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32章縱橫自在

  • 明尊 - 第32章縱橫自在字體大小: A+
     

      入夜了,四海堂中處處張燈掛彩,一掃前日的慘烈和破敗。

      雖然堂內許多建筑依舊還是一片雷火焚燒過的廢墟,在廊柱闌干之上,也有昨日留下的刀傷劍痕,隱蔽的墻角階下,還藏著許多發暗的血跡。

      但此時,昨日的壯烈和悲傷肅穆之氣漸已散去,更多的是勝利的喜悅。

      各大門派趕來的援軍喜氣洋洋,先前經歷過那一戰非得群雄卻有些沉默,關西鐵拳白元良在席間舉杯吹噓道:“那十二元辰,盡是些斗箕小人,何足掛齒?先前食虎神君,帶領幽冥宮群鬼來襲,我亦跟著洪四海大俠,前往廝殺阻攔。”

      “那一役,我手刃尸鬼數人,正與幽冥一窟鬼之中的吊死鬼廝殺的日月無光……”

      “……先前有一個叫錢晨的小人,趁機偷襲殺了那食鬼神君,搶了洪老英雄的風頭……我一眼就看出來,那姓錢的不是什么好東西。果然,不久之后在十二元辰中臥底的笑彌勒前輩就被人所暗算,當時只有他一人不在,我便挺身去質問。”

      “此人解釋不來,便倉皇離去了。連今天的慶功宴都沒有參加……這人心機深沉,搶功奪權,說他不是龍首……誰相信啊?”

      “若不是空明神僧說畢竟沒有證據,我老白第一個上前留下他。”

      “哪能叫他如此輕易的離去……”

      “哥哥說得好!”有人大聲附和道:“洪堂主率領群雄將來襲的十二元辰殺了七七八八,白老兄也立下大功,我看,白老兄不應該是關西鐵拳,這是威震山東臨海,山東關西并為中原。老哥大敗幽冥宮,稱呼一聲中原鐵拳,又算得上什么?”

      “中原鐵拳!”有人歡呼道。

      白元良面有得色,表面上還是推拒道:“說到底,還是洪老英雄的領袖之功。但若是沒有小弟仗義執言,這功勞豈不是讓某些小人竊去了?說不得還會讓龍首洗白身份,未來更加危害武林!”

      康千燈坐在旁邊的席上,聽著這些話,覺得越發食不下咽,氣的放下了筷子。

      他剛想站起來理論,卻被李千秋拉住,對他微微搖頭,將他按在席上低聲勸說道:“康公子,你再去理論,也和這等小人說不清楚什么。待會想要替錢先生澄清,還得洪堂主和空明神僧來說清楚。”

      “可是這等中傷之言……就算有兩位前輩解釋,也……”

      “唉!誰叫錢先生沒什么根底,驟然揚名必遭小人詆毀,等未來錢先生做下幾件大事,結交許多英豪,謠言也就自然不攻而破了。”

      錢晨的腳步緩緩來到四海堂的巨大牌坊之下,此時天色已黑,街上沒幾個人了。

      四海堂正在舉辦慶功宴,里面正熱鬧著,就連守門的幾個四海堂弟子都有些三心二意的,黃玉函死后,這四海堂似乎就已經缺了那么一口氣。

      再不復錢晨先前所見的防御嚴密,規矩謹慎。

      下一次若還有十二元辰一般的惡徒,要攻打這里,也就不必在那么大費周章了。

      錢晨帶著蛇相面具,從四海堂大門走進去,守門的幾個弟子早已經癱軟在地,不省人事。“睡一覺吧!”

      “第二天一覺醒來,想必就換了一個天。”

      錢晨昨天早就把四海堂上上下下所有暗哨眼線,機關布置摸得一清二楚,他進這兇險之地,就和回家一樣,閑庭信步,所到之處,沒有人能發出一聲聲響,往往剛聞著一股味兒,就腦袋一暈,昏了過去。

      直至錢晨熟門熟路的走到五湖廳,廳內熱鬧喧囂,正在慶祝的武林人士依然沒有一點覺察。

      錢晨將七煞幡插在門口,雙手將一道道靈符連連打出,有的埋伏在門口,有的藏在了階下,有的貼在柱子上,還有的干脆飛到了房檐,屋頂,貼在了屋梁上去了。

      錢晨掏出靈光鏡,再門口照見廳內的投影。

      他一一確定廳內眾人的座位,確認來援的各大門派高手的修為,位置,習慣,乃至現在的狀態,然后祭起飛云兜,先去黃雨涵帶他去過的那一棟藏藥寶殿,將飛云兜展開化為滾滾的云氣,卷起無數藥材,一枚真火符彈出,一枚靈雨符彈出,水火共濟,以滾滾云氣蒸騰,將那無數藥材的藥性蒸出,然后一一化合。

