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27章絕影無息,殺人冰針

  • 明尊 - 第27章絕影無息,殺人冰針字體大小: A+
     

      這一聲驚呼,將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空明禪師悚然道:“十二元辰之中,確實有一位暗器高手,傳說他出手無聲無息,讓人往往莫名其妙就送了性命。”

      康千燈低聲道:“暗器還在唐大俠顱內,要不要……”

      錢晨搖頭道:“根本就找不到那枚暗器!想要從暗器之上來猜測那位元辰的身份,幾乎絕無可能。唐大俠之所以當時身亡,沒有任何異象。就是因為兇手用的是冰針,以微不可查的冰針,射入唐真的腦中。”

      “等到冰針一化,自然什么線索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現在之所以能查出唐真的死亡方式,是因為冰針剛化,水汽殘留在唐真顱內,所以還會流出淤血。先前我所說的鐵釘案,那位神探之所以知曉這種殺人方法,就是因為曾經有鐵釘案的受害人,尸體朽化后,遷墳之時,有人發現了顱骨中的鐵釘。”

      “如今改用冰針,那真是會被時間消滅的證據!”

      “可是。”康千燈猶然有一種恐懼:“誰能以冰針破去唐真的護體罡氣,又有誰能在唐真無知無覺的時候,將冰針從正面,甚至就在他眼皮底下射入唐真的鼻孔中?他可是千手千眼……”

      “這就是兇手的聰明之處了。”錢晨笑道:“冰針透明,你知道人的雙眼會形成一個奇妙的視覺死角,你把手指豎在鼻子底下,看看能不能看清?”

      康千燈如言所試,發現手指靠近鼻子后,居然虛化了,極難被發現。

      “一根手指都是如此,何況是一根微末,透明的冰針。”

      “兇手暗器出手,絕影無息,乃是一根不會激起風聲,也極難用肉眼看到的冰針,選擇出手的角度,一定也是絕妙。唯一的問題是……他為什么要首先殺死最難殺死的唐真,他又是怎么殺死唐真的?”

      “要知道,唐真雖然大意被殺,但實際上還是兇手動手時,比較危險的對象。他如果要妥善選擇。應該在唐真不在的時候,這時候偷襲殺死除了幾位大宗師以外的任何人,都是輕而易舉,甚至可以在別人和其他元辰交手的時候,施以暗害。”

      “這樣人們只會以為受害者是大意,死于元辰之手。誰能猜到還有隱情?”

      “如此這般一位一位的鏟除正道俠士,豈不更具威脅性?“

      康千燈低頭思索了片刻,點頭道:“確實如此,這等暗器高手實在太便于暗算。他只需要避開唐真出手,本不應該冒著如此大的風險。”

      “唐真既然號稱千手千眼,本不應該讓任何人處于他的視覺死角上,我聽說他后腦上都長著一只眼睛。”

      空明禪師苦笑著扒開唐真的后腦,上面竟然真的長了一只眼睛。

      “唐真的神兵便是這枚通天法眼,他后面的眼神比正面還要敏銳。”

      錢晨笑道:“和尚們消息靈通啊!”

      空明禪師苦笑:“都是為了武林正道……”

      錢晨沒有計較少林收集武林高手情報的事情,反正他又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少林正義也罷,有圖謀武林的雄心也好,這次任務之后,都與他無關。他繼續分析道:“所以兇手一定是感覺到了唐真的威脅,但唐真竟然威脅到了兇手,也就不應該忽視兇手的出手動作。”

      “這是一個難以解開的疑問。”

      這時候,眾人的心神已經被錢晨吸引住了。群雄漸漸在錢晨周圍圍了一圈,錢晨侃侃而談:“除非,她是個女人。而且是個很漂亮的女人,因為唐真好色,所以他會盯著那些漂亮的女人,又因為唐真是個暗器高手,所以那個女人出手,必然會被唐真發現。”

      “搗藥神君!”空明禪師猛然道:“那位十二元辰中最神秘的暗器高手,就是十二元辰中的唯一的女人,搗藥神君。我原本以為那人是鼠相的鬧梁神君,或是猴相的赤尻神君。”

      錢晨笑道:“畢竟鼠狡猾,而猴靈動。而搗藥神君這個名字,好像和暗器并無關系,反而像一個精通用毒,或者醫道的元辰。”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搗藥神君,要先殺唐真這個最危險的目標。”

      “也解釋了,為什么唐真會讓一個自己十分注意的人走到視覺的視角,被輕易殺死。”

      這時候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了玉羅剎——沈婉君身上,這位俏麗的寡婦面無表情,一如往常,身上的素白長裙將她的美艷、冷漠和平靜,襯托的越發動人,宛如一朵清麗的冰山雪蓮。

      錢晨繼續道:“因為唐真在窺視沈女俠的時候,只要被她一瞪,就會因為心虛而轉頭,是他自己將沈女俠放在了能至他于死地的地方,只是他沒有想到……以劍法聞名的沈女俠,居然是比他更強的暗器高手!”

      “沈女俠身為夜叉王富大俠的遺孀,唐真克制不住自己的好色,但依舊會有幾分羞愧。”

      “哈哈哈……”沈婉君仰頭大笑:“角斗這個莽夫,食鬼這個自大狂,還有飛黃這個自命不凡的家伙,十二元辰這么多人,居然都死在了一個無名小卒的手上,一個比我還小的年輕人之手。真是可笑……”

      她傲然仰頭:“其他不配殺我,要殺,就讓你親自出手吧!”

      空明禪師悲痛道:“沈女俠,你為何……”

      “老和尚,你不應該早就知道了嗎?”沈婉君悲憤笑道:“富英是我親手所殺。”

      “你這毒婦為何如此蛇蝎心腸?”有人喝罵道。

      “蛇蝎心腸!”沈婉君一臉決絕,厲聲道:“你為什么不問一問這老和尚,問一問沈家,問一問富英,是我蛇蝎心腸,還是他們負我。富英丑陋如鬼,我怎么可能愛上他,你知不知道,每天晚上看到他猥瑣的身子在我身上的時候,我都想吐!我恨啊!”

      “你畢竟嫁給他了!”李千秋忍不住反駁道。

      “因為……他強暴了我!”沈婉君美麗的臉,此刻如同萬年刻骨的寒冰,散發著無窮的怨恨,但是她連恨都恨的那么好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