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28章冰清玉潔,寒魄真氣

  • 明尊 - 第28章冰清玉潔,寒魄真氣字體大小: A+
     

      “枉我十分敬重他,在他來沈家的時候,熱心向他請教武道。結果當天晚上他便潛入了我的閨房……我羞憤欲死,將此事告知了父母,請他們請來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輩,主持公道。但沈家的人卻勸我道:既已失身,何不嫁給他。”

      “他又在我前面跪地磕頭,堂堂一個大宗師……”

      “武林最強的幾位絕世高手之一,對我說他深愛于我,才鑄成大錯。我父母,還有你們幾個武林前輩……”沈婉君指著空明禪師,頑石道長憤恨道:“竟然也勸我事息寧人,說是為了我的清譽著想!”

      “我沈婉君一生冰清玉潔,寧折不彎,這清譽我寧可不要!”這聲怒吼擲地有聲。

      “可我父母以死相求,他又百般求我,寧可自殘身體……”沈婉君低聲道:“我以為我能忘記這些,重新開始。畢竟他算得上是真心愛我,為了我一句要四時不敗之花,永世不化之冰,前往西域奪取奇花曼陀羅蘭加洛斯,又前往北極寒原,冒死接天神峰,鑿出萬年玄冰魄。”

      “可惜我還是忘不了,所以我勾結十二元辰,察知他真氣的破綻,將萬年玄冰魄煉化為神兵冰魄真氣,再將曼陀羅蘭加洛斯摻入他的飲食,最后在一處絕美的星空之下。用這枚冰針,殺了他。”

      “他真不愧是大宗師,縱然被我用冰魄真氣所化的冰針射入腦中,他還有余力對我說:對不起。冰魄真氣是他想方設法找給我的,他也一直知道我給他下奇花之毒。哈哈哈……我這一生,就連復仇都是被人所縱容的……”

      沈婉君平靜道:“所以我的余生,剩下的也只有復仇了。向你們這些虛偽的正道高人們。蒼白的復仇……”

      空明禪師深深嘆息一聲,羞愧道:“沈女俠,老衲錯了!”

      “你若想說‘以身相代,代我受過’這種廢話,就別提了!我的復仇,是為了我一生的驕傲。我沒有錯……所以請給我一個下場吧!”沈婉君平靜道:“最后,雖然錢小兄弟應該看出來了。但我還是提一句,八殘……是你殺了快言快語吧!”

      八殘乞丐面目猙獰道:“賤女人,你死前還要誣陷于我。”

      “你因為身體殘廢,不能人道,心中扭曲,常常虐殺那些無辜女子,我查到當年小落月劍越清就是為你所殺,本想早早除去你這惡心的人,沒想到你居然被龍首威脅。暗中投靠了我們十二元辰……龍首說這次大事之后,再把你交給我處置。但我等不到了……所以,你死吧!”

      沈婉君手中出現了一根晶瑩透明,冰清玉潔的細針,這便是神兵冰魄真氣所凝結。

      冰魄真氣神兵本質特異,在錢晨看來,其品質在中土神州,也是極佳,乃是一把氣道神兵,本質上是一股精粹的天地元氣。這種元氣精粹至極,有許多妙用,只是性質太過極端,難以為修士所采。

      后來有人創造了以本身真氣,采納這種元氣,煉成神通、法寶的方法。這種性質極端的元氣,便能為人所利用,被稱為罡煞之氣。

      沈婉君的冰魄真氣,便是中土神州的三十六天罡之一,冰魄寒光罡。

      這些罡煞之氣珍貴至極,以這個世界的底蘊,定然也是最珍惜的那一類天材地寶。就算在中土神州,也是價值億萬。連錢晨這種家底,所能與之比擬的,也只有未打落禁制前的白骨舍利。

      沈婉君緩緩來到八殘乞丐之前,一路上所有人都被她氣魄所懾,不敢攔住她。

      八殘乞丐驚怒出手,殘天真氣損傷元氣,暗藏殘人肢體的殺傷性,極為陰毒,出手更是狠絕無情,但那冰魄神針在沈婉君手中突然消失,一道無法言喻的光,是冰針折射了光線所化,如同彩虹,絢麗萬分,也如同這個奇女子的一生一樣。

      八殘眉心貫穿了一個深入腦髓的血洞,臉上猶然殘留著極度的驚恐和絕望。

      射殺他的冰魄神針化為無形,回到了沈婉君手上,或許是厭惡這些人的血,她才將億萬載玄冰煉成這種能不斷重生的奇特武器吧。她將自己重生的幻想,寄托于此針之上。就好像被玷污之后,又能歸復清白。

      “沈女俠……”空明禪師道:“我愿一力擔保……沈婉君絕無罪過,千錯萬錯,都是老衲的錯,求各位英雄,讓她走……唐家那里,老衲必然親自去告罪。”

      沈婉君笑道:“不必了。”

      她轉頭看向錢晨笑道:“小兄弟,你才十四歲吧!雖然刻意顯老了一些,但還騙不過我。”她狡黠一笑,第一次露出冷漠憤恨之外的表情,錢晨心中暗暗感嘆:“沈婉君少女之時,應該也是這樣一個明媚的人吧!”

      “她日漸冷漠,江湖上都以為她是喪夫之痛,誰又知道其中難言的內情呢?”

      沈婉君笑道:“他們雖然不說,但都覺得我錯了。只有你好像還有點意思……”

      “我并沒有覺得你做得對。”錢晨平靜道。

      沈婉君搖頭:“不一樣,他們覺得我不應該反抗。而你卻覺得我不應該加入十二元辰。”

      “你本來已經自由了!”錢晨道:“又何必回到污穢之中。”

      “只要世間不全是你這樣的看法,我又談何自由?”沈婉君自嘲的笑了笑。

      ”十四歲的大宗師,我是真的想見識一下呢?與這樣的俊杰論證武道,死于傾力一戰,才是我輩武者的歸宿。來……與我一戰!”

      錢晨向康千燈借劍,手持驚鴻劍,與沈婉君來到了正院之中。

      那一枚冰魄神針輕輕射出,月光下,如流光動人……

      錢晨緩緩走過沈婉君身邊,留下眉心一點劍痕,宛若朱砂痣的美人,月光之下,笑顏絕世。

      錢晨握著冰魄神針,卻發現冰針卻并未散去,而是化為一點精粹的冰魄寒光罡,雖然只是一點,罡氣內的寒意卻幾乎無窮無盡。沈婉君就這樣將一枚絕世神兵,留給了在場她唯一不討厭的人。

      錢晨拈針默然,沈婉君似乎在用這一針,告訴錢晨——不要屈從。

      死都不要!

      十二元辰中的搗藥神君死了,但在場群雄卻并未有一點喜色,空明禪師甚至比他自己死了還要傷心,留在院中,不斷地為沈婉君念誦經文。

      錢晨拎起角斗,食鬼,飛黃三位元辰的頭顱,看著司晨神君道:“還留著他干嘛?不殺了還等著請他吃早飯嗎?”說罷也不看司晨神君這一刻強壓驚恐的表情,遂斬其頭而去……

      他找到洪四海問道:“洪堂主,不知玉函先生身死亡之處何在,我想去祭奠一番。”

      洪四海默然許久,才開口道:“玉函死在我義兄的靈堂,如今尸體也停那里,他們都是我最親近的人,若是要以十二元辰的頭顱祭奠,我也一起去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