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30章人間正道

  • 明尊 - 第30章人間正道字體大小: A+
     

      “一切都結束了,等到各大門派來援的宗師、大宗師趕到,十二元辰破四海這個任務,就應該算我完成了!”

      錢晨不欣喜,也不遺憾,舉著葫蘆對朝陽敬一杯。

      葫蘆里依舊并非應景的美酒,盡管錢晨現在說一聲,就有四海堂成千上萬壇最好的美酒予求予取,他也很想嘗試一番縱橫江湖,大口喝酒的意氣豪邁……這一天中,他窺破了最兇險狠辣,陰險狡詐的陰謀,殺死了武林中最可怕的幾個強盜,在無數武林群豪面前,劍氣縱橫,有絕世之姿。

      讓最有前途的年輕俊彥崇拜。

      叫最淡定的佛門大師震驚!

      見過風華絕代的美人死在自己劍下……

      也曾從無名小卒,到在無數江湖名宿的見證下,對決大敵,人前顯圣,被譽為絕世大宗師。

      前一日,錢晨籍籍無名……后一日,他必將名動天下。

      這等快意,難道還不值得一杯酒嗎?

      可惜錢晨在心里默默嘆息道:“不值得……這個世界的一切經歷,終究是短暫的幻影,如鏡花水月一般幻滅,唯有中土世界,無上大道,才是皓月長明,也唯有這等永恒的存在,才值得我追求。”

      “一杯濁酒,雖然只能耽誤我兩天道行……但我依舊不取。”

      “黃兄,讓你失望了。我終究不是快意恩仇的江湖人……我只是一個追求永恒自在,逍遙于世的修行人。只是這個世界的過客。”

      “這個世界的人間正道,終究還要讓你們這樣的仁人義士來承擔。”

      錢晨從四海堂給他安排的精舍閣樓的窗口翻出去,向著窗欞一踩,便借力攀到了屋頂上,學著前世電視上見過的大俠們的英姿,選了一個稍微平坦的地方,靠著屋脊躺下,注視著東方漸漸升起的朝陽,清風拂面,頓生熏熏然之感。

      他在這里躺了半響,等待著回歸輪回之地的時機。

      這時候卻有人搬來梯子,搭在了屋檐下,一個少年嗤呼嗤呼的沿著梯子爬了上來,正是昨日見過那個燒紙錢的廚房小子,錢晨昂起頭問他:“你爬上來有什么事?別擋著我的陽光了!”

      那少年小心在瓦片上站穩,對著錢晨一鞠躬道:“我是來謝謝先生,救了我一命,又為我報了大仇的。”

      “我是四海堂的客人,為主人家出一份力,也是分內之事。”錢晨淡淡道。

      那少年依舊固執行大禮道:“我要謝謝先生,為王大叔,花大嬸……范廚師……還有玉函大叔,以及我一家人報了大仇。”

      “那王大叔,花大嬸……范廚師,說的應該是被角斗神君殘殺的那些無辜的廚房仆婦。黃玉函是被逐日神君所害。這兩個兇手都被我所殺……所以為他報了仇。不過這少年的一家人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倒霉到全家都在四海堂工作,在此劫中不幸遇難了。”

      少年低聲道:“玉函大叔說先生是個可靠的人,叫我若是有什么話,可以對先生說一說,其他人卻萬萬不能提。”

      錢晨面色漸漸正經,能叫黃雨涵昨日特意囑咐,其中必然不簡單。

      少年情緒低沉道:“十二元辰曾經殺我全家……我至今記得我娘,我妹妹,我哥哥,以及三叔,四叔,二姨,清姨他們為了引開十二元辰的注意力,讓我能躲過一劫……他們……”少年有些哽咽,說不下去了。

      他平定了一番情緒,才對靜靜傾聽的錢晨道:“先生,我有個小小私心,想與先生說。”

      “如今十二元辰死了大半,我的仇也就報的差不多了。唯有一個人,讓我還無法釋懷,我不敢勞動先生,所以只將我知道說一說,若是以后先生遇著了那人,也好有個提防,若是能殺了那人自然最妙。”

      “那人便是十二元辰的龍首!”

      “你見過十二元辰的龍首?”錢晨驚疑道。

      少年搖搖頭:“我沒見過他!但他是家父的好友,每年都會上我家與家父飲酒論武,家父引以為平生第一自己,因為他身份特殊,所以此人真實身份被家父牢牢隱瞞,就連我們幾個子女也不知道。”

      “有一次我聽過他的聲音,豪邁洪亮。是一個男人!”

