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31章快意恩仇

  • 明尊 - 第31章快意恩仇字體大小: A+
     

      錢晨回到四海堂,卻看見四海堂原本已經漸漸放松的情緒又驟然緊繃,所有宗師,大宗師等宿老一輩的高手,都聚集在五湖廳。

      他走入五湖廳中,卻聽見那位號稱關西鐵拳的白元良出聲質問道:“錢大宗師,不知你剛剛去了哪里了?”

      錢晨冷冷一笑:“錢某并非閣下門下弟子,也不是這四海堂的人,要去哪里,難道還得向閣下報備嗎?”

      白元良冷笑道:“你前腳不見蹤影,后腳笑彌勒前輩就遇害了!這天底下哪有這么巧合的事情,當時笑彌勒前輩在住處被人襲擊,空明神僧及時趕至,依舊被那龍首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了笑彌勒前輩而去。”

      “當時洪四海前輩在處理公務,空明神僧與那龍首交手,卻拿他不下。除了你,還有誰有這本事。”

      “你休要冤枉好人!”康千燈怒道:“若是錢兄是龍首,怎么可能殺了十二元辰那么多人。”

      “或許是想洗白身份也說不定啊!”白元良混不吝道:“十二元辰終究見不得光,龍首武功大成之后,面容恢復少年摸樣,為了洗白身份,對跟隨他已久的十二元辰下了殺手。不但能借此闖下赫赫威名,而且也鏟除了后患。”

      李千秋也反駁道:“可笑,那這樣他又何必殺了笑彌勒?”

      “笑彌勒前輩曾做過大肚神君,在十二元辰中臥底,說不定就察覺了他的身份,他來不及掩飾,只能快下殺手。”白元良的分析,也倒有理有據。

      一時間武林群豪之中,倒也有不少人心生動搖。

      看著錢晨先竊竊私語。

      錢晨平靜道:“你知不知道,我精通七百多種殺人手法,了解五百多種不在場證明,認識一萬九千種毒藥,每一種都能讓你死的無聲無息。你居然還敢來惹我?”

      白元良嚇得顫聲道:“諸位可都聽到了!他是這般兇殘的人物,居然當面威脅于我,若是我死了。定然是他干的……這般兇殘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來?”

      “也許他就是覺得,這樣殺了笑彌勒前輩滅口,也沒有人能猜到他身上呢?”

      “夠了!”空明神僧開口道:“老衲不相信錢施主會是龍首,這件事情,老衲調查到底,但如今真相尚未大白,任何人都不可誣蔑錢施主!”

      洪四海也淡淡道:“馬上各大門派來援的俠士就要到了。萬萬不可在這時候被龍首動搖了軍心,或許龍首就是想要再次制造混亂,叫我們相互之間不得信任。”

      “四海堂要款待為了救援四海堂而來的各派英雄。”

      “今日晚些時候,就在五湖廳設宴,錢小兄弟是此次擊破十二元辰,立下大功的英雄,不可因為一點無端的揣測,就這樣誣蔑有功之臣。”

      一場聚會不歡而散,錢晨來到停尸的靈堂。

      看著被人一劍穿心而死的笑彌勒,這位天性開朗,嫉惡如仇的胖子,臨死前猶帶笑意,似乎視生死如常,坦然開朗。錢晨與他見面不多,但依舊有些難過。

      江湖總是如此險惡?

      還是只有主角身邊如此?

      錢晨沒有答案。

      “我沒有證據啊!”他仰頭嘆息:“各大門派的援軍馬上就要來了,憑著幾句猜測想要打倒那人,怎么看都沒什么可能。而且如果我沒有猜錯,以那人的武功,我未必是對手。”

      “加上必然會站在他那邊的正道援軍,就算有幾個生死之交,我救過命的,信任我的人為我說話,也還是被倒打一耙的可能性更高。”

      “馬上就要結束此次任務,何必要橫生波折呢?”

      “我錢都湊夠了,回去就能兌換耕元子的修行筆記,對那人動手,我傾盡底牌,也不過有八成把握,加上援軍里的高手,因為此人的聲望必然出手。把握更是連五成都沒有了!”

      “道途廣大……”

      “何必?”

      空明禪師的到來,打斷了錢晨心里的自言自語,他低聲道:“我信任錢施主,絕不會害了我師弟。”

      錢晨有種沖動,把自己的猜測和他說一說,等到晚上完成任務就離開這個世界罷!

