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22章無形的恐怖

  • 明尊 - 第22章無形的恐怖字體大小: A+
     

      “那你檢驗了這么久,可有什么我們沒看出來的發現嗎?”徐曉陽冷笑道。

      錢晨輕聲道:“梁大俠號稱氣吞丹霞,練氣之術天下無雙,他一出手渾身真氣如丹霞漫卷,威力奇大。更有神兵云霞丹在手,這門神兵唯一的妙用,便是增厚真氣,得益于此,加上梁大俠本身真氣雄渾,其護體罡氣在我們之中也實屬強大。”

      “這也是梁大俠能放心的將后背留給兇手的原因。”

      “所以,兇手能一擊得手,所用神兵必然強大,也定有破罡之能。”

      “也就是說……兇手的神兵,是一把具有破罡之能的利器?”空明神僧接口道:“若是如此,查找兇手就簡單多了!”

      “是啊!”頑石道長也贊同道:“只要將方才梁大俠遇害的時間里,行蹤未確定的人排查出來,然后確定其神兵是否有破罡之能,相信二者重合之人并不多。”

      “我先來!”康千燈搶先道:“我方才和錢兄、方兄……”他將跟隨自己一起去阻止索三關的幾位俠士一一點出,然后道:“我們一起前往后院,截殺來敵。所以這幾位俠士,定然是清白的。我們可以相互證明。”

      這時候,幾位跟著一起去截殺索三關的人也接口道:“是啊!我們可以相互證明。”

      空明禪師道:“我與頑石道長,徐大俠,唐大俠,沈女俠……呆在五湖廳策應,期間并未離開。”空明禪師也點了幾個名字,這些人也紛紛確認相互監督,確實沒有人離開過。

      碧血丹心劍杜紫淮開口道:“我與梁斗梁大俠,長風鏢局總鏢頭趙大俠,以及李老英雄一起去東面迎敵,期間被一股神秘人引誘,就此分散。所以并沒有證人,也不能相互作證。”

      “那些人應該是幽冥宮所豢養的尸鬼,甚至還有大名鼎鼎的幽冥一窟鬼。”

      “元辰中的虎——食鬼神君不是一個人!”

      “看來幽冥宮就是食鬼神君……不,應該說幽冥宮主就是食鬼神君,其他尸鬼,幽冥一窟鬼都是他手下的倀鬼!”空明神僧如是道。

      其他人也紛紛報了行蹤,其中不能確定者不再少數。

      黃玉函死后四海堂情報工作漸漸潰散,再也做不到對四海堂內進行有效的監督,因此亂象紛紛。

      但大家經過分析,發現大多數人并不具備威脅梁斗的能力,唯一可能偷襲梁斗成功的只有與他一組的碧血丹心劍杜紫淮、長風鏢局總鏢頭趙逞,以及將相叟李千秋。盤算過所有人,空明禪師抬頭道:“快言快語兄弟和八殘長老還未回來……“

      空明禪師話音剛落,就看到八殘乞丐踉踉蹌蹌,渾身浴血的從殿外闖了進來。

      他只留下一句話:”龍首,龍首來了!快言快語兄弟不過數招就死了!我也打不過他……龍首,龍首……“話沒說完,他就昏了過去。

      洪四海和空明禪師悚然震驚。

      他們剛剛站起身來,就看見殿外有無數鬼影閃動,少頃,就有兩個沾著血的人頭被扔了進來,空明禪師附身拾起,仔細辨認,那滿是血污的頭顱,赫然就是快言快語兄弟,不由得老淚縱橫,握緊了手中的九環錫杖!

      群雄本來聽了八殘乞丐的話,還抱有萬一的希望。

      如今親眼看見了這兩兄弟的頭顱,才知道這因為嘴快愛得罪人,卻有平生第一熱心腸的快言快語兩位俠士,是真的只有兩顆頭顱回來了。

      雖然兩兄弟愛嘴賤,得罪了許多人,但他們也急公好義,但凡江湖上的朋友,哪怕是素昧相識的陌生人,甚至是街邊的仆婦,田頭的酋首,只要求到兩兄弟頭上,他們總是不留余力的熱心相助,所以他們得罪的人很多,但感念他們恩德的人,更多。

      哪怕曾經被他們大大的罪過的人,如今想起來,還是多念著他們的好。

      “唐大先生!唐大先生也死了!”

      人群豁然炸開,洪四海震怒回頭,又見唐門年青一代最為杰出的子弟,唐大先生平靜的坐在榻上,對周圍的喧鬧已經沒有任何的反應了。

      空明禪師上前試探了一他的氣息,發現他早已經氣絕。身體都已經冰涼了!