      “而且他武功極高……”少年叨叨絮絮的說了一些廢話,大半是道聽途說,真實性也無法確定,雖然可以縮小龍首的懷疑范圍,但想要憑著這些,找到龍首的真實身份,無疑是夢囈。

      少年說著說著,哭了起來:“家父偶然之間,在北極寒原接天神峰得到一塊天外奇石,內蘊無上武道,因為只是武道真意,并非什么不可外傳的武學秘籍,家父便好心請他來參研,豈料他參研數日之后……便突然告辭離去。”

      “數日之后,家父便安排我們秘密逃亡海外。”

      “結果路上,便遭遇十二元辰追殺。這些人一直在逼問一個秘密,然后我就聽到了家父那位好友的笑聲……他那時,帶著的便是龍首的面具。他逼問我娘那塊天外神石的下落……殺了我全家上下……我被清姨藏在了糞坑之中,各位叔叔用命來掩護我!”

      這時候,錢晨已經知道他父親是誰了!

      “我僥幸逃脫后,想要為家人復仇,便輾轉來到了四海堂,想要借助洪堂主這位大英雄,大豪杰之力,剿滅那十二元辰。可惜我文不成,武不就,玉函叔偶然見到了我偷學堂內的武功,他沒有怪我,而是親自教我武功。”

      “但我學了這么久,還是樣樣稀松。或許我這輩子都無法親手報仇了!”

      “但是先生這次出手,殺了十二元辰這么多人……也足以叫我寬慰九泉之下,為我而死的母親,哥哥,叔叔們了!”

      “你把黃兄教你的武學練一練給我看!”錢晨對少年道。

      那少年情緒從低沉漸漸興奮起來,他踩著瓦片咔咔的響,耍了一套拳法,又念了許多內功心法的口訣,錢晨卻搖頭道:“他教你的武學錯了!這樣練下去,這輩子都成不了高手。”

      少年初時有些氣鼓鼓的,似乎并不滿意錢晨誣蔑黃玉函。

      但他想了半天,才苦笑道:“玉函大叔好像真沒說過這是什么絕世武學……只說可以練來強身健體。”

      錢晨對他道:“你有沒有想過,你和四海堂也是有殺父之仇的,黃玉函是四海堂的大總管,根本不可能栽培一個仇人的孩子。”

      “你胡說!”少年這一刻卻犟了起來,他說:“玉函大叔是我最后一個親人了。他要是想害我,我早就死了!”

      “現在你倒有了一些小聰明。”錢晨嘆息道:“你本不應該和我說那么多,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你的身份,十個你也輕松死了!”

      “你資質不行,就算有絕世武功在你面前,你這輩子的最高成就也就是一位宗師,比起你的仇人來,真如螻蟻一般,所以你武功練得越高,越有可能死的莫名其妙,還不如做一個讓人忽視的小蟲子……”

      “想必你家來頭那么大,卻沒有留給你一門高深武學。黃玉函也沒有試圖傳授你更高的武學精要。都是因此考慮吧!”

      “你有沒有想過,你人生中那些最關心你的人,都只是希望你平平安安活下去。娶妻生子……而不是為了這虛無縹緲的仇恨,一輩子飽受折磨!”

      少年留著淚道:“我也想過放棄報仇,但我真的做不到。哪怕只是說一點我知道的東西給先生,叫先生對那惡人之時,有一點用處,我也就十分的欣喜,將什么生生死死都拋在腦后了!”錢晨拎起他道:“十二元辰有我們這些大高手操心,你一個三腳貓功夫的小子,就別來逞強了!”

      “你說的東西,對我鏟除龍首也有點用。”

      “但你這個人和四海堂有仇,沒有黃玉函保護,說不定哪天就被四海堂發現,然后把你弄死了。趕緊辭了這份工,回鄉下娶了老婆,過正經安生的日子去吧!”

      “對了!你是怎么來見我的?”錢晨問道:“四海堂規矩大,等閑人等可騷擾不了貴客。”

      “我有黃大叔留給我應急的符信……一路上大家都給面子。”

      錢晨大驚道:“你這是嫌自己還不夠作死嗎?趕緊收拾東西跑路吧小子!我老人家勞煩一點,護送你一程。”

      少年情緒低落道:“江湖事,江湖了。我爹也殺了很多人,他被人復仇所殺,也是因果輪回,我并沒有報仇的意思啊!而且黃大叔也跟我說,他死了之后,我就得走……我已經辭了工,準備和先生道謝告辭后,就隱姓埋名了也。”

      錢晨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在四海堂叫小羅,真名卻叫洛勝衣!錢先生……謝謝你為我報了仇!”洛勝衣想要再拜,錢晨一腳把他踢下樓去,道:“你滾快點吧!”

      看著他漸漸行遠,錢晨遠遠的綴在后面護了一程。

      直到親眼看到他離開臨海,也沒有人追在后面,錢晨才緩緩回頭,他就要回歸輪回之地,也沒有時間了!

      錢晨路上深深嘆息一聲:“我也算對得起黃兄了!沒想到黃兄這些年在四海堂,居然還這般護住了一個仇人的孩子。我可能已經知道了龍首是誰,但是我沒有證據……這種時候,說一些沒有證據的話,除了打草驚蛇,沒有任何益處也。”

      “這個世界的事情,還是留給這個世界的人來解決吧!”

      “大不了我走之前,將我的猜測告訴空明那個老和尚,叫少林擔心去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