      再收回飛云兜,打坐調息,將內力恢復。

      錢晨回到五湖廳外,將縛魂索化為一只黑蛇,悄悄爬到了五湖廳的房梁上。

      透過靈光鏡看著下方觥籌交錯的熱鬧場面,白元良在那里大放厥詞,錢晨也并沒有什么反應,一切準備就緒,絲絲縷縷的煙氣,緩緩從五湖廳各處門縫,檐角,瓦隙中飄了進來,落在酒菜上,落在眾人的鼻端,落在呼吸之間,皮膚之上。

      除了宗師級高手,需要繞過護體罡氣,藥性慢慢潛入進去,其他雜魚很快就被錢晨下了藥。

      錢晨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青衫,戴正了青銅蛇相面具,就這樣一步一步的走上五湖廳的白玉臺階,推開殿門,一瞬間的喧鬧傾瀉而出,襯托著這四海堂其他地方上上下下,安安靜靜的,就連蟲鳴鳥叫也沒有的靜謐,越發的詭異。

      有人聽到開門聲,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嚇得筷子都掉了。整個人怔怔的呆在了原地。

      旁桌上的人看到他那一幅魂都丟了的樣子,也都回頭去看,結果他們有人想要驚叫的,卻都發現自己渾身提不起力氣,只能呆呆的看著錢晨輕松的走進殿中。

      因為大殿里人坐的非常滿,從正堂之上根本看不到門口,所以錢晨一路走來,并沒有被堂上的人看見。

      他宛如凈街虎一般,所過之處,安靜了一片。

      康千燈坐在正堂靠前的位置,有些食不知味,突然發現廳內的聲浪小了許多,漸漸后面沒什么聲音了。

      這時候,有人發出了斷氣一半的哦哦聲,這種太過恐懼而失去語言能力的表現,讓康千燈有些好奇,他轉頭一看,卻是白元良坐在他身后的那一桌,無意間抬起頭來,看到了后面。瞬間整個人一瞬間變得硬邦邦的,臉上的恐懼更是不用去瞧,都滿溢出來了。

      康千燈順著白元良的眼光看過去……

      一位帶著青銅蛇相面具,一身青衣的影子,正在從后面緩緩飄來,所過之處,喧鬧的聲音都消失了。

      月光順著他打開的殿門照進來,亮的出奇,瑩瑩之輝仿佛有琉璃鏡反射一樣,由那人沐浴著走進來,青衣凝翠欲滴,越發動人。

      “乘…乘……乘霧神君!”有人凄厲道。

      錢晨已經來到正堂前,進入到所有人的目光中,他從白元良身邊經過,或許是故意的,他經過白元良身邊的時候,還頓了頓腳步,白元良下身傳出瀝瀝的水聲,一股黃濁的液體沿著他的小腿流到地面。

      赫然已經被嚇尿了。

      “魔頭爾敢!”有人拍桌而起……

      然后‘咚’的一聲,一頭栽倒在了桌子上,也有人下意識的去拿身側的刀劍,當他手摸到了刀上的時候,他就發現自己連一根手指頭也動不了了。

      一位南海劍派的宗師,頓起一劍,劍光迅捷無比,凌厲無比,卻在距離錢晨幾步路的時候一頭栽倒。

      昆侖派兩儀劍陣,突然間變成了木雞劍陣,只能用眼神劍擊錢晨。

      唐門老太爺最早察覺了不妥,護住了他這一桌的宗師沒有中毒,登時五位宗師一齊出手,唐家神兵飛燕驟然滑出一道銀光,幻化無數銀色流光光華,由一種種不可思議的角度,向著錢晨襲殺而去。那無數飛燕,猶如一場銀色的雨。

      錢晨手中,一點晶瑩閃過。

      唐老太爺只感覺自己渾身一寒,那無數飛燕便被凍徹,停留在了虛空中。,

      甚至還保留著飛掠的光影……

      唐老太爺的身體已經僵化,只能動一動眼珠,表示內心震驚。

      少林達摩堂首座,修成了金剛不壞之身的空悲法師飛身躍起,一手大光明拳,擂向錢晨的心口;王家天機劍法,算無遺策,將錢晨一切數據推算在心,一劍刺出,直指錢晨全身三十六處破綻;雷家霹靂神火出手,每一顆火藥,都不遜色于司晨神君借助神兵所發的雷火;刀君應情一把彎刀如同藏于九地之下,出刀如自九天之上。

      這時候一股滾滾黑風煞氣,自門口吹進來,瞬息之間就擋住了洪四海,頑石道長,以及其他兩位新來的大宗師的視線。

      錢晨渾身泛金,一手金剛符附加了三層,一爪抓出了空悲法師的拳頭,另一只手扭動幾下,將三十六處破綻,變化了七次,愣的王家家主站在原地,重新掐指推算起來。滾滾黑風煞氣,吹起了一張藏在了門口柱子上的符箓,吹到了雷家宗師的面前。