      到時候,誰是龍首。

      這個世界的武林正道又會如何……一切都與他無關。

      “晚上的宴會,我就不參加了!”錢晨道:“江湖路遠,不如歸去。我踏歌江湖而來,興盡乘舟而去。也是一段佳話。幫我向其他幾位朋友告辭……大和尚,有緣再見吧!”

      錢晨灑脫離去,留下空明禪師不斷搖頭嘆息。

      這時候,剛出四海堂大門的錢晨看到一隊騎士從北街疾馳而來,當頭的一位髯須大漢乘著一匹頭角崢嶸的駿馬,哈哈大笑,踏街而來,臨海城的居民都議論紛紛道:“這是四海堂的北海之主,負責對外征戰的屠北海!”

      “屠北海連夜趕去求援軍……”康千燈也道:“這下是帶著各大門派的援軍來了?”

      錢晨看到那屠四海拎著一個人頭,大笑道:“大哥,我回來了。途中還殺了一個盜了黃老弟印信的小賊!”

      說罷,將人頭丟在路上。

      洛勝衣年輕的頭顱,在街上滾了兩圈,停在了錢晨的腳下。

      隨著各大門派的援軍入城……輪回之主的提示聲,也在錢晨的耳邊響起:“輪回者已完成任務二,幫助武林盟主洪四海,擊殺十二元辰超過四人。”

      “擊殺十二元辰,每擊殺一位,斬殺獎勵五百功德,助攻獎勵二百功德。已完成:乘霧神君(斬殺)、角斗神君(斬殺)、食鬼神君(斬殺)、飛黃神君(助攻)、搗藥神君(斬殺)、司晨神君(斬殺)、逐日神君(斬殺)……”

      “支線任務,擊殺武林宗師級高手(練氣境界),每擊殺一位,獎勵十功德。擊殺大宗師(通法境界),每擊殺一位,獎勵一百功德。”

      “擊殺大宗師一人,宗師八人。”

      “共獲得獎勵三千三百八十功德……合一道德,三百八十功德。”

      “是否立即完成任務,回歸輪回之地?”

      “你們真的是惹怒我了!知不知道,十二元辰已經被我向狗一樣的殺了八個……雖然我也是有道清修之士,但是這般在我面前殺人……真是叫佛也有火!”黃玉函,快言快語,梁斗,洛勝衣這些人的面孔在錢晨面前一一閃過,洛勝衣臨死前的迷茫神色,映入錢晨的眼簾。

      他臉上一片冰寒……

      錢晨平靜對輪回之主回答:“否!”

      “這次我自作聰明,可是虧大了!”

      他的身影從臨海城消失,一同消失的還有洛勝衣的頭顱。

      城外洛勝衣的身死之處,一個無名墳塋草草堆起。

      錢晨只身一人站在墳前,他已經披上青袍,帶上乘霧神君的蛇首面具,青銅蛇面為他帶來一絲陰冷氣質,這么如鬼魅一般的站在林中,錢晨背著墳塋道:“你還是沒能逃過這一劫啊!”

      他摸著臉上的面具道:“原本還以為用不上這玩意了呢。”

      “十二元辰破四海。”

      “我之前是武林正道,所以殺了十二元辰中好幾人,但現在我是乘霧神君,當然要破洪門,殺四海……哈哈……十二元辰辦事……從來不講什么證據。”

      “我的任務還沒完成,回歸個屁啊!”

      錢晨以為自己磨練了數百萬年,骨子里應該是一股飄渺仙氣了,這時候他突然又感覺到了骨髓中,那熱血的涌動……

      原來我始終忘不了,當初在地球上,讀著老舊的小說故事的時候……

      那快意恩仇,踏破不平的俠氣!

      逍遙自在,卻不妥協!

      長生不老,卻不化為土木頑石!

      我這一生自在逍遙……卻不是靠清凈無為,妥協漠視換來的。我這一生唯謹慎,卻不是縮頭烏龜,膽怯的王八。

      錢晨負手,帶著蛇首面具,看著洛勝衣的墳塋,笑道:“我乃長生之靈,乘霧神君。十二元辰辦事……目標必……殺無赦!即便是洪四海也如此,即便洪四海是龍首,也是如此。說起來,我的上門禮”還沒有送出去呢!“

      ”就用龍首的人頭做禮物,送給無頭的武林盟主吧!”

      “看我十二元辰多么兇殘……連老大也殺。“

      “十二元辰的余孽,在大宴之日,殺了主持剿滅他們的武林盟主洪四海。也是很自然……很舒服的對吧!”

      余音渺渺……

      錢晨一路不回頭的,往臨海城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