      只是唐大先生專精暗器下毒,眾人對他有些畏懼,甚少有人親近他。而他表面上也并沒有任何傷痕,死的無聲無息。所以直到現在,才被人發現。

      之前有人看到五湖廳內群情激奮,而唐大先生卻一動不動,喚了他兩聲不應才察覺不妥。

      “唐大先生是唐門年輕一輩的翹楚,有誰能無聲無息的殺得了他?”康千燈難以置信的道:“殺他的,到底是人是鬼?”

      “唐大先生死的消無聲息,也沒有外傷。莫非是長生之靈,乘霧神君……”

      “唐大先生是我們之中,最精通醫毒之術的人了。如果他也被乘霧神君無聲無息的毒死,那我們誰還能逃得過?”

      一種無形的恐怖,在群雄之間蔓延看來,許多人渾身冷汗,嚇得神不附體。

      “唐大先生號稱千手千眼……千眼查遍八方,昔年八臂神猿在天府作案,被唐大先生堵住。八臂神猿一呼吸內發射了十三枚金錢鏢,九把飛刀,三塊飛蝗石,二十四顆鉆心釘,一百八十六枚牛毛小針,以及自己的獨門暗器索魂傷心箭。卻被唐大先生如數接下……”

      “還有大江十三連環寨,搶掠了唐家的一批藥材,被唐大先生殺上門去。十三個寨子,上下九千多口人,全部上吐下瀉,渾身提不起力氣。還是綠林總瓢把子親自上唐家求情,才饒過了他們這一著。”

      “這兩件事后,唐大先生才被譽為唐家年青一代的翹楚。有了千手千眼的美名……千眼能察暗器,千手能毒八方。”康千燈為錢晨解釋道,他的語氣已不能掩蓋自己內心的震撼:“無論是誰被暗算,也不應該是唐大先生啊!”

      “莫非……“

      所有人揣測紛紛,已經沒有一絲的安全感了。

      洪四海看到許多人失魂落魄,對十二元辰的手段驚恐至極,已經喪失了戰意,不得不大吼一聲道:”諸位!“

      “玉函被暗殺在守衛森嚴的靈堂中,梁大俠被小人暗算,唐真死于無形之間,快言快語兄弟也不幸遇害。加上我義兄畢天通的血仇……沙家四兄弟,乃至四海堂更多弟子的血債……這一筆一筆,我都要跟他們十二元辰算清。”洪四海解開了纏繞在右拳上的繃帶。

      ”但我無懼!“洪四海道:”大丈夫,不過一死而已。死有何難?活著的人才難,因為他們要為死者——報仇!“

      ”報仇!“四海堂殘余的弟子齊聲大喝道。

      顯然已經抱了絕死之意!

      空明禪師提起錫杖,已然也有了金剛怒目的決心,他雙掌合十祈禱道:”佛祖,請恕弟子大開殺戒之罪,只因地獄空蕩蕩,惡鬼在人間。弟子修行淺薄,無法度化諸惡鬼魔頭,能做的,只有將他們送回地獄!”

      “南無斗戰勝佛!”

      一聲佛號宣畢,空明禪師微微側目,卻見身后群雄多是惶然。這時候正殿里已經不光只有宗師之輩,許多前來參加壽宴的普通江湖人物,也來逃到這里避難。空明禪師就看見一位號稱關西鐵拳的俠士,如今正和兩個徒弟躲在最角落處瑟瑟發抖,看著殿門外的匆匆鬼影,嚇得屁滾尿流。

      指望這些人拼命,還不如指望他們不投降求活命就好了。

      好在大多數宗師還是有勇氣一戰的。只是他們已經難以相互信任,托付后背了!空明禪師嘆息一聲:“武林群雄,終究成了一盤散沙!”

      這時候空明禪師確看到了一個讓他意外的身影,那位藥王傳人正在收傘,甚至還往傘上掛了一個紅葫蘆……這是要下雨打傘回家,還是收拾包裹走人?

      空明禪師有些哭笑不得,真想抓著他,讓他清醒一點,告訴他十二元辰辦事,雞犬不留!

      這點力氣,還是省著點用。待會拼命也好濺得他們一身血!

      康千燈看著平靜淡然,收傘在身后的錢晨,想到了被錢晨輕松殺死的角斗神君,心里那大戰之前喘不過氣來的壓力,莫名就消散了許多。

      “錢兄真是深藏不露啊!”

      “我聽說絕頂劍客大戰之前,常常用敬劍之禮,使得自己內心平靜。或是長劍橫膝,撫劍長思;或是日日磨劍,打磨身外的那一把劍,也在打磨心里的那一把劍;還有焚香祭劍的;枕劍長眠的……錢兄如今在戰前收傘,這傘便是他的神兵。”

      “想來與敬劍之禮有異曲同工之妙吧!”



    上一章    下一章