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24章白衣劍客錢晨

  • 明尊 - 第24章白衣劍客錢晨字體大小: A+
     

      錢晨舉劍齊眉平指,好似一位在致敬無上劍道的劍客。

      食鬼神君手中的風神嘯發出攝人心魄的怪嘯聲,凄厲的風聲嗚咽,高高低低的形成一種動搖魂魄的曲調。

      這曲調入耳,錢晨劍光便是一滯,眼神也漸漸迷離。

      食鬼神君撕風成爪,以右手的虎頭拳套,抓住了錢晨手中的驚鴻劍,劍光被他抓在手中。

      一柄鋒銳軟劍,被本質還在它之上的神兵牢牢抓緊,頃刻間便鎖定了劍光的一切變化。

      這時候,食鬼神君才使出了他的撒手锏,他左手也捏指成爪,戴著一只不起眼的黑色手套,渾身真氣借助這只手套,凝聚為一種玄黑色的古怪煞氣,帶著索魂奪魄的詭異力量,就朝錢晨的臉上抓去。

      這一抓,便能將人的魂魄都給摳出來。

      食鬼神君心中有些得意,當著武林正道的面,將這位年輕的新晉大宗師魂魄都給抓出來,定然能重挫正道士氣。

      他左手帶上的這黑色手套,才是幽冥宮的祖傳神兵——鬼神哭!

      食鬼神君竟然是武林中罕見能同時操作兩件神兵的奇才……他以力量浩大,威力可怕的風神嘯為明面上的依仗,暗地里卻以隱蔽詭秘的鬼神哭為殺手,這一次,錢晨似乎在劫難逃。

      遠處少數能看穿狂風的遮掩,注視戰場的大宗師們,都不禁嘆息一聲。

      似乎在為這個武林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大宗師送行。

      還是太年輕了呀!

      但就在食鬼神君就要抓到錢晨面門的時候,錢晨卻瞬間凝聚了散亂的眼神,對著食鬼神君微微一笑……他手中的驚鴻劍脫手,左手上不知什么時候出現了一桿黑幡,對著食鬼神君的面門就是一刷,右手一翻,手腕上脫出一枚玉環,往下便是一套。

      食鬼神君被這一刷,登時被迷了七情六欲,手中的風神嘯無意識的脫手,被龍雀環收入禁制中。

      錢晨再接過驚鴻劍,劍光一點,就透過食鬼神君的眉心,輕輕的了結他的性命去。

      你有兩件神兵?我藏著至少八件法器!

      你以為我是誠于劍的劍客?我撒手了!驚不驚喜?

      攝魂奪魄的力量為什么對我沒用?因為我本體是先天靈寶啊!先前的中招全是裝的……誠于劍道也是裝的,這個身份都是裝的……我早就從乘霧神君那里打聽到了你幾分底細,知道你第二件神兵的能力,而你卻對我一無所知。

      朋友……你還是太年輕了!

      若是治不了你這個小崽子,老夫豈不枉活了數百萬栽有余?

      錢晨手持驚鴻劍,一副劍道寂寞的樣子,甚至輕輕吹去劍尖的那一絲鮮血,神情中帶著一絲沒落……和寂寞。此時隨著風神嘯被錢晨收走,龍卷狂風也平息了下來,眾多正道俠士這時候才能看到錢晨這頗具儀式感的謝幕。

      登時就將康千燈震驚了!

      這是何等誠于劍的寂寞啊!仿佛吹得不是雪,也不是血,而是無人試劍,沒有對手的孤獨……就好像劍本身就是孤獨的。

      錢晨一襲白衣,在食鬼神君的尸體前輕輕吹拭劍尖鮮血的那一幕,成了這里許多劍客一生刻骨銘心的記憶,許多人矢志一生都在追逐這種劍道孤高的逼格。

      康千燈就被這一幕給洗腦了。許多年后他殺死大敵之后,都想要學著錢晨,吹一吹劍上的寂寞,但總是覺得那些對手還配不上這個儀式,于是只能用淡淡悲傷,寂寞的眼神注視著自己的劍尖,倒也成為了一時的風潮。

      空明禪師也震驚了!

      莫非剛剛是鬼哭聲造成的幻覺?那個毫不猶豫撤劍,掏出一桿長幡神兵暗算了食虎神君,又掏出一枚玉環神兵套走了風神嘯的人,莫非并不是眼前這位孤傲的劍客?而是他空明禪師被風吹花了眼……

      空明禪師下意識的回頭,看到同樣目瞪口呆的頑石道長和洪四海,才確認了自己沒有看錯。

      他這一刻心中升起了和錢晨某一刻十分默契的想法——老衲枉活了七十有八,果然還是太年輕。見識不夠……比起現在年輕人……老衲真是……

      錢晨提著劍徐徐走來,風姿讓一眾江湖粗人自慚形穢。

      將驚鴻劍還給康千燈,錢晨被康千燈眼中迸發的強烈崇拜之情給嚇了一跳,看得出來,若不是他手中的驚鴻劍之祖傳神兵,他都快要忍不住將驚鴻劍獻給錢晨了。估計康千燈早就把錢晨下毒弄死索三關的事情忘在了腦后,一心認為他是一個‘誠于劍’的絕世劍客了。

      錢晨心里暗暗搖頭道:“少年,你跟我學劍是學不到什么的!”

      “但我能教你裝逼啊!”

      “剛剛那只老虎跟我對飆逼格,我只使出了三成功力就碾壓的他不像樣子。”

      “學會了我一成逼格,就足以讓你持之橫行天下了!”

      但錢晨現在自然不會說出這種大煞風景的話,他背著天羅傘,滿意的再收下一個人頭,將任務刷到了斬殺三,就當錢晨準備輕松再取得一顆人頭的時候,與洪四海糾纏的司晨神君,卻早早察覺不對,已飛身撤退,他和大肚神君匯合在一處,準備相互接應撤走。

      兩人正準備合力飛遁,大肚神君忽然面色急變,看著司晨神君背后,就像錢晨站在后面一樣,司晨神君惶然忍不住回頭,卻發現后面并沒有人。

      這時候大肚神君已經掏出一個大布袋,正是他的神兵渾天布袋,袋口一張,將司晨神君整個人都吞了進去。

      然后就背起裝著司晨神君的大布袋,大肚神君往錢晨那里跑,邊跑邊道:“別出手,自己人啊!”

      “誰跟你是自己人?人頭狗!”錢晨急眼了。這是兩個人頭都要飛的節奏啊!

      那大肚神君腆著肚子一路小跑到了空明禪師和錢晨的面前,脫下面具,露出一個笑呵呵的胖臉,點頭哈腰道:“其實我也是少林臥底,這次十二元辰襲擊四海堂的事情,就是我告密的啦!剛剛只是在演戲,我打不過那只老虎,準備和師兄混在一起,假裝打到那只老虎那里,然后再翻臉搞他,沒想到兄弟你這么生猛。”

      “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誤會呦!”

      空明禪師以手撫額,無奈嘆息道:“這確實是我師弟,笑彌勒!法號空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