。

      所有人都認識這枚同心結,因為這便是四絕一君結義之時,為了表示永結同心,所制作的信物——金蘭結義。

      而這枚金蘭結義,上面的結是一個拳頭。

      眾所周知,四絕中的拳絕便是——如今的武林盟主,蒼天霸拳洪四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