      那薄薄的陰雷符一爆,便將雷家宗師震暈了過去。

      一應火藥也被煞氣一消磨,便化于無形。

      錢晨一頭槌砸在了空悲法師的腦門上,金剛不壞之身‘當’的一聲,空悲法師被錢晨松開拳頭,在空地上歪歪扭扭走了七步,一頭栽倒。

      刀君已經抓住錢晨的致命破綻,刀光一閃,自不可思議間,掠過錢晨的咽喉。

      應情微微一笑,剛想藏刀,卻發現手中的神兵彎刀,已經消失不見。

      王家家主滿頭大汗的在那里推算,唐老爺子僵立原地,雷家宗師,空悲法師躺在地上,一個頭搭著另一個的腿,一個頭枕著另一個的屁股。

      相對而言,雷家宗師比較吃虧,因為金剛不壞之身的屁股很硬,把他頭硌得慌。

      應情呆在原地,仿佛還在想——我的刀呢?

      錢晨龍雀環依舊套在手腕上……

      他緩緩走過這些人,水月庵齋主梵慧明一劍出手,大宗師之威,手中神兵水月劍猶如天上明月,灑下一縷銀輝,瞬間刺穿那重重黑風,來到錢晨身前,她一劍展開,沒有人能形容那一劍的風情,宛如鏡花水月,刺在了鏡花水月之上……

      呃?

      梵慧明看著自己的水月劍刺穿乘霧神君的身體,卻發出一陣淡淡的漪瀾,如同水紋一般。

      錢晨卻已經用一把黑色長鉤扣住了水月劍,在一搭,一挑,梵慧明就已經乖乖放下水月劍,任由天上掉下的一根黑色繩索捆住了她,因為錢晨的鉤已經鉤在她的咽喉,而她也發現了這個乘霧神君的不對。

      乘霧神君的武功絕對沒有那么高,不然他早就不是小龍,而是真正的龍首了。

      而且此人身上也并無殺氣……

      大急撲下的散人寧不奇,看到梵慧明一回合就被擒下,錢晨的鉤放在她咽喉,卻是進不敢進,退不敢退,這時候門口照進來的月光散去,錢晨的身影突然向左邊閃了一下,卻是他收起了靈光鏡的鏡花水月,顯化了真身。

      錢晨平靜道:“你若不想她性命了卻,就帶著她退下。”

      寧不奇大喜過望,伸手接過被縛魂索五花大綁的梵慧明,安靜的退到遠處,老實的像一只晚上強光照住的鵪鶉,只是靜靜的擁著佳人。

      “呵呵……”錢晨心中冷笑,這散人寧不奇在自己的位置上的時候,錢晨照出他的投影,十次有七次是在偷看梵慧明,這點心思誰還不曉得?

      五六十歲的人了。還搞這一套……嗤!

      頑石老道手已經放在松風劍上,但卻一動也不敢動。

      因為蛇蝎蛛蜈蟾五只金色的小動物,正在他身邊圍著他討食,空明神僧好像也被震懾,就坐在原地。但是他看向錢晨的眼神卻帶著一絲笑意。

      洪四海坐在主位上,看著正道群雄一一出手,卻被乘霧神君眨眼間或制服,或擊退。

      他低聲道:“你根本就不是乘霧神君,你若是乘霧神君,那么十二元辰早就不是龍首,而是蛇首了!乘霧神君若是有這本事,昨日,我四海堂上上下下就應該死光了。”

      錢晨淡淡道:“我就是乘霧神君,十二元辰,擊破四海。洪四海,你招惹我們十二元辰,我便親自來為你送終了!“

      錢晨腳踏一團霧氣,騰身三尺而起。

      仿佛在說,看我騰云駕霧,誰還敢說我不是騰霧神君?

      “龍才能騰云駕霧,所以你不是騰霧神君,你是龍首!”洪四海道:“龍首果然厲害,先前洪某殺了你十二元辰的幾個人,今日你就來報仇了。只是邪不勝正,你今日怕是連自己的命都要送掉。”

      錢晨點點手指,洪四海身邊的屠北海突然就吐出一口暗紅的淤血,脖子的皮一點一點的脫離,很快就腐爛了一圈,當最后一點皮肉爛掉的時候,他的頭就掉了下來,在地上滾了幾圈,滾到了錢晨的腳下。

      錢晨右腳開大,將頭顱踹到了門外。

      射門!

      進了!

      “洪四海,你這樣胡說。我是要生氣的……”錢晨嘶嘶笑道:“我就是乘霧神君,誰敢說我不是,我就叫他親自下去問一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